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大佬夫人又手撕白莲了》小说章节目录陆司熠,沈芙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团宠:大佬夫人又手撕白莲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芒岁

简介:中世纪的礼堂内,正举办一场震动华城的盛大婚礼,当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等待新娘子宣誓的时候, 沈芙西缓慢地掀起了洁白的头纱,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把散落的几丝秀发捋到耳朵后,樱桃似的小嘴缓缓吐出几个字:  “不,我不愿意。”  殊不知从这里开始,一场捕猎游戏正式开始。

角色:陆司熠,沈芙西

《重生团宠:大佬夫人又手撕白莲了》小说章节目录陆司熠,沈芙西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团宠:大佬夫人又手撕白莲了》第1章 我不愿意嫁给他免费阅读

苦涩的海水全部往胸前压去,沉闷的窒息感使沈芙西喘不过气来,身体在一寸一寸的往下沉。

她恍惚间听到一阵女子的哭声从自己的头顶传来,带着满满的忏悔,似乎能想象到她含泪欲洒的模样。

沈芙西此刻还在挣扎,她不想死,她要上去跟那个男人讨一个说法。还有那个把自己推入海中的女人,她真痛恨自己没看出她的诡计因而中了道!

“司熠…我…芙西她刚刚警告我不要再出现你面前,然后她…我们起了争执,她失足掉进海里了!”

而陆司熠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掉进海里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他搂过女人轻声说了句:“不要说了,这不怪你。”

游艇上的两人紧紧相拥。

这些窸窸窣窣的对话传入了沈芙西的耳朵里,她自嘲一笑。

原来,那个男人从来都没相信过自己,原来,那个女人说的什么他都会相信。

这一切都没意思了不是吗。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死缠烂打,陆司熠他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

沈芙西嘴角扯着讽刺的笑,手脚也放弃了挣扎,任凭海水灌进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去,直到最后完全失去知觉。

都说人死后听觉是最后消失的,而沈芙西把陆司熠和方歆的名字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中,如果有来世,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夕阳的余晖洒在湛蓝的海面上,波光粼粼,一两组成双对的海鸥从上面掠过,泛起微微的涟漪,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大海爱上了天空,可是它们却永远无法在一起。

“沈小姐,快醒一醒。”

沈芙西是被人摇醒的,她揉了揉沉重的眼睛,似乎沉睡了好久。

“沈小姐,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您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

沈芙西还在疑惑着,她记得自己已经溺死在海里了啊,那真实的窒息感和深深的无助绝对不可能是一场梦。

沈芙西抬头看了看对自己说话的女人,她穿着一件粉白色的抹胸礼裙,头发散在两肩上。

她刚刚的话语中似乎提到了婚礼,沈芙西立马环顾了下四周,中世纪风格的礼堂,那奢华的布置很明显就是庆婚典礼。

此时她们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化妆间,沈芙西又转脸对着镜子,看到了里面精致的妆容和穿着一身金色婚纱的自己。

她是新娘子?那和她结婚的那个男人是陆司熠吗?

“沈小姐,我们快进大厅吧,陆少已经等候多时了。”

伴娘的一句话彻底解开了沈芙西心中的疑问,真的是陆司熠!

也就是说自己溺死后又重生了,还是在两年前的那场婚礼上!

沈芙西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一时有些接受不来,或许是老天爷怜悯她,不忍心让自己就这么死去。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价值不菲的婚纱,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

陆司熠,沈芙西前世最爱的男人,自己死缠烂打甚至还拿他的心上人当人质逼婚,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

结婚两年,她识大体,明是非,知好歹。在他面前卑躬屈膝,唯唯诺诺,帮他把一切的事情都打理好,为的只是他能看她一眼。但这些在那男人眼里都只不过是一些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罢了。

最后被他和他的秘密情人联手设计溺死深海。

沈芙西这样一想来,上一世的自己还不是一般的犯贱!如今,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可不要白白浪费掉成全了那对狗男女,要么他死,要么她亡。

沈芙西在花童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向宣誓台上那个玉质金相,面容中透着棱角分明冷峻的男人走去,她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只是这微微的一笑,使得台下同为富家子弟的嘉宾按耐不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妖未惑人心,人心已大乱。

谁都知道这沈芙西是华城第一美人,有多少人窥探过她的美色,只可惜,人家只要陆司熠。

华城拥有最大权利的男人,魅力可想而知,而沈芙西同样也美的艳绝人寰,即使别人心里不甘,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简直是最天生一对。

沈芙西记得上一世的今天,陆司熠没有等神父把宣告词念完,就粗鲁的给她套上了戒指,说了句“我没空陪你玩”然后就走了,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人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果真,当神父还在念宣告词的时候陆司熠一把拉过沈芙西,作势要给她套上戒指。

“陆少,留下来陪我玩吧。”

沈芙西在陆司熠耳边轻轻的说着,一双皓齿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两人离的很近,这暧昧的一幕遭到台下一群宾客的欢呼起哄。

陆司熠手上的动作一顿,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她,她怎么知道自己要走?

“沈芙西小姐,你愿意嫁给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这时,神父的台词已经扔给了新娘子,就等着她回答了。

沈芙西缓慢地掀起了洁白的头纱,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把散落的几丝秀发捋到耳朵后,樱桃似的小嘴缓缓吐出几个字:

“不,我不愿意。”

此话一出,礼堂里霎时鸦雀无声,在座的各位看见了陆司熠那张冷峻的脸都不敢出声。

“我不愿意。”

沈芙西又说了一遍,音调比刚刚提高了几分,看着此时的一切,心里有点得意。没错,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陆司熠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神情之中充斥着厌恶。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冰冷的语气在沈芙西耳边响起,这是他今天说的第一句话,语气和上一世一模一样,那么的冷冽和孤傲。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陆少。”

沈芙西对上他的眼睛回道,这让陆司熠很不解,明明眼前这个女人应该爱慕崇拜他才对,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呵,不是处心积虑的想嫁给我吗,都到这个地步了,还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陆司熠语气和笑容中带着满满的讽刺。

“陆少平时那么聪明绝顶,巧捷万端,怎么今日这么愚昧,连我说真话和耍小把戏都分析错了,是不是娶了我这个华城第一美人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啊。”

“好啊,沈芙西,既然你想玩,我就留下来陪你玩!”

说完,陆司熠一把搂过沈芙西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众人还处于刚刚的诧异中,一看到这景象,立马又沸腾了起来。

吻毕,陆司熠没有松开怀里的女人,他对着台下的嘉宾说:“刚刚,我的妻子说的是玩笑话,她比较害羞,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夫妻关系了。”

一句话,没有任何的感情温度在里面,却足以让众人信服的五体投地,只有沈芙西知道,此时的陆司熠是恨她恨的不得了吧。

没关系,你上一世又何尝不是在恨我呢?更何况,我这一世已经对你没有任何感情。

原创文章,作者:芒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5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