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小说章节目录阮棠,萧时寅全文免费试读

“您好,时先生,现在可以过去了。”

时寅戴好了鸭舌帽,低声跟阮棠说了一句:“在这儿等我,不要乱走。”

工作人员看着时寅那一半完美流畅的下颌线,脑袋一轰:这男人和作家是恋人?

阮棠却在心里腹诽:你是要去买几个橘子回来?

休息室里本来就只有阮棠和时寅,时寅出去了阮棠自然是一个人呆在这里。

“时先生是吧,听阮老师说您就是人物原型?”

面试的导演是个矮矮胖胖,带着厚重黑框眼镜的男人。

时寅摘下了帽子,露出整张脸来:“确切的是,只是她觉得像我而已,毕竟我不在古代,不会是故事原型。”

导演看着这个摘下帽子的男人,一瞬间有点恍惚:“不好意思,您是时先生?”

“姓时,名寅,应该不错。”场内没有给试镜的演员准备板凳,时寅就一直站着。

然而说话的语气,咬字的节奏却都是一种经过淘洗历练的烽烟尘沙之感。

导演愣了一会儿,以为是他提前进入状态了,连忙解释:“哦,是这样,时先生,我们是想找你来试镜一个皇帝的角色,就是书里和萧时寅有很多对手戏的萧皇帝萧从衍。”

很多对手戏?时寅在心里冷哼一声,脸上表情却没多大变化:“都可以,我没经验,随意试试吧。”

“好,那咱们就来一下这一段。”导演把剧本内容投了一部分到大屏幕上,“现场没人和你对戏,你个人演一下小皇帝的部分就行了。”

时寅看着大屏幕半天没动,正当导演准备催促他的时候,时寅转过了一个侧脸。

矮矮胖胖的选角导演就看到了那个眼神,眼球里布满了血丝,甚至瞳孔都有了些红光。

里面翻涌着滔天的恨意,不满和愤怒蓬勃而出。

然而下一秒,那眼神就消失了,速度之快让人险些以为是幻觉。

只有导演急速跳动的心脏在告诉他,刚刚的确出现了那样一个眼神。

时寅还是侧脸对着导演,甚至眼睛还是红红的,那种杀伐感却消散了。甚至有些无辜的感觉出来,像一只被人遗弃在路边的小狗:“皇叔啊,你究竟愿做忠良?还是意图谋逆呢?你不必如此啊,您想要的,衍儿可以让您!可以让您!”

时寅说话间还向前迈了一步,只是步子极小,像是有一条线不能跨过。

对,当时萧时寅和萧从衍中间隔了一道屏风,时寅在表演被屏风挡住的皇帝没有再前进了的样子。

只是现场可没有那道屏风,导演实打实的看到了时寅的眼神,愣生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结束了,可以吗?”时寅出声喊回了愣住的导演。

其实这一段挺难的,情绪转换的又快又急,而且现场没有人对戏,要突然调动那么激烈的情绪,对演员的挑战很大。

原先给时寅准备的也不是这一段,只是刚刚投屏的时候,心中一个犹豫,出来的就是这段了。

“可以,可以,时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您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听人说,他是个门外汉,之前从来没有做过有关于表演之类的工作。

如果是生来如此,那他就是个绝对的天才,是生来就该吃这碗饭的。

不在表演状态的时寅其实没有那么丰富的层次感,只是让人觉得有些冷漠,不过又觉得他这样冷漠的态度是很自然的事情,并不让人感到不适。

时寅听了导演的问,稍稍歪了点头,一副在思考的样子,然后给出了深思熟虑的答案:“之前一直在吃软饭。”

“啊?”导演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好像被人不轻不重的开了个玩笑。

“可以的话我就先走了,阮老师还在等我,期待合作。”

时寅从来到这儿以后就一直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没什么端倪,但要是在从前,在战场上,自己有这种微妙的感觉就一定会有坏事发生。

但,在这儿,书外的世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呢?

