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当日,我被驸马献给敌军首领》小说章节目录胥璇吟,祁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新婚当日,我被驸马献给敌军首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岁乐

简介:东梁国有位仙姿佚貌的嫡出公主,及笈之岁一曲《鲛雀舞》名惊天下。一朝灭国,金枝玉叶沦为阶下囚,皮相竟成为招灾的祸患。为在乱世当中自保,胥璇吟不得不装作“为爱疯魔”的模样抱紧敌人的宝贝儿子祁绥的大腿,哄的他出大笔银子助她实现复国大业。可不成想,局外人终成戏中人。再后来———被她骗了感情的祁绥收了贼子为她报仇、反了昌汉一统天下,她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从亡国公主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皇的心尖宠……

角色:胥璇吟,祁绥

《新婚当日,我被驸马献给敌军首领》小说章节目录胥璇吟,祁绥全文免费试读

《新婚当日,我被驸马献给敌军首领》第1章 国破家亡免费阅读

第一章 国破家亡

庚宋十七年冬,盘桓数日的两国相争终究落下了帷幕,铁骑踏破东梁皇宫,一代王国的恢弘随着一场大雪的到来烟消云散。

连着几日,夕阳落幕的余晖将天边染的猩红,像是在印证这场马革裹尸的人间悲剧。

行驶在路上的一行队伍在这白雪皑皑的道路上格外醒目,队伍中央不合时宜、摇摇欲坠的破败马车在其中尤为显眼。

一阵呼啸寒风吹来,倒在马车里头的女子瑟缩了下,抱着唯一的被褥试图将自己裹得更紧。

“停———”

年轻男子冷洌的声音在赶路的队伍当中响起,晃荡振动的马车立刻停了下来,几欲呕吐的胥璇吟终于得以缓和。

胥璇吟嘴唇冻得发白,脸色灰沉的仿佛刚从死人堆里拉出来一般。

“你去将昭懿公主带去前头的马车。”

外头男子低声命令随从的声音亦传到了胥璇吟的耳朵里,她心中不禁冒出了丝丝期待。

只是另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幻想。

“将军可别乱了分寸。”男子嗤笑一声,“这马车是皇上安排给昭懿公主专用的,你擅自做主让她去前头的马车是在藐视父皇的决定吗?”

“皇上是专门说了要让昭懿公主坐这辆马车,可皇上也说了要将昭懿公主安全带回昌汉……”最先开口的男子声音不急不缓,“大殿下觉得以现在的状态,这素来娇贵的昭懿公主能完好无损地去到昌汉吗?”

外面安静了几秒,后开口的男子用鼻子哼了一声,不阴不阳地嘲他,“将军倒是心善。”

方才得了命令没敢动弹的随从松了口气,翻身下马后快步走到胥璇吟的马车外,伸手敲了敲木板,一板一眼地开口:“昭懿公主,请您下马车。”

胥璇吟打了个颤栗,艰难地舒展冻得生硬的四肢,扶着随从的手臂跌跌撞撞地下了马车,脚一粘到地面就险些栽倒。

方才交谈的两位男子就坐于在离她不过三米距离的马匹之上,目视着她下来。

“昭懿公主不愧有‘第一美人’的称号,几日未洗漱也如此娇艳动人,若是进了宫,哪还有其他娘娘们的立足之地?”大殿下狄缚表情轻佻,上下扫视着胥璇吟。

胥璇吟唇角绷得紧紧,蜷了蜷手指复又松开,她抬头望向方才安顿自己换马车的男子,正巧和那高大挺拔的人对视了一眼。

男子身穿墨色衣衫,腰间绑着一根玄青色的鞶革,如深潭般平静无波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三秒,随后便挪开了视线。

