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小说章节目录白烁,庄青云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

小说:纯爱

作者:九月西瓜甜呀

简介:【双男主,穿越+种田+空间 宠1v1】中药学研究生穿到古代农家,不仅成了冲喜工具人,还是个毫无用处的小废物?医术,只有小学鸡理论知识。采药?没有现代装备不说,采了还卖不出去?相公?躺在床上不能动,分家还净身出户。他的目标就是赚钱养家养自己,但突然站起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角色:白烁,庄青云

《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小说章节目录白烁,庄青云全文免费试读

《给病娇农夫冲喜后,我安心种田》第1章 冲喜男媳免费阅读

头疼!!

白烁抬起绵软无力的手,揉了揉像宿醉一般疼痛的额角。

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入眼是破败又空荡的茅草屋,昏昏暗暗的,四周遮挡不严实的地方透着光,木头门挡上挂着红布条,屋里地面的空余地方小到放不下一套桌椅,只能紧紧凑凑的放着一张小矮桌,再就是是身下躺的这张床,床脚倒是有个木头柜子,柜门上也挂着红布条,别的再无其他。

感觉到身边的热源,白烁愣了一下,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他颤颤巍巍的转头看过去,瞬间他心脏一颤,吓得双眼像铜铃一般瞪得,因为他身边躺的是一个男人。

漆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从侧面能看到对方高挺的鼻梁和苍白的嘴唇,紧闭的眼睫上是锋利的剑眉,就算是同为男人的自己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很俊朗的男人,只是苍白的脸色看着像是生了病。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为什么跟这个男人躺在一起,还是个像古人一样长头发的男人,而且他们两人都穿着粗布红衣,搞得跟成亲似的。

“喂,你醒醒。”白烁坐起身来缓了缓迷药过后酸软的身躯,犹豫片刻,伸手推了推身旁人的肩膀。

只见病弱的男人皱起眉头,艰难的睁开双目看向他,墨色的瞳孔带着惊人的气势一闪而过,恢复平静,但还是被白烁捕捉到了,像极了曾经见过的正在厮杀的野狼。

刺的他倒吸一口冷气,心想,好一双锐利的眼睛。

他悄悄安抚了一下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决定好好问一问,自己究竟这是在什么地方。

“你,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白烁看着对方仿佛能穿透人心的眼睛不由的弱了语气。

等了片刻,白烁见对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沉默不语,内心一阵紧张,以为被看出什么了,正准备再问时,只见男人虚弱的抬起眼皮,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庄青云,你的相公。”

“相,相公,你……我,男人?”白烁震惊的头昏眼花,颤抖的指了指庄青云,又指着自己,用惊恐的眼神表达两人都是男人,他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是平的,甚至转身扒开裤子看了一看。

呼!还在,白烁松了一口。

神他妈相公!

“嗯。”庄青云看着白烁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白烁看着用漆黑的双眼盯着自己的长发男人,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这是掉进深山老林的落后部落了吗,还是紧跟时尚潮流穿越了。

应该是后者吧,因为他明显感觉自己这具身体不是原来自己的,长至腰际的头发,干枯的垂在胸前,瘦弱的双手布满老茧,一看就是长期劳作的成果,再看看周围压抑破落的环境和眼前虚弱脸色苍白的男人,白烁知道自己真的是穿越了。

这也太倒霉了吧,自己好不容易获得导师的认可,加入梦寐以求的户外课题做研究,这一个意外竟然穿越了,穿就穿,但一般不都是武林争霸或是宫廷斗争,再不济也得是个书生考考科举,最后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吗?

怎么自己就嫁给一个男人,还是住在破的漏风的茅草屋。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白烁悲愤的心情。

只见躺在一侧的庄青云咳的脸色涨红,嘴唇发紫,白烁甚至闻到了血腥味。

嗐,这还是嫁了个病重垂死的男人。

“庄青云你怎么了?是哪里受伤了吗?”边说边把人扶坐起来靠在后面的墙上,不然真怕他咳不出来再把自己憋死了。

看到矮桌上有个瓦罐,上面倒扣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碗,猜到应该是盛水的。

蹭蹭蹭跑过去倒了一碗水,扶着庄青云喝下去,总算是止住了咳嗽,白烁真怕他再咳下去,肺都要咳出来了,虽然他读的是中医药大学,但毕竟不是临床类,他只对药草药理做研究,入学时学过基础医理,并没有真正实践过。

白烁虽然在中医方面是个半吊子,但他能看出对方这是受了重伤,并且有发烧感染的迹象。

庄青云止住咳嗽以后,闷声道谢。

“这是什么地方啊,我怎么会在这里?”白烁找了块帕子用瓦罐里的凉水弄湿,敷在对方的额头上降温,没有工具,暂时只能这样了。

“这里是大齐国皇城以南青山脚下的山底村……”庄青云感觉到额头上的凉意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那你能跟我说说咱们俩是怎么回事吗?我头撞到不太记得了。”装失忆这招儿不知道好不好使。

庄青云眼神沉了沉,有些错愕,但很快恢复过来,开始低声讲述他所知道的。

白烁这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一个叫白乐乐的十八岁少年身上,但由于庄青云回来的这段日子大多都在昏迷中,具体也不了解,只知道原身是被家里父母逼着来冲喜的。虽然没有原身的记忆,但此时他也能明白,白乐乐这是被自己父母卖给庄家了。

而庄青云在浑浑噩噩不清醒的情况下,跟同样被药迷晕的原身成了亲,甚至连堂都没有拜,就被所谓的家人丢进破旧的茅草屋。一夜过后原主没醒过来,而白烁就到了这具身体里。

真是见鬼的穿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白烁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自己二十七岁了,连女朋友都还没谈,就穿越到一个十八岁的瘦弱少年身上,还特么嫁给一个男人。

呵呵,能离吗?白烁面无表情的想着。

不过这庄青云也是挺可怜的,听他说,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吃不饱,作为家里上有哥哥,下有弟弟的夹心菜,自然不受重视,所以在粮食短缺的情况下,总是最后被想起的那个。

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夜里经常饿的睡不着,白天还得拼命的干活,不然更没有饭吃。

所以在朝廷到处征兵的时候,庄青云被家人偷偷以十两银子卖给招伙头兵的管事。

后来他成了大齐国铁骑营的士兵,需要上阵打仗,直到前阵子改朝换代那场战争负伤被送回原籍。

回来后一直半昏半醒,村子里的赤脚大夫看了,说可能会瘫痪,也可能熬不了多久,庄家就准备给他娶门亲,说是冲喜,说白了就是为了找个人伺候他。

正常人家的孩子,谁会同意啊。所以原主的娘找过来的时候,庄家一口就应下了,反正是为了照顾人,男女都无所谓。

——

作者有话说:

前期小攻因受伤体弱,后期会治好。

原创文章,作者:九月西瓜甜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