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大佬的小祖宗甜又飒》小说章节目录秦翡玉,秦西琀全文免费试读

司家。

晚宴现场。

秦翡玉一来,就到处查找司墨的身影。

终于在餐桌边看到了他。

司墨旁边还站着几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女孩,似乎聊得很投机。

秦翡玉心中不喜,直接奔向了司墨。

“墨哥哥!”

司墨听到声音扭头,看到秦翡玉之后露出一个笑:“翡玉,你来了 。”

秦翡玉揽上了他的手臂,“墨哥哥,她们是谁?”

“司家的宾客。”司墨不愿意说太多,跳过了话题:“这次宴会据说是你那妹妹提出来的?”

“她人在哪?”

司墨对这一个传说中的真正秦家千金,有些许的好奇。

他也没想到秦家居然还有这么狗血的事发生。

秦翡玉自然而然的被转移的注意力:“妹妹吗? 她第一次参加这些聚会,可能有些紧张,所以稍微的打扮久了一点。”

司墨笑了笑:“也是。”

两人聊天正欢,就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了低声的惊叹声。

司墨顿时也非常好奇的看了过去。

他明白了周围宾客的惊叹。

从大门中走进来了一个容貌精致的少女。

她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人鱼摆尾礼裙,细钻在水晶灯下熠熠发光。

让她仿佛真的是从阳光照射的水中,走出的人鱼公主。

司墨是被手臂上的疼痛唤回神智的。

低头就看到了秦翡玉眼中来不及收敛的慌乱:“怎么了?”

秦翡玉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墨哥哥,我没事。”

但是她的眼神一直落在秦西琀纤细的腰身上。

低头看向自己,秦翡玉觉得她的腰肢太粗了!

这件礼服将她腰部瑕疵完全放大!

她恨不得立即脱下!

不过,秦西琀身上的这一套礼服。

到底是怎么来的?

司墨一点都不觉得她是没事的样子。

他意识到她的不对和这少女有关。

“你认识她?”

“她,就是我妹妹。”秦翡玉着重了“妹妹”二字。

司墨惊讶。

妹妹?秦家真正千金?据说从乡下里找回的那个?!

他再仔细的看秦西琀。

这优雅矜贵的模样,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乡下妹。

秦西琀已经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下来到了韩茵跟前,笑容完美:“母亲,司夫人。”

她的称呼让听到的宾客都惊讶了。

秦家消息瞒得非常好,只有司家知道这狗血的事情。

韩茵脸上的笑容几乎绷不住!

她该想到的!

她怎么忘记了这一层!?

赵斓一直观察着周围人反应,注意到了除了她司家,当真没一个知道秦西琀的身份。

这才意识到秦家打得一手好牌。

等司聿珩真娶了秦西琀进门,却没一个人知道她真实身份,他们嘴上不说,却会在背地里笑话!

她不在乎司聿珩娶谁。

但是她在乎司家的声誉!

这是赵斓拼命维护并且想要得到的东西。

有司家才有她赵斓!

赵斓也不管韩茵的黑脸了,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直到觉得差不多了,她才矜持的朝着秦西琀点头:“嗯。”

笑着看向眼神疑惑的诸位宾客,赵斓不介意火上浇油:“大家似乎都好奇这女孩是谁?”

“我觉得她的身份,应该要韩夫人说才合适。”

韩茵脸色更难看了。

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没办法不说话。

这一刻她恨死了秦西琀!

秦西琀的确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她宠爱了秦翡玉那么多年,秦西琀的出现让她觉得她十几年的宠爱像是笑话!

韩茵就像是一个在赌桌上的赌徒,为秦翡玉付出太多,也就不想下来了。

但是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

“她……”韩茵听到自己声音沙哑:“是我女儿……秦西琀。”

众人喧哗!

秦西琀听到了小声的议论声。

“韩茵女儿?怎么回事?私生女?”

“没想到秦家憋着这惊天大料啊!不过秦山海知道他头上被戴绿帽了吗?”