胥璇吟跟在另一男子随从的后面上了前面的马车,里头烧着炭火,还放着干净整洁的被褥。

胥璇吟的眼泪刷的一下冲了出来,抱着被子窝坐在炭火旁默默流泪。

三日前东梁覆灭,帝后惨死在昌汉国君的铁骑之下,领兵攻战的太子不知生死,提早被安顿在山上的胥璇吟被未婚夫出卖,觊觎胥璇吟已久的昌汉皇帝命前去清理战场的得意部将祁绥和带兵攻打东梁的大殿下顺路将她接去昌汉。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一朝沦为阶下囚。

怕她自尽,这几日胥璇吟无时不被侍女看守着。

身子暖和起来,神志也清晰许多,胥璇吟终于有了精力来思量一些事情。

如今的她不过浮萍,性命如蝼蚁一般,若为昌汉皇帝的妃子亦只会是以色侍人。

且那昌汉皇帝的年龄做她祖父也绰绰有余,宫中不缺皇子、公主,她若为妃必定难谋出路,无论哪位皇子登基,她都只能是陪葬的命运。

想到这层,害怕顿时侵袭在身上的每一个细胞,胥璇吟忽然间滋生出来破釜沉舟的勇气,她的面前浮现出方才那位身穿墨色衣衫男子的模样,眼底滑过一丝狡黠,暗暗下定了决心……

一路祁绥没少被笑里藏刀的大殿下使绊子,刚解决完叛军出逃一事,祁绥终于能回房休息。

天色渐黑,又正值天气恶劣之时,深夜看守的侍卫变得松懈起来,只有两位祁绥带来的人守在驿站大门外。

祁绥夜视能力极强,拉开房门一眼便看到床榻中央被子下面鼓了起来。

祁绥双眼冷如寒冰,拔剑出鞘的声音立刻在空中响起,锐利冰冷的剑锋直指躲在被子里的人。

“何人在此?”祁绥扬声问道。

躲在被子里的人不禁微颤,紧咬下唇却没敢出声。

祁绥不耐烦地上前,一把将被子掀开来,“你———”

还没来得及问话,背对着他蜷缩起来的女子忽然伸手紧紧圈住他的腰间,散落在肩膀两侧的长发宛若妖艳的水蛇。

祁绥身子一僵,不过片刻,反应过来后大力将女子推开,借由月光看清女子容貌之后微微愣住,“昭懿公主?”

胥璇吟低着头,略显凌乱的头发在这深夜徒增暧昧,语气轻柔,“将军,我都等了你一个时辰了。”

祁绥胸口微不可见地上下起伏了下,收回利剑并往后撤了一步,“公主此举不合礼数。”

他声音愈冷,“立刻离开,我可当此事从未发生!”

祁绥声音极为严厉,胥璇吟捏着裙角的手指颤了下,随后重新环住祁绥,这次抓得更紧,像是溺水的人紧攥着岸上最后的稻草,她声音哽咽,“我一介孤女无依无靠,还请将军垂怜,我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听出胥璇吟的意图,祁绥眉头蹙得更紧,伸手再次将胥璇吟掰开,这下用了十足的力气,“祁某不过一介莽夫,实在无福消受公主的好意。”

被他推搡着,胥璇吟的身体重重地砸向床板,发出一声闷响,“唔……”

“立刻出去!”

胥璇吟从未受过如此对待,也从未想到过有一日自己的皮相竟无了用处,她揉了揉被撞疼的关节,重新坐了起来,与不足她两米处的祁绥对峙一般地看着对方。

月光透过长窗散落进来,正好将祁绥的人影完全折射在地面。

良久祁绥侧身,负手而立。

胥璇吟站起来,动作缓慢地走向房门,等到祁绥以为她会开门离开的时候,胥璇吟再一次去而折返,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地踮着脚尖凑到祁绥的脸颊旁亲了一口。

她这串动作过于突然,祁绥也没料到她会如此大胆,从未有过温香软玉的亲近让他下意识僵住了动作,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罪魁祸首”逃也般地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岁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81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