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她天生赢家》小说章节目录艾娆,刀疤脸全文免费试读

只好就近捕捉1个位面随机传送……

糟糕!它在查探这个位面信息的时候,突然暗道不好。

怎么是S级难度的虐文世界?!看着历史攻略列表上失败的密密麻麻的攻略者ID,它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是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民国位面。

这个位面里的艾娆是个家道中落的世家小姐。

王朝更迭,多事之秋。

曾经权势滔天的家族早已因为时代交替而树倒猢狲散,原主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年衰体弱的祖父照顾她。

祖父早已风烛残年,很快,在亲人逝去和王朝灭亡的双重打击下,逐渐身子也败落了。

于是,在病榻上的祖父,看着一直彻夜守在一旁瘦弱的孙女艾娆,这位向来清冷高傲的老者,哪怕亲生儿子早逝于前也未动容的前朝大儒,终于不忍,强撑病体写信给自己的曾经的学生,恳切的请求他在他过世之后,代他照顾自己的孙女艾娆,他深知自己死后,没有家产傍身的艾娆,将会是何种境地,于是,他破天荒的用恳求的语气在信中向自己的曾经的学生写道:

小女孤苦,只求供她容身之处。待她及笄后,如能为她寻一朴实农户结亲便是艾家之恩人,不求富贵,只求平安。

祖父早已油尽灯枯,在写完信后的第3天,还未等到学生的回信,便带着对艾娆的亏欠和遗憾撒手人寰。

失去了祖父的艾娆,面对上门讨债的债主,正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这时,收到信的那位学生叫徐州,接到信后,当即决定要来看望恩师,花了俩天时间,终于带着妻子从千里之外的华城赶到。

他确实是重情重义之人,因为没能见到恩师最后一面而哭晕在灵前。

对于恩师的嘱托,他拉着妻子立下重誓,一定会照顾好艾娆,绝不亏待她,否则天打雷劈。

他也确实遵循了这个誓言,但偏偏,原主艾娆的悲剧就源于此。

他替艾家接待了那些债主,清算一番后发现,果然如同恩师所言,就算帮艾家变卖了家产,还清旧债后也所剩无几,,就带着艾娆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华城。

他与妻子命中无女,只有一子。故把艾娆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照顾,一路上嘘寒问暖,待她极好。艾娆体弱,受不了路上颠簸,夫妻二人就特地绕远走的水路。原本到华城需要3天的路程,硬是花费了7天才到。

徐家的生意做的很大,祖上经营棉纺生意,到了他这代,底下纱厂已经扩展到五家,甚至还会出口到东洋去卖。在他的老家华城,徐氏织造的名字如雷贯耳,而许家,这个本来名不经传的商户,也一跃成为人人艳羡的新豪门。

回到徐府的艾娆,很快在徐氏夫妇的陪伴下,结识了他们的独子,徐斯声。

徐斯声比艾娆大三岁,刚留洋归来,对父母带来的艾娆十分惊奇,他不知艾娆身世,只当她是来投奔自家的远房表妹。自从徐家发迹后,这样的穷亲戚,徐斯声不知见过多少。

但碍于徐父的命令,不得不带着陪着艾娆在华城四处玩耍。

徐斯声喜欢热闹,艾娆喜静。说是俩人玩耍,其实就是艾娆跟在徐斯声后面,安静的跟着他罢了。时间长了,徐斯声倒也不讨厌这个便宜妹妹了。偶尔他心血来潮,还会故意逗弄她。

某天,许久没注意艾娆的徐父在看到俩人还算和谐的相处后,不知怎的突发奇想,觉得,自家儿子,配上恩师的外孙女,倒也算是不错?

艾娆的祖父对徐父有知遇之恩,在徐父求学期间,从未因徐父出身商户而轻视,相反还多加照顾,这也是徐父发誓一定要对艾娆好的原因。

所以,当徐父有了干脆让俩人成亲的念头后,愈想愈兴奋,本来艾娆是恩师的亲孙女,在他眼里,自然带着恩师光环加成,华城里还真就没有一家让他看的上的,更别说让他按照恩师遗言把她嫁给农户什么的,已经和艾娆看成女儿的他,一想到走路都喘的艾娆在田里种地的样子,就要当场晕倒。

在徐父的眼里,眼前的艾娆已然成为恩师声望的化身,像神邸一般,任何俗物都会辱没了恩师的门楣。

那么,要是自己的儿子呢?徐父忐忑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徐斯声。自家儿子长得倒是不赖,要非找缺点,就是相貌漂亮的有些阴柔,举止有些放纵。

不过,留洋回来后天天跟在他面前科普着一生是一世一双人的新派婚姻。如果艾娆嫁给他,反倒没有妾室的烦恼。

徐父心中有了决定后,便找妻子商议。对于丈夫的决定,徐母当然不反对,她最不喜最近风靡起来的新派女子,出身世家的艾娆轻声轻气的,举手投足皆是规矩,深得她意。

俩人一拍即合,边想快些把这门亲事定下。就由徐母去问艾娆的意思。

等徐母同艾娆说了后,性格温顺的艾娆也只是低头不语。

半响,只是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句

“我都听义母安排……”

她自己根本不知,就是自己对徐氏父母的信任,和自己随波逐流的态度,让她的未来步入深渊。

她与徐斯声的婚事很快就举行了,那时十里红妆,办的轰轰烈烈,光酒席就摆了三天。

华城对艾娆的来历不知,只知是一位出身显贵的世家嫡女。

徐父这方面确实为艾娆着想,艾娆出嫁时并无娘家人在旁,是由徐父自掏钱帮她准备了嫁妆,金银珠宝一箱箱的抬入府邸,让华城人开足了眼界。

没人知道,这些都是徐父准备,他单纯想为了帮艾娆立下面子,对他来说也没损失,反正是嫁入自家,左手换到右手罢了。

可是,正当艾娆满心期待的坐在新房羞涩的等待徐斯声来掀开喜帕的时候,等到半夜,随身的丫鬟一脸为难的告知她。

徐少爷已经早早出府,让她早日歇息。

艾娆又是震惊,又是难过。

但她太温顺了,或者说,她早已被那些规矩磨平了棱角。

原创文章,作者:坚强的开山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0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