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守城人》小说章节目录隋依婷,银铃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新纪守城人

小说:科幻

作者:银行没有钱

简介:地球经历了流星雨撞击,四颗行星贯穿了地球,地球从此进入了第六纪元。元气,异能爆发,看一名菜鸟队长如何带领队伍打怪升级。“这只异兽你拿去保命,别客气,我是队长。”“这件隐秘物适合你,别客气,我是队长。”“差不多了,接下来交给我,我是队长。”“你们都得听我的,我是队长。”退回去,我们再来一遍,一遍不行,就无数遍。

角色:隋依婷,银铃

《新纪守城人》小说章节目录隋依婷,银铃全文免费试读

《新纪守城人》第1章 毕业分配免费阅读

下了一夜的雨刚刚停下,悬挂在家里的时钟来到了十二点整,房间内的灯光准时熄灭。

宿舍楼每日供电只有6个时辰,其他时间都是不供电的。

路远刚才一直站在灯下,对着自己的影子做着踩踏的动作,嘴里还一直嘟囔着“踩死你,踩死你。”

活活一个神经病。

随着灯光的熄灭,路远停下了动作。

影子,由于物体遮住了光的传播,不能穿过不透明物体而形成的较暗区域。

照理说没了灯光,影子也就消失了,但是奇怪的是路远的影子还是停在他的脚下,路远对着影子又是狠狠的踩了两脚才爬上了床。

这一年是地球新纪元778年。

上一纪元,流星雨降临地球,四颗行星贯穿了地球。

八大深渊入口分布在世界各地。

深渊之气和地球的气体融合,造成地表以及深渊生物都出现了不同的变化,生物在成长过程中有一定概率觉醒异能。

异能的觉醒也造成了整个地球的动荡,除了异能,所有生物都能吸收元气修炼,当热武器威慑不了生物的时候,整个地球就进入了新纪元。

各种生物都有概率觉醒异能,人类不再是地球唯一的霸主,经过长期的争斗,目前地球上异兽,兽人,人类共存的局面。

照目前的研究进度发现,觉醒的原因没任何规律可讲。

或许你做个梦,生个气,流个泪,挨顿揍,或者做个运动,都有可能觉醒。

随着人们对异能的熟知,也渐渐掌握了一些觉醒的辅助手段,只是能帮助觉醒的要求太过稀奇,无法做到普及,只能将之作为一种奖励手段。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父母身为觉醒者,子女觉醒的概率可以大大的增加。

人类在幼崽时期,除了学习,练习武术之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着各种尝试,想办法觉醒,随着年龄的增长,觉醒的概率会越来越小。

觉醒后,异能的类型更是多种多样,有动物系,物品具现系,元素系,精神控制系等等。

路远躺在床上也闭上了眼睛准备入睡,明天他将迎来最后一堂课,之后他就毕业了。

外面是血与火的世界,爸爸妈妈说只要活着,他就能越来越强大,但是他不在乎是否强大,他只是想去外面看看而已,异兽,天材地宝,人类据点,武安城,还有深渊之城。

……

一个人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路远看着天空,蓝蓝的天空,飘浮着几朵白云,路远视线慢慢向下移,又落在了某个熟悉的点,路远眼眶有点泛红,嘴里嘟喃着:“爸,妈。”

那是一段高耸的城墙,曾经路远跟随着父母在城头上住过一段岁月。

现在他每天能见到父母,但是他更希望自己父母也能像其他孩子父母那样偶尔带孩子到处玩,他羡慕。

路远所居住的城市,名叫青城,说是一座城,其实是沿着一条小溪建立的人类据点。

上一纪元灾后,人类的居住点基本撤出了大江大河,大多数人类据点都建立在小溪流沿岸。

青城居民居住的楼房都是7-8层排屋,据说是为了节约用地,房屋周围种满了各种农作物,青城只有两条较为像样的道路,就是延着河岸的两条主道,宽五米,用青石堆砌而成。

为什么不用混凝土,没必要,新纪元之后汽车不再作为代步工具,城市之间根本没有道路,汽车早已经成为历史,而且混凝土生产量有限,基本留着盖房子用了。

清晨道路上行人还是非常多的,路远悄悄擦干了眼眶中的泪水。

一辆自行车在路远身侧停了下来,这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身形苗条,大眼睛,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黑的秀发。

