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小说章节目录白烁,庄青云全文免费试读

白烁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一下就红了眼眶,爸爸妈妈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出意外的事了吧,想到他们难过的样子,白烁就心痛难忍,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再穿回去。

可又想,如果真的能回去,庄青云怎么办?

白烁没有原主的记忆,对这个地方什么都不了解,如果离开这里,能不能生存下去还有待商榷,但看周围的环境和庄青云的伤势,估计自己走了,就庄家的态度,庄青云肯定是很难活下去的。

算了,先凑合着过吧,就算以后有机会回去,现在也要好好生活呀,等自己熟悉环境,庄青云的伤能好一点的话,自己再心安理得的离开这里,寻找回去的方法。

反正对方躺在床上不能动,自己又不是弯的,权当多了个需要照顾的舍友。

白烁爬起来,坐在床沿穿上放在床边的草鞋,活动了一下酸软的四肢,对庄青云说:“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找点吃的,你伤这么重,有没有人给你准备药啊?”

“应该还有药,一会儿找青海的媳妇要就行,平时都是她帮忙熬药。”

“好,你……”白烁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悄声停在门口,像是要偷听一般。

白烁跟庄青云对视了一眼,都带着疑惑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来人估计听到没动静,就开始哐哐敲门,边敲边破口大骂。

“青云家的,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起来。你是猪吗?”

“你个懒货,赶紧起来干活,否则饭就别吃了,我们庄家不养闲人。”

一个老妇人尖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语气尖酸刻薄,一听就不好相与。

白灼正准备询问庄青云外面的人是谁,就见躺在床上的男人脸色苍白,带着隐忍的怒意说道:“我娘,你不用理会。”

“好。”白烁淡定的点点头。

“你是我媳妇,只需听我的便可,其余人不必理会。”庄青云神情认真的看着白烁说道。

白烁……,大可不必。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持续,骂的一声比一声难听,白烁都怕这老太太把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破门给拍烂了。

“我还是出去看看吧,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好。”

白烁叹了口气,走向被拍的咚咚响的木门。

“白乐乐,你再不开门,我就要砸门了,我们老庄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养着一个动弹不了的废物不说,我出了足足五两银子给他娶回来的媳妇,居然也是个懒货,这都晌午了还赖着不起来,赶紧开门。”庄母王桂娥尖着嗓子毫无顾忌的大骂。

白烁猛地一拉开木门,王桂娥差点一头栽进来。

“好你个白乐乐,偷懒躲闲不说,还想害死老娘,看我不打死你个小贱人。”王桂娥沉着脸说着就要上手打白烁。

白烁吃了一惊,赶紧闪身躲开挥过来的巴掌,没让王桂娥打到。

艹,这老太太有病吧。

虽然作为社会主义好青年的白烁一直尊老爱幼,但从来没见过这种泼妇一般的老太婆啊。

“还敢躲开,真是反了你了。打死你个赔钱货。”王桂娥举着手再次要冲过来打他。

“够了!”一声压抑的怒呵阻止了王桂娥挥向白烁的巴掌。

“他是我媳妇。”说完因为怒气,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白烁赶紧拍着背给他顺气,真怕庄青云这一下气死掉了,难不成自己还得当个男寡妇吗?

白烁想到这个称呼,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心想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庄青云的身体,让他好好活下去,这样自己才能有机会离婚,否则男妻身份摆脱不了,很可能再加一个寡夫的名头。

别看王桂娥刚才言语刻薄咋咋呼呼的,还指桑骂槐的说庄青云是废物,但真正面对庄青云的时候,她是万万不敢破口大骂的,她对这个十年没见的儿子除了陌生,还有些害怕,毕竟他在战场上可是杀过人的,虽然受了重伤不能动,但身上总有股莫名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我不管别的,这嫁进我庄家,就得受我的管教,虽然这娶的是个下不了蛋的男妻,但也得听我这个婆婆的,现如今才进门第二天就敢冲撞我,你不让我打他,那就饭也别吃了,赶紧去干活,把脏衣服洗了,院子扫干净。要不然今儿晚饭也别吃饭了。”

王桂娥不敢再往屋里进,虎着脸站在门口,放下狠话,阴冷的瞪了白烁一眼,转身快步离开。

白烁才不怕这刁钻的老婆子,只是突然有点心疼躺在床上的庄青云,这是他的亲生母亲,过来了连一句关心和祝福都没有,甚至都没进屋看看他的伤怎么样了,只是嫌弃般远远的躲着,冷漠的毫无亲情可言。

看来这便宜相公,在家里的日子也很难过。

白烁叹了口气正要把门关上,从外面走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长相算不上好看,只能说五官周正,皮肤是乡下长期劳作特有的粗糙,穿了件缝补过的短款厚外衫,一双眼睛清亮有神,看上去是个精明贤惠的。

女子手里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风风火火的一把塞给白烁。

“二嫂起来啦,这是二哥的药,我给熬好了,你赶紧端给他喝吧。”

白烁“……”见鬼的二嫂。

“好,谢谢。”白烁嘴角抽搐的接过药碗。

只见女子咯咯的笑起来,笑声里带着股爽快劲儿,“嫂子,还别说,你穿这身红衣,还挺好看的。”说完往门外左右瞧了瞧,压低声音说:“我给你们留了吃的,我一会儿给端过来,别让婆婆知道,不然我俩又得吵起来。”

“谢谢。”白烁能看出这人没有恶意,要是不再叫他嫂子就更好了。

“喝药吧。”他把药端到庄青云面前,没有勺子,他只能半抱着喂进对方嘴里,喂完还拿帕子帮他擦了嘴。

这么细心的照顾,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没享受过,就便宜了这个古代小可怜了。

其实庄青云最重的伤就是腹部的刀伤和腿上的伤,本来坐起来自己吃药是没问题的,但坏就坏在庄父庄母舍不得花钱买好药和去请镇上的大夫,只肯花几个铜板请村里的赤脚大夫,抓了副草药,熬了给灌下去。

没人照顾他,伤口就这么一直捂着,如果不是老三庄青海发现,每天收工回来给他清洗换药,伤口早就溃烂发炎了,也更多亏了现在是春天,天气还有些冷。

但就算这样,庄青云的伤口到底还是感染了,发着高烧虚弱的坐不起来,还被庄母折腾着穿上喜服成了亲。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九月西瓜甜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