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听到这儿,夏云蹊疑惑地抬头,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说,而杨氏也是不确定地回答:“没听说过……”

“余医生这是什么意思?”

“象翎医院有国内最好的医疗资源和专家团队,这些都是荆家特地聘请回来的,荆家的老爷子也长住在象翎医院里,2个月前,二爷病情突然加重的时候,我尝试过联系那边。但一直没有回应,后来我才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象翎医院内部在一年前就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夏氏人,不接。”

“不接夏氏人?”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荆家,拒绝治疗所有夏氏的人。”

象翎医院是象翎集团的产业,这个医院,不论贵贱,只要病了都能在医院接受治疗,收费高低因人而异,大有古代人“劫富济贫”的架势。

为了保证医疗资源的不过度浪费,还出了一个规矩,即每日有确定的接受治疗人数,超过每日的数量,任凭你多有钱有势,都没法进入这个医院。

要么预约第二日的,要么去其他医院。

可是,象翎医院却拒绝了所有夏姓人?夏姓并不是小姓,象谷城姓夏的,不知凡几,象翎是拒绝夏云蹊的夏家,还是拒绝所有的夏家?

想到这一层,夏云蹊倏地感觉浑身发凉。

夏家的贷款屡屡被拒,父亲昨夜亲自登门却失踪,自己刚刚过去,如果不愿意搭理,明明可以不让她进去,却让她在那里空等了许久,象翎医院竟然不愿意接收夏氏病人。

这么多事放在一起联想,夏云蹊几乎可以断定,荆家不是拒绝象城姓夏的人,而是迁怒所有姓夏的人。

“我知道了,我会去求求荆家看看……”

“你要有心理准备,荆家人不一定会见你,毕竟,你也是夏姓人。”余彦霖事先给她打个预防针。

可夏云蹊却不这么想,既然早上荆家大门愿意让她进,那她若是再去求,也许也还能进去见到人呢?

总是一丝希望啊。

“嗯嗯,那得麻烦余医生帮忙看着我二叔了,我一会儿就安排人过来。”

“好的……交给我,你放心。”

“对了,余医生,我二叔在医院里,可能会有人过来探视,不管是谁,都请您帮忙拦住,或者先给我信息。”她现在摸不清老三老四会做什么,但得防着。

“你是指哪些人?”

“任何人,包括我夏家的。”夏云蹊这么做,也是想阻隔老三老四作怪。

“好的。”

“那我先把二婶带回去,一会儿找人过来接手,另外,如果象翎不行,余医生,我希望您能帮忙找一个合适休养的医院,供我二叔休养。”

“你是要让他换医院?”余彦霖听出了她的意思。

“对,换一个没人知道的医院。”

“夏家有内鬼?”余彦霖几乎可以肯定她的用意,这句话,显然已经不是一个医生的立场,而是站在一个友人的立场。他关心夏家人,也想多照顾一些。

杨氏被吓了一跳,有些茫然,不懂他们的话指的是什么?可大约想想,也能猜出几分,老三老四这是坐不住了?

她也是生意人家出身,本身也精明,但从来没想过,一家人会这么算计。

“是人是鬼,过几天就知道了。”夏云蹊颇有深意地笑了。

“有什么事,你尽管找我和彦伟。”

“好,那我先谢过两位叔叔了。”夏云蹊换了个称呼,她可以确定,这两兄弟,在关键时候,可以托付。

“好……”余彦霖听着她称呼的变化,笑意深了许多,隐隐还有些欣慰。

夏云蹊带着杨氏,再看了一眼床上沉睡的夏文卿,转身走了出去,带着杨氏往家里赶。

车子启动前,她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杨氏,深吸了口气,乐观地对杨氏笑了笑,她的笑容,莫名地安抚了杨氏惴惴不安的心。

夏云蹊随即打开了车子的蓝牙电话,给宋一柏打了过去:“大小姐?”

“宋叔,是我,我母亲醒过来了吗?”

“已经醒了,余医生已经过来了,夫人没事,就是惊着了。”他说的余医生,正是余彦伟。

“那就好,宋叔,那个,你让宋励帮我一个忙吧,二叔现在在医院里没人照顾,能不能麻烦宋励帮忙去照顾一下。”

“好,好,我这就去叫他。”

“嗯嗯,您跟宋励说一下,我会另外找个护工早晚去给二叔松松筋骨,稍微做做按摩,以免肌肉萎缩,有宋励盯着,我比较放心,其他时间,也尽量不耽误他的复习。”

“谢谢大小姐想得周到。”宋一柏在电话那头道谢,也明白夏云蹊的无奈。

杨氏坐在车里,听着她的周全安排,深觉如今家里,大概也就云蹊能扛得起这个家了。

挂了电话以后,夏云蹊看了一眼杨氏。

“二婶,夏氏破产,父亲失踪,二叔昏迷,这些事,背后也许有什么力量在推动,三叔四叔,这几天会有动作。我母亲不济事,所以,我希望到时候三叔四叔有什么动静的话,您能明确自己的立场。”

“老三老四按捺不住了?”

“听二婶的意思,似乎是知道三叔四叔会做什么?”夏云蹊也不打哑谜,直截了当地问她。

“他们想分家,吵吵嚷嚷这么多年,尤其是最近,吵的更厉害了。”杨氏有些阴郁,眸色晦暗不明,对于他们在夏家最困难的时候闹腾,颇为不满。

公司的事,她过问的少,不代表她不知道,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她明白丈夫这阵子药量加重,必然跟他们俩有关。

“我明白了,那二婶的意思是?”果然是这个。

只是,二婶的立场是什么呢?

“你父亲和你二叔都不会想看到这样的局面。”

杨氏有些黯然,他们极力修复这段兄弟情,只怕那两位,不稀罕。

夏云蹊反问:“但如果到了非要分家的地步呢?”

“如果到了这个地步……云蹊,你打算怎么做?”杨氏倒想听听她的意见,这一天下来,夏云蹊的表现,让她自觉,她其实很有自己的想法。

她也总算明白,老大跟自己丈夫一直偷偷培养夏云蹊的用意。

“分家可以”夏云蹊的眼里,闪过一个果决。

杨氏惊讶于她的直白,却没想到,她还有下一句:“但必须按照我的方案来……”

二叔昨晚的话,是指这件事吧?老三老四会在这时候提出要求?二叔怕她们有事,所以让她满足对方?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