少女对着路远招呼道:“路远,别发呆了,等下要迟到了,上车,我载你。”

路远听着声,就知道对方是谁了,隋依婷,他的同班同学。

路远调整了下心情,这才转过身,对着隋依婷露出了个笑容,说道:“好啊。”

路远跳到自行车的后座,熟练的给自己绑上了安全带,然后抱紧隋依婷的腰,才开口说道:“好了,走吧。”

隋依婷笑道:“好嘞,开车。”也不见隋依婷有所动作,自行车自动行驶了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在行人中,形成一道幻影,自行车经过的地方还时不时传来“铃铃”的响声。

路远耳边传来风的呼啸声,以及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青石路没有那么平坦,而且还是这样超快的速度,照理说应该会很颠簸,但是并不,这就是异能的好处吧。

路远由于坐在少女的身后,看不见前面的风景,只能侧着头睁大眼睛看旁边的行人,农田,以及远处的城墙。

速度实在太快了,对于旁边的行人,路远只能做到匆匆一瞥,那人已经甩到身后很远了,路远睁大了眼睛,努力去适应,比起第一次坐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闵老师说过,这对人提高自身反应力有好处,隋依婷的闪避能力确实是同年级名列前茅的存在。

自行车是隋依婷觉醒后,具现的物品。

具现的物品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自主意识,能跟主人心意做沟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觉醒者对具现物品的操控能力也会越来越强。

很快,两人就到了学校,隋依婷等路远下了车,才解下了车子上她自己安装的安全带,安全带是她专门为了方便带人而安装的,她自己和自行车能融为一体,并不需要,记得第一次带别人坐,直接把那人当风筝放了,飞快的速度,那人只能抓住她腰间的衣衫,然后飞起,吓了她一跳,随后一个刹车,那人面部朝地滑了好几米,差点擦成白板,幸亏当时有觉醒者在场,及时施救,要不得出人命,将安全带放进身后的背包,然后用手把住车把,将自行车收进体内。

校园里,其他学生看见隋依婷的动作都非常的羡慕,毕竟觉醒者从来都是少数存在。

路远站在旁边心里也感觉有些羡慕,起码隋依婷每天能收获别人羡慕的眼光,而自己没有。

路远也是异能觉醒者,他觉醒的异能往外报的是记忆力,他是什么时候觉醒的,具体时间点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他只记得,那时候非常想念父母,就经常性陷入到回忆中。

刚开始的时候,记忆片段都是模模糊糊,随着异能运用次数的增加,记忆中的片段越来越清晰。

到了后来,只要是经历过的事情,只要仔细想,都能在脑海里事无巨细的回忆起来。

就连幼儿时期,在其本身记忆中无意识的东西都能想起来。

那时母亲刚生下自己,那个时间段父亲并没有出现过,父亲是在自己5岁那年回到青城,然后一家人搬到了城头上住,直到……

而且他进入记忆片段后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流速相差很大,在记忆中翻了半本书,在实现时间其实才过去一瞬。