“好的好的,期待合作,时先生。”导演想和时寅握个手,手都伸到一半了。

时寅格外讲礼貌的对导演鞠了一躬:“好,那就这样,再见。”

手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微妙的弧度,导演收了回来,又在衣角上搓了搓:“回见回见。”

一个小时前。

时寅从休息室离开不久,阮棠一个人在休息室处理工作安排。

这段时间,怕时寅在这边的生活不好适应,阮棠也就一直没有出门工作。

写作只是副业,阮棠和川河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阮棠就很有文采,经常写一些东西。

后来川河当了编辑,经常和阮棠吐槽自己日常审的那些烂文,时常讲着讲着就气得七窍生烟。

后来阮棠也开始动笔,写一些东西,川河审,然后发。

文笔细腻,就是写作速度太慢,一直热度不是很高,也没有爆火起来。

不过川河不说,阮棠也不会做什么改变。

自己有本职工作,又要对作品负责,自然写作的速度要慢一点。

而且虽然这些故事内容大多玄幻离奇,对于阮棠来说,也不过是把生活进行艺术加工。

一点一滴都来源于生活而已。

至于阮棠的正经工作,其实是翻译。

一工作起来就满世界到处飞,所以为了解决时寅的事儿,翻译工作倒是停了很久了,就当是提前放了年假。

就冲刚刚“演王”的表现,阮棠觉得他面试肯定没问题。

萧时寅变成时寅,他其实不过是在这边停留一会儿,其实也在想办法找回家的路。

那阮棠也不可以停留太久,毕竟还有房贷要还,还有后面的生活要过。

时寅不让人操心了,那工作就要安排起来了。

正排着下个月的表有人敲了敲门。

时寅回来的这么快?他才刚离开没几分钟啊。

“进。”阮棠没多想,关上了手机。

进门的不是今天刚到这里接待的那个女工作人员了,是个穿了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子。

还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

他低着头,阮棠打量了他一遍,也看不到他帽子下面的那半张脸长什么样子。

不过他脖子上挂了和上午的女工作人员一样的工作牌,只是翻到了没有照片的那一面。

“有什么事吗?”

“怕您口渴,给您送杯茶。”男人示意自己手上端着的茶水,周围也没有桌子,不好放手。

阮棠赶紧接了过来:“谢谢你啊。”

男人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快速退了出去。

阮棠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周围,心想现在男孩子脸皮都挺薄?送个水就不好意思了?

大约五分多种以后,门外有影影绰绰的人声喊道:“阮小姐?阮小姐?我进来了啊阮小姐。”

阮棠昏昏沉沉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又醒过来一点儿,眼前一会儿极光亮,一会儿又极昏暗。刚才的茶水有问题。

迷迷糊糊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氤氲茶香,什么也看不见,仿佛置身在无边的海里,像是要溺水一般。

阮棠觉得自己在剧烈的挣扎,其实动作幅度并不大,只是微微抬起几根手指罢了。

休息室进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方才戴黑色鸭舌帽过来送茶水的人。

两人一左一右地扶住了阮棠要把她架出去。

刚一出门转了个拐角就遇到了之前那个女工作人员。

“哎!小峰?阮老师怎么了?”

“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人突然就倒了,把我吓了一跳呢。我和二胖送她去医院看看。”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竟然也真的认识场内人员。

“那你们快去快回,是老师在里面试镜呢,别出来了找不到人。”想着时寅走前低头在阮棠身边说的那一句“在这儿等我,不要乱走”,结合时寅的周身气度。

竟然硬生生联想出来一场“总裁外出前细心叮嘱,回来后发现娇妻住院”的玛丽苏情节,浑身上下都情不自禁地冒着粉色泡泡。

“小峰”迅速和“二胖”一起把阮棠扶出了现场。

黑色面包车驶出去以后,一辆银色大奔也悄然无声地跟在了后面。

原创文章,作者:景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