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神连夜为我改剧本》小说章节目录李红玫,玄衣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创世神连夜为我改剧本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奶豆芽

简介:【玄幻+系统+爽甜打脸+女强男强两疯批+忠狐追妻+飒妻护夫】李红玫为了继续活下去,得听系统的话做任务,可没想到系统的顶头上司就是那只扑倒她,哭诉她吃干抹净不认人的九尾狐。而面对指控,李红玫表示:狗男人只会影响我搞事业的速度!**萧久曲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惨的一只狐了,不但要奶自己的媳妇儿助她重塑三魂七魄,还得阻止没有良心的媳妇儿瞎撩别的野男人,更要忍住想将她捆起来关在笼子里的疯狂念头……

角色:李红玫,玄衣

《创世神连夜为我改剧本》小说章节目录李红玫,玄衣全文免费试读

《创世神连夜为我改剧本》第1章 桃花泪:恶劣行径免费阅读

燕国的如意楼是令无数男子向往的温柔乡,酒与色皆诱人流连忘返,其一年一度如传统节日一般的花魁赛,更是整条花街柳巷都无法比较的热闹。

李红玫坐在三楼的隐秘处,磕着瓜子儿,津津有味地瞧着一楼厅堂正中央的台子上,轮番上场的姑娘们用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争妍斗艳,络绎不绝的看客逐渐塞满富丽堂皇的如意楼,叫好声调笑声在奏乐中沸腾。

气氛就像砂锅里的茶叶,被如花似玉的姑娘们炒得火热,待最后一个姑娘下场,锣鼓骤停,便如刀硬生生将喧闹砍断,半天仍没动静的台子似一盆冷水,浇得垂涎欲滴的看客开始不满之际,片片栩栩如生的粉白梅花从天而降。

众人疑惑抬头,就见横梁上如伞状错落有致的红绸中,坐着一个打扮妖异,艳丽得不可方物的紫衣女子,她披着面纱,如凝脂的臂膀肚腹皆坦露,匀称修长的腿在单薄纱衣下若隐若现,勾魂至极。

声乐起,她赤裸娇小如美玉雕琢的脚丫子轻轻一晃,勾过旁侧的红绸攥于手中,随着花瓣雨借由台中央为她而设的木柱旋转飞身而下,踩着节拍落地,舞动身姿跳出火辣辣的钢管舞。

众人的呼吸随着她曼妙的身姿起伏,眼球被她半露又似要汹涌跳脱的胸膛紧紧抓住,宛如野兽般最原始的渴望,渐渐在他们脸上展露无遗,舞毕,震撼激荡的叫好声惊天动地响起。

李红玫气喘吁吁地倚着木柱,满意地看着众人如狼似虎盯着她,恨不得将她就地扑倒吃干抹净的轰动,抬手示意稍安勿躁后,轻笑道:“想与我共度今夜良宵么?”明净清亮如簌簌冬雪的声音,缓慢地撩拨着所有人的心弦。

“想!想!想!”塞满如意楼的男人们疯了一般叫喊着。

“可我怕你们没这个胆子——”李红玫说罢悠然扯下面纱,雅隽极致的五官被恰宜的浓妆点缀得明艳妖娆,一张极具辨识度的脸庞,顿时惊得四下无声,落针可闻半响,不知谁先反应过来惊呼道:

“恒王妃!”

“真,真的是恒王妃吗?!”

“可恒王妃不是畏罪自尽了吗?怎,怎会在如意楼!”

“这位公子问得好。”此起彼伏的惊疑中,李红玫漫不经心地扬声道,“畏罪自尽是假的,父母被疑收受贿赂,以致身为道台的兄长冤害无辜之事,一没查证,二没提审,三没结案,有的只是荒诞的谣言,我畏的哪门子罪?”

说起这些,李红玫气不打一处来,她好好的一个植物药研科学家,未婚未育,单身快活,夜店vvip女王,车祸后竟然穿成了被宠妾害得家破人亡,奄奄一息时还被辣鸡夫君卖进青楼的可怜虫儿。

李红玫唇边勾起讽刺冷意,“可我李家一门八口回乡祭祖,被歹徒残杀是真的!我身为御赐的恒王妃,被宠妾灭妻是非不分的夫君,卖进青楼糟践也是真的!”

幸好她从小植物研究和医药两手抓得稳稳的,替自己治疗完,又为青楼悲苦的女孩子们收拾了暗病,赢得胜任站稳脚跟,不然不死得透透的,也得在青楼折磨人的手段下残残的。

“我李家微寒门第,除了满心忠义确实无权无势,便是想要辩驳亦孤掌难鸣,他萧奕恒贵为天之骄子要辱我负我,我一个孤女没法子反抗,只能认了!”

李红玫冷嘲热讽皇家仗势欺人无耻,又暗示她虽没背景但身份复杂,招惹她并不是一件好事,三言两语唬得众人一愣一愣之际,扬起手中的面纱道:“谁能拿到它,我今夜便是谁的。”

轻薄的面纱被李红玫揉成一团,像绣球般扔了出去,她笃定不会有人敢碰自己这个烫手山芋,便玩心大起,造作地朝一个长相比女子还要明艳动人的帅哥抛媚眼。

不想,竟就这样与男子四目相对,也就这样,李红玫恰巧抓住男子唇边那抹转瞬即逝的意味深长,还未深究,那被众人避之不及的面纱,便轻飘飘地落到男子手上:“……”

男子坐在左侧观众席的第一排,姿态慵懒惬意得像是正在晒太阳的猛虎,衣着打扮素净又不失华贵,玄色衣袍松松垮垮地露出大片结实胸膛,整个人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邪气,他悠悠然地把玩着面纱球道,“过来。”

李红玫要求参与这一场花魁赛时,并没计划要把自己交给哪个乌七八糟的嫖客糟蹋,可瞧着男子极符合自己审美的相貌和身材,便心馋地将计划什么的抛之脑后了,在万众惊疑的窃窃私语中,超男子走去。

“这谁呀?竟敢给恒王戴绿帽子!”

“恒王把恒王妃卖进青楼,明显是为羞辱她,只是没想到恒王妃傲骨难寻,竟然参加花魁赛跳艳舞,可谁要是真的碰了她,只怕见不着明日的太阳!”

李红玫慢步走至高台的边缘,正想直接跳到只有一步之遥的男子怀里时,一蒙面白衣人从天而降,扛起她就飞身往如意楼外跑!

“!”

李红玫还未来得及惊呼和挣扎,就见那慵懒坐着的玄衣男子猛地跃起,一掌凌厉地击向蒙面白衣人,趁着蒙面白衣人慌乱躲避时,巧妙地一把将她捞进他怀里抱着,而后一脚将蒙面白衣人踹倒在地,哼笑道:

“我的人,你也敢抢。”慵懒的语调透着与生俱来的狂妄和居高临下的轻蔑。

哇哦!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气势绝了!

李红玫心窝痒痒地紧紧抱着玄衣男子的脖子,整个人故意软乎乎地挨进他透着淡淡绿茶味的怀里,就听那倒在地上的蒙面白衣人不甘地争辩道:

“她是御赐的恒王妃!”

不等玄衣男子应声,李红玫像是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般笑得花枝乱颤,“御赐又如何?萧奕恒敬过这二字吗!”

她满是嘲弄的语调冷凝地一转,“李家受贿谣言四起时,他作为女婿乐见其成,李家家破人亡时,他作为夫君漠不关心,为取宠妾开心还将我卖进青楼,如此恶劣行径,我为何还要顾全皇家的脸面,将苦难哀痛往自个儿肚里吞!”

原创文章,作者:奶豆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3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