青城的考试只是作为一种知识回顾的方式在使用,没人会太在意你成绩好与不好,所有人更看重的从来都是异能,元气的修炼,以及对练实力。

路远每次考试都能做到全对,毕竟别人闭卷,他可以开卷,难得秀一次,大家都还不太在意,憋屈。

刚觉醒异能的时候,路远自己都属于糊涂状态,毕竟自己的异能与父母以及老师所讲述的不一样。

在一次检测中,学校发现了路远掌握异能的事实,经过数百年的总结,人类已经能够通过检测手段,辨别觉醒者。

觉醒者所造成的危害,倍于常人,而且刚觉醒多是幼儿阶段,所以各个人类居住点每隔一段时间对学生进行检测。

对于觉醒者,学校还安排了专门的老师进行教导,异能差异化非常大,教导异能的老师,也只能够做到帮忙总结,以及救场。

总有刚觉醒的孩子不小心闯祸,这时候就需要校园安保队过来救场,以免酿成大祸。

学校的安保队由一群觉醒者坐镇,会对每个新觉醒异能的学生做出评估,再做出各种安保措施。

就像隋依婷,她刚觉醒的异能的时候,由一支安保小组专门保护其安全,其自主掌控自行车的时候经常会造成各种事故,误伤别人,误伤自己都是常有之事,纯纯一个小魔王,也幸亏有安保小队的保护,要不隋依婷都挂了起码十回了。

从异能觉醒到掌控的过程中,谁也免不了闯祸,反正大家都习惯了,所有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保护方案,已经将伤亡控制在微乎其微的程度。

路远的异能,在青城没有过先例,市政厅还专门组织过一次调查,从各地搜集的资料中也未发现过此类异能记载,后将之归类为特种异能,列为高级保护等级,观察其后续变化。

所有的觉醒者都还可能进行二次进化,当你掌握一种异能,熟练程度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异能将由单纯的量变转为可能发生质变,进行二次进化,当然也非所有觉醒者都做到二次进化。

觉醒者的异能量随着觉醒者对异能的使用是在成长的,你刚掌控异能,或许能释放一次两次,当你使用的多了,体内的异能总量会随之增加,当然有些天材地宝也能帮助觉醒者成长。

……

课堂上,所有学员都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等待老师的到来。

闵洪抱着一叠资料走进教室,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期待着接下来的分配。

闵洪将资料放在讲台,开口道:“今日之后,你们也将需要参与战斗,直面危险,不再是温室中的摇篮,等下我会将你们分配的资料发放给你们,到了分配的队伍,你们一定要听队长的话,他们的经验都是长期战斗积累下来的,非书本上可以教授的,好了,我现在叫到名字的上来拿资料。”

青城每年都有几千应届毕业生,经过多年的经验总结,形成了一套分配方案,所有应届毕业生都打散分配到各个捕猎小队,以老带新,争取最大化保证年轻人的性命。

每年的毕业季其实就是狩猎季,对青城周围区域做一次清剿行动,打造出一片暖冲带,减轻城防的压力,要不青城城墙不知道延绵多少公里,就这么点人口,根本做不出有效性的防守,对于人类繁衍危害极大,只能是每年定时的进行清理,留出真空区域,不至于让整条防线都需要时刻担心承受异兽的攻击。

城墙的实际意义,威慑大于防御,异兽其实智力发展完全不低于人类,看见城墙,不是那种天老大,我老二的无脑异兽是不会选择攻击城市的,毕竟世界那么大,它们不缺食物。

闵洪拿起一份资料然后喊着这名学生的名字,每个学生听到老师点名,都迅速的上去领取资料,很快就轮到了路远,路远接过资料,谢过老师,返回座位翻看起了资料。

路远打开资料,队伍的名称叫鹏盾小队,然后是队伍的一些战绩,看着看着路远一下就被队伍中一个名字吸引了,不由一乐,隋依婷也被分配到了这支队伍,这样太巧了吧,他们班六十名学生,就他和隋依婷两人是觉醒者,他不由抬头向隋依婷的方向看去,隋依婷这时也已经拿到了资料,正抬头看向路远,两人不由露出了默契的笑容。

