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斩邪卫》小说章节目录陈逸,李连贵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大夏斩邪卫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月边

简介: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在这里有挥手镇山河的帝王;有纵横开阖,摘星拿月的神通;更有逍遥飘逸,一剑飞仙的大能;且看陈逸如何在如此精彩的世界横冲直撞,逐步踏上巅峰。【简介无力,请各位爷往里边儿来!】

角色:陈逸,李连贵

《大夏斩邪卫》小说章节目录陈逸,李连贵全文免费试读

《大夏斩邪卫》第1章 雨夜觅杀机免费阅读

黑暗,无休无止。

这不像一个正常的梦,陈逸思想挣扎着,他甚至感觉不到身体。

‘或许是太累,碰到了鬼压床。’

……

片刻,依然黑暗。

窒息感汹涌而来,他拼命挣扎,沉重的身体终于被他重新掌握。

‘嗬嗬……咳咳……’口鼻仿佛被泥土充塞,本想吸一口空气,却差点被堵了喉咙。

……

夜。

一场大雨伴着深秋的寒意倾泻而下。

巨石城外五里,地上的泥土被雨水冲成了泥流,偶见几条破烂的布条乱糟糟的招展开,如残破的旗幡。

布条下隐藏着的秘密被揭露了一角,腐烂的身体,惨白的骨骼,这赫然是一处乱葬岗。

‘噼啪’一道闪电划开长空。

短暂的强光下,照亮了一只从泥土中伸出的手臂。

一番凌乱挣扎,他露出了半个身体。

泥垢污面,披头散发,雨水顺着脸颊不断的冲刷。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周围陌生的画面,犹如噩梦之中,双眼被突如其来的记忆变成了迷茫。

“我是……陈逸……”

“不,我是陈逸,我不是陈逸……”挣扎的站起身,湿透了衣衫让他感觉背负了重担。

他双手扶着地面,大口的喘息着,面上迷茫而惊诧。

“我是陈逸……我是富二代……我是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他喃喃自语。

“不,我是陈逸,我是沉墟洲罪民之后,被征入司空府修建巨石城……”

“我参加过特种作战训练,身体素质很强,我可以徒手攀爬超六十米,我可以在海上与五米高的浪头争锋……”

“我怎么可能这么瘦……”他握了握皮包骨一般的手腕,伸出双手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是陈逸,巨石城建成,以劳代罪获得赦免,加入英雄会,在巨石城厮混,因为入了司徒府的勘选名录被头目记恨……”

“呵呵……哈哈哈哈……”陈逸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刚刚获得氧气,让他气息不是太平稳,直到一口气用完,不断的咳嗽着。

“咳咳咳,这么狗血的吗?穿越?附体?”陈逸蹲坐在地上,任由大雨冲刷“如果这是一场梦,也太真实了一些。”

他举起双手在眼前看了看。

“哪怕是一场梦,我陈逸也不能被人欺负成这样。”陈逸站起身,脚下的泥泞让他打了两个踉跄。

“李连贵,哼哼!”冷笑了一声,循着记忆向巨石城走去。

陈逸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每天过着灯红酒绿的日子,后来对千篇一律的生活感到了乏味,就爱上了极限运动,跟着一帮酒肉朋友四处探险,寻找过海洋里的宝藏,下过不知名的倒洞。

从不缺钱的他,只对感兴趣的事情才肯下些力气。

一次深海潜水,当天上岸后的夜晚,就一觉睡到了这里。

“开局有点惨啊。”一边走着,陈逸一边整理记忆。

陈逸现在生活在一个叫沉墟洲的地方,这地方穷山恶水,各种设施简陋,匪患横行,更有妖魔时常出入。

可以说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在这里生活,这里生活的大多都是被放逐的流民和匪寇,陈逸不太清楚他祖宗犯了什么罪,但他确实不是大夏九州在册的百姓。

大夏官方已经放弃沉墟洲长达二十多年。

不知道夏皇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又将沉墟洲纳入治下,在沉墟洲规划了六座大城,更派遣司马行军守护,要扫荡群魔,护卫苍生。

陈逸就是此次建城被征入司空府充当劳役,脱还了罪身,恢复了自由民的身份,算是沉墟洲巨石城治下第一批正常原住民了。

“我这幅样子,会吓倒不少人吧。”陈逸笑了笑,面上的泥垢,披头散发,伴着不时闷雷。

这要半夜看到这么一个人,一准儿不会觉得这是个人。

恢复了自由身之后,当初劳役依着巨石城新城之利,纠结了几个地头帮派。

陈逸就是其中一个叫做英雄会帮派下的小头目,其实以他的性格不太适合混江湖,但是沉墟洲特殊的生存环境如此,他若是老老实实种地,都不一定能等到收成就可能被饿死。

而招来杀身之祸的却是巨石城司徒曾经说过,要在苦役之中选一些年轻力壮的老实人,加入大夏中车府下的斩邪卫,由中车令直辖,专司镇邪除魔。

陈逸虽然瘦,但好歹有把子力气,面目硬朗,身量七尺,跟腱修长,平日做活肯下力,确实是一副好料的样子。

于是就进入了司徒府的勘选名录,当初勘选时工期并未结束,上了名录的人,很多都损在了最后的工期。

本来陈逸并未多想,但是有这一番境遇,却已心中明了。

巨石城墙高九丈,雄阔三十里。

一处民宅内,七八个大汉正赤膊上身,推海碗换酒坛,屋外的大雨丝毫没有影响屋内的灯火,这显然不是个良善人家。

‘嘭。’地一声,屋门被人暴力踹开,屋内瞬间静了下来,众人目光被吸引。

‘咣当’一声,一人手中拿捏不稳,盛酒的海碗掉在了桌子上。

“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此言一出,屋内众人一惊,见来人泥垢遮面,披头散发,此时他狞笑着向前一步,这一帮大汉瞬间如坠冰窖。

