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小说章节目录姜言,言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凌晨六点,昆华医院。

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充斥鼻间,熟悉的味道令宋星然一阵心安。

真好,那只是一场梦……

她就说,她怎么可能猝死穿进书中嫁给姜言那个变态,她喜欢的男人,应该是像陆南风那样温暖清雅的男人才对。

床边的老人见孙子眼睫轻颤不由鹰眸怒瞪,“醒了就给劳资睁开眼,我姜家可没有孬种。”

“然然是你妹妹,你竟然将她扔进池塘,姜言,你还是个男人吗?”

不对……姜言?难道她还在书中吗?

可是为什么在医院?

这怎么和书中描述的不一样?

宋星然恍然想起,昨晚她报复性的将姜言踹进荷塘,后来想到他不会游泳自己又跳进去救他。

半天不见回应,老爷子见孙子竟然不知悔改顿时气得不轻,拐棍咚咚作响,“竟然还不愿承认错误,阿福,将鞭子拿来,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子。”

宋星然终于意识到不对,立马睁开眼睛,试探着开口,“爷爷,我没事的,你别生气。”

老爷子闻言气得怒目圆瞪,毫不手软一鞭子挥在她身上,“劳资是让你去给然然道歉。”

实打实的一鞭子挥在背上,直打得宋星然一哆嗦,这也太狠了吧!

不是说姜爷爷待原主很慈祥和蔼的吗?

老爷子见孙子疼得龇牙咧嘴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男子汉大丈夫,跟个娘们似的。

他丢开鞭子,气得喘粗气,“姜言,你知不知错?”

姜言?

他也不在这啊!

爷爷到底怎么了?是她醒过来的方式不对吗?

可是刚刚那声音,分明就是那个死变态的……啊不对!

她飞快掀开被子,赤脚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镜中昳丽的俊颜看得她差点晕过去。

抱着一点仅存的幻想,手迟疑着,缓缓的摸上某处……而后彻底绝望。

这也太幻灭、太匪夷所思了,她怎么就变成姜言那个变态了呢?

“不要啊!我不要做变态啊!”

“啊啊啊!怎么办啊!”宋星然抱着被子一脸痛苦的在病床上翻滚。

老爷子望着疯疯癫癫的孙子眉宇间染上凝重,伸手示意阿福去找医生,嘴上依旧冷硬,“姜言,别给劳资装疯卖傻。”

完了,她成了黑莲花,那自己身体里住的不会是黑莲花那个死变态吧?

不行,她得先去确认一下。

“爷爷,姜……宋星然在哪里?”

老爷子拐杖跺地,“哼,你还好意思问,然然高烧不止,现在还没清醒过来。”

“爷爷,我去向她道歉。”说着也不顾穿鞋,飞快的就往门口跑去。

赶来的管家和医生只得跟着她身后追去。

“然然,你没事吧?”

“好端端,怎么突然落水呢?”

推开病房门,宋星然看着病床上的‘自己’一脸不耐与冷冽忍不住有些汗颜。

见她一脸焦急,陆南风眼中闪过些许诧异,宋星然看在眼中忍不住有些尴尬,于是心虚的开口,“南风哥哥,意姐姐,你们也来了。”

床上的‘自己’一听这矫揉做作的话语登时额头突突直跳,“闭嘴!”

完了,果然是黑莲花。

沈知意两人惊疑不定,还不等他们说话,尾随而来的老爷子见她醒过来立马上前嘘寒问暖,“然然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适?”

宋星然心底汗颜,无力呐喊:爷爷,我才是你的乖孙女啊!

姜言不适的往一旁挪了挪身子,淡淡道,“我没事,多谢爷爷关心。”

小丫头精神不济,老爷子心疼又自责,“然然别怕,这不孝子爷爷已经替你教训过了,他以后定然不敢再如此对你。”

“爷爷你先出去,我和宋……言哥哥有话要说。”

老爷子心底有些疑惑,宽慰道,“有什么话直接说,有爷爷撑腰,这兔崽子不值得你害怕。”

站着的宋星然见此立马开口保证道,“爷爷放心,我不会欺负她的。”

一旁的陆南风笑着说,“姜爷爷,我们不妨先出去,阿言若是欺负然然,会立刻叫我们的。”

老爷子虽还是有些担忧,但也期待两个孩子真正和解,相亲相爱。

病室里剩下两人,床上的姜言便阴郁出声,“宋星然,你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宋星然趴在一旁的沙发上气哼哼的说,“我怎么知道?”

“你将我踹进池塘又自己跳进去,你会不知道?”无人知道,当他看到自己竟然变成了宋星然时,心底是何等震惊。

宋星然气恼,伸手对天发誓,“我宋星然对天发誓,若我说谎,天打雷劈。”

“轰。”

震耳欲聋的雷声登时响起,迎着姜言阴沉的神色宋星然急急解释,“真的与我无关,当时踹你我也是不小心,你要信我。”

先是经历穿书,然后又是身体灵魂互换,对宋星然来说,虽然很难接受自己变成黑莲花,却并没有觉得害怕。

反正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或许与荷花池有关?”

“我们要不再去荷花池试试,说不定能换回来。”

她的提议显然令姜言心动,沉着脸轻轻点头。

于是两人偷偷从窗户上翻下去,打车来到沈家后花园。

“现在好像应该你坐在秋千上,我站在你昨晚站的地方才行。”宋星然有些懊恼,昨晚就不该逞一时之快,再来一次,姜言一定会知道她是故意踹他的。

姜言冷冷的睨着她变化莫测的脸,神色不定的出声,“按你说的办。”

然,试验失败。

再次在医院醒来,姜言握拳阴沉的望着她,“这就是你说的不小心?”

又被打了两鞭子的宋星然泪眼汪汪的趴在沙发上辩解,“你睚眦必报,不是意外,难道我敢故意踹你吗?”

这身子还真是弱,泡了会水就头昏脑涨的,姜言不舒服的甩了甩头,冷冷威胁,“你最好说的实话。”

宋星然瘪嘴,“那现在怎么办?咱们还试吗?”

姜言冷漠睥睨,“你找得到换回来的方法?”

看她一脸无辜,姜言沉着脸烦躁出声,“这件事,我不希望有除了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晓。”

原创文章,作者:七月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5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