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小说章节目录阮棠,萧时寅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景亏

简介:《本王今天不上朝》终于顺利卖掉影视化版权,合同都还没看完就有人找上门跟阮棠说:“我是男主角。”虽说美男当前很难拒绝,而且是很符合人设,是绝对无可挑剔。但大哥醒一醒啊!我是作者不是选角导演!一个从书里穿“出来”的故事。小虐怡情,大甜齁心。各位小可爱放心食用。

角色:阮棠,萧时寅

《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小说章节目录阮棠,萧时寅全文免费试读

《你的世界观都是我给的》第1章“新”世界,苦主上门免费阅读

虽然自己确实也没做错什么,但阮棠还是大声不敢出,大气不敢喘地垂头憋屈着。

男人拉了个圆形的小藤椅坐在阮棠正对面。

两人只隔着一张电脑桌,虽说男人坐的地方“地势”矮些,但气势却非常摄人。

萧国摄政王萧时寅,心机深沉、手腕残酷,四十二岁登基称帝,四海归心,无有敢忤逆之臣。

这是阮棠在《本王今天不上朝》快完结的时候在书中以民众视角写下的话。

从日轮当午到夕阳西斜,没想到自己还能当面感受到自己营造的人物气场。

“先生,您现在的行为属于私闯民宅,我要是报警,你……”你了半天,阮棠也没想好报警了到底会让他怎么样,只好直接跳过这个话头:“我们这儿精神病院叫四院,有病麻烦您去治好吧,别在这儿耽误我事儿。”

说来也是晦气,今天中午刚刚把《不上朝》影视化的合同签了,都还没来得及在赚钱的喜悦中沉迷两分钟呢,就不小心把瘟神放进了门。

男人自称萧时寅,萧国刚刚登基的皇帝。

这按理说,不是疯就是病。但阮棠还是开了门,让他进屋解释。

不为别的,从猫眼里往外看的时候,只一眼,阮棠确定他的容貌形容至少与自己虚构幻想的时寅有七八成相似。

于是这么心大地开了门,谁知道人家进来并不解释,只问了一句:“本王半生,皆你所为?”

就冲着他问出这句话时眼里汹涌澎湃的杀意,阮棠打定主意,不管事情到底如何,打死也不能认啊。

“你什么意思?你找错人了吧?”

诸如此类的问题,阮棠一开始还颇为无奈地换着法子问了好几遍,但这人一直都不搭理。自己白白唠叨半天,无人理睬也没什么意思。

只好和他在这儿干耗着。

“本王……哼。”阮棠租的房子有个大大的落地窗,只是屋子朝向不好,只有到傍晚才能照进来些落日余晖。

此时霞光落在萧时寅及腰的长发上,他又说着本王,真叫人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什么远古王朝。

“有东西将本王引渡而来,你既为施造者,想来能助本王回朝。”萧时寅语气认真,神色也侃然,半点没有疯相,也不像在开玩笑。

阮棠也盯着萧时寅看了一下午了,唯一的感受就是险些以为电视剧翻拍当着自己面播了。

《本王今天不上朝》的确是阮棠写的小说,书里的主角的确叫萧时寅,但,书里的人物真的会活脱脱走出来吗?

时寅只穿了件绸质的亵衣,赤足踩在木板上。

阮棠看着他,心里默背了三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而后暗啐了一声,猛地摇了摇脑袋。

“你要打定主意不走,呆着就呆着,反正这房子快到期了,我先走一步。”阮棠撂下句话,抓了自己的包就准备避出门去。

这萧时寅忒邪门,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阮棠打量着先出去避几天,管他是脑子有病,还是穿书出来,没一个是自己能解决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算了。

这动作倒是把萧时寅一惊。

阮棠写在书里的女子,不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大多有理有节,偶有无理的,也是人后屋里。

端的都是轻移莲步的行动。没一个像阮棠这样,一动如狡兔出洞似的。

“等等!”阮棠还没看清萧时寅的动作,他已闪身至面前。

望着堵在门口的某位萧王爷,阮棠只觉得小腿一软:“那什么,你……武功还一块带出来了啊?”

