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铺》小说章节目录姜芜,杏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如意铺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九制陈皮

简介:姜芜来到长安城的初衷本是为了将杀死师傅的凶手伏法,为此她伏低做小,将自己埋没在人群中,变成一个收钱做事的生意人。直到有一日,长安城里出了名的神棍皇子找上她,她被迫加入他们的捉妖师自救计划,她嘴上嫌弃的要死,可当妖鬼压境,漫天风沙之中,她孤身一人站在长安城的门口,一把长剑指着面前漫天黑气。“只要我还在这,所有的妖魔鬼怪,休想踏进这长安城一步。”

角色:姜芜,杏儿

《如意铺》小说章节目录姜芜,杏儿全文免费试读

《如意铺》第1章 如意铺免费阅读

姜芜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第一次在梦里,体会到溺死的感觉。

她梦见自己的手被反捆在背后,不知用的什么捆法,竟将她束缚的死死的。

肮脏又腥臭的水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入她的身体里,呛了她的喉咙,填满了她的肺。

隔着波动的水面,她看见岸上有星星点点的火光,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欲张口回应,却只留下一串破碎的气泡。

五感消散前的姜芜感觉到脑海中有粒细小的光点,那光点一闪一闪地散发着微弱的光,她轻轻触了触,那光点忽而破碎直冲云霄,化为漫天繁星。

她便在这点点星光中,随着身下绑着的巨石,躺在了黑暗又冰冷的水底。

姜芜猛然睁眼,看到头顶的轻纱薄幔,她愣了愣神。

又做梦了。

她一般不做梦,一旦做起梦来,便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姜芜起身穿好衣服,打开窗户才发现院子里的桂花树开了。

一枝又一枝的黄花交错覆盖着,姜芜脚尖点地,三两下便稳稳地坐在了一处还算结实的树杈上。这才发现重重叠叠的桂花里还藏着许多花苞。

姜芜打定主意等再过些日子,这桂花都开好了就摘些送去酒坊做桂花酿。

她抬头看了看四周,与站在邻居房檐的一只鸟儿对上了眼。姜芜挥了挥手,一道蔚蓝色的光拔地而起,将整棵桂花树柔软地包了起来。

可不能让这些坏家伙啄烂了她的桂花,姜芜心想道。

给桂花树设好了结界的姜芜这才慢吞吞地出门去外面的小摊上吃早餐。

姜芜的木屐踩在青石板路上,发出踏踏的声响。

石板路两旁驻扎着许多卖吃食的小商贩,炒得甜糯的糖炒栗子,卤得极香的鸡爪和牛肉,被浇了一勺油发出噼里啪啦声响的干辣椒,姜芜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这世间的烟火气。

她轻车熟路的在一个卖面的摊位坐下,朝着在灶台边忙碌不停的杏儿喊了一声。

“杏儿,来碗面,不要葱和香菜。”

“好嘞。”

姜芜看着杏儿熟练地将手擀出来的面条扔进锅里,煮熟后捞出,盖上鸡蛋皮,木耳与胡萝卜,又给她浇了一大勺汤头,汤头淋在面上的那一刻姜芜便已经闻到了醋的香味,她吞了吞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杏儿手里的面。

“姜掌柜您慢用。”杏儿将一碗红白分明的汤面端到姜芜面前,姜芜用筷子搅了搅,这才发现杏儿给她的面下还偷偷卧了个煮的极好的溏心蛋。

她瞧着在灶台前擀面的杏儿,想起前段时间杏儿的丈夫春生在外面干活的时候不慎砸伤了头,抬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没几日便撒手人寰了。英年早逝的他放不下这对孤儿寡母,魂魄迟迟不肯离去,便求到了姜芜这里来,恳求姜芜多多照顾她们,莫让她们挨了有些不长眼的人的欺负。

姜芜应了他,之后每日都要来面摊这里晃晃,有时会点一碗面吃,有时什么也不点,就只是坐坐。

今日的天气可真是不好,乌云黑压压的一片,周边的商贩都给自己的摊子支了把大伞。姜芜吃完了面觉得有些没够,便在面摊几步之遥的小贩那买了根糖葫芦。她咬了一颗包裹着糖衣的山楂,还没咬碎便看到杏儿疯一般冲了出来。

“春生!春生!”她大声地叫喊着,引来周边的路人纷纷驻足违规。知晓内情的人只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便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情了。

姜芜举着那根吃到一半的糖葫芦,几步便冲到了面摊前,只见春生双手被阴差捆了个结实,他还穿着走时那件麻衣,麻衣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他站在杏儿煮面的灶台前,双脚仿佛生了根一般,迟迟不肯离去。

杏儿看到姜芜宛如看到了救星,抓着她的衣摆便哭。

“姜大师,我好像看到我家春生了,他头上那么大一个血窟窿,人也瘦的厉害。有个人捆了他要把他带走,姜大师他们都说你通阴阳识鬼怪,我求求你了,春生死前最爱吃我做的手擀面,我求求你想想办法让我给他再擀一碗面吧,他吃饱了好上路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人生死有命,这都是春生的命啊…”

姜芜看着面前哭的一塌糊涂的杏儿,三两步冲过去,从袖中拿了一沓黄纸,不要命地往牵着春生阴差怀里塞,又对阴差附耳几句。

那阴差瞧了瞧杏儿放在灶台旁边的卤牛肉,点点头,把捆在春生手腕上的绳子解了,跟着姜芜在面摊上寻了个最边边的椅子坐下。

姜芜转身,双指在杏儿含泪的双眸间点了点,杏儿再睁开眼时,一身麻衣的春生便站在了她的面前。

“杏儿,给这上两碗面。”姜芜敲了敲桌子,吩咐道。

杏儿这才回过神来,哽咽着蹲在灶台前往火炉里面添柴火,春生伸手想帮她一把,手却从地上堆着的柴火中穿过。他蹲在一旁,看着杏儿忙来忙去的身影,低着头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面做好之后,杏儿和春生找了离姜芜他们最远的桌子坐下说悄悄话,姜芜瞧着面前的阴差,有些面生,大抵是新来不久的。

