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试读

18年后……

8月的象谷城,天气一如既往的闷热,即便有山风清拂,也难掩扑面而来的热浪滚滚,这么热的天,屋外的喧嚣仿佛少了,人总喜欢在家里,公司里吹着空调,打着哈欠眯眯眼。

和屋外的安静不同,这天夜里,象谷城玖龙山半山腰上,有一幢别墅内嗨歌热舞,十几个中学年纪的小孩,正在庆祝生日,玩的很欢。

玖龙山,原本也只是一座荒山,大约20年前,夏家在这里买下了一大块地,随后建成4幢别墅供自家人居住。

从外观上看,这4幢别墅似乎一模一样,并无二致,但室内的装修,却是根据夏家4个兄弟的喜好而设的,别墅用外墙圈在一起,进出于同一个大门,明眼人一看,也能明白这4幢别墅,出自同一家子的手笔。

这之后,象谷城的许多富豪陆陆续续也搬到了这里,不过10多年的时间,玖龙山仿佛成了有钱人的聚集地。

和别的老牌豪门家族不同,夏家算是象谷城的新贵,富贵历史,仅仅是从夏家这一代的老大开始。

夏家原本是读书人家,奈何那个时代的读书人,十读九穷。

穷酸秀才家的夏正东还算有些生意头脑,平日里除了读书,也做点小生意,娶了父母指定的妻子陈梅之后,生下了3子,一家子虽不算富贵,但过得还算和顺美满。

可好景不长, 就在幼子出生的第三年,夏正东却染上急病,没几日便溘然长逝,留下年仅12岁的长子夏文竑,10岁的次子夏文卿,8岁的三女夏文亭,年仅3岁的四子夏文翊(后改名为王恩翊,回到夏家后,改回了夏姓)

夏家的顶梁柱就这么崩塌了,陈梅一个羸弱的家庭主妇,没有扛下一个家的能力,不到半年,便带着年仅3岁的夏文翊改嫁到隔壁镇子的王家,随后生下一子一女,儿子取名王恩棋,女儿取名王恩昕。

被丢下的夏家长女跟着当时的祖母生活,而长子次子,则吃百家饭,以乞讨为生。

多年后,长大一些的两兄弟,开始在工地,码头上干起了体力活,什么赚钱做什么,积攒了些钱,迎上了政策大好,两兄弟下海经商,捞了一笔,随后回到了象谷城谋生,一时之间,做得风生水起。

大约20多年前,兄弟俩将已经改嫁的母亲一家子接回了夏家,随后在玖龙山建了这4幢别墅,比邻而居,几年前,夏家的母亲和继父相继去世,他们的关系,也就愈加冷淡了。

夏家的传奇,一直到今天,仍为人津津乐道,只是,谁也没想到,夏家的风华,仅仅只有这么短的时间。

嗨歌热舞的,正是夏家老三那一幢别墅内,此时,老三夏恩翊两口子正给自家儿子夏欢庆生,过来玩的,都是夏欢的同学朋友,当然,还有这一带的富贵人家。

和这里的喧嚣热闹不同,第一幢别墅外特地建的藏书室里灯火通明,安静的能听见微微的打鼾声和几乎听不见的书本翻页声。

此时,一身雪纺轻纱及膝长裙,简单地挽起了一个公主发型的女孩,正认认真真捧着书,拿着笔,时不时在上面圈圈点点写写,这个女孩,便是夏家长房夏文竑的长女夏云蹊。

好一会儿,夏云蹊放下书,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向四周扫了一眼,看到几米之外,趴着桌子睡得挺沉的知夏,不禁笑了声。

眼看知夏睡得挺香,夏云蹊清亮有神的眼珠子闪过一丝调皮,她随后拿起新买的小软毛刷子,轻手轻脚地来到知夏睡着的地方,用刷子在知夏的鼻尖上刷了刷。

起初知夏只是用手拨开,吸吸鼻子,咕哝了一句“我马上就能吃到了,别闹……“。

又继续沉沉睡去,夏云蹊好笑地眯了眼,继续逗她。

不多时,知夏打了一声喷嚏,听着耳边忍不住的笑声,嘟囔着醒来。

“我就知道是你……”语气里,还有一丝哀怨。

“梦见什么好吃的了?”

“好多啊……沙拉,雪糕,甜点,蛋糕,都好好吃的样子啊……我本来都要拿到了……“

知夏爱吃,是个小吃货一枚,连带着她也被染了一丝对美食没多少抵抗力的毛病。

好在,两人都不是易胖体质,不管吃多少,身材都保持在正常值范围,就是夏云蹊的脸,有些婴儿肥,看起来,有些稚气,于是学校的室友们丝毫不客气地送了她一个外号——胖胖。

看知夏这馋猫的样子,夏云蹊失笑地摇头:“三叔那边在办生日Party,你要不要过去,去了就能吃到你刚刚说的这些哦……”

知夏的小脸瞬间扬了起来,满脸期待地看着夏云蹊,随即又气馁地低下了头,小姐本来就是为了躲清静才不过去的,自己不过是夏家收养的一个小女佣,怎么能跑到主人家里去吃东西呢。

“算了,聚会上那些”批量“制造的食物,一定没我做的好吃,不去了。”夏云蹊知道她的顾虑。

知夏虽然爱玩爱闹爱吃,但一直谨守分寸,只有在她和几个亲近的人面前会放肆一些。

听着那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喧闹声,想也知道,那里多么热闹,她皱了皱眉,看着外面夜色已浓,再看看手边的手表指针,心想,也不知道父亲和二叔回来没有“知夏,你去看看父亲和二叔回来了没有……”

知夏快速下去问了,只有老二回来了,夏云蹊的父亲却还不曾回来。

听着知夏的回复,想起父亲和二叔近日总是晚归,两人一直眉头深锁,心事重重的样子,尤其是他们即便回家了,也多是两个人在书房里呆到半夜才出来,夏云蹊心里的不安在肆无忌惮的蔓延。

尤其是今日,只有二叔回来了?

夏云蹊没作多想,扭头快步去了书房。

夏家的老大老二虽然也是独立一幢别墅,但他们却在两幢别墅中间打通了一条小长廊,为了方便办公,更是共用一个书房。

这个书房,夏云蹊没少来,她自小,便被父亲和二叔带着学习这些,虽然没怎么跟着出门,但夏氏集团里的很多事,她大概都知道。

叩叩叩……

正在发呆的老二夏文卿回过神:“谁?”

“二叔,是我……”

“进来吧……”

夏云蹊进来,看出二叔眼里的疲惫,有些担心,但她父亲此时去哪儿了,她更着急。

“二叔,公司出事了?”父亲和二叔近日的表现,不得不让她做此猜想。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