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看着易砚林笑的笃定,夏云蹊忍住心里跑过的十万只草泥马,确实,他说的很对,如今的荆家,在象谷城,可不就是拥有只手遮天的滔天权势吗?

“我只有一个条件,让我二叔接受象翎医院专家团队的治疗,否则,夏氏不会交到任何人手里。”

我会自己接下,亲自运营,想办法拿到融资。

夏云蹊这话,自然不是说说而已,但她也知道,要想拿到融资,只要有荆毓之从中作梗,几乎不可能,但她不想就这么认输。

“答应她……”易砚林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里,传来了这么一条信息。

几天后,夏氏被象翎集团收购的消息,透过新闻发布会播了出来,两边集团都是由助理出现完成仪式和声明。

易砚林代表的,自然是荆毓之,而李承泽代表的,是夏云蹊。这不禁让外界多了许多谈资和揣测,尤其是夏氏,最后竟是夏云蹊这样一个黄毛丫头代替了夏家老大老二的位子,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而象翎集团的态度,也很迷,就在大家都以为夏氏要被各大世家蚕食鲸吞之际,他们的危机,却透过荆家,就这么解除了?

后台这边,夏云蹊喝着手中的茶,慢条斯理地跟刚进来的易砚林说话:“荆毓之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

“承诺?”

“让我二叔接受象翎医院的治疗……”

“您说这个呀……毓爷早上还叮嘱我告知您一声,象翎医院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夏氏人,不接。”

“你们这是出尔反尔?”

“在商言商,荆家接下夏氏,那也是钱钱交易,您若有异议,尽可去说,夏氏在毓爷眼里,不过是一只小蚂蚁,他还不放在心上。”

“你……”

“夏小姐,手续已经交接完成了,若没什么事,易某就先走了……”易砚林临走之前,又转身折了回来,劝告了一句:“对了,易某私下好心劝您一句,离荆家远点……”

不过,看毓爷这故意出尔反尔的姿态,只怕,这位夏小姐,也逃不掉了。

夏云蹊懊悔地跌坐在沙发上,虽然明知道自己保不住夏氏,可她居然还将希望寄托在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身上,以为她能用夏氏换取二叔生的希望,以为夏氏在荆毓之手里,能起死回生。

她不确定了,根本不把夏氏放在眼里的荆毓之,真的会让夏氏起死回生吗?还是,会跟踩蚂蚁一样,将夏氏一脚踩死?

夏氏人,到底跟他有什么仇什么怨?他为什么这么抗拒姓夏的人?

但现实没给夏云蹊停下来想的时间,新闻发布会出街,意味着她之前对夏氏做的事,也都会暴露,老三老四,只怕不会再把她当做书呆子看了。

也是,是时候,开诚布公了。

而夏宅里,看着夏氏就这么被象翎集团接手,老三老四心惊胆战,这阵子,夏云蹊每天都在医院里待着的假象,让他们放松了警惕。

却不曾想,看到这样的新闻消息,而他们作为公司股东,却至始至终不知道,夏氏会被象翎集团接手,更不知道,夏氏是什么时候跟象翎接团对接好的。

如今的象谷城,再无夏氏。

可是,李承泽是老大的人,老大已经失踪了,谁还能叫得动他的特助?

难道是夏云蹊?

又或者,老大其实没有失踪,仍在暗处操控着夏氏?

夏云蹊这阵子这么安静,就连老二家的也这么淡定,莫非这是老大和老二的一个局,其实老二没事?

如果不是,那么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夏云蹊这书呆子操控的?

可是,还没等他们作出什么防备动作,李承泽就来了。

李承泽一路坦然地走到了老三的别墅门口,淡淡地传话:“三爷,四爷,大小姐有请……”

李承泽的话,吓了他们一跳,他们对视一眼,明白刚刚所有的疑问,有了答案。

老大失踪,老二昏迷,也许都是真的,但夏云蹊稳住了老大老二一家,甚至,稳住了夏氏。

很快,他们就随李承泽到了夏家大房的别墅里,别墅内,黄氏,杨氏,管家宋一柏,夏家嫁出去的两个女儿夏文亭、王恩昕都在。

除此之外,稍显突兀的李承泽,夏文卿的特助叶宸珉,以及2位夏家常用的律师也都在。

而最年轻的夏云蹊,却坐在了上首。

这样一个场合,夏云蹊以一个小辈的身份,坐在了当家人的位置上,这个时候,白痴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三叔四叔来啦?快坐,就等你们俩了。”夏云蹊言笑晏晏,半点看不出她的慌乱,面对着这一家子,夏云蹊的淡定从容,让他们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夏云蹊就开口了。

“三叔四叔一定想问,夏氏的事,对吧?夏氏卖给象翎集团,是我的意思……”夏云蹊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自说道。

“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老三夏恩翊气怒地出声。

“三叔,象翎再无夏氏了,今天请你们来,主要也是为了商量商量一些家事……”比大声,夏云蹊当然比不过他,比端架子,夏云蹊从不爱端架子,但如今,夏家是她做主。

“既是商量家事,他们在这儿做什么?”老四王恩棋倒是不露声色。

夏云蹊淡淡地看了一眼王恩棋,只说了一句:“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自然是要在这儿的。”

夏恩翊咬牙切齿地说,完全无视一屋子的人:“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哈哈,三叔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也没做什么啊,如今父亲下落不明,二叔昏迷不醒,家里总要有人做主,不是吗?”

“大哥二哥不在,夏家也轮不到你做主……”

听他们这么一说,夏云蹊倒有些好笑,这两人,是拿辈分压着自己?可他们也不想想,她若非当家人,怎么可能做主将夏氏卖给象翎集团?

即便想不到这一层,也该明白,夏家当家的,一直是老大,即便老大不在,夏家长房也会有代表人,而她,代表的是夏家长房。

心里嗤笑一声,夏云蹊不动声色,只悠悠地说了一句:“这倒是……”

“恩翊,恩棋,你们也先别激动,云蹊能够做主夏氏,想必是有大哥二哥的意思,不如我们且听听云蹊怎么说?”

说这话的,是一直没出声,夏氏破产后,也始终没动静的夏家大姑娘夏文亭,在夏氏最后兜了一圈,转到了夏云蹊手里,并被她处理掉以后,她就明白,自己手中的股权,是被老大老二买了回去,转到了夏云蹊名下。

当年,为了避免纷争,夏云蹊的父亲和二叔在夏文亭出嫁的时候,就已经将夏氏的部分股份和上亿现金转入夏文亭的名下,作为嫁妆,也作为在夏家财产切割上,从此再与她无关的条件。

最小的那位王恩昕也一样,出嫁的时候,也拿到了跟夏文亭一样的现金和股份,从财产上,跟夏家切割了,而她手上的股权,也同样在夏家破产前,被买了回去,转到了夏云蹊名下。

也就是说,夏家分家,其实没她们俩什么事,请她们回来,不过是基于对她们的尊重,也是为了让分家这个事,有更多的见证。

听了这些话,夏云蹊淡淡地扫了一眼剩下的人,这才开口:“对,父亲失踪前,二叔昏迷前,都曾经在律师那里做过公正,将他们名下的所有股份都转入我名下,包括他们从两位姑姑手中买回来的那些,全都由我接手处置。”

这句话,让所有人一惊。

就连杨氏,也难以置信,她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这么狠心,将所有股份都给她一个女孩,而不顾他们的死活。

但她没顾得上问,夏云蹊示意她稍安勿躁,事后会跟她解释。

老三老四根本不愿意相信,可两个律师和两个特助的话和相关文件,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那你现在是想做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