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当了将军夫人》小说章节目录霍玉珠,傅浚傅全文免费试读

三日后晌午,春枝瞧着时候差不多,扔掉手里的活跑进屋里喊霍玉珠,霍玉珠放下本子,正了正衣裙,和春枝出了门。

霍玉珠这几日闭门不出,专心在屋里学习,对外跟春枝说是抱病未愈,实则计划着自己的复仇。

“小姐,春枝觉得,您伤着了以后,倒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霍玉珠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扫了扫街边的摊子:“哪里不大一样了?”

春枝挠挠头,皱着小脸,一脸为难的样子:“春枝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小姐好像哪里变了,却又没变。”

霍玉珠抬手对着春枝的额头敲了一下:“许是皇家的马太过尊贵,撞这一遭,我倒是聪明了些许呢。”

春枝捂着额头嘀咕了句:“也撞的神神叨叨了些。”

两人走到梨园,里面好生热闹,小厮将二人迎了进去,春枝递过几个铜板,两人找了个位子坐定。

一旁的看客对着台上的戏鼓掌叫好,春枝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嘴里磕着,也跟着叫好,霍玉珠抬眼看了看台上的伶人,觉得有些眼熟。

那伶人对上霍玉珠的眼,稍稍示意了一下,继续在台上唱着戏文,霍玉珠想了想,总算想起来台上那伶人。

她理应叫声师兄的。

霍玉珠十三岁那年突然喜欢上了看戏,时常跑到戏班子来看上一天,身上没钱点上一壶茶水,又不好白占人的便宜,便偶尔过来打打杂,偷偷躲在箱子后看后台的伶人们扮相,时间久了,班子里叫唱戏的师父觉着她有意思,偶尔能哄着她教上她唱两句。

霍玉珠天资聪慧,学了两句就能跟着唱,学徒们看她有天赋,有时更是拿出自己的戏服借她穿上一穿,过把瘾。

可惜后来她嫁入平成侯府后,再也没来过这梨园,听说后来梨园倒了,班主带着一大帮子人南下去了,再也没了消息。

一曲戏罢,台上那伶人微微欠身,在看客的叫好声退下后台,

“这就是那位名气大的角儿吗?唱的真不错。”春枝磕着瓜子,含糊不清地问。

霍玉珠啄了口茶水,微微摇头:“他不是,不过从前,他倒是这班子里唱的最好的一个了。”

过了片刻,台上便上来一位扮相俊美的伶人,唱的正是《牡丹亭》。

那伶人嗓音极好,台下看客纷纷将银钱扔上戏台。

“这‘斗牡丹’啊,当时在云州可是名声大噪,有钱人家的达官贵人请他去家里唱都要看他的脸色,云州谁不知道他啊,怎么放下那名气,来了咱们这金陵城呢。”

一旁的看客喝着茶水,霍玉珠听着,微微侧过头,这‘斗牡丹’想来就是台上那伶人的花名。

“在云州名气大怎么了,哪个唱戏的不想赚那银钱子,咱们这皇城根脚下的,能在这唱出名,那才是真本事。”

斗牡丹戏唱到一半,突然一锭银钱砸在身上,斗牡丹抬眼,没理会,继续迈着步子唱戏。

“唱的什么啊这是!就这还名角儿!滚回你的云州去吧!”

戏台下突然乱作一团,砸银钱那人站起身来,将大把果壳扔在台上,一旁的看客不满地站起来与那人叫嚷,霍玉珠也回过头看着那边。

斗牡丹丝毫不受那人影响,哪怕此时已无人走有心听戏,这开了腔就不能停,霍玉珠深知这梨园的规矩,起身想走进人群,春枝一把拉住了她。

“小姐,这热闹还是别太凑近看了,容易挨打。”

霍玉珠还未说话,便听叫嚷撒泼那人一声惨叫,人群逐渐散开,那人身旁出现了一男子,身形修长,一身玄色衣衫,腰间封带将那人腰身勾勒的极好,一头墨发高高束起。

霍玉珠远远看去,那男子高耸在人群中,一脸冰冷,正一手挟着那人胳膊,将他按在桌案上,那双眼透着寒霜,鼻梁高挺,嘴唇抿起,不怒自威,仅是一个侧脸,霍玉珠便认出了他。

司空将军府的嫡子,司空沧海。

原创文章,作者:葱香鸡蛋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0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