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冷王神医娇妻美又飒》小说章节目录谢沅芷,江入婳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嫡女:冷王神医娇妻美又飒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嘉七

简介:一朝冤死,她携天大的仇恨,借尸还魂,重生归来,一心只为洗刷冤屈,还谢家清正之名!报仇路上,她杀人,他递刀:”你这鞭子不好使,用这个。”“……”“本王忽然发现,如今的你比身为谢沅芷时,更加招人疼!”“……”“怎么不说话,莫非昨夜我太用力了?”江入婳咬牙切齿:“王爷说话能否不要如此引人误会?”“误会什么?你我共度一夜,还是你垂涎我美色已久?难不成,你还想对本王用完弃之?”

角色:谢沅芷,江入婳

《重生嫡女:冷王神医娇妻美又飒》小说章节目录谢沅芷,江入婳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嫡女:冷王神医娇妻美又飒》第1章 江家大小姐免费阅读

才刚进入冬月的天气,就已经冷得不像话。寒风凛凛,吹在行人脸上如同刀刮般难受。

往日热闹非凡的京城街道此刻却是冬日里大雪纷飞时才会出现的冷清之气,众人行色匆匆,半个字都不敢搭讪,唯恐说错了什么,惹来杀身之祸。

城东较为繁华的街道处,隔着两条巷子有一处气派的府邸。两扇正红朱漆大门上方挂着一块金丝楠木牌匾,上面赫然写着“丞相府”三个字。

院内廊檐上的水滴落在栏杆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院中不肯凋落的叶子在寒风的摧残下也显得摇摇欲坠。

水墨阁中,一个身着翠绿小夹袄的小丫鬟不停的换着帕子,脸色苍白的看向另一个和她打扮差不多的丫鬟:“怎么办,小姐还没醒……”

“这样下去不行,嬷嬷请的大夫怎么还没来?我出去看看。”另一个丫鬟有些焦急地迈着步子出去了。

她们的动静不大不小,床上的女子眉头微皱,似乎睡得也并不安宁。

“谢沅芷,你们谢家不是风头正盛吗?现在,倒台的滋味如何?”

“长的好看又如何?本公主还偏就要毁了你这张脸!居然还妄想和景云成亲,真是不自量力!”

“本公主告诉你,你是第一个,过不了多久,你的父亲和弟弟都会下来陪你!说起来,也怪你那脾气又臭又硬的爹,怎么就不懂得变通?若是他肯退让一步,也不至于让谢家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你嘛,也许就不用死了哈哈哈哈!”

“谢沅芷,到了阴曹地府,可别来找我!记住,这一切都是你们谢家自找的!”

迷迷蒙蒙中,谢沅芷清晰的感觉到毒意蔓延全身,濒临死亡的窒息感将她重重包围。

“不要,不要,爹,阿廷,你们不能有事!”

话落,谢沅芷猛然睁开了双眼。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青枝有些激动的看向床上的女子,“您现在感觉如何?蓝烟和嬷嬷去接大夫了,也不知怎么还没来……”

谢沅芷并未听进她说的话,只是挣扎着坐了起来,有些呆愣的看着四周,正欲说话,脑中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紧接着就是一幕幕不属于她记忆的片段如潮水般涌来。

一边的青枝见她紧紧抱着头一脸痛苦的模样吓坏了:“小姐您怎么了,可是头疼?”

正在接收不属于自己记忆的谢沅芷只觉得这丫头有些聒噪,当即就摆了摆手吐出几个字:“你先闭嘴!”

青枝先是一愣,随即立马识相的不再做声。

谢沅芷这才捋了捋思绪,她低头看了看这双娇嫩白皙的手,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她的手,因为常年习武和采摘药材的原因,早已有了些茧子,这双光滑的手,不是自己的!

还有刚刚脑海中闪过的那些片段,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她急急忙忙地下床,有些踉跄地走至铜镜前,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般直愣愣地站在那,不知作何反应。

镜中的美人皮肤白净细腻,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嫩滑,一双水灵灵的杏眼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灵动之意,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嘴不点而红,明明未施粉黛,甚至还有些苍白的病态之色,却丝毫不影响女子的倾城之姿。

谢沅芷怔怔地抬手抚上这张国色天香的脸,内心却是暗潮汹涌。这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不就是那个和她并称京城双姝的相府大小姐?

所以,她现在是变成了,江入婳?

谢沅芷幼时在师父那倒是看到过一些古书,算是见多识广,却不想这样怪力乱神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内心起伏不定,经过短暂的惊疑之后,她终于开始接受这个诡异的事实。这样看来,应当自己被害死之后,怨念太重,借尸还魂了。

可……原本的江入婳去哪了?

思及此,她又不动声色的梳理了一遍方才脑中闪现的记忆片段,不由得忧从心来。看来,原本的江入婳已经被人害死了……

丞相府比谢家要复杂的多,江入婳是江家的大小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均是对江入婳疼宠入骨,才造就了这位大小姐无法无天的性子。

不过……丞相大人还有位庶出弟弟,也是与他们住在一起,并未分家。江老太爷和那位姨娘已经故去,如今的江家就是江老夫人在操持着一切。

说起这位叔父,倒也算是个有才之人。原先虽是靠着丞相给他谋到了一个光禄寺署正的职位,不过他自己也是上进的很,现如今已经是官居正五品的光禄寺少卿。

叔父育有一子一女,女儿江澜是相府的二小姐,儿子江沛是相府的三公子。大概是因为二房庶出的原因,这两人也丝毫不显张扬,平日里反倒是显得有些拘谨。

思绪理到这里,谢沅芷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好在,她和江入婳都是一般大的年纪,她记得相府大小姐和她一样,都是今年办的及笄礼,年芳十五。

她定定的看着铜镜中的人,压下心中所有的不甘和惊疑。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无从改变了。

既来之,则安之。从此以后,谢沅芷已死,她便是江入婳了。

她看的入神,似乎忘了屋里的青枝。

直到身上传来一阵暖意,江入婳才堪堪收回目光,瞥向这个正在为自己披衣服的小丫头,只见她青葱般的手指划过自己的发丝,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

“小姐,如今这样冷的天,您就穿着单衣下床,本就是落水染了寒气,若是再不多注意,真要是染上风寒了可如何是好?”

原创文章,作者:嘉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4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