可对这阴差来说,姜芜并不陌生。

他从每一个从人间回来的阴差口中,都听到过姜芜这个名字,他们毫不掩饰对她的赞美与喜爱。这姜芜大抵和阎罗王有些交情,阎罗王特意交代过,在不违反规矩的情况下,可以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喏,尝尝我们这里的东西。”姜芜取了筷子给他,又端了杏儿放在灶台上的卤牛肉,挖了一大勺盖在他的面上。

阴差听着姜芜踢踢踏踏的木屐声出神,再回过神来姜芜便已经掐好了决,两碗碗热腾腾带着香味的牛肉面就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他死后第一次再吃到人间的食物,虽然只是做的普通的牛肉面却无比的令人怀念。他开始懊悔自己那一年为何因为贪玩落了水而丢了性命,开始想念每日下学回家时家里升起的袅袅炊烟。

他看着面前大口吃肉的姜芜,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姜芜,在这之前他只知道姜芜每年会在人间渡化许多鬼魂送来地府,阴阳两界都说,她的如意铺可以让万事万物都遂人愿,只要你拿的出令她感兴趣的报酬,她便可以帮你实现一切你想要的。

他只知道姜芜是从西边的某座山上来的,师从一白胡子老头,可生死簿上没有她的名字,就连阎罗王也叹气说她是这天地之间最大的变数。

但毋庸置疑,正如那杏儿所说的那样,她通阴阳识鬼怪,若是她愿意,若是她想,掀了这天都不在话下。

姜芜却不知道他的这些小心思,她吃的正酣,还顺手给他的面里加了一勺泼的火红的辣椒。

而另一旁的杏儿与春生之间的气氛却没有这般轻松了。

杏儿看着面前被磕的支离破碎的春生,这张脸她太熟悉了,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描摹出他的样子。他走了多久,她就失眠了多久,睡不着想跟他说说话的时候,翻个身却发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只有自己。

她开始彻夜点着蜡烛睡觉,开始逐渐习惯一个人的日子,开始有意地去回避那些不自觉流露出的同情眼光。

“疼…吗?”她想伸手抚摸他的伤口,问他疼不疼,却发现手指从他的脸前穿过,她的眼泪更滴滴答答落了不停。

“不疼的,杏儿。别哭,我走了以后你去一趟我做工的地方,把赔偿款领了。拿了这笔钱之后你把家里的房子盖了,剩下的钱你存着,等丫头出嫁的时候给她陪几个好嫁妆。我活着的时候你跟着我都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丫头也是,连口热乎肉都不怎么吃的上。”春生絮絮叨叨地交代着,这大概是他唯一能为她们娘俩做的事情了。

却见杏儿直摇头,哭的更凶。

“不要…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好好的,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杏儿低着头,用袖口直抹眼泪。

姜芜将那坛卤牛肉放回去的时候,想起自己似乎是忘了些事情,便走过去在春生的背上拍了一下,春生蓦然发现自己有了接触人与物品的能力。

他这才将杏儿一把揽入怀中,放声大哭。“对不起…对不起…”

点点滴滴的泪从残缺不全的双眼中落下,沾着零零星星的血。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杏儿两鬓未拢起的发,吹走了春生掉下的眼泪。

姜芜抬手,春生流的最后一滴泪慢慢凝结,顺着这道风安安静静地躺在姜芜白嫩的掌心里。

“九十二。”

她自言自语地将这滴泪放进随身携带的小瓶子里,惹得对面的阴差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我吃好了。”

他放下筷子,将碗里的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便起身向春生与杏儿坐着的方向走去。

春生吃了一大碗面,杏儿将罐子里剩的不多的牛肉全给他倒进了面里,一碗满满当当的面,春生吃完了这碗盖的厚实的手擀面,随阴差走的时候便也没剩下什么遗憾了。

“杏儿。”他向前走了几步,转过头叫道。

杏儿抬头。

“找个好人嫁了,你还年轻。”

“知道了。”

春生的背影越来越淡,杏儿无数次想开口叫他的名字,可她知道,一旦他留在这人间,总有一天会魂飞魄散。他今日随着这阴差走了,来日投胎指不定能去个好人家,他便不会像这辈子这般和自己守着一屋小小的破房子受苦了。

“杏儿。”

春生消失前的最后一瞬间。

“和你在一起的这辈子,没过够啊…”他叹息着,随后化为零零碎碎的光,一点一点洒满了这条青石板路。

杏儿跪坐在地下,抓着姜芜的裙角放声大哭。

姜芜瞧着她,感觉心闷闷的,仿佛塞了一团棉花堵得慌。她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三两步回了自己的如意铺。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姜芜睡觉时一闭上眼都是杏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她睡不着,起身拿了火折子点燃了桌上的蜡烛,将小瓶子里的泪珠倒进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只葫芦里。

那葫芦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上面还密密麻麻的画了许多认不出形状的图案,可姜芜却毫不在意,她将葫芦拿起摇了摇,快了,等她收集到的泪珠能将这个葫芦装满的时候,她便与这世界上的人一样具有七情六欲了。

原创文章,作者:九制陈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0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