“肯定知道啊!都跟着姓秦,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秦西琀像是一个局外人,站在旁边淡淡的笑着。

直到现在,韩茵还是护着秦翡玉。

赵斓可不愿意司家的名头多了一项娶私生女。

她当下便以手遮嘴,笑呵呵的道:“我们司家也要恭喜你们秦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一句话堵死了韩茵的所有退路!

韩茵只觉得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

让她艰难的几乎喘不过气!

而秦翡玉的脸色也变得极为的苍白!

秦西琀真正的身份突然间被公布了!

那么她呢!?

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并不是秦家的千金,只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的人!

他们会怎么看自己?!

原本猜测秦西琀是私生女的宾客们也被打脸了。

同时,他们也觉得这一件事有一些耐人寻味。

什么叫做真正的亲生女?

那那个一直跟在韩茵身边的女孩又是谁?

而且秦家找回了自己的千金,为什么要司家来宣布?

他们觉得接下来会有好戏看了。

吃瓜群众从来不担心事情闹大。

他们纷纷站在了赵斓这一边,热情的鼓掌。

“那我们林家也恭喜秦家找回千金!”

“我们赵家也恭喜秦家找回千金!”

“还有我们钱家!”

韩茵看着眼前这一群人,都觉得她们笑里藏刀。

他们肯定在看自己的笑话!

而导致她落得这一个结果的,都是因为秦西琀!

赵斓干脆走完最后一步。

“这件事,司家本该不归管,但是大家都知道司家跟秦家之间有婚约。”

“为了不让大家以后疑惑,我觉得这一件事情还是从一开始就讲清楚比较好。”

“韩夫人,你说对不对?”

韩茵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眼前发黑。

要不是赵斓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她恐怕能够晕倒在地上!

韩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的那一个“对”字。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脸继续在这待着。

急匆匆的找了一个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就直接离开了。

秦翡玉赶紧跟了上去。

她同样没脸一个人待在这!

韩茵和秦翡玉的离开,暂时的为这件事情画下了一个句号。

秦西琀笑着:“谢司夫人。”

赵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不是在帮你。”

秦西琀自然知道。

这个赵斓手段,心机都有。

不然也不可能小三上位。

她只不过是维护司家的名誉。

秦西琀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一片喧闹声中,一道带着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看来我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

秦西琀下意识的朝着这一道声音的来源转头看去。

她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套深灰色的西装,脸上戴着面具,只露出了完美的下颚线。

明明坐的是轮椅,却因他身上矜贵的气势,让人觉得他仿佛是坐在王座。

他,就是司家长子。

司聿珩。

然而这一切,都在秦西琀看到他的眼睛后,瞬间皆不是重点。

这一双眼睛,黑得那么的纯粹,像是黑洞。

在几天前,自己曾经见过这一双眼睛。

她终于又见到了。

没有想到那个在飞机上的男人,居然就是司聿珩!

他根本就不是残疾!

她不会认错那么一双漂亮的眼睛。

在秦西琀看着他的时候,司聿珩也同时看到了她。

从她的眼中,司聿珩看到了痴迷。

赵斓看着司聿珩,很好的收起了眼中的厌恶,但是语气依旧很冷漠:“你怎么这么晚才到。”

司聿珩这才看她:“毕竟行动不方便。”

赵斓不再多说了,直接转到了正题:“你还没跟你未婚妻见过吧,她就是你未婚妻秦西琀。”

“你们两个可以多交流一下,毕竟以后要一起生活。”

于是秦西琀接手了推他轮椅的工作。

“我们去花园外吧。”

“可。”

两人来到了花园外。

前面是石板路。

每块石板都有间隔分开。

秦西琀手一歪,原本走在正道上的轮椅卡在了一块石板间隙里。

呈四十五度倾斜。

如果是双腿正常的人,会下意识的伸脚稳住。

秦西琀一直在观察。

连同他裤腿里的肌肉有没有动,也没有放过。

肌肉若是紧绷,布料也会跟着动一下。

然而,司聿珩只是用双手稳稳的扶住了轮椅旁的扶手。

下身的腿半丝没动。

秦西琀将轮椅拉回后,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抱歉,“抱歉,刚才是我失手了。”

司聿珩松开了手:“没事,下次小心一些就行。”

秦西琀没再重复刚才的动作,安全的将他推到花园里的一个椅子边。

看着他脸上精致的面具,好奇的开口:“你的脸上为什么要戴面具?”

