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仙缘》小说章节目录陈辰,小辰哥全文免费试读

“妹的,就为这丁点灵脉你居然打了个洞?”

“哼,我不和没见识的土包子说话!”

“你如果不说话,还真像个大妖。”

“爷爷我本来就是。”

陈辰的嘲讽,对胡天这位老鬼几乎不起作用。

看着只有手指粗细却深不见底的洞口,打坐一整晚的陈辰不住摇头。

幸好地洞不大,将打坐用的蒲团放在上面后看不出一丝端倪。

这处被胡天发现的一小截灵脉,应是玄清峰灵脉最不起眼的一个分支。

小到连上任住在此地的内门师兄都没发现,对如今拥有天玉的陈辰来说只是聊胜于无。

胡天并不理会陈辰的嘲讽,挖出这截不起眼的灵脉他自有安排。

看着杂乱的房间,陈辰默默撸起袖口准备正要来一场大清扫。

“喂喂喂,不会真有人蠢到亲自打扫吧?”

“你行你上啊,这位来自祖安的老鬼?”

“嘁。”

胡天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石屋之内突然出现一缕妖风,灰尘、蛛网数个呼吸之间了无踪迹。

“想学吗,一百颗晶石我教你啊?”

“哼哼,傻子才花一百晶石学清风咒。”

“既然大妖大人这么厉害,连杂物一块给收拾了呗?”

“承惠五十颗二品晶石。”

风灵术只是一个小妖术,与陈辰所说的清风咒差别不大。

一百晶石是胡天在狮子大开口,五十颗二品晶石打扫房间这句话直接被陈辰无视。

石屋被胡天这么一搞,倒是给陈辰省了不少力气。

剩下的工作很简单,他只需要将发霉、虫蛀的桌椅丢掉,保持通风即可。

筑基境界真好,陈辰搞了半天卫生都不觉得累,也不用吃饭,一天只喝点水就能维持。

待他将三间屋子收拾完毕,已是中午时分。

昨日他已向大师姐白柠告过假,今日他无需前往凝丹阁学习辨识丹药。

“怎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对了,没有养鱼呢。”

看着空荡荡的院子,陈辰忽然想起此处并无池塘。

伸手在腰间储物袋一拍,六尺长的震灵锄出现在陈辰手中。

两个时辰后,陈辰看着五米方圆的沟壑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陈辰双手不断结印,接连不断地朝沟壑施展《云雨术》。

陈辰炼气修为时,最多只能连续施展五次《云雨诀》,此时毫不停歇丹田灵力尚有盈余。

修为提升的不止是寿元,还有他对功法的理解、对灵力的运用。

老王头当年告诉陈辰:

炼气百年终黄土,金丹千载坎坷途。

修士修炼便是为了求得长生、逍遥,但无数修士终其一生却金丹难成。

如陈辰这般筑基修为,寿元在三百年以上;凝脉境修士寿元可达五百载,若有奇遇千年亦不在话下。

半个时辰后,灵雨充斥整个池塘。

看着天边的一缕夕阳,陈辰想了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包青盐、一条冻成冰块的青鱼。

屈指一弹,充做木柴的桌椅就燃起熊熊火焰。

陈辰随意扯断一根树枝,将开膛破肚的青鱼穿在上面放在火边炙烤。

说来奇怪,修士虽然可以做到辟谷,但陈辰时不时便要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他能在外门广结善缘,出色的厨艺也有一定的功劳。

说来也奇怪,这个世界有辣椒、生姜,可陈辰最喜欢的大蒜、洋葱却是从未见过。

每到年末大雪之时,门派便会为弟子们熬煮祛寒汤。

里面最多的便是生姜、辣椒,还放有一些滋阴补阳的普通药材。

那味道如同生嚼辣椒、生姜,对于典型东方胃的陈辰来说真是一言难尽……

闻着鲜美的肉香,陈辰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厨子。”

“嘁,要不是小爷我手里没有趁手的家伙什,我非得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八大菜系!”

陈辰终于在他擅长的领域扳回一局,看着一脸疑惑的胡天,陈辰暗爽不已。

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近在眼前却无法享用,最令胡天难受的是,陈辰还故意发出奇怪的声音。

“嗯,呀,好嫩哦~”

“嘁,不就是条破鱼!”

胡天白眼一翻,化作一团白烟飞回天玉。

翌日,伍六送来内门弟子常服两套、身份玉牌一枚。

待陈辰脱掉有些发白的外门弟子服饰,只见一腰缀白玉、白衣胜雪的俊朗修士出现在伍六面前。

“陈师兄一表人才,一看便知前途似锦!”

情商很高的伍六适时送上马屁,哄得陈辰走路都不知先迈左右腿了。

待陈辰赶到凝丹阁,又是一阵赞叹。

“小辰师弟真帅,与前些日子简直判若两人呢!”

“哼,也就是勉强跟本师兄一样帅而已。”

陈辰的二师兄许夕夕,此时依旧是猪不怕开水烫,引得一众女修双肩耸动。

白柠今天出奇地没有出言讥讽,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模样,但眼底的鄙夷还是被陈辰捕捉。

“师弟,师父在静室呢。”

许夕夕戳了戳陈辰肩头,冲静室方向颔首。

陈辰顿时明了,冲白柠、许夕夕拱拱手便朝静室走去。

走到静室房门,陈辰稍稍正了正衣冠,不卑不亢地说道

“弟子陈辰,拜见师尊!”

虽然隔着房门,陈辰依然没有一丝随意,弟子礼行的无比端正。

“善,进来罢。”

一道略显慵懒的成熟女声传出,房门旋即自动打开。

陈辰只是记名弟子,只需再行一次跪拜礼即算作拜师。

“起来罢。”

“汝即入我门下,自当专心修道、炼丹。”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如有疑惑,皆可一一道来。”

“师父,弟子只有一事要禀。”

一刻钟后,陈辰面色如常地退出静室,引得一众杂役弟子啧啧称奇。

除了大师姐之外,他们可从没听说有过谁能在徐长老静室里待上一刻钟的。

今日无事,辨药识丹。

三日后,内门弟子孟允被罚俸三年、禁足半年的消息传遍整个山门。

不知情的弟子纷纷拍手称快,猜到内幕的裴风哑然失笑。

这惩罚,可比饱以老拳来的解气多了。

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清虚剑派里也不止孟允一个孟家子弟。

原创文章,作者:不沉的小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