简直不讲理,谁写古代的小说不想给自己的男主角安点超强的金手指?多拉风啊!多帅啊!快意江湖,风云朝堂,杀人不过头点地罢了。

但谁搁现代这么干啊,造孽嘛不是。

萧时寅倒是没别的想法,只是看出来阮棠终于接受自己身份了。

“认了?”

“认认认,知道倒霉,没想到还能这么倒霉。”

《不上朝》的结局停在了萧时寅登基的地方,于书中的萧时寅而言,自己不过睡了一觉,在梦中,影影绰绰地感到所有的东西都在逐渐地消失。

萧时寅筹谋半生,怎么可能允许一切就这么荒谬地在梦里结束。

于是,他醒了。

醒来后的萧时寅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宫殿,寂静无声的街道。

从皇宫大内到城外郊野,走过不知道多少个日夜,寻觅了不知道多少个地方。

方才明白自己的野心、抱负、执念都化为了一座没有一点生机的空城。

洞悉了这点之后,萧时寅才在一番缘由下脱书而出,站到阮棠面前。

“那你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能回去?我们这边的规矩有困难一般找人民警察。”阮棠一个头两个大,“就跟你们那边遇事报官一样。”

“本王遇事,从不报官。”

萧时寅一句话把阮棠堵得一噎。

对,他在书里是王爷,一般都是官遇事找他……

“那你说要怎么办吧。”阮棠一副凭君处置的样子,一边又在心里暗暗考量着这事儿是该报警还是该报警。

“简单,续写。”

“嗯?续写什么?”阮棠眉头一跳,油然而生出了一种比见到萧时寅本人还不妙的感觉。

“本王大半生,追逐高位,不过是想天下承平。如今才甫一登基就结束了……”萧时寅眸色沉沉地低头盯着阮棠,阮棠不敢抬头,只觉得一滴冷汗顺着脊梁骨流下去了。

“所以后面,借你手,述本王意,到结束方罢。”

《不上朝》当时为了蹭全勤,硬生生写了一百多万字。

阮棠又不想水剧情,越到后面越是多憋一个字都想吐,怎么可能再动笔把那玩意儿直接写到结尾啊。

况且,也没谁想看六十多岁老头当男主吧。

“绝不可能!”阮棠猛一抬头,直直地对上了萧时寅凌厉的眼风又低头怂了起来,“我的意思是,这事儿在我们这边它不是这么办的。《不上朝》已经结束了,我再写,要么不是你们那个时代,要么你不是主角,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了。”

萧时寅听到“主角”一词的时候眉心深深拧出了个川字,四十多年,自己所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生死之间原来不过是别人的纸上戏言。知道真相有时也并不让人舒服。

“我想你既然能出来,虽然不太合常理,就一定有法子再回去。”阮棠犹豫着斟酌用词,慢慢道,“要不你先在这边适应适应,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写小说的脑洞开的本来就大,遇到这种事儿心理建设不用做太久也就接受了。

只是萧时寅也算是突然一个大活人冒出来,这去处怎么安排,阮棠有点担心。

“允。”

……

真要命,自己怎么就弄了这么个人设,早知道能从书里出来就写个阳光可爱小奶狗了啊!

萧时寅一来就坐了大半个下午,此时夜幕将垂,阮棠坐在电脑前各个网站到处换着搜:自己笔下的人物从书里出来了怎么办?

发了好几个帖子出去,全都石沉大海。

老式方法不管用,阮棠只好披上微博小号的马甲默默发了条微博:谁能来把我的男主角带走啊!

本意就是吐个槽,没想到过了没一会儿,下面倒是真多了一串评论的。

除了那些恭喜大大顺利影视化的评论外,有一条评论格外扎眼,他说:我来。

倒不是“我来”两个字扎眼,而是那个人的头像扎眼。

光影之中一个人侧脸模模糊糊地出现在阮棠眼前。

ID:言羽。

原创文章,作者:景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