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当了将军夫人》小说章节目录霍玉珠,傅浚傅全文免费试读

霍玉珠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后又在大婚之宴上见过他,霍玉珠与他并不相熟,只是当初在婚宴之时,司空沧海喝的酩酊大醉,拎着酒瓶,与她七七八八说了些祝福的话,便提前离开宴会了,之后见面也再无交集。

司空沧海按着那人,冷冰冰道了句:“要么看戏,要么滚。”

那人吃痛,骂骂咧咧几句,司空沧海收手,那人瞪了一眼男子,转头出了梨园,砸场的走了,剩下的人自然是专心看戏。

人群散开,司空沧海看见站在后面的霍玉珠,和她来了个对视,霍玉珠点了点头,微微示意,转身回了自己桌案坐下。

春枝看了看霍玉珠,又回头看了看司空沧海,连瓜子都不磕了。

“小姐,你认识方才那位公子啊?”

“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大抵是不记得我了。”

春枝回过头,司空沧海就坐在他们后面,看着戏台上的斗牡丹。

一出戏罢,斗牡丹欠身下台,今日戏已结束,看客们纷纷走出梨园,司空沧海起身刚要走,一丫鬟走到他身旁。

“公子请等等,斗牡丹马上就来。”

司空沧海刚想回绝,之前的伶人便走了出来,叫住了霍玉珠。

“玉珠。”

霍玉珠回过头,那伶人已去了扮相,露出一张清秀的脸来。

“孙阿哥。”

孙阿哥点点头:“这些日子怎么没见你过来。”

司空沧海看向霍玉珠,后者微笑着看着那叫作孙阿哥的人回道:“前些日子从这回去,被马车撞了,伤了几天,今儿听说斗牡丹摆台子,特地过来看看。”

“伤着了?可不要紧吧?”孙阿哥拉着霍玉珠左右看了看。

“身子骨结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此时白牡丹也从后台走了出来,脸上扮相还未去,见司空沧海还站在那,大步走了过去。

到司空沧海面前,客客气气地抱拳欠身:“斗牡丹在此谢过公子。”

司空沧海虚抬了斗牡丹的手:“举手之劳。”

霍玉珠看向两人,出声道:“司空公子也是爱戏之人,怎会冷眼看他人扫了兴致。”

“你还记得我?”司空沧海问。

霍玉珠点点头:“司空公子真是说笑了,虽说前几日是撞了马车,但脑子还没坏。”

“既然大家都认识,这位司空公子又仗义出手帮了在下,不如斗牡丹摆桌宴席,请各位赏个脸?”

斗牡丹言罢,春枝倒是第一个起了兴致,霍玉珠倒是没什么意见,几人看向司空沧海,后者也跟着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斗牡丹了。”

斗牡丹在醉春风开了间包厢,几人跟随着小厮上了楼,春枝左看右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这醉春风在长安算得上是顶好的酒楼,连厨子也特请了苏杭一带最有名的,许多达官贵人特来此品尝一番。

几人边吃边聊,最开心的莫过于春枝,一旁的孙阿哥开口问道:“玉珠,你又是如何与这位司空公子相识的?”

“年前去梨园,吵着孙阿哥要穿你的戏服同你唱上一段,孙阿哥可还记得?”

孙阿哥点了点头:“记得。”

“那日司空公子刚巧路过,听到我唱的那一段,误以为我是这梨园里的人,在门口等了许久,问我在何时登台,我年幼贪玩,胡诌了个年后戏班子开台的日子,也不知司空公子,年后有没有再来。”

记忆中,那是跟司空沧海第一次见,那时她也只是知道他复姓司空,并不知道他是大将军府的人,也是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去过梨园,也再也没见过司空沧海,直到婚宴当天,司空沧海被司空将军带来赴宴,她才方知他的身份。

“不说我们了,倒是斗牡丹您,刚到金陵城,怎会有人故意来砸场子?”

斗牡丹叹了口气,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霍玉珠看出斗牡丹的为难,明言道:“若是为难便算了,也是我失礼了。”

斗牡丹摇摇头,开口道:“是我失礼才对,今日公子仗义出手,斗牡丹也不该有所隐瞒。”

又是一声长叹,斗牡丹才再次开口。

“那人是我昔日徒弟的家中兄弟,我那徒弟一生痴迷于戏,又天赋极高,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可惜啊……”

说着,斗牡丹竟红了眼眶,一颗泪含在眼里:“可惜啊。”

斗牡丹叹了两声可惜,房里一片寂静,他为自己斟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他兄长一直觉得是我害了他,这些年,我们戏班子走到哪,他便跟到哪,我们唱到哪,他就跟着砸到哪,我倒不恨他,若他能以这种方法慰藉自己,我认了。”

想到了伤心事,斗牡丹落下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滴落在酒杯里,酒也跟着酌了一杯又一杯,斗牡丹看着杯中,那倒影中竟浮现出昔日徒弟的容颜,意气风发,挥着这扇从容地唱着戏文的模样。

斗牡丹一笑,手拂过眼角的泪,摇着头含泪笑叹着:“醉了,醉了。”

最后饮下了杯中酒,倒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当真是醉了。”

原创文章,作者:葱香鸡蛋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0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