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侠客》小说章节目录庄子,庄子予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多情侠客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扬小威

简介:这是关于传奇人物庄子予的传奇故事。用冰火晶石,打开冰火之门,在红白世界锤炼修行,习武者武功大增,衰老者变年轻,动物可以幻化成人。庄子予有时候很悲伤,为什么无论走到哪里,总有女人缠着自己?还是国色天香的尤物。

角色:庄子,庄子予

《多情侠客》小说章节目录庄子,庄子予全文免费试读

《多情侠客》第1章 你不像坏人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不像坏人

庄子予用葛优躺的方式在长榻上闭目养神。

他的服饰裁剪得体而华贵,正好体现出他修长而健美的身躯。古铜色的肌肤包裹着一张英俊的脸,嘴角上露出似有似无的微笑,充满桀骜不驯的自信。

穿越到这个玄幻世界已经30年,庄子予已经成长为这个世界独特的存在。

庄子予,江湖人称庄梦蝶,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长榻旁边的桌子上有一壶酒,一个酒杯,一碟炒花生米,随着马车的行进,有些颤动。

“吁……”

谢尔曼让马车停了下来。

一个清脆嘹亮如同百灵鸟一样的女孩子声音问道:“请问,你可以听懂中原话吗?”

“能。”

“太好了!可以载我一程吗?我坐在你旁边的副驾驶座上就可以。”

“可以。”

女孩子发出“哼哼”的鼻音,听上去很快乐,这是只有美丽女孩子才有的鼻音。

接着是爬上驾驶座的淅淅嘘嘘的声音,以及马车因为重力而产生的晃动。

“谢谢!”女孩子显然已经坐上了驾驶室。

马车没有动。

“怎么了?”女孩子百灵鸟的声音再次响起。

良久,谢尔曼的声音才传出来,“车厢里有个色狼。”

“啊?”女孩子咯咯笑了起来,“你不像坏人。”

“他像。”

驾驶座后面的小窗户打开了,露出一张仙女一样的脸蛋,眼睛像天池的水,清澈闪亮;嘴唇红润如蘸了蜂蜜的樱桃。

女孩子咧嘴笑了,露出珍珠一般的牙齿,“你也不像坏人。”

庄子予伸出右手食指,摸摸耳垂。

他许多时候总会情不自禁伸出右手食指,摸摸耳垂。

对于这个习惯,他觉得没什么,所以一直没有改,也不想改。

庄子予从长榻上坐直身体,正常的男人躺着和人、特别是美丽的女孩说话,显然是在耍流氓。

庄子予说道:“是的,坏人总会在额头刻字。”

“是吗?”

“是的,刻上‘坏人’两个字。”

女孩又咯咯笑起来,“你真逗!”

她想了想,歪着头说道:“我可以到车厢里面坐吗?”

“不胜荣幸!”庄子予打开车门,下车守在门前。

女孩跳下车,站在庄子予的面前,温暖的阳光斜照在她的侧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白光,仙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庄子予看着女孩,文弱的样子,瓜子脸,鼻子高挺,眼睛扑朔迷离,艳红的薄唇如同花瓣,娇艳欲滴。

头发乌黑,闪着光泽,如瀑布一般垂落在肩膀。后脑勺一小撮头发被一条艳红的丝绳绑着,如同漆黑的夜空一抹明月,一下给人增添可爱和文艺的气息。

身上一条鹅黄色长裙,边角点缀红黑暗图,腰间挎着一个大葫芦,背着一把吉他,一个包袱,显得风尘仆仆。

女子被庄子予看得双颊绯红,但是眼睛却和庄子予对视,根本就没有发怵,很勇敢。

庄子予伸出食指,摸了摸耳垂,他有些想笑,第一次见面就敢这样和自己对视的女子,这位好像是第一位。

庄子予抬头望向远方的雪山,一见面就盯住女人的眼睛不放,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庄子予是位懂礼貌的君子,声音如同空旷原野的风:“荒山野岭,一个人旅行?”

“我喜欢流浪。”女孩的笑像阳光一样灿烂。

唉,谁让谢尔曼答应让这个仙女坐顺风车呢?谁让庄子予是一位心肠柔软、善良的人呢?

庄子予也很无奈,做出“请”的手势,请女孩上车。

女孩嫣然一笑,上了车。

马车内,豪华奢靡。

一张长榻,一张桌子,几张圆凳。墙上用米黄色布幔装饰,四角都立着一个圆木,圆木上开着许多小抽屉,抽屉里很用心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必需品和急需品。

地面是最精美的波斯地毯。

每样东西都经过精心的设计,正好摆在最恰当的地方。

四匹马拉着四轮马车,重新上路,奔驰在笔直的官道上。

豆大的血红色汗珠出现在马的脖子上。

马,是汗血宝马,无论哪个时代,都价格不菲。

驾车的人鹰钩鼻,深蓝瞳孔,金黄头发,金黄络腮胡子,冰雪城人氏,俄族人。

“驾!”谢尔曼熟练地操纵着马车,一路狂奔。

天,很蓝,云很白。

路,很直,坡很缓。

这里海拔1500米,路两边群山层叠,荒芜无树,鲜有绿色。

庄子予收起桌面上的酒杯和酒壶,准备拿些茶水款待客人。

“这是酒吗?”女孩指着酒壶,手指如葱。

“你的鼻子很灵。”

“可以给我喝点吗?”