司聿珩如墨深邃的瞳孔落在她的脸上,秦西琀看不到他的神情。

“太丑了,怕吓着人。”

秦西琀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是吗?”

“可是你的眼睛很漂亮。”

司聿珩眼神落在了她脸上。

秦西琀并没有忽略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探寻。

但是她丝毫没有要避让开视线的想法,依旧直直的看着他。

见他一直没说话,秦西琀忽然伸手摸向了他。

在她的手还没有触碰到他面具的时候,司聿珩就阻止住了。

“你想要做什么?”

秦西琀:“我们快要结婚了,看一下未来老公的长相是什么样子的,不是很正常吗?”

司聿珩:“我说了我很丑。”

秦西琀却低声笑了起来:“那你就配不上这一双眼睛。”

艺术品不应该拥有瑕疵。

司聿珩也跟着笑了,笑容带着一丝残虐,但是有面具的阻挡,秦西琀看不到。

“那你会如何?”

秦西琀:“让它去它该在的地方。”

司聿珩:“比如?”

秦西琀伸出了另外一只没有被控制住的手,再次往他面具上摘去。

“我手里。”

司聿珩自然不会轻易的让她摘下面具。

很快的再次伸手阻扰。

秦西琀和他双手缠斗在了一起。

她觉得此时自己弯腰很是麻烦,干脆直接跨步直接坐在他身上!

在这一瞬间,秦西琀感觉到了他腿上肌肉的颤动!

秦西琀忽然勾起了一个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你腿上的肌肉动了,你没有残疾。”

司聿珩藏在面具后的眼睛如墨深邃。

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吸入进去,毁灭掉!

“我只是腿断了,并没有功能废掉。”

两人并不知道,他们此时的姿势到底有多么的暧昧。

秦西琀双手被他桎梏着,跨坐在他腿上,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二十厘米。

她能够闻到司聿珩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木质调的冷香。

炙热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

秦西琀看着他的眼睛,弯唇一笑。

忽然凑近了他的耳边。

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耳廓上:“那功能也没有被废掉吗。”

秦西琀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司聿珩肌肉再次一紧!

有某个地方似乎在苏醒。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低头咬住了他面具的边缘,然后将它掀开!

司聿珩没有料到这一手,等回神的时候,面具已经到了秦西琀的手中。

清冷的灯光下,映衬出了他俊美无双的脸。

他的五官深邃,如同古埃及里的神祗。

一双薄唇不染而朱。

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的那一双如同黑洞般的眼睛。

这一双眼配在这一张脸上,显得越发的好看。

秦西琀眼神不由自主的变得痴迷。

“真漂亮。”

“你在骗我。”

这哪里叫做丑。

她伸手欲摸上他的脸,但是到了中途依旧被阻止了。

秦西琀也没有恼怒,反而笑容越发的灿烂。

“我赚到了。”

前世的自己仅仅在跟他订婚时见过他一眼。

此后便再也没见过。

前世的自己没有得到这珍宝。

这一世,她一定要得到。

“本来我还想在想办法拒绝这一门婚事,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秦西琀看着他微笑:“你是我的。”

这一双眼睛很漂亮。

一定要得到。

司聿珩瞳孔颜色深邃,眼底还有一丝隐藏极深的暴虐,“你说什么?”

秦西琀看着他笑眯眯的重复:“你是我的。”

司聿珩忽然就笑了。

秦西琀觉得笑着的他更好看。

特别是他的眼睛。

一下子就像是宇宙星空一样闪烁。

比死气沉沉的泡在福尔马林里面还要好看。

秦西琀又痴迷了。

司聿珩语气听不出情绪:“所以你想怎么做?”

秦西琀笑得异常开心,语气非常认真:“把你带回我家里,刻上我的烙印。”

原创文章,作者:十云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4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