“死?”陈逸笑了笑,伸手从一旁拿起一把宽背砍刀“我是死了,可我死的不甘啊。”

说完就举刀直劈,那大汉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正惊惧诈尸回魂根本来不及招架,被一刀砍在胸口,瞬间倒在血泊之中,五脏沁出的鲜血从口中涌出。

陈逸未做停歇,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手中宽背大刀挥舞,几个呼吸就收走了三人性命。

“呼……呼,呼……”他喘着粗气,从桌上端了一碗酒,仰头灌了下去。

随后看着剩下几人,正战战兢兢不知所措。

“李连贵要杀我,他不念我苦劳,对自己兄弟下杀手,就因为我被司徒看上要入斩邪卫。”陈逸看了看在场几人说道“高展,我记得你也在勘选名录之上,还有你熊烈,驻军不知何日才能来到,今天是我,明天就可能是你们,你们还要为他李连贵卖命吗?”

在场几人面色都不太好看,他们知道李连贵平日善妒,当初造城末期也有大批苦役莫名死去,心中早有猜疑,此时听到此事一个个后背直冒冷汗。

“那能怎么办,他是马正丘的表弟,就算我们逃了出去,巨石城外几百里无人烟……”

“怯懦之辈,他马正丘是踩着兄弟的血当上了堂主,难倒你我就不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陈逸冷哼一声说道“今日愿意跟着我干的,喝了这碗酒咱们就去宰了李连贵,英雄会可不止有他马正丘一人。”

“小陈,你们商量你们的,我就不掺和了,外面雨下的紧,我担心我那唯一的一床棉被……”

“哼。”陈逸见此人说着就要出门,他一步跨到此人身前,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刀光闪过。

众人见又倒下一人,心下一惊,这陈逸今天可是变了性子,若不是被逼到绝处,也不可能心性大变。

“干了。”高展来到桌前,一口喝下酒水“他李连贵平日刻薄,就算不为这档子事,咱们也要另寻出路了,不如今天借他头颅另投别处。”

“既然高展干,那我也跟着,要不是有他表哥护着,他李连贵早就被砍死多少次了,只是今天要说明白,如果事成,兄弟几个当不弃我。”

其他几人见此,纷纷表示俺也一样,人都有从众心理,更何况高展熊烈两人平时跟陈逸关系本就不错,此时见他如此凄惨模样,平日积怨寒了心。

若不是有这两人在,他也不会说出这番话,而是再寻他人相助,总之今天不斗了奴隶主,心里就不痛快。

巨石城现在进驻的商贾并不多,几个帮派经过几次较量草草划分了地盘,目前还没有因为利益产生大规模冲突,但也是迟早的事。

陈逸知道这个世界存在超凡之人,单是见典刑官收拾人那架势,一只手就能强压凶徒,少说也得几百斤的力气。

好在李连贵手下不存在这样的人,一腔血勇足以成事。

没有经过什么周折,来到一处民宅,陈逸几人破门而入,手中刀斧轻松砍了几个在此厮混的汉子,来到李连贵的卧室。

“你,你,你是鬼还是人……”李连贵浑身颤抖,冷汗直冒,面容紧张的直颤。

“我是鬼啊,我好不甘心啊,李连贵,你还不下来陪我。”

“你……你竟然没死。”李连贵赖好也是个小头目,平日里心狠手辣,比那些看似雄壮实则胆怯的混混多了一份狠厉“你想干什么。”

他大喊了一声,手上已经多了一把二尺出头的长刀,看那明晃晃的刀身,比陈逸几人手里的家伙都上了一个档次。

“让你来陪我。”陈逸挥刀就砍,不待其心神稳定。

‘当。’的一声,这一刀竟然被挡了下来。

陈逸双手持刀,丝毫不顾刀光在面前闪烁,一副不要命的样子,以命搏命。

屋外几人也冲了进来。

李连贵不是什么高手,乱刀之下,很快倒在地上被割去头颅。

“陈哥,以后跟着你干了。”

“陈哥,你没事吧。”

几人见陈逸身上被划了几个口子,开口说道。

“我没事,搜刮了他的钱财,我们走。”

陈逸在李连贵房中翻找了一阵,突然感觉浑身酸胀。

这是激烈运动之后,乳酸堆积造成的酸痛,他本就被埋了一次,要不是这场大雨,说不定他早就归西了,此时连饿带累,加上秋季的寒意,让人吃不消。

‘咯吱。’刚坐在床榻上,陈逸发现这看似土夯的卧榻,竟然有空层。

翻开被褥,四处敲击了一下,一刀劈了下去。

三个长方木盒,出现在视线之中。

陈逸端了烛火照明,一盒子内是整齐的金条,一个盒子内是几颗白色六面棱形的玉石。

最后一个盒子是一本册子,封面上几个大字,让陈逸心头猛跳了几下。

“虎豹真形图。”

原创文章,作者:月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