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鬼界搞科研》小说章节目录孟婆,阎罗王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在鬼界搞科研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一枚豆苗

简介:娴心落尘心,尘心识鲸落鬼界近百年冒出的新鲜物件上,都刻有一只鲸落。鲸落入海,山河同祭,万物生长。这种独属于佛界管辖海域的生灵,本不应该出现在鬼界,可偏偏我们鬼界新晋总设计师子书娴喜爱用其做图腾。另据传言,不仅子书设计师喜欢,鬼界节日管理学院纪律学长兼鬼界少主南宫尘,也忽然爱上了这鲸落,甚至纵容子书娴在鬼界大搞什么科学改革。从此以后,鬼界上上下下流传着一句话:不懂科学的鬼不是合格的鬼……

角色:孟婆,阎罗王

《我在鬼界搞科研》小说章节目录孟婆,阎罗王全文免费试读

《我在鬼界搞科研》第1章 去第五殿取个东西免费阅读

鬼界后花园洗心亭,轮值鬼差正围坐在一块。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子书大人又跑了!”

“听说了,这是子书大人第三次跑了吧?”

“要我说呀,就该给那两位喝点孟婆汤,喝完就老实了。”

“孟婆你积点德吧,你那汤难喝的要命,两位大人喝了不得吐出来?下次你改进后先自己尝尝,别老拽着我做小白鼠。”

“真有那么难喝?不是说喝了就会忘却所有吗?判官你怎么记得的?”

判官白了白无常一眼:“那汤只对签了轮回协议的鬼有效,对你我,无用。”

“还有这种说法?”白无常新晋做鬼不足百年,第一次听说此事,顿觉自己脑子里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黑无常看了眼白无常,语重心长道:“小白,该你了。”

“呀!”白无常看了眼桌子上新出现的牌,道:“对了!该我了!王炸!”

孟婆和判官:“……”

判官:“三个二带一对。”

黑无常:“四个七,炸,我们赢了。”

孟婆和判官:“……”

孟婆怒道:“你们使诈,刚刚分明已经出了五个七了,你这里怎么可能有四个七!你们刚刚跟我们聊天,绝对是在使诈!趁我们不注意,取走了一个七!”

白无常辩驳道:“刚刚我们四个眼神就没离开过桌面,是你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还怪我们!愿赌服输懂不懂,别输不起!”

孟婆气不打一处来:“谁老眼昏花!我看你们两个是不想活了!判官给我上,我今天非搞死这两个小兔崽子不可!”

白无常也毫不示弱:“来啊来啊,谁怕谁!”

于是,四只鬼龄加起来上千年的鬼,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场面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混乱之中,一个鬼影一闪而过,如鬼魅般顺走了桌上的所有赌注。

判官最先反应过来,却只看到桌上留着的一张字条,上书:“借点钱,改日还。”

落款是龙飞凤舞的子书娴三个字,甚至还画了一只鲸落。

鲸落入海,山河同祭,万物生长。

这种独属于佛界管辖海域的生灵,本不应该出现在鬼界,可偏偏,他们鬼界新晋总设计师子书娴大人,喜爱用鲸落做图腾。

还常常说:一鲸落,万物生。

若说这鲸落于鬼界的意义,堪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就连鬼王瞧见这鲸落,都要好一番引经据典,赞不绝口,完了以后再语重心长地告诫亲信,一定要看好这鲸落图腾的主人,若是让她跑了,魂飞魄散伺候。

还没等他们四位思考完这鲸落的意义,突然又是一个鬼影闪过,一把夺过了字条,留下了一张字据。

字据上写着:“拿着字据去南宫钱庄取钱,若是多取,自行去第四殿领罚。”