路远收回视线,继续看资料,队长是一名B级土系觉醒者,名叫景鹏,B级在青城已经算是中坚力量了,异能的等级划分一直比较模糊,刚觉醒的属于E级,做到掌控就算D级,之后的C,B级,算是D级量级倍,差别在于战斗经验,异能的应用以及异能使用的持久性,D级和B级觉醒者战斗,也不是必输的,能被称为A级的觉醒者,基本能对A级以下觉醒者造成碾压,每名A级觉醒者都有自己独特的称号,传说中A级以上还有级别,但是学校的资料里是没有具体描述过的。

路远也是通过翻看记忆才知道A级之上是S级,父亲曾经跟母亲一次闲谈中,提起过一位S级觉醒者的出手。

路远继续看着资料,很快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路峰云也在这支队伍,好像是刚调入这支队伍的,路远想想有多少年没见路峰云了,嗯,三年,路峰云比他大三岁,比他早三年毕业,之后就没见过他了,路峰云和路远属于同父异母,很小两人就认识。

在青城,同父同母才称之为兄弟,觉醒者在战斗中起到的作用还是比较大的,所以觉醒者留下的后代也会比较多,这就是所谓的择偶优先权,路峰云虽然父母两人也都是觉醒者,但是很不幸他本人没能觉醒异能。

路远看着资料里附着的路峰云的照片,不由有点感概,几年时间路峰云的变化还是挺大的,由印象中的稚嫩变的成熟了许多。

整支队伍,加上他和隋依婷一共二十个人,除了队长,其他人的描述都是武者,但是路远知道,还有一人应该也是觉醒者,这个人从觉醒异能之后,就一直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只是不怎么引入瞩目而已,路远也是通过翻看记忆,才发现了这么一个人。

资料上显示他叫侯少云,呵呵,一个可以变化外貌的觉醒者,侯少云虽然经常改变了容貌,装扮也都有改变,但是路远还是发现了他,主要是侯少云有个习惯性动作—抠耳屎。

……

青城陵园位于青城中心地带,一个叫小河湾的地方,与之毗邻的有市政厅,藏宝阁,图书馆,以及一座庙宇。

整片陵园分成两部分,中间位置安葬着青城历代战死的觉醒者,陵墓的边缘位置则用来埋葬猎杀的异兽和兽人。

陵园内绿草如茵,鲜花芬芳,如果没有那成片的碑林,称之为花园也不为过。

陵园外围是高大的雪枫树,雪枫树乃天地异变之后产生的物种,雪枫树的妙用就在于可以锁住觉醒者死后身上的异能不消散与天地,使之在墓园中解析出隐秘物品。

雪枫树碧绿的枝叶郁郁葱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仿佛在追忆那昔日的辉煌,雪白的花瓣洁白无暇,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漫漫飘洒。

整座陵墓给人阴森的感觉,有些看上去上了年头的陵墓就像普通的墓地,而有些比较新的陵墓周围则会形成一个气场,阻止人靠近那块墓地。

青城陵园属于青城一个重地,陵园四周都驻扎着几支百人小队,每支小队都有数名觉醒者,闲杂人等是没有机会进陵园参观的,有长辈葬于此的话,可以向陵园管理处打报告,获批后才能在管理人员的陪同下进来祭拜。

这个陵园,路远在五岁那年来过一次,之后,他再也没来过。

……

陵园内,这时正有三人在一座墓碑前查看。

一个少妇摸着墓碑上的照片,显得有些悲伤,很快她收起了情绪,看着身后两人说道:“这都十年了,云琅,虹儿,还有那只灭蒙鸟,都没凝聚出隐秘物的气象,当年城头那一战肯定还出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要不不可能两人一兽都是同样的情况。”

侯少云看了看墓地,抬头道:“城主,确实不正常,路远有踩影子的习惯,而据当年的分析,灭蒙鸟所掌握的异能正好是暗影系的,我感觉灭蒙鸟死后产生的隐秘物在路远身上的概率非常大,具体为什么隐秘物怎么会落在路远手里,那就只能问路远本人了。”

聂雨娘看着侯少云说道:“那你有发现小远用棍系或者蜘蛛系隐秘物么?”

