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男扮女装师父的心头宠》小说章节目录霍耀青,白斯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成为男扮女装师父的心头宠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夜亦舒歌

简介:大家都说,时倾特别不要脸,自己母亲死得早,就赖上朝颜公主了,一口一声‘师父’叫得好不亲密,实际上她把人家当娘亲。对此,早上总是赖在朝颜公主床上起不来的时倾有话要说:你们这些天天就知道八卦的闲人懂个屁!知道她为了守护家园,吃了多少苦吗?不仅牺牲色相陪睡,还每天吃苦学医术,剑术,她很苦的好不好?只是,当时倾知道,她敬佩尊敬,每天与她同床共枕的朝颜公主竟是男儿身时……时倾泪目了!

角色:霍耀青,白斯

《重生:成为男扮女装师父的心头宠》小说章节目录霍耀青,白斯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成为男扮女装师父的心头宠》第1章 卧薪尝胆十二年,终圆梦免费阅读

天色渐晚,后院里的红梅开得正盛。

雪又下了,一朵一朵的雪花飘落在时倾的身上,使得她的身子冰凉一片,而她只是没什么力气的,将手中的纸钱一张一张的丢入香炉中。

嘴里喃喃自语:

“爹爹,哥哥,姐姐,十二年过去了,你们在那边……都还好吗?”

时倾的家人,死在了十二年前的一场屠城大火里。

那场大火,毁掉了凉州城的繁华,也毁掉了她幸福的家,她的爹爹、哥哥、姐姐,都在那个乱世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唯有她,侥幸又不幸的、孤零零的活着。

‘哐当——’

一片瓦片从高墙上掉落下来,瞬间碎裂。

也因此惊吓到了时倾,她扭头望去,便看见一个半夜翻墙的、故人。

“白师兄,你是来杀我的吗?”

白斯一身黑衣,脸上蒙着半块黑布,他的腰间还佩着一把长剑,在这种天气里,以这种方式出场,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十二年前,时倾与白斯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们一同上学堂,彼此之间关系非凡;可如今十二年过去,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

凉州城的百姓们都说,是时倾的父亲做了叛徒,才导致了那场死伤无数的熊熊大火,而白斯的家人都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了。

白斯来找她,可不就是来寻仇的吗?

“时倾,你这十二年来,被你姐夫养得可真好,一张脸白白嫩嫩的,一点都看不出岁月流逝的痕迹,你应该很感激他吧!

“可你知道吗?

“其实就是他放的火,他是凉州城的罪人,更是我们的仇人,你别再把仇人当做亲人了,跟我一起联盟杀了他吧!”

白斯并非为了杀时倾而来。

他来找时倾,其实是怂恿时倾去杀霍耀青的,因为只有时倾能靠近霍耀青,时倾是一颗很好的棋子。

“原来白师兄不是来杀我的,是来给我洗脑,让我去杀我姐夫的。”

时倾的眼底浮现诧异、恨意。

但很快的,那股恨意平静下来,紧接着她冷漠一笑:

“白师兄,我姐夫是我活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以为我会听信他人的挑拨离间,去杀我姐夫吗?这很可笑!

“你走吧,今天晚上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十二年未见的故人,如今对立而站,香炉里的火烧得很旺,印在脸上红光满面,又似血一样的诡异森寒。

“时倾,你不信我?哈哈、哈哈哈……

“好,你不信我可以,你为了荣华富贵不惜违背你自己的良心也可以,但是,你真的忍心让你的家人死不瞑目吗?

“时倾,你知道你姐姐死得有多惨吗?你知道你哥哥又是怎么死的吗?

“还有你爹爹,他一生为民除害,却落了个叛徒的污名,你这个做女儿的,真的可以坐视不管吗!”

白斯怒了!

尤记得十二年前,时倾是个只会在他屁股后面追着他步伐跑的小女孩,两家人甚至因此想过结亲。

白斯也觉得,娶时倾做自己的妻子,也不是不可以,因为她听他的话特别崇拜他,眼睛里只有他,再无别人了。

如今十二年未见,时倾不仅不再多看他一眼,还变得这样的势利虚荣、甚至认贼做亲,时倾再不是那个甜甜的邻家青梅了。

她变得世俗无比,令他恶心!

“你站住。”

就在白斯失望的转身之际,时倾叫住了他:

“白师兄,我会去找霍耀青问清楚的,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会与你合作,亲手杀了他!”

时倾的眼睛里,泛起如箭一样的杀意。

“这把短剑是西域赤练剑,削铁如泥,送给你防身,万事小心!”

当时倾终于被说动,白斯转过身来,顷刻间眼底温柔一片,就像是十二年前的他一样,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只是,这温柔的面孔下,却是那么的残忍冷血,因为,这不就是荆轲刺秦的桥段吗?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懂的人都懂,时倾笑容里带着点悲凉,最终接过短刀:

“那我就谢过白师兄了。”

//

作为叛臣之女,时倾在凉州城的日子并不好过,总是会有寻仇的人三番五次的来找她闹事。

幸好有霍耀青帮衬着,那些人才不敢太放肆。

但即便如此,时倾想要见霍耀青其实还是很难,这十二年来,时倾也不过是见过霍耀青一两次而已。

霍耀青总是以见到时倾便会睹目思人思念时乔为由,不愿见她。

但没想到这次,时倾见霍耀青这样的容易。

当时倾去找霍耀青时,管家说:

“时二小姐,我家大人最近忙于公务,不便见你,但是在三天之后,他会去祭拜夫人,大人说,到时候在墓地上相见吧!”

