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就在夏云蹊走出荆宅,打开车门上车的同时,旁边车子的驾驶座上下来的易砚林有一丝惊讶地看着她,随即快步进门,夏云蹊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

但她随即自嘲,荆家怎么会有自己熟悉的身影呢?

就在她开车驶出荆宅的时候,易砚林已经垂手站在荆毓之面前,给他报告工作,听他安排新的事情:“去查一下夏文竑的行踪,另外,安排人盯住夏云蹊一家,有什么动向,随时报告上来。”

荆家当年的事,易砚林是知道的,顾少辞的调查,也一直是他跟进,但是当年的真相究竟为何,始终是一个谜。

一年前,当顾少辞的调查结果指向夏家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过荆毓之脸上的狂怒和恨意。

让他奇怪的是,这一年来,毓爷却没有对夏家下手,似乎在等真相真正大白的时候,但又不像。

虽说那些证据指向了夏家,但线索却也在夏家就断了,真实情况,究竟如何?是夏家的谁主谋,又或者,夏家也是被人当枪使?

这一切,至今都没有答案。

不过,刚刚出去的那位夏小姐,他却有印象,第一次见的时候,还是在褚致顼的跟前,因为姓夏,所以他也就留了一个心眼,稍作打听,便知道了她的身份,只不过,他一直没提。

“给惜瑶打个电话,让她玩够了尽快回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好的,您要对夏家出手了?”想到刚刚出去的夏小姐,易砚林多嘴问了一句。

“嗯?”

“刚刚出去的,是夏家长房的长女,夏云蹊。”易砚林轻描淡写地带过。

“你认识?”荆毓之挑眉。

“有一次吃宵夜,遇见了褚少,她就在旁边。”易砚林老实交代,没告诉他,当时自己也在褚致顼的盛情邀请下,一起饱餐了一顿,夏云蹊,应该认得他。

此时,荆毓之似笑非笑地看着易砚林,让他感觉心里有些发毛,毓爷发怒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人见过。

但易砚林跟着他那么多年了,却也见过他不少对人“以牙还牙”的举动,尤其是,他在人前,总是一派温和,阳光的样子,可从三年前开始,他的脸上,却再也没有真心的笑容,整个人像是魔鬼一样,总是散发着凌厉的寒意,更让易砚林觉得可怕。

“出去做事吧……”

“是……”

易砚林深吸了口气,快步出去,手就要搭上门把的时候,荆毓之却叫住了他:“夏家最近应该会搬家,他们搬去哪里,你就去他们住的附近租一套房子收拾好给惜瑶留着。”

“小姐?”

“嗯。”荆毓之眼都没抬,径自交代着。

“好的,我先出去了。”

而另一边,夏云蹊刚到医院,刚下车,便直奔医生的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个病人在咨询,夏云蹊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有些坐立不安,余彦霖深深地看了夏云蹊一眼,眼睛示意她等自己一会儿。

余彦霖是夏家的家庭医生余彦伟的哥哥,两人经常会相互替班,尤其是夏云蹊的祖母陈氏瘫痪到去世那几年,走动的更多了,他自然是认识夏云蹊的,而夏云蹊过来的用意,他当然也知道。好不容易等病人出去了,夏云蹊敲了敲门进来,刚想问什么,余彦霖却开口了:“为你二叔来的?去看过他了吗?”

“还没……”

“那一起过去吧,你二婶也在,一起听听。”

“我二叔,很严重?……”

余彦霖没有回答她的话,两人在去病房的路上都很沉默,甚至有些严肃,跟平日里见着的样子,不太像。

到了病房,夏云蹊快步走了进去,看了一眼了无生气,沉沉睡着的夏文卿,心蓦地一疼,随后,她走到已经哭肿了眼的杨氏身边,手紧紧握住杨氏的手,像是要给她支持一样。

“二婶……”

“云蹊,你怎么来了,家里……”看到她出现,杨氏有些担心。

“我让宋叔和知夏看着,待会就回去,没事……”夏云蹊柔声安抚,随即目光灼灼地看着余彦霖:“余医生,你刚刚想跟我和二婶说什么?”

余彦霖有一瞬间怔楞,今天的夏云蹊,似乎跟往日不太一样。

“二爷的身体早在2个月前,就已经快速恶化了,这么多年来,他的病情,一直控制的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几天,他的所有身体指标,都超标的很严重,我给他换了原本的药,加重了剂量,连续几天都过来医院做观察,治疗,才有些好转。而且,为了不让你们担心,他都是勉强每天晚上出院,第二天再过来。”

“难怪他最近吃药吃的比之前多,药的颜色也不一样……”杨氏喃喃地道。

“是的,只要控制住,其实就不用太担心,但这几天,他的指标又快速上升了,我催了他几次,但他却没再过来。”

“为什么?”夏云蹊不解。

“这个……倒没听二爷提到过,但应该不会是心理因素,也不大可能是夏氏的破产,老爷子这么些年,什么风浪都见过,闯过,不至于到这地步。何况,这些年,他也算惜命,一直很配合治疗。”

“那二叔……”夏云蹊想问他会不会清醒,能不能清醒,余彦霖都知道。

“他清醒的概率,太小了,很多器官,也有渐渐衰亡的迹象,这么拖着,对他也痛苦……不如……”他的意思很清楚,不如拔氧气管,让他顺其自然地去了。

夏云蹊浑身一颤,有些艰难地回过头,看着那个在床上躺着,氧气罩罩着,但却只像是睡得很熟的脸。

杨氏安静地低着头掉眼泪,夏云蹊哀伤着脸,慢慢地踱到夏文卿床前坐下,执着他的手,轻轻地按摩着。

几乎是非常笃定的声音从她口中说出:“二叔,会醒的。”

她定定地看着杨氏,重复了一遍,像是被她眼中的笃定感染,杨氏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余彦霖叹了一口气,作为一名医生,他也不愿走到这一步,何况,夏家的老大老二对他们兄弟有恩,他更不愿这么做。

但是,他别无他法,从发现夏文卿的病情突然加重,他就想了很多办法应对,他甚至找上象翎医院,如今国内最好的医疗资源和专家,都集中在象翎医院里,只是……

“余医生,把我二叔送到国外,国外也许有更好的医疗环境,你看有没有可能?”夏云蹊也想到了这一点,送到国外,是不是可以挽救。

“其实,以夏家目前的情况,我不建议送他去国外,一来没人能照料,二来,夏家的危机还没解决,你们也脱不了手。三来,夏家接下来的经济状况,只怕承担不了二爷治疗。”余彦霖就是论事,中肯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还没等她说话,余彦霖将目光转到了杨氏的身上:“二夫人,夏家和荆家,是不是有过什么过节?”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