侯少云摇头道:“那肯定没有,有发现的话,我早就来汇报了,对于路远或许掌握暗影系隐秘物,也只是我个人猜测而已,毕竟他踩影子的行为举止有些反常。”

觉醒者和异兽死亡后凝聚出隐秘物都是有几率性的,实力越是强大凝聚隐秘物的几率也就越大。

三人都是觉醒者,就像从没听过记忆系的觉醒者一样,像路云琅两人一兽这样一场战斗三者同归于尽,都没凝聚出隐秘物,就很反常,B级以上觉醒者战死只要埋葬在青城陵园,短则几个月,长则两三年是必凝聚出隐秘物的。

路远身上就像披了层迷雾,处处透着怪异。

历史上各地出现路远这种特殊型的异能觉醒者,出现强者的概率比较大,所以由不得市政厅不重视。

聂云娘看着侯少云吩咐道:“你接下来的任务,除了要保护好小远,另外就是务必调查清楚小远身上到底有没有掌握隐秘物,这孩子肯定也清楚隐秘物不能乱用,但是你还是得旁敲侧击的提醒他,就算掌控了隐秘物,务必得先做完测评,才能用,有些隐秘物的使用代价太过沉重,不是他能承担的。”

隐秘物乃觉醒者死后凝聚,具备觉醒者异能一部分功用,只是每件隐秘物的使用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侯少云之所以经常性掏耳朵,也是他手里具有变化效果的面具带来的负面代价而已。

青城长年积累的隐秘物品不少,只是很多隐秘物,需要付出的代价大过了隐秘物本身的价值,所以有很多隐秘物不会面世,一直被封存在宝库内,最后的处理结果就是被其他隐秘物吃掉或者被异能者吸收。

……

路远手里提着一个大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大背包,毕业了,他需要搬离原先的宿舍,他的所有行李都在大小两只箱子里,路远站在路沿左顾右盼。

路远之前一直住在这栋宿舍楼里,宿舍楼并不在校园内,分散在青城各地,在青城,幼儿在6岁之后都将住进宿舍楼统一照顾,6岁之前父母有任务出门会将孩子托到专门照顾幼儿的机构。

新纪元人类面临的生存条件是残酷的,每个人都得直面战斗,不是每一次出任务都能安全返回的,但是对于女人优待还是挺多的,直面生死危机的比例会小很多,一个产假就休很久,从青城成年人男女比例就能知道。

在新纪后这残酷的世界里人类之所以没有灭亡,和人类抱团以及高生育率是离不开关系的。

隋依婷将自行车停在了路远身边,招呼道:“路远,装行李上车。”

路远看着隋依婷的自行车后座后面加装了一个行李架,里面已经放了一件行李,立即把行李箱以及背包搁置在行李架里,好奇问道:“这样,不会影响到骑行么?”毕竟两人行李箱都不算小,上百斤是有的。

隋依婷笑道:“这才哪到哪啊,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早就做过实验了,上千斤重量都没影响,赶紧上车,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出城捕猎了,哼哼。”

听到隋依婷的回答,路远有点咂舌,运输能力这么强么,比大灾前一头牛的运力都强了。

每个即将踏入社会的青年,都是充满了期待。

年轻人就要努力去战斗。

路远确实也很期待,毕竟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将不再属于被圈养的状态了,在毕业之前,是有个活动区域的,就连青城的城墙他们都不被允许靠近,那边属于高危险区域,确实高危险,有时候城头发生战斗,小孩们都会跑到楼顶观看,而城头每次发生战斗,必然是异兽来袭,元兽也跨不过那高耸的城墙,对于守城人员造成伤亡的概率还是比较大。

