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当了将军夫人》小说章节目录霍玉珠,傅浚傅全文免费试读

霍玉珠在水底飘了许久,直到感受到一束光,霍玉珠随着湖水向光源飘过去,随后像是脱离了水底,猛地呼吸到了空气一般,卡在胸腔里的水也窜上了喉咙。

霍玉珠睁开眼,不断地干咳呕吐,想要将水吐出来,喉咙间却什么也没有,霍玉珠大口的呼吸着。

“小姐醒了!”春枝推开门便看到霍玉珠睁着眼对着房梁猛咳,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霍玉珠扶起来,拍打着她的背。

“小姐慢点,春枝给你倒杯水。”

霍玉珠抬头看向眼前的春枝,还是那个模样,却又显得稚嫩些,头上扎的发髻还绑了条翠绿色的发带。

霍玉珠怔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重新打量了整间屋子,屋里有些暗,只有桌上的燃油灯烛火时明时灭,床帐也正是当年那间旧宅时的样子。

屋里的陈设与当年一模一样,霍玉珠摸了摸自己的眼眶,春枝将茶杯递到霍玉珠的手,霍玉珠看着春枝,半天才问出一句:“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岁啊。”

春枝同自己年纪一般大,两人打小一起长大,如今春枝成了十六岁,那自己岂不是也未到出嫁的时候?

春枝疑惑地看着霍玉珠:“小姐,你可有哪些不适,我再去请郎中来。”

霍玉珠摇摇头,手扶着额鬓:“我这是怎么了? ”

“小姐那日从梨园回来,撞上了二皇子出游的马车,昏迷了好些天呢,郎中来了一次又一次,小姐就是不醒”

霍玉珠想来想去,实在记不清当年曾被马车撞过一事。

“我去梨园做什么?”

“小姐前些日子说梨园新来了位角儿,带着戏班子打云州那边过来的,一票难求,定要去梨园听听那角儿的戏,您都不记得了吗?”

是了,霍玉珠想起来了,当年自己因不受家中宠爱,在外面一直无人管束,闲暇时总去梨园听戏,还跟着戏班子学了两出,只是后来被霍家接了回去,那梨园就再也不曾去过了。

“许是昏迷这些天脑子都睡的傻了些,都记不大清了。”霍玉珠坐直了身子,小口抿着茶水,眼睛瞟了瞟窗外。

“春枝,外面什么时候了?”

“卯时了。”

“扶我下地走走吧。”

春枝扶起霍玉珠,两人踱步出了房门,外面的天蒙蒙亮,屋外一片静谧,外面那棵老桃树发了芽,正是初春的好季节。

霍玉珠走到桃树下,伸出玉手,轻轻拨弄了下枝头上的小芽,那小芽尚娇嫩,却鼓着劲般的长,圆润饱满,迫不及待想要盛放。

霍玉珠对着那小芽,发起了呆,如今自己已经十六岁,不出半年,她那不甚亲近的爹,就要来接她和亲去了。

遥想当年,霍玉珠被霍云樽接回霍家,以嫡女名义嫁入平成候府,平成候府乃是当今皇后的国戚,既是霍云樽为朝中领侍卫内大臣,这门亲事也是霍家高攀了。

还有半年的时间,若此时霍玉珠离开,便可躲过一劫,或寻一去处,平平淡淡度过余生,也算重活一次,捡回条性命。

方冒出这一想法,霍玉珠便否定了。

“若不能复仇,那我活过来又有什么意义呢。”霍玉珠心道。

上苍好生怜悯,给了她这个机会,让她重活一次,她怎可苟活于世,又能如何放下仇恨,任他人逍遥于世。

既不能死后阴魂索命,那我霍玉珠何不当一次那人间厉鬼,踏平那平成候府,血债血偿。

霍玉珠的眼眸愈发狠厉,一旁的春枝轻轻推了推霍玉珠:“小姐?”

霍玉珠转过头,恢复一副温婉的面孔:“怎么了?”

“小姐可是不舒服了?我扶您回房吧。”

霍玉珠被春枝搀扶着往屋内走,春枝进了屋,将灯烛吹灭,转身准备去做早膳。

霍玉珠叫住她,起身去了梳妆台,在柜里翻找了一番,才拿出一个浅白色的钱袋,上头还用银丝绣了几朵木兰花,霍玉珠掏出碎银递给春枝。

“我大病初愈,不好出去走动,又怕闷的慌,你今儿去趟书斋,问那先生拿上几本好书,我好解个闷儿。”

春枝“哎”了一声,转头出了屋。

霍玉珠用过早膳后便一直窝在屋里,开着窗户晒太阳,到了快晌午,春枝才匆匆从大门外跑进来,一手抱着几本子书,一边提着裙摆,嘴里还大喊着:“小姐!我回来了!”

霍玉珠向外瞧了瞧,春枝跑进门,手攒着袖口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将书放在桌上。

“小姐!我方才上街,听路边摊子上的食客说,三天后梨园要摆台子放戏,说是要迎您说的那位角儿呢。”

霍玉珠看了看桌上的几本书,随口说了句:“那角儿名声果然大,班主这是给那角儿撑场面呢。”

“那我们过几日一起去看看那热闹吧。”

霍玉珠点了点头,翻开一本书,倚窗而坐,看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葱香鸡蛋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0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