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小说章节目录白烁,庄青云全文免费试读

第八章

白烁把可以入药的三叶青仔细整理好,其余的就让它继续生长,因为低于三年生长期的是没有药性的。现在庄青云用的上这种草药,白烁就多寻了一些,想等明天去镇上试试行情。

出来的时候他没有背筐,就在想在附近找一些细长的藤蔓当绳子,看到采药的斜坡那里有,就扒开野草,使劲往下拽了两串。

“嘶!”白烁疼的赶紧撒开藤蔓,一看右手掌被割破了,鲜红的血顺着指缝往下滴,他赶紧拿另一只手捂在上面止血,这里正好有可以用的药草。

他俯身去拿药的时候,看了一下自己干净的左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还在滴血的右手让他来不及多想,赶紧往伤口挤上药汁止血。

伤口并不深,所以血很快就止住了,白烁看看太阳的位置,捆好药草,抱起之前的竹笋和桑葚,就往回去的方向走,不然等庄家的人干活回去,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早点回去,避免跟他们碰上。

到家后,他先把东西放在草屋门口的角落,开始点柴烧热水,准备给庄青云清洗伤口,换药。

庄老三毕竟是个外行,又做惯了粗活,之前给庄青云清洗包扎的太粗糙,溃烂的伤口根本无法好好愈合,现在白烁要给他重新敷药。

端着木盆进屋的时候,庄青云是醒着的,“你醒啦,要不要喝水。”

“不用,我此时不渴。”庄青云苍白着脸色声音有些无力。

不知道是不是白烁的错觉,庄青云此时给他的感觉有些奇怪,好像比之前多了一丝脆弱,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的。再看过去仔细打量的时候,又感觉还是之前的样子。

算了,不想了。

他跑到门口把东西拿进来,脚步轻快的走到床边,献宝一样把桑葚竹笋和三叶青等药草一股脑放到床边的矮桌上。

“你看,我找到能治你伤口的药了,山坡那边还有好多,可以给你用,还可以拿来卖钱。”白烁笑嘻嘻的把三叶青拿给庄青云看。

庄青云却猛然的捏住他的右手腕,沉声道:“你受伤了。”

语气有些严厉,让白烁有些错愕,“没关系,这是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弄得,我已经涂药了。你瞧,血早就止住了。”

庄青云垂着眼睫,也不看人,只是沉默的抓着他的手翻看几下,浓密的睫毛遮盖住了他的情绪,没有血色的薄唇闭得紧紧。

白烁莫名能感觉到,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他心里纳闷儿,自己受伤,这家伙生什么气,难道是因为伤口疼痛,心绪不定?这是要自己哄哄的意思吗?

“咳……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你别这样好吗?以后我会注意的。”白烁轻声说道,“来,吃点这个。”伸手拿起桌上的桑葚往庄青云嘴边递。

庄青云看着嘴边细长的手指,喉结不甚明显的滚动了一下,随后张嘴吃下桑葚,抬头看向白烁。

白烁见他终于不再是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伸手像哄小孩一样揉了揉他的头。

庄青云虽然眼中泛红,带着一丝戾气,但语气却温柔低沉,“我在气自己无法保护你,什么都帮不了你。”

白烁内心一震,有些感动,脸上带着轻快的笑意,“我也是男人啊,哪里需要你保护,再说你现在还受着伤,等你伤好了,你就帮我采药对不对?”

良久,白烁才听到“嗯。”的一声坚定又似乎带着愉悦的回答。

让他十分惊奇,这就哄好了?还挺好哄的嘛!

没想到这么硬朗的男人也有幼稚的一面,不但闹小脾气,还需要哄哄,不过这样的感觉,倒是挺有趣的。

“来吧,男人,我帮你清理伤口,换上新药。”当他拆开绷带,看到庄青云红肿发黑,不时渗血的伤口时,白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还只是腹部的伤,腿上岂不是更严重。

他想过庄青云的情况,会很严重,但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等把庄青云腿上的绷带拆开的时候,白烁腿都开始软了,他强忍着不适,抖着手清理完所有伤口,然后敷药包扎。

一切收拾完了,把被子盖好,白烁才轻飘飘的坐在床边,长出了口气。

“庄青云,你疼吗?”白烁的声音有些嘶哑。

刚才换药清理淤血时一声不吭的男人,此时光洁的额头布满汗珠,紧皱的眉头高高耸起,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但他听到白烁心疼的语气,缓缓放松下来。

“不疼,习惯了,你别怕。”

白烁低头看着庄青云,明明已经痛到无力却还忍痛安抚别人,他心想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身体的剧痛和无法自理的绝望。

“不怕,你腹部的伤多换几次药就能愈合,腿伤咱们再想办法,到时候请医术好的大夫来。”白烁心想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治好他。

所以接下来,他要想办法赚钱,还要尽快离开这个茅草屋,带着庄青云另外找地方住,不然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无法好好养伤,何况还有那么糟心的极品亲人,影响心情,更不利于恢复。

而且他也不想委屈自己天天连野菜粗粮都吃不上,本来这具身体就瘦的快要皮包骨了,

还要整天饿着肚子,挨骂干活。

呵!他又不是傻子。

而且庄青云治伤要用钱,等恢复阶段更是需要大量补品。这就需要一大笔钱。

不过白烁擅长药理,之前就经常做药膳给父母吃,所以庄青云治好伤以后,他可以做药膳帮他调理。

白烁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计划里,并没有离开庄青云这一项,更没想起过和离这件事。

“啊对了,你今天要跟我说什么事?”白烁忽然想起来下午出门之前庄青云说过的话。

“烁烁,枕头下面的袋子你拿着。”

白烁走到床边掀起枕头,发现是一个布袋子。

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几块碎银子和一张银票,白烁对银子没有概念,但他明白庄青云的意思,是让自己收着。

“这是我随身的钱袋,没被他们翻出来,加起来大概有六七十两,你拿着让吴大哥带你去找村长,先买一个村里的旧屋,我们搬出去。”

这……刚还说要努力挣钱,现在突然变有钱,白烁有点不适应,这六七十两,算得上一笔巨款吧!

白烁对这个地方的物价不太清楚,但这笔银子当然算的上巨款,这一两银子就是一千文,基本是一家几口两三个月的花费,而且粮食蔬菜都是自己种的,有的人家半年都用不完一两银子。

白烁此时心情好极了,因为他还没提,庄青云就先提出搬走,还想到买屋子住,应该是发现他对这里的无限怨念了吧。

不错,他没白心疼这人。

白烁拿着钱袋子,心里合计了一下,不想先买房子,因为在大齐,技术落后,除了茅草屋和黄泥屋搭建简单以外,像青砖瓦房都花费巨大,买地的话就更贵了。

所以还是租个空院子比较好,这样手上还有富余的钱,因为单独搬出去住,生活用品和粮食样样都需要花钱买。而且还要请个镇上的大夫过来,不仅要给诊费,还得开药。

钱根本不够花,还是需要想办法赚钱。

原创文章,作者:九月西瓜甜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