落款:南宫尘。

第四殿,又名剥剹血池地狱,凡世人坑粮赖租,交易欺诈者,推入此狱,另再去小狱受罚,刑罚期满再送解第五殿察核。

要是不按南宫尘说得做,这欺诈罪,怕是在劫难逃。

四鬼吓得冷汗直冒,顿觉自己今日应该陪阎罗王去人间断那什么“窦娥冤”,而不是窝在这花园里头打牌。

他们齐刷刷地看了眼对面无心亭上挂着的红色横幅,一个哆嗦,规规矩矩地去取钱了。

那红色横幅在微风吹拂下动了动,横幅上赫然是“不懂科学的鬼不是合格的鬼”。

……

暮夏六月,飞雪压城,千里冰封。

芙蓉映日的无边水境,菡萏伴于玉梅生,放眼望去,烈日炎炎,白雪皑皑。

在这里,子书娴每每都能想到那一句:急雪舞回风。

她此时正头顶烈日,脚踩白雪,穿过雪飘万里的申雪鬼域。

子书娴今日出门匆忙,只来得及随意套上一件衣裙,行色匆匆地赶着路,全然没有心思去观赏这六月飞雪的盛景。

穿过申雪鬼域,就是地府的第五殿了,她要去那里,取样东西。

第五殿是阎罗王的地盘,凡发配到此殿的鬼,都会被押赴望乡台,令之闻见家人因受其罪牵连,而遭受苦难,再推入此狱,细查曾犯何恶后,发入诛心小狱。

子书娴一袭紫色,腰间系着戒尺吊坠,执伞自远处而来时,守殿的鬼差早已注意到了她。

“子书大人怎么今日来了?”鬼差恭恭敬敬地问道。

子书娴将伞收起,玉手拂袖,拭去了衣裙上的白雪,方柔声道:“阎罗王可在?”

鬼差:“子书大人来得不巧,今日六月初六,王去人间了。”

子书娴皱了皱眉,随即莞尔一笑,又是柔声说道:“我倒忘了今日是六月飞雪,他应该是不在的,无妨,我进去等他便是。”

她不常来第五殿,但因盛名在外,又貌若天仙,所以第五殿的鬼差,早已对她眼熟。

更何况,美人一笑,顾盼生辉,鬼差们多少有点被迷得鬼迷心窍,轻而易举地就放子书娴进去了。

第五殿,与地府其它九殿略有不同。

大殿正厅门口安放登闻鼓,进入门槛,一整排肃静回避字样木牌,赫然立于两侧。再往前明镜高悬四字牌匾高挂于正厅之上,牌匾之下,安放着一张公堂书案,一把靠椅,一个签简,一方惊堂木。

俨然是官府衙门的设计。

然而相较于此间种种,那立于正中的三口铡刀,才是真的令人望而生畏。

子书娴的目光仅在那三口铡刀上停留了一瞬,她今日的目标,不是这铡刀,而是那明镜高悬的牌匾。

“这铡刀,还怪吓人的。”

六一的声音自衣袖里传来,好奇心泛滥的他跳了出来,化成了人形,仔细端详着这阎罗殿的镇殿之宝。

“那是龙头、虎头、狗头三铡,阎罗殿的只是复刻版,正版在人间开封府。”子书娴道,“虽说开封府如今只是个游览胜地,那铡刀也只是作为古物供人欣赏,也丝毫磨灭不了咱们天子包在人间的威望。”

“早就听说天子包生前叫包拯,素有秉公执法,刚正不阿之誉,难怪鬼王把这第五殿交给他打理,由其掌管万物众生的阴阳之命,生死之簿。”

“生死最重,鬼王看人,倒是极准。”

子书娴昂首立于堂前,瞧着那牌匾足有半刻钟,终于瞧见了些猫腻。

“六一,你去将明字里头的那东西,取下来。”

六一闻言照做,不消一会儿,就取出了把木制的钥匙。

那钥匙浑身寒气,上面雕刻一只鲸落,乃梅木所制,而且是申雪鬼域所植梅木所制。

“这钥匙,是大人您做的?”六一佩服道,“大人可真厉害,这钥匙被南宫大人取走,您是怎么断定它就在第五殿的?”

子书娴不言,自六一手中取回梅木钥匙,将其收回衣袖,欣欣然朝殿外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枚豆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