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小说章节目录姜言,言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七月眠

简介:宋星然穿书了,穿成与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还和书中的黑莲花男配姜言灵魂互换了!知道剧情的她决定放飞自我,立志睡遍天下妹纸,可是这不按原文剧情走就腹痛到想原地去世是什么鬼?于是,众人发现,不近女色冷傲暴戾的姜家霸王突然转性,身边美女如云不说,竟还倒追陆家长子。后来,顶着明艳小脸的姜言忍无可忍将人堵住,隐忍阴郁,“流连花丛,爱好男风?”“误会!都是误会!”“星星,不要看他们,你有我就够了。”

角色:姜言,言哥哥

《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小说章节目录姜言,言哥哥全文免费试读

《穿书:在黑莲花男配怀里撒个娇》第1章 落水免费阅读

华灯初上,富丽堂皇的宴会厅觥筹交错,人来人往充满欢声笑语。

二楼客房,第无数次端详镜中容颜的宋星然依然秀眉紧蹙。

这明媚娇媚的小脸蛋,确实比她本人好看多了,但是,眉间暗藏的阴郁,硬生生将她的美貌打折。

作为书中成天想着暗害女主的配角之一,表面单纯娇俏,背地里阴郁暗藏坏心。

她看文的时候一直不理解,作为昆城上流社会姜家的养女,宋星然想要多少青年才俊找不着,为什么就是着了魔般想要同女主抢男人?

坏事做尽,以至于最终被女主最大的爱慕者姜言弄进监狱,赶出姜家,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抱着疑惑和对作者的不满,她差评了。

想到这她就忍不住泪目,难道因为这样,就让猝死工作岗位的她穿成书中小白花宋星然吗?

想到接下来宋星然要使的坏她就忍不住瑟然,还真是够狠的,她成了宋星然本人不说,行事也得按照原书中的剧情走下去,不然就会莫名腹痛不止。

想到那个滋味她忍不住打个寒颤,咬牙拿起桌上的礼物,决定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宴会厅,陆南风看了眼二楼担忧开口,“阿言,你去看看星然,可别出什么事。”

姜言眸色极冷,随后冷笑,“你若是忧心,自去探望,想必你若是去,她一定会很开心。”

陆南风无奈,“那你替我招呼客人,我去去就来。”

“陆南风,今天是意姐姐的生日,你不陪在她身边反而去在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姜言眸中带火,冷戾而不屑,“你真的爱意姐姐吗?”

“南风,我不是让你去看星然吗?你怎么还在这?”

姜言抬眸望去,只见端庄温柔的沈知意嗔怪的望着陆南风,精致的脸上布满信任。

他撇开眼,努力掩饰昳丽容颜上的阴沉与淡淡失落。

静默间,耳边忽闻娇俏清脆的女声,“南风哥哥,我来啦!”

只是一瞬,女孩欢快的抱上陆南风的胳膊。

沈知意担忧的询问道,“星然你没事吧?”

“没事啦,意姐姐不用担心。”

陆南风摇了摇头,看到她藏在身后的礼盒不由揶揄,“你手里拿的什么?”

宋星然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礼盒,手心微汗,故作轻松的笑道,“我给意姐姐准备的礼物。”

说完有些期盼的望向沈知意撒娇,“无论星然送什么,意姐姐你都会喜欢的对吧?”

“当然,无论什么礼物,都是星然的心意。”

姜言一见她粉色的礼盒神色一紧,大声喝止,“不行!”

宋星然心底一抖,完了!

这黑莲花果然是原主的克星,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宋星然她根本就不安好心,陆南风你什么时候才能保护好意姐姐不受伤害?”

暴躁如雷的姜言未等陆南风回答便转头冷厉的盯着她,“宋星然,别以为爷爷是你的免死金牌!”

宋星然心跳如雷,努力抑制心慌,胆怯又可怜的小声说,“言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言懒得同她废话,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礼盒,面无表情的打开递到陆南风面前,“你还觉得她单纯吗?”

