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小说章节目录姜言,言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咳咳咳!”

爷爷的咳嗽声顿时令姜言僵住,而后尴尬的放开宋星然后退半步。

老爷子用报纸挡住眼睛,一本正经的揶揄出声,“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宋星然脸都绿了,焦急的解释道,“爷爷,我就是眼中进沙准备让然然给我吹吹。”

“臭小子,你给我闭嘴,然然过来爷爷身边坐,爷爷有话对你们说。”老爷子冷哼,而后笑眯眯的看向宋星然招手。

宋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立马打岔,“爷爷,你不是要去海城参加演习吗?怎么还在家?”

老爷子有些不乐意的瞪着孙子,“怎么?嫌劳资碍事?”

“然然,这臭小子若是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第一个不饶他。”老爷子慈爱的摸着宋星然的头柔和交代。

姜言心底很不是滋味,爷爷难道不知道,宋星然根本不值得他这么疼爱吗?

“听到没臭小子,对然然好点。”

宋星然撇嘴,不满的小声嘀咕,“明明一直都是他欺负我。”

老爷子横他一眼,而后又温和的对身旁的小丫头道,“我明天一早便出发去海城,这次演习暂定一个月,期间若阿言欺负你,你尽管打电话告诉爷爷。”

姜言抿唇点头,“谢谢爷爷。”

吃饭后,老爷子离开,两人也前后上楼。

宋星然追在他身后嚷嚷,“你能不能对爷爷笑笑,不然他总觉得我欺负你,而且,长期下去,他一定会发现端倪的。”

最主要的,爷爷要是与她疏远了,以后她可就没依靠了!

身后人喋喋不休的话语令姜言莫名烦躁,他顿住脚步,冷冽回道,“我们会换回来的。”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强吻我,我……我…”

望着一脸防备的宋星然他嘴角微扯,嘲讽的鄙夷道,“要不是为了换回来,你以为我愿意碰你?”

望着他欠扁的神情宋星然简直恨得牙痒痒的,她双手叉腰努力让自己变得有气势一些,“现在你知道了吧,接吻根本换不回来。”

姜言将人逼到墙根,一手撑墙,一手禁锢着她腰,“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换不回来。”

“笨蛋,记得张嘴。”说完他便再一次低头吻上去。

我靠,这变态是精分了吗?

宋星然拒不启唇,双手毫不手软的使劲掐他胳膊,她充分怀疑,他根本就是伺机占她便宜!

姜言根本不会接吻,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来回扫着她的唇瓣,反抗无用,宋星然咬牙心一横干脆化被动为主动。

于是,这一场有目的的亲吻好像逐渐变了味道。

半晌之后,她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姜言的舌尖,对方吃痛,她扬头轻哼,“现在死心了吧?”

她心底其实也有些失望和挫败,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奥妙,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姜言学会游泳之后再尝试能成功了。

“你可知道,我为何下水就晕?”

姜言看了眼沾在指尖的鲜血,丢下这句话便沉着脸转身离去。

宋星然心想这关我屁事,于是嗤一声也转身进卧室,阴晴不定,简直就是神经病!

这晚过后姜言越加努力练习游泳,经过一遍遍克服心理恐惧,他慢慢的展开游泳动作练习。

坐在岸边瞧着逐渐游得有模有样的姜言,宋星然心底隐隐有点自豪,她还是挺厉害的嘛,谁能想到一周前这人还遇水就晕呢?

“我看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雷阵雨,我们要不去试试?”

靠在岸边休息的姜言拿下泳镜看向她,淡淡道,“晚点直接从游泳馆出发。”

沈知意瞧着大晚上登门的两人心里越加疑惑,忍不住皱眉追问,“星然,你和阿言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神神秘秘的,怪让人担忧的。”

宋星然尴尬一笑,“意姐姐多虑了,我们能有什么事呀!”

“阿言,上次突然送花给我我就觉得你奇奇怪怪的,告诉意姐姐,你们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这不是然然一直嚷嚷着喜欢你家院子里的秋千。”

宋星然暗中掐了把木头人般的姜言,狗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这不知道救场。

姜言深吸口气,微抖着手咬牙撒娇,“对呀意姐姐,我可喜欢你家的那个秋千了,本来说让言哥哥扎一个一模一样的放在家里,没想到他试了几次根本不成功。”

“那个秋千啊,是我爸以前扎的,你要是喜欢,等他回国我让他给你扎一个。”

“好呀好呀,意姐姐最好了。”

沈知意摇头,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习惯性的伸手捏捏她脸,“去吧,别玩得太晚。”

“谢谢意姐姐。”

没了外人在旁边,宋星然立马露出原型,想到方才他的模样瞬间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姜言,你都不知道你刚才有多可爱!”

姜言恼羞成怒,“闭嘴!”

想到马上能换回来,宋星然心情很好,虽然她觉得男儿身不错,可是毕竟当了几十年女娇娥,多多少少还是不习惯。

怎么说呢,就像那句糙话说得‘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身体也是一样。

她心情好,安抚的话也就手到擒来,“好啦好啦,我不笑便是,反正待会咱们就可以换回来,你就委屈一下嘛,又没有别人知道。”

姜言闻言也不再同她计较,只紧紧抿唇目视着前方荷塘方向。

天气预报上说得没错,夜间有雷阵雨。

雷神轰鸣,宋星然心底瑟然,不知道是因为即将要做的事紧张还是被吓得,条件反射的她就想躲在姜言身后。

姜言见她这样脸色紧绷,语气冷肃,“站好。”

天地良心,从前她就害怕雷雨天气。

迫于时间紧迫,她只得忍着害怕,站在固定位置瑟瑟发抖。

直到被比以往两次更重的脚力踢进池塘,她才惊觉,这尼玛他可能在报复!

池水浸透全身,波浪一圈圈向远处荡去,直至恢复平静,而后耳边再次响起扑通声。

时间犹如定格,宋星然觉得眼前的池水似是静止。

慢慢的,慢慢的,她意识开始模糊。

她忍不住开心,任由那股模糊将自己吞噬,终于要换回来了啊!

只是,临昏迷前,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智能语音。

原创文章,作者:七月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5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