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世界:我师父是九叔》小说章节目录林长生,九叔全文免费试读

凭借庚金体的强大体魄,加上九叔没有防备,整个人差点被踢出内伤,林长生好说歹说才把九叔的气消了下来。

唉,傲娇的九叔。

九叔消了气,一脸震惊的站到林长生跟前,捏捏手臂捏捏肩膀捏捏大腿。

好家伙,九叔没想到林长生除了是后天道体之外,竟然还拥有着武道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后天五行体魄之一庚金体。

庚金主杀伐,拥有庚金体的人修习武道的进展更加迅速,而且攻击力也比普通人大上一截。

“你刚才说迷踪腿被你在大脑里练来都有肌肉记忆了?”

九叔眼睛睁的老大,明亮的目光中充斥着唏嘘与吃惊。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脑补武术也能练出肌肉记忆的。

“徒儿怎么敢瞒着师父,不仅是迷踪腿,还包括八极拳。师父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让我打你一拳试试。”

林长生露出一口白牙,一脸天真无邪,生怕九叔不信,他坚信若是秋生与文才来试的话很可能试试就逝世。

“好啦,你说学会了就学会了。”

九叔不争辩了,回过头朝秋生文才站着的地方走去。

哼,为师不和你玩了,找秋生和文才去。说着,一边抹泪一边暗自偷笑。

茅山,终于后继有人了。什么龙虎山张云龙,在他徒儿长生面前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如果是母老虎的话,咳咳,怎么尽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一定是被长生打击怕了,道心不稳了。

必须去秋生文才面前找找自信去,念头不通达呀。

一个稍显偏僻的地上,秋生正在挥汗如雨的打着拳,文才则有模有样的学着,不过秋生打拳打的大开大合虎虎生威,文才则空虚无力,就像没吃饭一样。

九叔得意的笑了笑,自己后继有人,平时秋生文才也算是自己的开心宝,算算自己也是知天命之人,晚年算是幸福了,老天待他不薄。

九叔心里高兴,便手把手的指点着秋生的拳法,虽然他自己武道境界不高,不过暗劲罢了,但指点指点明劲的秋生还是很简单的。

“文才,你看看。你是为师从小带大,可你道不成武不就,为师看着也很着急啊。”

可一想到文才,九叔心里就像有了个疙瘩一般,文才的道法修为很一般,二十多年的修炼也不过人师四重,这不仅是天赋的问题,更多的是态度,是人懒了。秋生虽然也懒,不过武道上也算是勤勉,明劲的修为,在这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凭这功夫出去混个名头还是不难的。

“啊,师父。这真不能怪我,都怪老天爷太吝啬,给我收回道法天赋的同时还把武道天赋的门给关上了。”

文才一脸委屈,背对着九叔暗自神伤。

“唉,确实不能怪你。这样吧,你们俩去镇上帮我打点好酒好菜,顺便去布庄让老板制几身衣服。”

九叔从口袋里摸出两枚大洋,递给了秋生文才,吩咐快去快回,要不然还没回来天就黑了。

“你们以后要努力了,为师单独给你们开小灶鞭策你们,要不然很快你们的小师弟就会把你们远远地甩在身后。”

“啊!这衣服不是给我们做的啊,我还以为师父看我的旧衣服穿得太旧可怜我给我制衣服呢。”

“文才,听你说这话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女人如衣服,你整天就想着换新衣服,以后肯定会祸害不少姑娘。我就不一样了,我旧衣服也要穿,新衣服也要穿。”

两人针锋相对,你一拳我一肘子开始比斗起来。

“够了,我看你们两个不把我气死是不会罢手的。”

九叔愤然,将暗中为长生量的尺寸写在纸上递给文才。

“近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百姓生活都不容易,为师平日帮忙也不能多收钱,义庄的开支也是问题,你们再坚持一些日子,下次手头松活了就为你们做衣服。”

“师父,两位师兄。何必如此拮据?义庄作为师父道场之地,虽然不能张扬但也不应该太过简陋,我包袱里还有些钱,装修的钱就从我那里出。还有两位师兄,这些钱你们拿去做一些好的衣服与购置一些日用品。此外,咱们平日修炼武道需要大肆进补,不可没有肉食,两位师兄再去买一些肉食放在家里,平日修炼也能更加上心。”

林长生自从庚金体小成后,耳聪目明,隔着大老远也能听到极其细微的声音,九叔与秋生文才的交谈自然无法逃过他的法耳。正好他发现自己包袱里的金条与银元都找回来原封不动的放在包袱里,便取了几十枚大洋。

并非林长生不愿意取金条,而是秋生与文才生性顽劣,给的太多说不定就拿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而且财不露白,身上带太多的钱容易遭人暗手。

看到白花花,吹着蹦响亮的银元,秋生文才那叫一个高兴,之前所有的不满都烟消云散,朝着九叔点点头就屁颠屁颠的朝镇子上赶去。

“师父,我知道你们也不愿意占有我的那些阿堵物,不过义庄是您道场,也算是门面,不能让人看了太过寒酸。这里有十根小黄鱼,多的您留着以后贴补家用,然后找个时间找些木匠、铁匠、泥瓦匠来把义庄装修一下,扩建一下。”

林长生双手奉上金条,态度诚恳不似做作。

九叔神色有些挣扎,似乎觉得金条烫手,不过看自己徒弟态度确实诚恳而且师徒之间不是外人又何必那么讲理,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长生,收你做徒弟,是为师一生中作出最正确的决定。今日你四目师叔要来义庄,你到时候好好表现,让我在四目面前好好显摆显摆。”

说完,便佝偻着身子朝堂屋里去了,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嘲笑我的徒弟不如嘉乐,这次一定要狠狠打他的脸。

话虽如此,不过林长生依旧看到了师父眼角嵌着的眼泪,那是欣慰的泪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长生穿越至此不过短短几日,却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心安,沉醉。

看来我必须加紧修炼,如此才能不负师父的期望。

打定主意,林长生一刻也不愿意等待便回到自己屋里还是自学茅山炼气术。

原创文章,作者:江阳布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5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