望着盒中挣扎的小蛇,陆南风眼中闪过愕然,身子下意识挡住沈知意的视线。

宋星然惊慌捂嘴,泪珠滑落,害怕的不停摇头,“言哥哥,我知你一向不喜我,但是,你为何要如此害我?”

姜言面色乍沉,昳丽的俊脸满是危险,宋星然毫不怀疑,若没有别人,他一定会掐死她泄愤。

她捂嘴颤抖,语无伦次的解释,“南风哥哥你相信我,除了爷爷就你和意姐姐对我最好,我怎么可能害意姐姐呢!”

两人对视一眼,陆南风柔声安抚道,“星然别哭,我们相信你!”

不管结果如何,总算勉强逃过一劫,宋星然猛松口气,心底默默吐槽那该死的惩罚!

她又不是原主,凭什么还得按原主的人生轨迹走下去??

沈家后花园。

“真没想到,正直无私的宋叔叔,竟然养出你这么个女儿。”

似笑非笑的冷冽男声忽然在耳边响起,坐在秋千上的宋星然吓得差点跌个狗吃屎。

随即第一反应就是,跑!

姜言见此一把掐住她纤腰,将人提起,望着她慌乱的瞳眸,他勾唇一笑,“在星星眼里,原来我这么可怕啊。”

文中对男二姜言的外貌描写不多,只道他睚眦必报,是沈知意的忠实爱慕者。

他有多爱慕沈知意,就有多厌恨她,对宋星然来说,姜言便是她的噩梦。

书中宋星然暗害女主从未逃过他的眼睛,起初还会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不与她计较。

后来在爷爷逼迫下两人结成夫妻,姜言与自家爷爷彻底闹翻,对宋星然也绝了最后一丝怜惜。

特么,变态谁不害怕啊!

犹记得书中提到新婚夜,姜言可是把宋星然折腾得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周啊!

“哭什么,我们星星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伤害呢?”说着竟是温柔的低头亲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珠。

湿湿的,黏腻的触感像极了向你吐蛇信子的毒蛇,阴郁黏答答的气息令宋星然顿时如临大敌。

“言哥哥,我错了我错了!”

听着少女惊惶的嗓音姜言薄唇微掀,似笑非笑的问,“你错在哪里?”

他五官立挺,容貌昳丽,笑起来的时候毫无攻击,仿若那美丽的罂粟,危险而引人沉沦。

宋星然乍然呆住,这黑莲花也太可了!

呆愣间见他嘴角笑意逐渐消失,宋星然抖了抖,眼睫轻颤,语气低落,“言哥哥很喜欢意姐姐吧!”

“若我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言哥哥有机可乘,言哥哥信吗?”

姜言将她丢回秋千上,眼中带着蔑视与怒火,“你喜欢陆南风我管不着,但是阿意,不是你能碰的。”

宋星然仰头望她,眼泪骤然滑落,呐呐失神低语,“言哥哥忘了吗,星星一直想要嫁的人是你呢。”

呕,这变态谁爱嫁谁嫁,反正她不可能嫁的。

姜言神色一怔,随即冷笑,“宋星然,我姜言便是出家为僧,也不会娶你这种白莲花。”

嘁,死变态,最好记住你自己说的话。

忽然雷声大作,秋千荡高,望着前方的荷塘,宋星然眼底闪起诡异光芒。

只听扑通一声,站在秋千前的姜言被狠狠踹进荷塘。

呵,既然不能替原主报仇,先拿点利息也不错啊!

随即,她站在池塘边,假装害怕的大声喊,“快来人啊,言哥哥落水了,有人吗?”

“宋星然!”

森冷而又咬牙切齿的声音令宋星然条件反射的微瑟,而后才想起文中至关重要的信息。

姜言不会游泳!

原创文章,作者:七月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5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