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小说章节目录阮棠,萧时寅全文免费试读

《不上朝》里,萧时寅登基前用一杯毒酒赐死了皇帝。

这点儿是阮棠全文觉得最不舒服的地方。

虽然说,小皇帝是病娇人设,也承担着全文的反派工作。

但是,按阮棠给萧时寅的人设,他就算知道算计自己的是自己的小侄儿也不会对皇帝痛下杀手。

这是《不上朝》卡文最久的片段,到最后还是让萧时寅赐了一杯毒酒给皇帝。

关于这一段,阮棠后来回想起来总觉得有些记忆模糊。

只知道结果是成就了一个超惨的病娇反派,反而让萧时寅这个大男主有点人设崩塌。

再想要改结局,阮棠却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只能相信,也许这就是命运安排的结局,也许萧时寅真的心中积恨到要杀掉皇帝的地步。

总之阮棠没再管了。

“不是我杀的他!”

阮棠挂了电话,第一次听到时寅这样有些激动的语气。

刚刚阮棠同影球的负责人说时寅本人不太喜欢小皇帝的角色,需要沟通一下才能决定参不参演。

结果就听到了时寅一脸郁郁。

“……你说什么?”阮棠很确定,皇帝是萧时寅刺死的,因为那是自己写下来的剧情。

是自己对萧时寅的愤怒感同身受,哪怕要突破人设也要帮他报的仇。

“本王的确很生气,但我已经废他帝位,囚居于万清宫,何至于还要要他一条性命?!”

阮棠有点发懵,时寅激动的连本王的自称都出来了,他在此刻忘了自己是阮棠笔下的人物。

只记得自己从未给自己那个到处挑事儿的小侄儿赐过毒酒。

“可是……可是……”阮棠跌跌撞撞地下了床,从时寅身边跑了过去。

新房子有书房,一面墙上都打了书架,摆满了阮棠看的书和写的书。

阮棠把《不上朝》最后一册拿了下来。

时寅也跟了过来。

“你看……”阮棠指着翻开的书页,“天元六年,安乐王入主中朝摄政。又六月,揭发当今圣上六行失仪,铁证如山,遂协百官罢帝。囚帝于万清宫。入夜,命心腹赐毒酒使之毙。”

这一段剧情是阮棠借史官之笔写在萧国史书上以供记载的。

时寅看到这本书,又看到这几行字,连退了好几步。

“不是我……杀的他!”

书被时寅“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时寅仿佛又变成了书里的萧时寅,周身除了愤怒还有翻涌不绝的杀气。

阮棠有点懵,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也有些害怕这样的时寅。

新家第一晚,就这么跌宕起伏地过了。

阮棠后来去给“狂暴版”时寅泡了壶龙井,让他喝茶冷静冷静。

按照时寅自己的说法,皇帝是自己喝了毒酒死的,死前还让心腹把毒酒是萧时寅赐的风声传出去。

搞得满朝皆知。

萧时寅简直是一口老血梗在心口:“退一万步说,我要杀他,难道不会暗杀吗?那么大张旗鼓,叫全天下都知道?”

阮棠觉得时寅的质问很有道理,不过还是想告诉时寅,那是自己写作的一个坑而已,顶多算是逻辑不通顺。

至于时寅为什么没有自己赐死皇帝的记忆,阮棠也想不明白。

“去试镜,我总有一种感觉,答案还是要从《不上朝》里找。”时寅端着茶盏,食指尖轻轻扣了扣杯壁。

“嗯?哦,好好好。”

阮棠马上联系了影球娱乐的负责人,订了机票飞北京。

路上坐出租的时候,阮棠又忍不住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许熠现身火锅店疑似恋情曝光#的热搜还在,只是降到了第五。

阮棠点进去看,第一条就是一家营销号发的文章,大致意思是已经联系了许熠工作室问询,许熠工作室并未给出明确回应。

“并未给出明确回应”阮棠看着这行字发愣,时寅也瞥了一眼。

然后就抱着胳膊在旁边端坐,全身的气息都在散发着“什么玩意儿”的信息。

其实应该是顺势做一波新剧曝光前的炒作,但是阮棠莫名觉得有些不舒服。

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寅,这位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无声的炸毛了。

开出租的司机是个大叔,不时地透过后视镜瞟后面两眼。

自己载的这一对乘客。

男女都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男的还戴着墨镜,捂得严严实实的。

看着有点奇怪。

时寅拧了瓶矿泉水递给阮棠,阮棠低头刷手机顺手接过也没抬头。

就这间隙,时寅抬手把墨镜勾下来了一半,和司机在后视镜里对视了一眼。

司机差点没吓得一个猛刹车。

就说不对劲吧,这男的怎么眼神凶的跟杀人犯似的。

时寅的眼睛其实和许熠一样是桃花眼,只是许熠经常笑,所以眼角弯弯,瞧谁都是眉目含情的样子。

但萧时寅后来连年征战,不怒自威,甚少言笑,眼角是一条平滑下垂的线,看着就觉得这人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一路时寅思绪飘忽,阮棠忧心忡忡,就这么到了地方。

工作人员一路把两人送到休息室让稍等一会儿,选角导演正在给其他角色试戏。

时寅一路戴着口罩闷的要死,到了地方马上就摘了。

接引阮棠他们的工作人员还没走,看到时寅的样子竟然十分失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时寅看向她,那工作人员颇不好意思的脸一红:“这……这也太像了吧。”

阮棠出于礼貌应付地笑了笑,工作人员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说了抱歉就退了出去。

其实工作人员震惊的不只是时寅和许熠的相像。

而是露出真貌的时寅看着竟然比许熠更像许熠 !

时寅是阮棠照着许熠的样子幻想出来的人物,但是,但凡文学作品,必然有艺术加工。

许熠还有精致的妆造设计,服装搭配,甚至有专门的摄影团队负责拍照修图。

但是时寅没有,可是时寅素颜和精致的许熠也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在那种俊朗之中更添了两分漫不经心的感觉。

也有一些素人长得和明星很像,但是大多是整容朝着一个方向整出来的,并不自然。

少数纯天然就长得像明星的,和明星站在一起也可以一眼辨好次。

但是,时寅。

工作人员关门退了出来,在脑海中又重新回忆了一下时寅的脸。

他的形象和气质好像均在许熠之上?

阮棠正在休息室跟时寅交代试戏时候的事宜:“等会你过去,他们大概率会找一段你跟皇帝有对戏的剧情让你演,只是你要想象自己是皇帝。你是最了解他的人,情感很好把握,主要是自然,别夸张……”

也不知道到底该交代些什么,阮棠只能凭借自己不知道从哪听说的“经验”跟时寅胡扯几句。

谁知道时寅居然笑了一下,只是勾一勾唇角的样子,并不明显。

但是阮棠就是觉得时寅刚才笑了,嘲笑的那种笑。

下一秒这个男人突然脸色惨白,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阮棠被他吓了一跳,格外慌张的就要上前来看看时寅的情况。

结果时寅“艰难地”捂着心口后退了一步,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嘴唇也有些发紫:“皇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朕?朕……自问不愧对你什么!咳咳咳。”

阮棠大脑一片空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时寅往前迈了一步,两人这样的站位很近。

“竟然质疑本王的演技?”

阮棠确定了,他刚刚就是在笑,在嘲笑。

这明明就是个影帝!

原创文章,作者:景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