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小说章节目录姜言,言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宋星然点头,说出去人家会把她当怪物的吧?她才没那么傻呢!

最后两人一致决定,既然换不回来,那就暂时维持现状。

出院第二天便是周一,宋星然还得上学。

清晨,顶着姜言身体的宋星然呵欠连连的坐在餐桌前,胡乱往嘴里塞了口面包含糊不清道,“爷爷,我送然然去学校。”

要不是担心姜言找不到她的班级,给她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她才不要放弃睡懒觉的时间来与他共处一个空间。

两人走到教学楼前,宋星然指着二楼靠边的教室,“喏,五班在那,你确定自己一个人能搞定?”

姜言睨她一眼,淡漠的拎着书包上楼。

望着他冷傲的身影,宋星然不由咂舌,没想到这变态还挺有气质的,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底子好。

哎,真是遗憾,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炫一把身材就变成了男人。

不过,如今这副身子是她的,她用用应该不过分吧?

想着她不由从包里拿出小镜子,满意的望着镜中昳丽面容,桃花双眸乌黑深邃,嘴唇性感诱人,肌肤细腻如美瓷,真不敢相信黑莲花竟然长得这么好看。

“利用身体互换追求沈知意。”

脑海中突然浮现的想法令宋星然脸都绿了,玛德,还以为互换后她就自由了呢。

看来,无论她怎么变,还是逃不过去追求男女主的梗。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她认命接受这该死的走剧情设定,狗作者,最好别让我回去,不然我给你写一千个一万个差评!

没关系,不就是追求女主吗?

她可以!

女孩子都喜欢花,于是,她联系完沈知意之后,首先跑到花店去买了很大一束玫瑰。

咖啡店,宋星然悄悄来到沈知意身后,猛然拿出花束奔到她面前,“当当当,意姐姐,喜欢吗?”

沈知意脸上浮起温柔浅笑,接过玫瑰花放在一旁愉悦道谢,“谢谢阿言。”

宋星然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干净,昳丽的面容配上毫无城府的干净笑意,令沈知意都不由微微愣神。

宋星然见此得意一笑,“我比表哥好看对吧,意姐姐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呢?”

听着他不着调的话,沈知意不由无奈轻笑,“阿言,哪有你这么夸自个的。”

干净昳丽的俊脸上不可避免的染上几分暗淡和委屈,宋星然固执的说,“我说认真的。”

沈知意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安抚的笑着说,“好啦,你确实比南风好看。”

望着沈知意脸上温柔包容的笑容,宋星然一时有些拿不住她到底是没懂她的意思,还是故意转移话题。

她莫名有些同情黑莲花,瞧瞧这邻家大姐姐般的笑容,沈知意根本就是把他当弟弟看吧。

“意姐姐,不如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

还没等沈知意回应,她给姜言单独设的铃声便响起。

宋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慌忙接起电话。

“宋星然,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今天来姨妈?”

电话里,姜言咬牙切齿的阴沉话语吓得她一把就掐断电话,犹如烫手山芋般将手机丢在桌上。

她反常的行为令沈知意忍不住担忧,“阿言,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犹如催命般再次响起,宋星然拿起手机就跑,“意姐姐,我还有事,电影咱们改天再约。”

开车来到学校宋星然才知道,姜言给她捅了个大娄子。

“听说了吗?五班的宋星然下课时竟然跑错厕所!”

“对呀对呀,太搞笑了,我还听说,她现在还在男厕所蹲着呢,大概是不好意思出来。”

“说不定是故意的,别看她平时单纯可爱的,实则啊,指不定有什么阴谋呢。”

跑得气喘吁吁的宋星然闻言冷厉的扫了一眼几人,而后咬牙走进男厕所。

心里气急,好你个姜言,明明说好维持现状的,她好心替他追女人,他倒好,第一天上学就给她丢这么大脸。

害怕卫生间还有其他人,宋星然决定拿手机打电话给他。

电话嗡嗡震动,没想到姜言就在她面前的卫生间。

她像是做贼般打量了一下没进来的人,而后才压低嗓音出声,“姜言?”

姜言忍着腹痛抿唇出声,“这里。”

宋星然将姨妈巾从下面递进去,半晌不见他接,她不由恼然,“你做什么,赶紧拿着垫上。”

姜言深吸口气压抑着心底的暴躁,握拳冷声道,“你进来帮我。”

啥?

“哈哈哈,姜言,这么简单的事你都不会!”

“闭嘴!”

姜言紧抿唇角,该死的,等身子换回来,他一定第一时间掐死这蠢女人。

宋星然怕报复不敢太放肆,清了清喉收敛笑意,安抚的小声说,“你别恼,把门打开,我进来帮你。”

门锁打开,宋星然身子从门缝里卡进去。

卫生间内,望着血流一地面色苍白的姜言宋星然心底微颤,该死的,里面竟然没有蹲坑?

她小心翼翼的缩在一旁关切出声,“姜……姜言,你还好吧?”

姜言抬头看她,眸中似有腾腾怒火,“别废话,赶紧教我。”

“你看我做一遍你就会了,其实很简单的。”说着她就伸手去脱他的裤子,下一秒便被姜言一巴掌挥开。

手背火辣辣的痛,宋星然泪水在眼眶打转,“姜言你有病啊!”

“男女授受不亲,你说我做,你头转过去。”

宋星然直接被气得口不择言,“嗤,那特么是我自己的身体,该转过头去的人是你。”

沉默几许,姜言冷冷出声,“那我闭眼,你动作快点。”

宋星然虽然心里憋着气,闻言还是利索的给他将姨妈巾垫上,本欲叫他可以睁眼,却不料她低头就看到黑莲花苍白的脸上染上红晕,甚至连耳根,都红通通的。

哟,死变态还害羞?

于是,她准备冒死扒一扒老虎的胡须,“言哥哥你是在害羞吗?”

“其实很正常啦,咱们就当提前熟悉一下彼此的身体,以后成亲了方便。”

姜言额头突突直跳,一把拽住宋星然的手低声威胁,“你平时最好老实点。”

宋星然邪魅一笑,在他耳边作死呵气,“我除了摸摸看看之外,也没做其它的。”

“没关系,你若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也可以随意摸摸看看,因为是言哥哥,我不会介意的。”

原创文章,作者:七月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5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