两人很快到达了资料上所给的聚集点,这是路远多年以后又一次这样近距离的靠近城墙,那古朴城墙,像是恒古就屹立在这里一样,百米高的墙面上布满了蔓藤,从粗大的蔓藤枝干中漏出的空隙能发现,城墙的材料有块石,钢筋,混泥土组成。

一条小街道,距离城墙也就三十来米,道路两旁都是店面,酒吧,咖啡吧,茶楼居多。

路远两人停在五号酒吧门口,道路上不少行人对两人投来了目光,这边就是捕猎人的一块娱乐地盘,大家一眼都看出隋依婷是个觉醒者,自行车在常人眼中严重超出了它本该有的速度,把不寻常的地方和异能联系在一起肯定不会错。

路远从车上拿下两人的行李,隋依婷随后也收起了自行车。

路远开口道:“走吧,别让队长他们久等了。”

路远带头走进了五号酒吧,进了酒吧环视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他们队伍中的副队长佟单,此刻和佟单坐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路峰云比他们到的早,另外两人也都是队伍中的队员。

在路远看见佟单几人的时候,酒吧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路远两人,酒吧里这会坐的本来就都是各个队伍派过来迎接新人的。

路远来到队伍所在卡座,打招呼道:“佟队,新人路远前来报道。”

隋依婷有样学样说道:“佟队,新人隋依婷前来报道。”

佟单对着两人点点头,招呼道:“你们两个自己找位置先坐吧,等人来齐了,我带你们回驻地。”

闻言,两人将行李放置在一边,找个位置坐下,路远坐到了路峰云旁边,问道:“你什么时候到的?”

路峰云指了指行李堆,笑道:“我也是今天刚来这边报道。”

陆续有人走进酒吧,都是各个队伍来报道的新人,有八支捕猎小队将接待新人的地点定在了五号酒吧,青城一共有五所学校,青城中心学校,青城东,青城南,青城西,青城北,也不知道是谁负责取名的,简单明了。

路远所在的学校是青城南,同届学生,他都认识,都能叫上名,谁让他记性好,这一会他就看见了好几个同届的学生前来报道,为了不让队伍中的人感觉他咋咋呼呼,都只是简单向对方点头示意而已。

大概路远到了一刻钟后,侯少云来到了酒吧,待他和佟队长打过招呼,人到齐了,佟单就招呼大家出门返回驻地,来到酒吧门口,这时酒吧门口有只异兽等待在那里。

路远看着眼前的异兽,就将它的资料从脑海里翻了出来,银狸猫,正常体形在高半米左右,这只一看体形就知道属于异种,高度已经超过两米,体长达到了八米左右。

元气的爆发,打破了生物本身的基因链,触发了生物大进化,产生了许多新的物种,在这新纪元里能够有一席之地的物种大多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异兽是可以驯化的,但是得从小开始,野性长出来再去驯化一只异兽难度就增大了无数倍,青城有专门驯养异兽的场所,路远跟着学校组织的活动去参观过,里面都是被捕捉的异兽幼崽。

能不能分配到一只异兽,全靠缘分,异兽驯养所会让一群小孩去尝试和异兽接触,异兽和谁亲昵,就跟谁,当然捕猎人自己捕捉驯养的另算。

路远也去试过,那是一只幻石牙兽,那家伙长的也太丑了,路远表示不想要,学生对于拥有一只异兽还是很期待的,毕竟多一个伙伴,以后毕业了会多一分实力,异兽幼崽又没烂大街,能拥有异兽伙伴的人在青城还是屈指可数的。

人类驯养的异兽不被允许进入中心城区,怕出意外情况,个别除外,个别那代表的真是个位数。

佟单招呼道:“大家将行李交给银子吧。”

贾胜给新来报道的四人介绍道:“这是佟队的伙伴,你们叫他银子就好。”

