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三个反派崽崽的后娘》小说章节目录苏景辰,李婶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成三个反派崽崽的后娘

小说:种田

作者:千扇

简介:【纯种田不宫斗·农村发展为主】【团宠·温馨】白露穿越后一醒来就嫁人,她有点懵。一间漏风茅草屋,一堵破洞篱笆墙,三个可爱小包子,刚来就差点饿死全剧终。幸得务农系统,且看她如何利用现代专业,种田养殖买山头,带领全村奔小康。某日,两儿子:“娘,您别忙活了,今后换我们养您。”萌宝女儿:“娘亲辛苦了,星儿给您捏捏肩。”一向沉默寡言的夫君:“娘子,咱们再生一个宝宝吧!”白露:“……”

角色:苏景辰,李婶

《穿成三个反派崽崽的后娘》小说章节目录苏景辰,李婶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三个反派崽崽的后娘》第1章 初来乍到免费阅读

白露坐在SUV的后排座上,耳朵里插着两个耳机,正跟着音乐哼歌。

开车的是白露的同事李兆,这次局里要求两人去乡间视察。

车子以30码的速度行驶在山间的窄道上。

“白露姐,我这开车技术不错吧?”李兆满脸骄傲的问道。

白露扯下一边耳机:“你说什么?”

李兆来不及回话,只听“轰”的一声响。

两人瞪大眼睛望着声音来源的方向,一侧山上滚滚而来的山石尘土瞬间连车带人一起掩埋。

“啊!”

白露惊叫一声,心想:完犊子了!

……

处于昏迷状态的的白露还有意识,她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被拉扯的生疼,可就是睁不开眼睛。

这时,耳边又传来声音。

“咦?这不是隔壁村的白露吗?”

说话的妇人姓李,大家都叫她李婶。

“李婶,你认识这女子?”另一陆姓妇人问道。

李婶一摆手,“认识认识!我娘家挨他们家可不远,他们家几口人我是清清楚楚。她爹好赌,前一向听说他输了银子,就将自己的闺女卖给了咱们村那带了三个孩子的苏景辰当续弦,想必是因为这事想不开寻短见了。”

“唉,那也是可怜了这孩子,后娘哪是那么好当的?”

“就是啊,哪个黄花大闺女愿意去当后娘?她才十六岁,那苏景辰听说都二十三岁了。”

李婶说着说着,便压低了声音。

“那不是大她七岁?”陆氏也被李婶勾起了八卦的心思。

“谁说不是呢?”李婶说完,现场一时间安静下来。

白露心想,自己这是在做梦吧?我不是替局里视察农业基地的路上遇上泥石流吗?

没死?被救了?

可他们说的白家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奶奶带大的么?前几年疼爱她的奶奶也去世了,当时还好一阵伤心呢。

毕竟奶奶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还有,他们说的苏景辰又是谁?怎么成她的未婚夫了?

白露思绪太多,只觉得脑海里一阵天旋地转,这才真的晕了过去。

几人将白露躺平放在田埂上。

李婶的男人毛不平探了探鼻息,“还有气儿,没死。”

另外一个男人一边拿起自己的短褂擦着头上的水,一边问。

“这人也不知道咋样?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通知咱村的苏景辰呗,好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李婶在一旁建议。

“大虎,你脚程快,你去一趟苏景辰家里,让他来一趟。”李婶的男人毛不平对自己的大儿子说道。

“好嘞,爹。”

毛大虎应了一声,就急匆匆往村里跑去了。

另一个男人提议,“我觉得咱还是先地里忙活去吧,俺家田里草都还没除完呢,不然回头又得挨我媳妇儿埋汰了。”

另外一个男人一脸赞同的点点头,“是是是,我家那河东狮,吼起来真要人命,我就先走了哈,干活去。”

说完,方才两个和毛不平一起下水的男人走了。

李婶瞅了眼边儿上老神在在的毛不平,毛不平搭在身前的双手立马松开立正站好。

毛不平:这完全是出于下意识,可不是怕媳妇儿。

“咋的,你还不走!”

李婶斜了他一眼。

“哎,哎,这便走,这便走。”毛不平麻溜儿的滚去自家田里干活去了。

李婶和陆氏等了不到一刻钟,就见毛大虎领着苏景辰来了。

苏景辰的样貌,在这毛家岔算是最标志的。

这里普遍男子因为先天营养不良,实际身高只有五尺,苏景辰愣是身长七尺。

站在一堆男人中,那就是鹤立鸡群。

只是因为拖着三个孩子,家里又穷的响叮当,所以好多小姑娘都瞧不起,不愿意嫁。

毛家岔都是穷怕了的人,用她们的话说:长的好看顶什么用,能吃吗?

苏景辰原本不是这儿的人,是三年前移民到这里来的,据他说家里遭了灾,只剩下他和三个娃娃了。

来的那年,小的女娃娃还抱手上呢,另外两个是男孩,一个三岁,一个五岁。

里长当时可怜他们父子几人,便让人在山脚下给他们搭了个茅草屋,安顿了下来。

今日是白露过门的日子,苏景辰来时穿着的藏青色的衣裤,是新做的,瞧着倒是精神。

谁知毛大虎突然上门……

苏景辰望着躺在地上脸色煞白的白露,心里一阵揪疼。

若不是家里孩子还太小,需要母亲,他也不至于想凑那几两银子买个媳妇儿回来。

欠一身债不说,还差点平白搭上了一条人命,唉!

……

白露再次醒来,是在一个茅草屋里。

她睁开眼,望着一眼便能看到天空的屋顶,心中甚是惊奇。

白露:这是哪家医院这么洋气,还用采光顶?

没待她的眼睛适应光线,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醒了。”

白露的眼睛终于适应了房内的光线,望向声音的来源。

顿时懵了:“你……是谁?”

“苏景辰。”男人声音浑厚。

白露更加迷茫,昏迷的时候听到的苏景辰吗?

所谓的未婚夫?

她望了望四周,原来能看到天空的不只有采光顶,还有不走心的茅草屋!

随即,她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这是穿越了?

白露:就……挺秃然的!

苏景辰见她发愣,便说道:“你若实在不想嫁给我,便回去吧。”

白露:回去?回哪儿去?

之前听那李婶说,自己家在隔壁村,怎么走的她又不知道。

况且回去能受到何种待遇还不确定呢!

不是说她已经被她爹卖了吗?

若是回去了,是否还要再被卖一次?

而且一般条件好的人家,谁会卖女儿?她爹还赌博,那就更去不得了。

况且这男人能说出这种话,可见不是个坏心眼儿的。

罢了罢了,还是先在这里苟着吧。

自己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好歹也得弄明白情况再说。

“那个……我这是怎么了?”白露从嘎吱响的床上小心翼翼的坐起身来问道。

苏景辰惊讶的望着她:你自己怎么了你不知道?

可他没敢真这样说。

白露不好意思的假咳两声。

“那个……那个……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好像都忘了。”

白露说完,低下头,尽量不让苏景辰看出端倪。

原创文章,作者:千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20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