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仙缘》小说章节目录陈辰,小辰哥全文免费试读

“没吃饭吗你?”

“真拿我当牲口使啊你?”

“我想起我在夕阳下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许夕夕生无可恋地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眼神之中满是凄凉……

路过的陈辰摇摇头,他在精神上全力支持许师兄,但肉体上只能屈服在大师姐脚下。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师兄你挺住!

白柠在凝丹阁独霸天下,这是地位所决定的。

因为内门弟子分为:

记名弟子、正式弟子、亲传弟子、真传弟子。

记名弟子顾名思义就是挂个名字,基本上见不到几次师父,如同陈辰前世做过的临时工。

而这位被压榨的许夕夕师兄,是在门派登记造册的正式弟子,可以理解为正式员工。

而凝丹阁大师姐,是真传弟子!

真传弟子,乃是得了师父衣钵传承的徒弟,相当于亲生儿子的待遇。

凝丹阁的情况简单点说就是,公司老总亲儿子压榨公司员工。

这合理吗?

这太合理了!

“陈师弟,药来!”

铡完草药的许夕夕坐在台阶上,冲正在辨认药材的陈辰呼喊。

“库房有的是,自己拿去!”

还没等陈辰有什么动作,白柠嘹亮的声音就响彻整个凝丹阁……

最后,还是负责干杂活的杂役弟子为许夕夕搬来了药材。

这位正式弟子许夕夕铡的是补充气血、强身健体的普通药材,比如鹿茸、灵芝等。

这些陈辰前世被炒到高价的药材,此时就放在许夕夕脚边,是供应外门弟子的。

这些玩意儿,清虚剑派已经实现量产。

把种子往灵田里一丢它自己就能长大,现在已经多到灵兽都不愿吃的地步了。

而陈辰正在做的事情,就是从一堆极为相似的灵药之中,找出制作辟谷丹的真正材料。

白柠将分辨真假的方法告诉陈辰之后,就转身进了丹房。

看着玉盘里的上百种灵药,陈辰觉得还是先用笨办法——排除。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陈辰苦着脸嗅嗅这个、看看那个,挑出几味最不相似的经验放在一旁的玉盒。

半个时辰后,陈辰看着剩下的二十余株经验不停地挠头……

“师弟,要不要师兄来帮你辨认药材啊?”

许夕夕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极力压着声音说道。

陈辰扭头看了一眼丹房,觉得还是自己辨药最为稳妥。

见陈辰不为所动,许夕夕撇撇嘴继续铡药。

忽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自丹房之内溢散开来。

正在偷懒的师兄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加快速度。

他们绝对不是害怕“人畜无害”的大师姐,本作者可以用节操保证!

吱呀。

“伍六,将这批丹药送至外门功勋阁。”

白柠出得丹房伸了个懒腰,随后冲正在给二师兄许夕夕打下手的那位杂役弟子招招手。

白柠话音刚落,伍六立刻抱着瓷瓶一溜烟跑出凝丹阁。

那速度,一点不比某尔特慢。

“伍六师弟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满意呢。”

白柠不发飙的时候,倒也有几分御姐姿态。

但坐在台阶上的许夕夕,习惯性地打了个冷颤,然后偷偷瞄一眼没有发现异样的白柠。

“小辰师弟,辨药辨的如何了?”

“师姐,我只剩这十几株实在分不清楚。”

“呦,挺不错嘛,比你当初某个没用的师兄强太多了。”

“今天先到这吧,过几日便让你开炉炼丹。”

白柠拍拍陈辰肩膀,一双极具魅力的丹凤眼满是鼓励、欣赏。

天色将晚,陈辰这个新晋记名弟子倒是不用继续待在凝丹阁。

陈辰尚未走远,正好碰上去而复返的伍六。

两人打过招呼后便各自离开,然而不到一刻钟伍六就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

“陈师兄莫走,大师姐命我为您带路。”

内门弟子的待遇居然这么高,陈辰满脸震惊地看着伍六,心中暗戳戳地想。

伍六实则是要带陈辰去内门弟子的住所,与外门弟子聚居不同,内门弟子可独居一所。

凝丹阁只有一座山峰可供弟子居住,便是玄清峰。

玄清峰山清水秀、灵气浓郁,还垦有药田百亩,在此地修炼事半功倍。

如伍六这般做苦力杂役弟子,能被分配到凝丹阁做事便是撞了大运。

凝丹阁待遇优厚,分配凝丹阁的杂役弟子私下里都被称为“龙门弟子”,即鱼跃龙门之意。

二人在内门各峰七拐八绕了半个时辰,玄清峰终于到了。

巍峨的玄清峰直插云霄,山腰之间云雾环绕,偶有仙鹤飞过,宛若仙境一般。

其实似陈辰这般记名弟子,一般都是居住在普通的内门山峰,但谁让徐长老弟子稀少呢?

“不知陈师兄是想自建居舍,还是择前人旧居洒扫而居?”

“自建屋舍倒是不必了,伍师弟带我去旧居一观罢。”

“是,玄清峰旧居共有三处,如今只有两处可以居住。”

一刻钟之后,陈辰看着第一处屋舍嘴角直抽抽。

用危房两个字来形容都能算是赞美,刘禹锡见了都得连夜删除《陋室铭》!

伍六此时也尴尬不已,他只是知道这里有屋舍,没想到此地已房倒屋塌。

于是两人向半山腰走去,若那一处屋舍也毁坏,那陈辰只有回外门暂住。

幸好陈辰赶到山腰处时,那座略显破败地“农家小院”依旧伫立着。

“师兄,不若我下山叫几名同伴来此洒扫一番?”

“我这个人喜欢清净,就不劳烦伍师弟了。”

陈辰微笑着摆摆手,婉言拒绝了伍六的建议。

待伍六离开,陈辰一掌拍在储物袋取出一张青色蒲团。

就在这破败的石屋前,陈辰听着风声、虫鸣盘腿打坐。

天玉白光一闪,胡天饶有兴致地看着“新家”。

胡天随意地看了看,忽地飞进最中间那座不起眼地石屋。

“这股波动很微弱,想来不大。”

胡天盘腿飘在半空中,托着下巴看着地面上亮起微光的砖石。

滋滋滋……

为了不惊动专心打坐的陈辰,胡天随手弹出一缕黑色火焰,一会便将地面腐蚀出小坑。

原创文章,作者:不沉的小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