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夏云蹊问的话,让黄氏回了神:“没有,他手机关机了……”

“公司的事,母亲您知道多少?”

“不清楚,你也知道,我没什么用,你父亲从不跟我提公司的事,但他这阵子,经常半夜坐着到天亮,原本戒掉的烟,最近又抽上了……”

夏云蹊自然知道黄氏的性子,从小她就过得十指不沾阳春水,从被外祖家宠着疼着的黄家千金,到了夏家,同样也是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疼着。

这时候的一堆事,她没了主意,只能慌乱地抓着女儿的手臂。

“母亲,不怕,凡事有我,嗯……”

面对着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夏云蹊心里打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隔壁的老三老四像是毫无所觉,夏云蹊想起了昨晚临出门前,二叔的叮嘱,不禁打了个冷颤,对他们有了怀疑。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门外却热闹起来了。

夏家的老三夏恩翊和老四王恩棋两家子吵吵嚷嚷,一下子挤满了这个屋子。

他们先是进门扫了一圈,见着这一群老弱妇孺,心下冷笑,随即两个人迈开腿,坐到了客厅的两个主位实木椅子上,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喝着,他们的家眷,却是假惺惺地围着黄氏和夏云蹊她们“嘘寒问暖”。

夏云蹊看着他们俨然一副当家人的姿态,轻轻问了一句:“二叔晕倒了,三叔四叔不去医院看看?”

这一句很轻,但却掷地有声,瞬间将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老三老四身上。

夏氏破产,大爷下落不明,二爷昏迷不醒,这二位,倒是气定神闲。

即便大家都知道他们四兄弟关系冷淡,但这两家子受尽了老大老二的扶持和照拂,不说感激,基本的关心也该有些吧?

但他们,并没有。

“家里总得有人主持不是?”老三老神在在地答道。

“公司的事,三叔四叔早就知道了是吗?”

“不清楚,云蹊,你可能不知道,公司大权都在大哥二哥身上,我们也就是个小喽啰,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

“四叔也不知道吗?”

“我每天都在外面跑,怎么会知道?”

老四的话,让屋子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冷凝,原本坐着的两个人,莫名地觉得夏云蹊看他们的眼神有些怪异甚至是可怕。

他们蓦地站了起来,对看一眼,这丫头,可是让夏家成为笑柄的书呆子啊,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肯定是看错了。

夏云蹊危险地眯起了眼,上下打量着这两个人一眼,心下冷笑,他们以为自己的话,能把夏云蹊糊弄过去,但夏云蹊却明白,这些年,为了消除四兄弟之间的隔阂,也为了安抚祖母和“继”祖父,父亲和二叔可没少下功夫“修复”兄弟关系。

在公司里,分股份给他们不说,还让他们一个负责公司的采购,一个负责营销的工作。

夏氏集团大大小小的业务进出,可以说,都要过他们的手。

他们一个负责出,一个负责进,会不知道公司的运营境况?这些鬼话,也就能骗骗不问世事的妇人。

“公司破产了,夏家,败了……”夏云蹊喃喃地道,故意用他们才能听见的声音试探道。

“是啊,公司是破产了,大嫂,云蹊,咱们得及时止损啊。”

“父亲,二叔和二婶都不在,等他们回来……”夏云蹊的话,被他们打断。

“大哥给李承泽发了一封邮件,让他对外宣布夏氏破产消息后,便一个人开车去了象丁湾,路上的监控摄像只看到他进入的镜头,车子最后停在了海湾边上,车上并没有人。所有监控像头都找过了,都没有,唯一的监控死角,就是他停车那里……”

“意思是,文竑不会回来了?”黄氏喃喃地道。

这时候,管家宋一柏也被杨氏打发回来,而宋一柏带回来的消息,也让夏云蹊的心下一沉。

宋一柏抹了抹老眼,话语里有一丝哽咽:“大小姐,二爷中风缺氧昏迷,如今只怕,不会再醒了,余医生让二夫人考虑拔氧气管,让老爷就这么去了……二夫人不肯,还在医院里守着。”

此时,退至一边的老三老四偷偷地松了口气。

黄氏一贯柔弱,被这些事这么一打击,没撑住,直直地倒了下去,知夏离得近,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夏云蹊冲过去一并扶住她的同时,快速扫了一眼老三老四。

老二昨晚交代的话,在夏云蹊耳边响起,他话里的两个当事人,听着他昏迷的事实,却松一口气?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他们过来,是想说什么?

“知夏,去请余彦伟医生来一趟,三叔四叔,家里和公司现在一团乱,我暂时腾不出手处理,你们先带弟弟妹妹们回去……”这句话,几乎是命令式地赶人。

公司如何,她现在确实顾不上,但她也不会让这两位插手,且不说他们刚刚的表现让她生疑,夏家的事,确实轮不到他们插手。

老三老四还不依不饶,跟夏家分家,独立出去,如今是最好的时机。

“云蹊……”

“三叔四叔……不管你们想谈什么,现在都不合适……”夏云蹊喝住他们,没做过多搭理,便和宋一柏将黄氏送回房。

然后叮嘱了宋一柏几件事就匆忙出去了。

“宋叔,二婶现在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待会我去一趟,母亲耳根子软,她醒来,你让知夏陪着她,别让其他人有机可趁。另外,我得去找父亲,公司的事,等我回来会处理,你和知夏看好家里,今天就别见任何人,尤其是隔壁那两位。”

宋一柏知道夏云蹊的意思,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应允。

夏云蹊匆忙拿了些生活用品,便开了车出去。

一路上,她想着昨晚的事,刚刚老三老四的事,脑子仍是一团乱,不管父亲如何,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也不管老三老四想做什么,总之夏家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所以,她不能慌,当务之急,还是要安排好二叔的治疗,打探父亲的消息。

父亲昨晚是去见荆毓之的,不管结果如何,荆家人肯定见过父亲。

这么一想,她在马路上调转了个车头,快速往荆家的方向开去。

荆家的宅子,她当然知道,在象谷城,谁不知道荆宅在哪儿呢?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