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按照你的方案来?”杨氏吓了一跳。

“二婶不肯?”夏云蹊挑眉,眉眼间的笃定和坚决,影响了她

“不是,我是怕……”

“怕老三和老四?”此刻,她甚至都不想叫他们一声叔叔。

“他们心狠……”杨氏没往下说,这两人,她也始终不待见。

“二婶,你说,人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夏云蹊的话显然意有所指。

“什么意思?”

夏云蹊也不掩饰:“二婶,我也不瞒您,对于老三老四,我没有感情……”意思是,我不会像父亲跟二叔一样,顾念什么兄弟血肉亲情。

“好,好……都听你的,你说,你想怎么做?”

“您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劝住我母亲,放心把事情交给我就行……”

杨氏听着她的话,莫名心安,她虽说精明,可这么多年,早已将她磨成一个不太沾事的贵妇人,她也没那么心机去跟老三老四斗,心想,既然云蹊能够扛住,那就让她扛吧。

夏云蹊和杨氏满身疲累地回了家里,勉强安抚住了一大拨人,已是深夜,可她却仍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倏地,她猛地想起锁在柜子里的那部手机,那是她18岁成年家宴散了以后,她的父亲特地将她叫到书房里,给她的东西,当时,二叔也在。

这个手机,平日里不用,只在关键时候做信息传递,他们虽然不用像间谍片那么严肃,但豪门贵族,宵小太多,不得不防。

这个手机号,只有夏云蹊,夏文竑,夏文卿三个人知道,这么多年来,这部手机几乎没动用过。

夏云蹊快速打开柜子,拿出那个手机充电开机,开机后,手机上赫然有2条未读讯息,信息的时间显示,正是今天的早晨。

她慌忙地打开,却没看到任何的交代,只有她的父亲和二叔发出的同样的4个字。

她心里一沉,却红了眼,她屈膝在墙根坐下,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腿,就这么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她叫来知夏,两个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了一上午。

原本急不可耐的老三老四,此时反倒不着急了。他们在等,想看看夏云蹊有几分本事,想知道,夏云蹊会做什么。

可任凭他们等了好几天,夏云蹊也没吭声,比较奇怪的是,夏云蹊每天都出门,他们的人,一次次在医院门口守株待兔,结果都是她在医院一呆就是一天的消息。

事实上,夏云蹊每次出门后,知夏也都会出门,在不远处开一部并不起眼的车子跟在后面,并将车子停在医院后门的地下车库。

夏云蹊每天都在医院换装后,开知夏的车子离开,去荆宅蹲守,求见荆毓之,想让他松口,让象翎医院接收治疗夏文卿。

除了第一天,得到了当时那位管家梁志丞的一句答复:“少爷说了,凡夏家人,象翎不接。夏小姐,您请回吧”外,夏云蹊之后就再也没见着人。

蹲守了几天,她甚至尝试一大早跟踪荆毓之,但都无济于事。

某天,就在她刚到医院准备换装的时候,夏文竑的特助李承泽找到了她,并将她带到了律师事务所里。

在那里,除了她见过的2位律师顾柏和、傅慎琰,还有她二叔的特助叶宸珉。

“你们这是?”

顾柏和上下打量了一下夏云蹊,这才掷地有声地开了口:“夏小姐,是这样,夏文竑先生和夏文卿先生两个人在一个月前,透过其他人,陆续从您姑姑那里,将股份买了回来,并对于夏氏的股权做了一些安排。”

“您的意思是?“

“夏氏的股权结构,其实非常简单,占股基本都在夏家人手里,夏氏破产的事,您父亲和二叔都深知无法挽回,所以他们在股权变更上,做了新的安排,并指定您在夏氏宣布破产后,接管他们所有的股份,包括您自己手中的,您将拥有夏氏7成的股份,大爷二爷有意让您接管处理夏氏破产后的所有事务。如何处理,您可以自行安排。”

顾柏和就是论事地交代夏家两位当家人的决定。

李承泽也悠悠接口道:“董事长失踪前,给我的最后信息是辅佐您处理夏氏,安排好夏家人。”

夏云蹊有那么一瞬间不敢置信,父亲二叔这是将整个夏家,都押在她一个人身上?可是很快,她就明白了他们俩的用意。

夏氏虽破,但却可以保障她们的所有生活。

接过律师手里的所有文件,夏云蹊深吸了口气,对两位律师道谢。

“顾律师,傅律师,夏家有些事,过几天会有一场风波,还需要您二位帮衬坐镇,不知您二位能不能到夏宅一趟?”

“我们一定到。”

“好,谢谢你们,云蹊就先走了。”离开之前,夏云蹊示意两位特助跟她一道出去。

三人上了车以后,夏云蹊直接就问:“您二位都是父亲二叔宣布破产前安排到我身边辅佐我的?”

“是……”

“夏氏如今债务缠身,父亲和二叔让我一个人扛下夏氏,用意为何?”

“保住夏氏和夏家人……”

“不是,父亲和二叔,是想用夏氏,换我们的平安。”

“大小姐,我们不明白您的意思?”

“李特助,我需要见到荆毓之,夏氏,只有他能接手。”

“您要卖掉夏氏?”

“夏氏资不抵债,保不住了,若继续在我手里,夏氏的下场会更惨,而夏家人,只怕保不住……”

“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需要知道公司如今所有的财务数据,项目数据……夏氏清算交接的所有资料,我都要,你帮我去整理清楚。”

“好,李特助,你和我一起去象翎集团……”

夏云蹊心想,如今能够吞下夏氏的,无非就是象谷城的这几个豪门世家,而荆家,是最能将夏氏起死回生的。

即便夏氏以后不姓夏了,但她父亲和二叔的心血,至少还在。何况,她想用这份诚意,换取象翎医院接收二叔。但说到底,还是她把荆毓之想的太简单了。

她去象翎集团的时候,是易砚林见了他们,夏云蹊见到他的时候,眼眸闪过惊讶,但随即想到,荆毓之既然跟致顼师兄一起长大的,那他的助理,跟致顼师兄认识也不奇怪。

“夏小姐,毓爷暂时没空见你们。不过,毓爷让我转告您一句话:象翎无意接收夏家的烂摊子,不过既然是老熟人了,他不介意开这个方便之门。象翎将在3天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入驻夏氏,至于您二叔的治疗,象翎不接。”

她的打算,荆毓之都知道?

但易砚林的那一句“老熟人”是什么意思?荆毓之是说跟自己是老熟人,还是跟父亲是老熟人?

难道,荆毓之真的是针对他们而来?

看着易砚林起步就要走,夏云蹊起身叫住了他:“如果我不同意呢?”

易砚林眯着眼,上下打量着这位看起来大约只有165身高的女孩,她的眼睛清亮有神,皮肤很白,尽管穿着职业装,也难掩她脸上的稚气,虽然曾经见过,但却是第一次对夏云蹊有不一样的观感。

易砚林牛高马大地看着她,有种在欺负小孩的错觉。

“您会同意的……”

“哦?!”夏云蹊挑眉,那姿态,让易砚林莫名熟悉。

“夏氏交在任何人手里,都熬不了几天,何况,只要毓爷随口说一声,象谷城就不会有人敢接手夏氏,不是吗?”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