路远四人闻言将行李放在地上,银子低下身子,身上银色的毛发一卷,就将几人的行李裹在齐浓密的毛发中。

佟单跳上了银狸猫身上,低头对地面几人道:“目标:营地,跟上。”说完,银狸猫就向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贾胜和甄蜀两人显然早已习惯了佟单的性格,不由露出了苦笑,对着新来的几人道:“佟队看来想试试你们的速度以及耐力,大家走吧。”说完带头向着银狸猫追去,其他几人也只好跟着奔跑起来。

上纪元大灾之后,元气对于肉体改变还是非常大的,人们全力奔跑的速度非常快,全力奔跑的耐力也有很大程度上升。

侯少云快速追上了贾胜问道:“距营地,还有多远?”

“出城后,还有三十公里左右。”

“这样远,那还不累死个人啊。”

甄蜀看着侯少云,摇头道:“那没办法,你要是能追上佟队,她能带你一程。”

侯少云看着甄蜀,认真问道:“当真?”

甄蜀点头道:“肯定是真的,就是我们没本事追上而已。”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没了侯少云的身影,他没本事,不代表别人没这个本身,银狸猫本来就不是以速度见长的异兽。

站在路远他们这个角度就能清楚的看见,侯少云的身影突然就虚化,再次出现已经在很远的地方。

路远知道,侯少云这是施展了遁法。

强者不一定会遁法,但是会遁法的基本都不弱,速度快,其实是所有人最看重的,起码遇到不可力敌的,可以逃掉,能逃掉,就能活的久,活的久的实力就能涨。

侯少云也就几个闪身间已经坐到银狸猫身上,银狸猫显然也感觉到了身上多了个人,银色的毛发都竖了起来,佟单摸了摸银狸猫的毛发,安抚它的情绪。

身后传来侯少云那猥琐的笑声:“嘿嘿,佟队,我搭个便车。”

隋依婷看见侯少云上了银狸猫背上,也有点跃跃欲试,路远看着她的表情不由笑道:“去吧。”

“好嘞。”

随即隋依婷轻轻一跃,身下多了辆自行车,迅速将几人丢在身后,几人能听到隋依婷银铃般的笑声以及自行车的铃声从风中传来,自行车的铃声不会自动响起,而是隋依婷拨动的,她打小就养成了习惯,看见前面的行人就会拨动自行车铃,其实以她的速度,铃声传到前人耳朵里,她都已经超过去了,屁用没有。

隋依婷很快就追上了银狸猫,然后放慢了速度,保持和银狸猫速度持平,笑嘻嘻的对银狸猫说道:“小银子,快,快,放我上去。”

银狸猫感觉遭受了奇耻大辱,这会心里都在吐槽了,今天碰到的都是怪物,以往队伍中,没有人速度是它的对手。

就是队长速度也没它快。

甄蜀远远看见隋依婷上了银狸猫背上,有些吃惊,他们常年和银狸猫在一起出任务,自然是知道银狸猫速度有多快,这会儿不由得转过头看向路远和路峰云。

路远和路峰云都是聪明人,也很快明白对方看向他们的意思,显然对方是被侯少云和隋依婷吓到了,路峰云不由苦笑的摇摇头,表示他没这个能力。

路远则露出了邪异的笑容,说道:“要不我试试。”

……

一行人全部坐在银狸猫身上向营地奔去。

路峰云不由在心里想着:隋依婷和侯少云两人的异能速度好快。

甄蜀和贾胜两人在心里想着:佟队今天发善心了,没耍我们,而且佟队看人真准,一下就试出了隋依婷两人异能在速度上的优势。

佟单在心里想着:我为什么会让他们四个先上来?

隋依婷心里想着:佟队长太偏心了,让我和侯少云两个人自己跑去营地,明明路远也是觉醒者啊。

侯少云这会全身毛孔张大,他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揪光头上的毛也想不出来。

只有路远保持着平静的笑容,看着两边的风景,只是看上去有点虚弱。

原创文章,作者:银行没有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2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