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被前男友收购以后》小说章节目录王诚,廖云丞全文免费试读

这个架势童念可太熟悉了,廖云丞要给她辅导功课了。

他拿起笔来,指着那一团复杂的结构介绍,分别点了三下,说:

“三大核心部件,定子,转子,还有夹在转子里的滑片,这个能懂?”

童念点头,这都不懂那是傻子了。

“当转子高速旋转时,滑片会因为离心运动甩到定子的腔壁上,沿着腔壁做旋转运动形成密封腔,这个能懂?”

童念顿了下,这应该属于物理知识。

她的物理还停留在一个小球放在桌子静止不动的水平,一旦这个小球滚动起来,童念就两眼一黑了。

廖云丞看出了她的困惑,想了想,解释说:

“想象一下你在一辆公交车上,车子忽然急转弯,你会怎么样?”

“飞出去。”

“对,车上的乘客们就相当于这些滑片,”

廖云丞用笔和纸做了一个简易模型,说道:

“如果公交车沿着一个环形公路行驶,只要速度够快,所有人都会沿着公交车的外壁旋转,能理解吗?”

“能能能。”童念点头如捣蒜。

“同理,如果定子是偏心的,那滑片沿着轨道活动,就会形成不规则的密封腔,”

“这些不规则的密封腔,将空气逐级压缩,就能得到压缩空气。”

廖云丞看着她的眼睛,边陈述边观察她的反馈:

“明白了吗?”

这么一说,童念还真就明白了,又指着几个廖云丞方才没提到的零件问了问。

“这个是什么?”

\”单向阀,\” 廖云丞侧着身,食指沿着图中的一条虚线滑行一遍:“让空气只能朝一个方向流动,可以理解为一扇门。”

“哦,那这个呢?”

“油气分离器,字面意思。”

她又问了几个问题,廖云丞都一一解答,直到她真的提不出问题。

“廖老师,你真的好会呀!”她嬉笑着看廖云丞,伸出拳头在他的上臂轻轻捣了一下。

出手之后,她才意识到这样失礼了。

她还意识到,廖云丞在帮她通过审核,这好像违背了他一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

廖云丞上下打量了她,视线停在她的额头,眉头一皱,伸手将那顶宽大的棒球帽扯下来,看了眼侧面的签名,沉声问:

“廖老师说能乱戴男人帽子?”

帽子被扯下时将她的丸子头也挂到一边,童念也不生气,抬手重新扎好,一边整理刘海,一脸认真地说:

“这不是怕你认出来,打击报复我么?”

廖云丞哼笑,真会倒打一耙,当年提分手后玩失踪,追问过去连句实话都不给的人到底是谁。

“真的,”童念双手挠着刘海又补充了句:“科学研究表明,你们摩羯座的人气性太大了!”

哪国科学家还研究这个。

终于,廖云丞没忍住笑,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长出了一口气:“傻子。”

窗外挤进一缕微风,窗帘下摆的坠子轻轻敲打着窗台,默默围观着廖云丞进行一场悄无声息的自我和解。

这一瞬间,那些没等到的答案也不重要了。

慢慢来吧,藏在时间褶皱里的答案总有一天会自行浮上来的。

好在峰回之后有路转,只要想见的人还能出现在眼前。

廖云丞端起水杯抿了一口,顺势将面前的水果盘推到她面前:“你不是喜欢吃青提?”

童念错愕,笑着把果盘推回去:“这是给审核员准备的。”

这丫头表面的毕恭毕敬都是装出来的,心里指不定想什么呢。

廖云丞睨了她一眼,又原路推回来:“审核员说你表现好,可以吃。”

“那我听审核员的。”童念嘻嘻一笑,扯着椅子往廖云丞身边靠了靠,伏在桌子上揪青提吃。

气氛再次安静下来,却并不让人窒息。

廖云丞还是在电脑前敲字,童念坐在旁边看他忙。

过了一会儿,技术部的门被推开,方才跟廖云丞一起下车的矮个子进来了。

单看也不是多矮,应该有个178左右,只是跟廖云丞一比显得矮了半头。

“老周审完了,正跟车间工人侃大山,来看看你。”

徐弥自顾跟廖云丞说话,忽然转头,看见廖云丞身旁还坐着个嘴巴塞得鼓鼓的小姑娘。

两人的距离很怪异,比廖云丞跟人的正常社交距离要近得多,更怪异的是,他对于女孩盯着他电脑看这件事没有任何不自在。

这个甲方做的,可真是太不矜持了。

廖云丞戒心强,一年半载也培养不出这种信任感。

这俩人绝对有往事。

“小美女,他是不是吓唬你了?他这人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别害怕。”徐弥笑眯眯地开口。

童念赶紧站起来,冲着徐弥抿嘴一笑:“我不怕,这是我们公司的地盘,怕也应该是他才对嘛。”

小女孩声音本就清脆灵动,因为感冒带了点鼻音,听起来像在捏着嗓子撒娇似的。

这一番,倒是把徐弥逗笑了,伸出手来:“徐弥。”

童念也跟着伸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冒充冯倩,转而去求助廖云丞。

廖云丞替她说了:“童念。”

哦,这是自己人。

廖云丞将审核计划递到徐弥面前,指了指剩下的几条写着现场审核的条目:“你来。”

徐弥会意,打开录音笔,拿起方才那份专利,询问了设计思路,童念对答如流。

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童念直接在专利描述上找到了原句,顺利蒙混过关。

“非常好!”

徐弥甚至还竖了个大拇指,大手一挥在现场审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关了录音笔,如释重负般:

“这条过了!”

“谢谢徐经理!”童念笑嘻嘻的鞠了个大躬。

想着徐弥过来找廖云丞或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连忙起身,想了个合理的托辞:

“两位领导先忙,我给你们做现磨咖啡去。”

直到后来跟徐弥熟悉了她才知道,廖云丞那天教会她那些是有深意的。

当天来的常天审核组的人分了两派,双方为了争权夺利离心离德,尤其是车间审核的那两人,一直想主推另外一家。

老胡找人顶替冯倩是一招馊得不能再馊的棋,就算说冯倩来不了现场审核打零分,都比被发现造假后一票否决要来得好。

不过那是后话了。

此刻的童念,只为自己有一点小小的进步而沾沾自喜,屁颠屁颠去茶水间做咖啡了。

原创文章,作者:知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91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