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国风,让我成了歌神》小说章节目录郝舒湖,萌王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一首国风,让我成了歌神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郝舒湖

简介:【无系统,不脑残,非种马,保质保量,抓紧上车,系好安全带!】2121年,一个学音乐的艺术生屡次名落孙山,他本以为自己命运多舛可谁想到,一次意外让他穿越回了2021年。带着属于他的记忆,开始混迹娱乐圈,可让他无奈的是,现在的年轻人竟然管“我们一起学狗叫,一起汪汪汪汪!”这种东西叫歌?竟然觉得“左边跟我一起比个七,右脚慢慢往前踢。”这种东西好听?这不明显脑血栓病人康复神曲吗?都是什么鬼?

角色:郝舒湖,萌王

《一首国风,让我成了歌神》小说章节目录郝舒湖,萌王全文免费试读

《一首国风,让我成了歌神》第1章 开局五块二免费阅读

“当初让你学门手艺,你非要跑去学什么音乐。这次又没考中,我看你以后靠什么吃饭?”

“爸,求求您就让我再考一年吧,我不能没有音乐!”

“还考?考你奶奶个腿儿!你都考了三年了!”

“现在学音乐有什么用?你以为现在还是21世纪?是个人就能混娱乐圈的年代?别傻了儿子,22世纪了,没点真才实学,在娱乐圈很难出头的。等你混出名堂,恐怕我们都成木乃伊了。”

22世纪的龙国,娱乐圈早已脱离了乱象丛生的年代。

一个演员,如果不被称为戏骨,可能连龙套都无法胜任。

一个歌者,如果五音不全,即便颜值再高,也不会有舞台供你娱乐。

年轻人追的星不再是毫无演技只会瞪眼的面瘫,不再是矫揉造作,没有一丝阳刚之气的娘炮。

更别提那个自称巨棍,实则牙签,用来给粉丝吴痛针灸的鲜肉了。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始终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没了滥竽充数的人,自然每部戏都是经典,每首歌都被流传。

而娱乐,也不再是个圈,而是一种信仰!

“音乐,音乐就是我的梦想!你无权剥夺我的梦想!”

“少特么跟我聊梦想?梦想多少钱一斤我听听?我告诉你,音乐学院我肯定是不让你考了,我看你没了梦想会怎么样?”

“会死!”这两个字,他说得咬牙切齿,眼泪在眼圈里强忍着。

“好,你今天要想死,我要是拦着你,我管你叫爹!”

父亲怒目圆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气喘吁吁的用手指着阳台的方向。

而他,面无表情,一步步的接近阳台,虽然步履维艰,可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父亲有点慌了,这孩子该不会真的要跳吧?

“你给我……”

正当父亲想要开口阻拦的时候,他纵身一跃,从自己66楼低密小高层的家中,跳了下去。

闭上双眼,耳边都是呼啸的风声。

66层,到地面的距离大约两百米,落体时间大概7秒。

在这7秒的时间里,他回忆起自己这失败的二十年,有辛酸有无奈。

对音乐的执念,对梦想的追逐,对家人的愧疚,这一切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怪父亲,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呢?

要怪,就怪这个时代对艺术的苛求。

怪自己不够努力和天赋太低。

希望来生,自己可以更勤奋,希望来生,自己能天赋异禀。

可是,有来生吗?

他不知道!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他距离地面越来越近。

他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会那么赌气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

这么做,明天的媒体会怎么说我?

是会说我面对信仰视死如归?

还是会说因为落榜而选择逃避?

我最后摔在地上,那一滩血淋淋的照片会不会被无良媒体曝光出来?

如果曝光了,会不会打马赛克?

如果不打马赛克,会不会给我P的好看一点?

能不能给开个美颜?

那瘦脸呢?

太血腥会不会吓坏了小朋友?

自己这么做,会不会给年轻人带来不好的影响?

怎么办?我成了懦夫,成了逆子,成了反面教材,马上又要成为一片肉饼!

怎么办?我后悔了!

谁能救救我?

