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小说章节目录阮棠,萧时寅全文免费试读

川河给的两个提议第一个显然行不通。

萧时寅的意思很明确了,从书里,他带不出来任何东西。

这样一来就只能选择去派出所补办了。

整体流程走的非常复杂,不过其中最困难的步骤是劝萧时寅先剪个短发。

一切落定以后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萧时寅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一个在现代社会有了合法身份的公民。

“喂,你还跟那大爷在小破出租屋呆着呐?”

川河知道萧时寅是今天领身份证,就打算约阮棠他们一块出来吃个饭。

“真的要疯,就快搬了。”

阮棠之前买的房子,年前才刚刚拿到手,装修完一直在散甲醛,没搬过去。

结果家里突然多了一个甩不掉的人,就弄得非常麻烦。

自己的房子好歹比出租屋大点儿,方便一点。

这两个多月,萧时寅晚上要么不说话站在窗户边上看月亮,要么靠着小藤椅闭目休息,反正怎么都没休息好。

阮棠也不是没想过干脆让他去卧室睡会儿,结果这位爷只说:“白骨滩涂,血水沙江,本王哪里没睡过?”

阮棠再看看小藤椅,甚至觉得椅子有点委屈。也就不管他了。

“出来吃饭啊,带着你家王爷出来吃火锅!让他好好感受一下我大中华的现代美食。”

川河也不知道是脑子缺根筋还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常来找阮棠,还时常逗一下萧时寅。

好在萧时寅虽然心情一直都不是很美妙,但总归没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

阮棠回头看了一眼短发的萧时寅。

剪了短发,但又不是很短,搞得跟老艺术家似的。

在萧时寅的世界观里头发绝对不能轻易动。

但现代,顶着这一头长发出去,不管社会风气多开放还是会有些招眼。

阮棠作为萧时寅的创作者,她完全了解萧时寅,但萧时寅不了解阮棠,也不了解阮棠的这个时代。

对于萧时寅来说,他对现代的了解只是知道有个女子动笔写出了自己的故事,而现在这个时代,是那个那女子在历史时间中存在的节点。

所以初次见面的时候,明明可以直接出现在屋里,出现在她面前。

但萧时寅还是选择在门外敲门。

将入门,问孰存。将上堂,声必扬。将入户,视必下。不掩人不备也。

况且这还是个女子,不能在她没有准备的时候就私自进入她的房门。

“出去吃饭吗?小川儿请客。”阮棠对着萧时寅说。

话刚说完,川河的声音就努力地从电话里挣扎了出来:“什么我请客,你家的王爷不应该你请客吗?!”

“好。”萧时寅,现在叫时寅。

人家要给办证件的时候问萧时寅叫什么,萧时寅愣了一会儿,没答。

阮棠说,叫“时寅”。

萧时寅没反对。于是,这个国姓就这么去了。

川河在楼下见到阮棠和时寅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哟,这不是一个男俊,一个女俏嘛。”

说着把阮棠拉到了一边,“这样式儿的你不给他戴个口罩出门啊?万一给别人错认成许熠了怎么办?”

时寅频频听到许熠的名字,也大概知道是有个人长得跟自己很像,或说是自己长得很像这边的某个人。

“那戴个口罩,戴口罩吧。”阮棠从包里拆了两个黑色的海绵口罩,递给时寅一个,示意他戴上,自己也戴了一个。

川河看了看他俩:“嚯,这样搞得跟大明星私会小女朋友,旁边还带了个经纪人似的。”

由于带着个时寅,吃火锅还特地开了个包间。

明明不是明星,走到哪都照着明星的规格来,阮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哎,话说你知不知道,《不上朝》在找演员?准备开拍了好像。”川河烫了一筷子麻辣牛肉。

时寅不吃辣,这也是设定问题,阮棠记得,一开始就点了鸳鸯锅。

不过两个女生都在辣锅里翻江倒海,时寅看着,也下了份虾滑在辣汤里。

“嗯?这么快?”