“当然!”庄子予爽快答应,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酒杯。

有趣,有趣得很!

女孩子问要酒喝,这的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庄子予将两个酒杯斟满酒,一个递到女孩面前,一个给自己。

女孩接过酒杯,放在空中,面露微笑,“干杯!”

庄子予只好拿起酒杯,和她碰杯,“干杯!”

女孩一饮而尽,露出干净的杯底,“好酒!酒香清冽,入喉如丝,如清风拂面,如骄阳亲肤。”

“姑娘好酒量!”庄子予由衷说道,“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免尊姓戴,小名佩玲。”

“戴佩玲,好名字!”

只要对方不要叫狗屎,总应该赞颂一番别人的名字,总不会有错的。

戴佩玲抿嘴而笑,被人赞美,总是要笑笑,不会有错的。

戴佩玲喜欢笑。

她也知道,自己笑起来很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

“庄子予,庄子的庄子,给予的予。”

“你很喜欢庄子吗?”

“呃…..”庄子予摸着耳垂,半天才回答,“可能,我爸喜欢。”

戴佩玲笑得花枝招展,“你真逗!”

“戴姑娘从何而来,要往何处去?”庄子予将酒杯斟满。

戴佩玲干了杯中酒,“随遇而安,浪迹天涯,追寻心中的诗和远方。”

“戴姑娘好性情!”庄子予这句赞美是真诚的,昂头干了酒,再次斟满。

戴佩玲巧手一抬,杯子又空了。

杯子不大,但是也有半两,庄子予对眼前的女孩生出满满的期待。

期待什么呢?

一种神秘,一种向往,一种遐想,一种美好……

寂寞的旅途可以遇到有趣的人,旅途会变得很有趣。

“有吃的吗?我饿。”戴佩玲摸摸肚子,“今天我还没有吃东西。”

窗外斜阳西沉,天气晴朗,天空湛蓝,风中带着花香。

戴佩玲吃完一个像脸盆一样大的馕和一斤牛肉干,抹抹嘴,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终于没有了饥饿的感觉,我不喜欢饥饿的感觉。”

“我想没有人会喜欢饥饿的感觉。”庄子予将一大杯水递到她的面前。

咕噜咕噜一口喝完水,她又将洁白整齐的牙齿露给庄子予看,“舒服多了!谢谢你!”

“你准备到温泉镇吗?”

“这条路的确是通往温泉镇的。”

“一路向北,穿过温泉镇,再向西,就可以到冰火山谷。”

戴佩玲拿起桌上的酒壶,给酒杯斟满酒,“旅程还远,我们喝酒!”

“非常不错的主意。”庄子予举起酒杯,“干杯!”

“干杯!”

庄子予很奇怪,为什么看上去如此弱不禁风的女孩,饭量这样好,吃下面盆一样大的馕,还吃了一斤牛肉干。

酒量也这般好,庄子予已经从长榻下面拿出第二罐酒了,每罐酒有5斤重。

“你心疼你的酒?”戴佩玲的笑很坏很妩媚。

红霞已经爬上了她的双颊,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但是显然,她还没有醉。

庄子予推开窗户,高原的夜晚风很凉,夜很静,星很明。

“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没有醉。”庄子予说的是实话。

“你想灌醉我?你这个美男子坏得很!无,亦烦!”戴佩玲的笑声很吸引人。

“烛都美,不烦。”庄子予已经将空杯斟满。

“对酒当歌,正爽!”戴佩玲一饮而尽,“你让我想起一年前在昆仑山上遇见的那个人。”

“你从昆仑山上来?”

“你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

戴佩玲盯着庄子予看了好一会儿,才悠悠说道:“你不问我那个人是谁,却关注我从昆仑山上来。”

庄子予笑了,对视她的眼睛,“我一向是个奇怪的人。”

戴佩玲将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将目光离开了眼前这个“怪男人”。

如果继续和他对视,戴佩玲感觉自己会被他燃烧。

庄子予将目光从她的眼睛移开,再这样盯下去,自己就要成为流氓了,于是问道:“昆仑山上有个科学狂人,叫戴袤梓,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听说他本是一只熊,因为得到冰火两重天,修炼成了人形,成了非常聪明的人,他发明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和人类敌对。”

“不错!江湖上说他是天下第一坏人。”

“昆仑山的居民好像不害怕他,倒是有不少的人说他只是狼面豆腐心。”

“哦?”庄子予很感兴趣,端坐。

遇到感兴趣的事情,庄子予总会挺直腰身,保持面部肃穆,这样人们才会觉得庄子予是个很有修养的人,对方才会将更多的话说出来。

“据说昆仑山的许多居民的家里经常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些东西,那些东西都是戴袤梓给他们的。”

庄子予问道:“多出什么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扬小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4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