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听夏云蹊的意思,夏文卿大概也她也许已经猜着了什么,这么多年,他和大哥将她当接班人培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夏云蹊,点燃了一支烟,悠悠地开口:“他去荆家了……”

“象翎集团的荆家?”夏云蹊怀疑自己听错了。

荆家,象谷城的顶级豪门,整个象谷城,荆家的产业遍布大半行业,占据了大半的市场份额。

原本,象谷城的名门家族有四个,分别是荆家,夏家,褚家,晏家。

可荆家在18年前的那场大火后,象翎集团一落千丈,靠着荆家的长子荆牧白苦苦支撑,勉强维持了荆家表面的风光,但18年前那件事,消息也被封锁了,外人知道的并不多。

三年前,荆牧白病势沉重,从掌权人的位置退了下来,荆牧白的儿子荆毓之上位。

荆毓之如今也不过年仅27岁,却已经坐稳了象翎集团的位置,在象城打造了一个无人可望其项背的神话,即便是往日的其他大家族,也难以跟他匹敌。

因此象谷城,也被称为毓城,而他,则被称为“毓爷”。

这位荆毓之,一直很低调神秘,极少出席豪门晚宴,网络上关于他的消息,更是被删的一干二净,除了他身边寥寥几人和生意场上的少数人,几乎没人知道这号人物,到底长什么样。

即便是象翎集团总部的员工,也是被下了封口令,不能暴露总裁的一切消息,哪怕一张背影照,都是不可以的。

只是,荆家跟夏家,历来没有太多交情,父亲怎么会去荆家?

看出了夏云蹊的疑问。

夏文卿这才往下说:“云蹊,若是荆家的贷款不愿松口,夏氏明天,就要宣布破产重组了。”

夏云蹊吓了一跳,她以为只是公司遇上了棘手的事,却不知道,夏氏已经撑不下去了。

“二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荆家是不愿贷款给我们?父亲去求荆毓之了?”

夏云蹊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她心里暗暗吃惊却又皱了眉头。夏氏如今的境况,三叔四叔两家子,怎么还有心情玩的这么热闹?

“贷款的申请递上去好几回了,每次都被打回来……”

“为什么?”她的询问,让夏文卿的眼神,有些闪躲。

夏云蹊眯了眼,看着他的样子若有所思,他们似乎有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不过,在商言商,夏氏如今的情况,也许荆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也说得过去。

所以,她也没往下问。

夏文卿叹了口气:“云蹊,二叔从小就疼你的,是不是?”

“是”

“如果家里有事,你是家里的长女,你能撑起这个家对吗?”

“我可以”夏云蹊皱眉,顿了许久,才深吸了口气回答。

“那好,家里就交给你了……”

听着他这些像是遗言的话,夏云蹊有些担心,夏氏,已经将父亲和二叔逼到这个地步了吗?

“二叔,你……”

“我不会自杀,你放心,我只是担心……”担心你们会出事,尤其是在知道了那些事之后。

“担心什么?”

“没什么……你先回去睡吧,我待会给你父亲打个电话。”

夏云蹊张了张嘴,却始终没问出口,既然他不想说,她也不问,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和分寸。

幼年的时候,她曾经高烧昏迷不醒过一次,那之后,她便丧失了一部分记忆,只不过,她经常会做同一个梦,不是很清晰,但梦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叮嘱她,提防一些人。

从此以后,她将自己的所有聪明伶俐和锋芒都隐藏了起来,终日不爱参加任何的宴会,派对,只将自己隐身于藏书室。

为了不让自己过于引人注目,甚至在高考时,故意在不同科目上少做了一道题,最后只能复读重考。

这一举动,在象谷城的豪门世家里,算是丢尽了脸,这么多世家子弟,许多即便不爱读书,也没有复读的道理,考不上,多是送到国外溜一圈,回来就成了海归。

只有夏云蹊,坚持在书堆里多熬了一年,考上了本地的象翎大学。

夏云蹊是真笨还是装傻?知夏明白,她的父亲和二叔当然也知道,所以他们每每议事,总是悄悄地将夏云蹊带到书房里,让她学习接触,选择象翎大学,有他们俩的用意,也有夏云蹊的意思。

看夏云蹊慢慢地退出去,临到门口的时候,夏文卿终究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云蹊……”

“嗯?”

“夏氏破产后,如果你三叔四叔有什么要求,你别犟着,就按照他们要求的做,知道吗?”

夏云蹊听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二叔的头发上,似乎多了许多白发呢,他如今,也不过是50出头的年纪,怎么身影里,却看着这么沧桑?

“好……”

她没问,为什么二叔笃定夏氏就一定会破产,更没问,为什么三叔四叔会在公司破产后,提出什么要求。

她只能暂时先安抚住夏文卿,夏文卿大概不知道,他的语气里,有满满的焦虑和担心。

她离开后,夏文卿又重重地坐了回去,继续抽着烟,就这么坐了一夜,这一夜,夏文竑没有回来。

次日一早,夏氏破产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夏家大厅上,一阵兵荒马乱,夏云蹊刚起床洗漱下楼,就听到管家宋一柏惊呼的声音。

“二爷,二爷……来人,来人啊,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她快速跑下楼,看着已经不省人事的二叔,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随后她眼睛盯住了管家,听着管家的嘴巴开开合合,却似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清晨,夏文卿在大厅门边,看了这个宅子许久,就在新闻消息传来那一刻,他便重重地倒落在地。

任由宋一柏掐人中,老二媳妇杨氏跑回屋里给他拿药灌下去也无济于事。

没多久,救护车来了,宋一柏和杨氏跟着上了车,临走前,杨氏只叮嘱了一句:“云蹊,看好家里。”

夏云蹊愣愣地点头,回头看着一屋子的人,她的母亲黄氏,弟弟云脩,雨珩,雨阳,知夏……他们同样是满目惊慌,但却强自抑制住自己的慌乱。

夏家老大一夜未归,夏氏破产的新闻不胫而走,紧接着,夏家的老二不省人事倒在地上。

再傻,他们也知道,夏家要变天了。

夏云蹊深吸了一口气,让知夏和佣人帮忙安抚弟弟们,她拉着母亲走到一边:“母亲,父亲昨晚一夜都没有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