“初一,醒醒!快点醒醒。”

他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就说吧,一到要结账,这孙子肯定装喝醉。”

“初一,我俩身上可真没钱,别跟我俩玩套路啊,说好你请客的”

突然间,一股陌生的记忆传入了他的脑海中,处于自由落体的他,此刻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身处在一片氤氲之中。

“没死?”他呢喃着。

“难道?穿越了?”

那股记忆瞬间冲破了他的脑神经组织,所有的记忆碎片,像覆水般倾泻进他的大脑。

这个人叫初一,2001年生人,今年刚好二十岁,单亲家庭,母亲不详,父亲名叫初凤遥,在安宁市做点小生意。

其他的信息还太过混乱,虽然在他的脑海里一幕一幕的上演着,可终究不可能一股脑的全部消化殆尽。

他眼神渐渐聚了焦,似乎恢复了意识,环顾四周,看了看自己这个全新的身体,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靠,2021年!竟然真的穿越了!”

“你嘀咕什么呢?去结账啊?是你说要带我们俩奢侈一次,来的这家桃花里音乐酒馆的。刚坐下来你就拼命往肚子里灌酒,是不是想把自己灌醉不想结账?真鸡贼!”

“大哥,我俩身上总共加一起才13块钱,我看账单了,这一顿要五百多呢,你要真醉了,我俩得刷多少碗才能走啊?你这不坑爹呢吗?”

说话的两个人,一个叫王尘,一个叫郝舒湖,一个瘦高,一个矮胖。

两人都是初一大学室友兼死党,这三个活宝,都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在一所普通的大学里,念着一个普通的专业。

听到同伴的催促,初一赶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准备去结账。

可一摸不要紧,兜比脸都干净。

又掏出了手机,看了看自己银行卡余额:5.2元。

靠,三个人总共加一起十八块两毛钱,怎么结这个账啊?

初一有些懵逼,这幅身体的原主是怎么想的?没钱跑出来吃什么饭?

他赶紧翻着脑海中的记忆片段,发现原主是个极其诡计多端爱财如命的人。

他就是想多喝几杯,靠装醉来逃避结账。

这一招,他屡试不爽,而这次却崴了泥。

不知道是原主不胜酒力还是说这音乐酒馆卖的酒是假酒,几杯下肚便不省人事,被一个穿越来的人霸占了身体。

看来,贪小便宜的人注定是要吃大亏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三个穷逼凑到一块儿了,根本没钱结账,这不尴尬了吗?

人家开局都几个亿几个亿的进账,自己怎么全身就五块二呢?差距是不是有点大啊?

“别渗着了大哥,去结账吧?”王尘和郝舒湖一脸期盼的看着初一。

初一礼貌的笑了笑:“不急,不急,我还没吃完呢,再吃会儿!”

当务之急,是稳住面前的二个人。如果要跑,自己也得是先跑的那个。

“服务员,麻烦菜单给我一下,我再点几个菜。”

服务员小姐姐递上菜单,初一心不在焉的翻着。

他偷偷瞄了一眼小姐姐,然后没羞没臊的打趣道:

“美女,请问你们餐厅今天有没有什么活动?比如表演个胸口碎大石能抵消餐费什么的?”

“抱歉先生,我们暂时没有这种活动?”

“我看你台上的驻唱歌手挺累的,要不我上去唱几首,能不能抵餐费啊?”

小姐姐一听此话开始警觉起来。

她看了看穿着邋遢,一副穷学生打扮的三人,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姐姐干净利落的掏出了腰间的对讲机,从容不迫的说道:“保安,保安!快去通知经理,16号桌客人想吃霸王餐,OVER!”

王尘和郝舒湖一脸的震惊,听到初一这么说,眼泪都快下来了,拽了拽初一的衣角,小声嘀咕着:“Gan你妹呢初一?你是不是真没有钱啊?”

初一眼看瞒不下去了,耸了耸肩,双手一摊:“Bingo!”

“冰你妹的狗!”郝舒湖!

“卖你M批萌!”王尘!

两个人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这个时候,经理匆匆的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名保安。

原创文章,作者:郝舒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6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