《借命灵堂》小说章节目录几米,安排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借命灵堂

小说:悬疑

作者:江上卿

简介:爷爷死的那天,我家猫开口说话了,给爷爷挑了块坟地。“西山坳。”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早有人提前摆下了灵堂……

角色:几米,安排

《借命灵堂》小说章节目录几米,安排全文免费试读

《借命灵堂》第1章 凌晨送葬免费阅读

爷爷死的那天,我听到我们家猫说话了。

这时家里就剩下我和六叔,爷爷没死的时候,我和六叔加爷爷,三辈光棍。

我跟六叔说:“猫说话了!”

六叔却问我:“说了什么?”

“猫说,西山坳。”

“哦,那就把你爷爷葬在那里吧。”

让我惊讶的是,六叔一点都没有惊讶,我不知道他这是迷信还是什么,可猫说话了!

这事真是吓到我了,我家养的猫不是宠物,就是用来捉老鼠的,平日里成天见不着踪影,只在深更半夜的时候能听到那么点抓老鼠的动静。

六叔没有太多的反应,我就和村里别人说,可别人都不信。

和我玩得不错的小虎听我这么说,倒是滔滔不绝讲起了他的事:“我爷爷死的时候,当天晚上在屋里看见一个陌生人,在写他的名字……”

“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真的……”

就在我觉得这种一辈子见不着一次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的时候,更离奇的事发生了。

家里就剩下我和六叔两个人,按理说,应该请村里人办丧事。

但六叔却没跟村里人开口,村里的都过来问要不要帮忙,六叔却一个人出去了!

按照农村习惯,尸体要停放七天才出殡,可六叔走了,留下爷爷尸首和我一个人,这时我才读高二,白天还好,晚上让我怎么办?

我想着得请村里人帮忙,然而六叔走的那天下午,就有人找到了我家。

他们说,是六叔请来做法事的,当天晚上就摆起灵堂唱唱跳跳……

既然六叔有了安排,我也不用麻烦村里人,就让他们弄吧。

可在这几天时间里六叔却一直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出殡那天可咋办?

就在离出殡还有一天的时候,家里又来人了,他们说是抬棺的,还有放炮的……

这些人手足够办完丧事了,我不知道六叔哪儿请来的这些人,可他自己呢?

还有,这些人也奇怪,不用我给做饭,他们自己来,居然自己还带了吃的!

不仅不用我动手,他们甚至还出人摆宴席,请了全村人吃饭。

他们仿佛当我不存在似的,都在做自己的事,哪怕跟我照面也不说话,只在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

我问他们六叔在哪儿,他们没一个人知道,但都说是六叔请来的。

直到出殡的那天我才见到六叔,天还没亮他就进了屋,对我说:“今天出殡,就不麻烦村里的人了,天亮前就出去。”

“那村里人会不会怪我们太见外?”我问六叔。

“不用叫他们,把你爷爷送到地方再说,还有,你这一路不管看到什么,都当没看到,不要跟别人说,你跟着就好,什么也不用做。”

“能出什么事?”

“不管是什么事,你就只带了眼睛,明白吗?”

到这里,我觉得很不对劲了,六叔全程不让村里人插手,从外面请了那么多人进来。

而且他似乎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我虽然年岁不大,可听他这么说,话里意思也是会发生点什么事。

离天亮还有半小时,我们就出发了,这些人手脚确实麻利,有条不紊。

看得出来,他们常年干这个的,甚至没有人说话,就这么操办起来了。

为了不惊动村里人,出村的时候没有放炮,只洒了纸钱。

我跟着队伍往西山走,早上起雾,本就看不出十几步的距离,又没等到天亮,虽然前面有人举火把,但山里的路还是让队伍走得很慢。

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出村大约二里地,周围全都是黑暗。

就在这个时候,队伍停下了,我就走在棺材前面,是打头那个举火把的停下了脚步。

抬头一看,家里那只猫就蹲在路中间,转头看着外面。

然后,这猫又说话了:“歪路,歪路,歪路……”

此时六叔居然掏出了个罗盘看,我都觉得神奇,出村不过二里地就能迷路?

然后六叔说:“先点炮,燃香烛,往这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马上有人跑到路边,放下三个大炮仗,点了起来。

“砰砰砰……”

这炮仗声也神奇,好像能炸开雾气似的,前面又能看见了几米。

紧接着,马上有另外两个人上前,在路的两边点上了香烛,又有人撒了一把纸钱。

最后,六叔才挥挥手说:“走。”

队伍继续往前走,这下我都不知道西山在哪个方向了,那些人隔一段距离就在路边插香烛点燃,然后放三炮,再撒纸钱。

天居然还没亮,我都觉得这条路不正常,像一个奇怪的通道。

路两边的蜡烛只能照亮个几米,再往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全都是黑暗。

心里越来越不安,六叔看到了,提醒我:“走就行,别往路两边看。”

我不清楚六叔为什么要弄这一出,是见不得人吗,可爷爷在的时候人缘也挺不错。

不光是六叔,这队伍所有人都很诡异,相互间不用说话就能麻利地配合,就好像早有计划似的,可六叔好像也没跟他们商量,而且他们是分批来到我家的。

这时候又听到六叔说:“没事的,送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是满心好奇,真忍不住要问问六叔,为什么要这样搞。

就在这个时候,一通鼓声传来,好像很远,又好像就在旁边。

这不对,我们没请鼓手,这也是六叔安排的?直接凌晨安排在路上?

我想问,转头一看,六叔脸色都变了,变得很难看,不断往四周看。

队伍的那些人虽然没说话,但好像也都有了变化,他们也一个个朝四周张望。

“等一下,如果你看到猫,就跟猫走。”

六叔忽然又说了句奇怪的话,这不是送葬吗,我一个人走了算怎么回事?

猛然间,一道刺耳的声音炸响,是唢呐!

我们也没请什么唢呐,还有敲锣的声音,那一声声刺得我耳膜生疼。

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六叔一把抓住我说:“你赶紧回头,去找那只猫,回去以后就直接去学校,什么也别管。”

“六叔,这是怎么了?”

“别问了,等我去找你!”

然后他愣住了,此时我的手腕露出来,手腕上出现一个血红色的手印!

“坏了,连心结……”

原创文章,作者:江上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7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