“对啊,好像说接触了好几个演员了,都是当红小生。”川河说着,瞥了时寅一眼,“都不太有咱王爷这个气质。”

时寅虾滑烫好了,拿到碗里,正待要吃呢。阮棠一把拍了下他筷子:“你不能吃辣!”

“啧啧啧,不愧是亲妈,真了解。”川河还在一边起哄。

“不过是设定而已,我已经不是书中人了,还遵照什么设定?”

时寅的本王自称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我”了,川河没反应过来,阮棠却是听得心里一咯噔。

手上要拦的姿势也便放下了。

时寅吃了口辣汤的虾滑,神色没什么变化,细细嚼了几下也咽下去了。

“哎!我突然想起来,你这不是有个现成的萧时寅嘛,你把他带去给制片人看看,自己演自己,品质有保障啊!”川河一拍大腿,觉得自己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

“这……“阮棠有些犹豫地看向时寅。

“试试呗,反正他暂时又回不去,在你这白吃白喝白住的,还拖得你不能上班。不给他找事儿干,到时候你连房贷都还不起了!”

“房贷?”时寅本来人设话就少,来到这边以后一向话更少,此时却是不专注于烫大白菜了,问了句话出来。

“嗯,房子弄好了,我们下午回去搬新家。”阮棠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个打算。

直接多养一个人倒也不是说养不起,只是现在自己走到哪,时寅就跟到哪。

就不好再跑得太远工作了,一下子真有些入不敷出。

“缺钱了?”

萧时寅不管是当王爷,还是当皇帝,操心的事情里从来都没有“钱”这一项。

现在虽然出了点岔子,但阮棠也觉得不应该让时寅一个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人操心这种事情。

“没,够你花。”

刚才菜还没上齐,正巧服务员推着小推车进来补菜,就正好听到阮棠说的这句“够你花。”

眼神往旁边挪了挪,赫然看到了一个“许熠”坐在那。

激动的小服务员差点没当面叫出声来,但为了饭碗还是强行忍下,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声就出去了。

“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川河凑到阮棠身边问了一句。

阮棠也满脸僵硬,唯独时寅,风雨不动安如山,还顺手又烫了几片大白菜。

“既然够,那何妨我去看看?。”

阮棠心道不好。

还怎么拍,当然是怎么魔改怎么拍……

近两年的影视化作品阮棠心里还是有数的,大多数拍出来都是毁天灭地的功效。

书毁不毁的倒在其次,要让一个人看见自己的一生变得荒诞不经,实在是……

不太好。

况且,时寅也没个过往经历证明啥的,要是拍戏,大约也演不了自己的角色。

“行了,王爷都说自己上了,你有什么好纠结的。”川河打断了阮棠的思绪:“我明天托人问问,你带着他去看看。这要是成了,我们可是直接进军演艺圈了。”

话虽是这么说,没等到第二天,阮棠就接到川河电话了。

还是在半夜的时候。

阮棠吃完火锅赶着下午搬家,川河还有事就先走了。

搬了新家,虽然早就弄好了,但也乱七八糟地收拾了小半天。

新家阮棠本来是按照独居打算的,现在莫名其妙不独居了也没有给时寅睡觉的地方。

考虑到他光有一个小藤椅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搬了新家给某位王爷提高了些待遇,买了张行军床放在了客厅一角。

时寅瞧着那行军床,莫如宫里太监晚上守夜睡的小榻一般,额角青筋跳了跳,好歹是忍住了没骂人。

接受能力倒还挺好……

“就我们今天去吃火锅,上热搜了!你看到没?!”

阮棠搬家搬得累,收拾完就睡了,根本没看手机,迷迷糊糊接了川河电话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嗯?怎么了?你说什么?”

“热搜词条!快看吧,都冲到前三了!”

#许熠现身火锅店疑似恋情曝光#

第一条时政热点,第二条民生热点,第三条……许熠?

阮棠只觉得脑子一梗,点进去看到了主页的图片脑子更乱了。

那照片也不知道是从什么角度拍的。

阮棠站在前面,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捂得严严实实。时寅站在她身边右后侧,也戴着口罩,看着阮棠的方向。

但就是这么半遮不遮看起来更像是许熠,阮棠看着照片都恍惚了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景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