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小说章节目录白烁,庄青云全文免费试读

看到从院子里的侧屋,走出来的女人,白烁猜到她是庄老大庄青山的媳妇王巧儿,跟庄母王桂娥来自同一个村子,平时最会哄她高兴,跟人吵架时总是向着她,而且还生了两个儿子,所以相对于平时不听话的三儿媳来说,这个王巧儿更得她的欢心。

白烁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不想理会,他不太善于跟人拌嘴吵架,以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他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属于高知家庭,生活范围简单,从来没接触过这种人,就算在学校跟人闹矛盾,男孩子之间,一般最后也是道歉握手,哪里懂得怎么跟人激情对骂。

他不想理这两人,想直接进屋,先去看看庄青云的情况,这一上午的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进屋看看,毕竟这还是个重病号呢。

不过,这吸血鬼一般的婆媳怎么可能放过他。

只见王巧儿拦在白烁面前,“弟妹啊,你手里这吃的,怎么不拿到主屋先给爹娘尝尝,还有你竹筐里的是啥?快拿出来看看,别再是从主屋偷的吧。”

弟妹,你全家都是弟妹,白烁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就这么一点儿吃的都想着弄走,丝毫不关心还有个病人有没有吃饭,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这是别人给我和庄青云吃的,爹娘想吃,你这么孝顺应该自己去拔呀,还有我这竹筐里是我这一早采的药,主屋还能种了药材不成。”白烁虽不会吵架,但他会怼人啊,说他偷东西可还行。

“好你个白乐乐,还敢顶嘴,连点吃的都舍不得给娘,这以后还了得,爹娘还能指望你们二房孝顺吗?”王巧儿小眼睛一瞪,她只想吃现成的,可不想大老远去拔竹笋,而且这可是给二房上眼药的好机会,最好能把他们赶出去,这以后家里的东西,多半不就成了他们大方的了吗?

她可是知道朝廷赔了不少银子给庄青云,都在婆婆这儿呢,这拖着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得花不少银子呢。

王桂娥见白烁不肯把东西交出来,就往地上一坐,拍着大腿,脸皮都不要的开始干嚎:“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哟,花那么多钱娶回来的儿媳妇,就是这么孝顺婆婆的,偷懒不干活,还偷拿东西,老二这天杀的也不管管,枉费我又给你娶亲,还照顾你残废的身子,你咋不死外面呢,你……”

“闭嘴!”白烁听不下去了,冷着脸呵斥一声。

“以后离这屋子远一点,庄青云也不用你们照顾。”看到这么不珍惜亲情的人在眼前晃,白烁心里很烦躁。

这让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一家人再相见的机会太过渺茫,弄得他心里难受眼睛也发酸。

他都怀疑庄青云是不是这老婆子亲生的,哪有这么对待自己孩子的,为了钱一声不吭给人卖了,好不容易回来了,虽说带着一身伤,需要人照顾,但也带着朝廷给的一大笔钱回来,这对村子里的人来说,可是一笔巨款。

这老婆子呢,不但没有好好照顾,还贪墨了抚恤的银子,连正经的药都不肯买,硬生生把能治好的伤,拖到现在这个地步,又为了点吃的,竟然开始诅咒自己的儿子,而且还是在他们的房门口,里面的人肯定能听得见。

白烁心里很不是滋味,庄青云比原来的自己还要小四五岁,却要经历这么多磨难,然而所谓的亲人,却这么冷漠恶毒,此刻他的心里应该很难过吧。

“你个贱人,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们两个废物吃我的喝我的,花钱买药的银子是谁出的?”

听到王桂娥尖利的叫骂声,周围的邻居都好奇的往里瞧,心想这庄老婆子又在闹什么,是跟新进门的儿媳闹矛盾了?大家都带着瞧热闹的心思聚在庄家大门口。

“花钱买药?花的谁的钱?如果买了药能把庄青云本来能治好的伤,拖到现在发炎感染,命都要丢了吗?”白烁冷冷的盯着撒泼的王桂娥。

周围的乡亲听到庄家的二儿子久伤不愈,连赤脚大夫都说治不好,竟然是因为庄老婆子不给花钱医治的原因,众人一片哗然,都冲着坐在地上的老婆子指指点点。

白烁不再理会这些,而是转身进了屋。

王桂娥感觉没脸,蹭的从地上窜起来,把看热闹的人往外赶,“少管我家的闲事,一个个吃饱撑的。”

围观的人看着庄家门都关上了,才各自回家,但这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山底村,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

白烁进了屋就看见躺在床上的男人,用黑黝黝的眼睛盯着自己,脸上带着复杂难辨的情绪,白烁只当他是被亲人的态度刺激的。

他认为大男人之间也不需要肉麻的安慰,所以并没有提外面发生的事。

他把盐煮笋和桑葚放到矮桌上,一并端到床边,然后给庄青云倒了碗水。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儿?”

“嗯,好多了。”庄青云润了喉,嗓音少了丝沙哑,显得低沉好听,白烁赶紧揉了揉发麻的耳朵,被对方的声音惊艳到,心想难道这就是短视频里经常刷到的声控福利吗?

而庄青云没有错过白烁进门时发红的眼眶,他眼神暗下来,端着碗的手背青筋暴起。

白烁背对着身把背筐里的桑葚和药草拿出来没注意到。

“那我扶你坐起来,你看这是吴大哥家给的盐煮笋,这是我跟着小虎去摘的桑葚,在河边洗干净了,你吃吃看,这个吃了对身体有好处的。我还抓到一只自己撞上来的蠢兔子……”白烁献宝一样把早上经历的趣事说给庄青云听,一边说一边乐个不停。

一是他真的想分享这些,再就是想讲些好笑的事情缓和一下对方的心情。

殊不知,庄青云根本不在乎那些人说的话,他是因为在白烁被人欺负时,自己无法护着他而难受。

那种无力感,比像个废物一样躺在床上疼痛难忍无法自理时,还要来的溃败和痛苦。

而庄家,他早就对这些所谓的家人死心了。

他知道父母不疼自己,刚知道自己被卖了的时候,他才难过了一阵子,后来就释然了。

这次回来不是他的本意,但他也是有所期待的。后来自己被扔到这个茅草屋,不闻不问,独自躺了两天,才被做工回来的庄青海发现,他当时对所谓的家人就死心了。

更何况这段时间,言辞里的辱骂和轻视,他都听得见。自己的娘拿着他的抚恤金,连药也不肯买,直到他的伤口溃烂发炎,后来要不是三弟每天带药回来给他清洗伤口,他整个人估计早就发臭了。

他想过就这么死了吧,反正这条命是在战场上捡回来的。

而面前这个清秀好看,笑着说个不停的少年,用自己的方式维护和照顾他,给了他生的希望,让他有了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让他自私的想要把这个人留在身边。想要这个人一直对他笑着分享快乐和烦恼。想这个人……永远属于自己。

庄青云此时无比庆幸,他们两个已经成亲这件事。他甚至阴暗的想,无论这个人认不认,他都不会让他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九月西瓜甜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