墓地上?

时倾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拳头,脸上却扬着温婉的笑容:

“好,麻烦告知我姐夫,我知道了,到时候见,打扰管家了。”

时倾鞠了个礼,就此离去。

//

到了要见霍耀青的那天,时倾一大早就出门了,雪又下了,鹅毛满天飞,整个凉州城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而墓地上,红梅开得正艳,红似火、又似血。

姐姐时乔最喜欢红梅了,时倾摘了一束红梅,慢慢的蹲下身来放在时乔的墓前。

她嘻嘻一笑,眼睛里溢满泪水:

“姐姐,我来看你了……

“对了,待会霍耀青也会来,十二年过去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看你呢……呵……”

时倾喃喃着。

十二年前的记忆在脑中浮现,她的眼底浮现痛苦。

很快的,霍耀青也来了。

地上全是积雪,他顺着脚印走,最终找到了时乔的墓地,并看见了蹲在地上的、穿着一身红衣的时倾。

“时倾。”霍耀青淡漠的喊了一声。

时倾听到后,缓缓的站起来。

眼睛里的泪水,也在那一刻滚落,她转身去看霍耀青,轻轻的喊了一声:

“姐夫,你来啦?”

时倾的声音很温柔,并且梨花带雨的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往日里,霍耀青看见时倾这个模样,怎么的也得客套的安慰一番,可是当他看见时倾的那一刻,他的整张脸瞬间滞住:

“时乔?”

他的亡妻,死而复生了?

“姐夫,我是时倾。”

“哦、哦、时倾啊,你长得太像你姐姐了……”

霍耀青听见后,脸色慢慢地从呆滞恢复正常,但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时乔和时倾虽然是姐妹,但实际上,她们并没有相似到难以分辨的地步。

只是,今日的时倾却故意往姐姐时乔的方向打扮,甚至她穿的衣服都是姐姐死的那天穿的款式装扮。

为的,就是给霍耀青一个震撼。

果然,也的确给了他一个很大的震撼,看看,他都吓成什么样了?

“时倾,你打扮成这样是什么意思?勾引我吗!”

今日的相见,本身就是一种较量,互相试探。

不仅时倾清楚,霍耀青也清楚,本来霍耀青来见时倾,就不是奔着叙旧来的。

这一刻,见时倾这副装扮,他的脸顷刻间就更沉重了。

从惊魂未定、到心有余悸、再到这一刻直接爆发出来,他一把就捏住了时倾的下颌,力道很大,声音里满是凶狠的质问。

“霍耀青,我打扮成这样来见你,被吓到了是吗?

“是不是差点以为,是我姐姐从坟墓里爬出来、来找你复仇来了!

“霍耀青,我穿成这样没有别的原因,我就是想问问你,我姐姐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是为了救你而死,还是被你狠心杀害、为了救你养在外面的野女人而死?

“我现在就打扮成我姐姐死之前的模样、站在你面前,你回答我!把真相告诉我!”

时倾被霍耀青捏着下颌,她感觉下巴都要被捏碎了,而她一脸的不屈,就那样猩红着双眼,怒瞪着他。

“哈哈哈哈哈……”

霍耀青笑了,仰天长笑。

“时倾啊时倾,我一直以为你在装傻,没想到你是真傻啊!

“十二年了,十二年过去了,我每天都在等着你来杀我呢,可你就是不来,我还纳闷,你怎么这么能忍?

“现在呢?听了白斯那小子的话,终于怀疑我了?

“行,那我就告诉你,白斯没有骗你,你姐姐的确是被我杀的,不仅是你姐姐,你爹爹,你哥哥,都是被我杀的!

“你们全家虽然都死了,但成了我的垫脚石、成全了我的大业啊!也算是死有所值了,你说,对不对啊?”

霍耀青狂傲的笑,笑容里全是残忍。

他倒是意外,时倾居然真的不知道真相,如今来见他,也只为寻求一个真相。

瞧瞧这个女人,她多蠢,简直蠢到姥姥家了!

“霍耀青,我要杀了你!”

当时倾亲耳听到霍耀青承认他杀了她全家时,时倾整个人瞬间癫狂了。

她的眼底猩红一片,一脸的狂躁,藏在袖子里的短剑,也在那一瞬间抽出来,直直地刺入霍耀青的心脏。

“想杀我?就凭你?”

霍耀青武功高强,时倾不过是个会点三脚猫招式的弱女子,霍耀青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这会儿,他轻轻松松的就握住了短剑,然后一把的夺过,甩开、丢入了梅花林中。

“哈哈哈哈……

“时倾啊时倾,你比你姐姐蠢多了,就这么点手段,这是给我挠痒痒呢?

“不过,你这张脸生得……倒是比你姐姐还要美……

“在你死之前,成为我身下的女人,也算是让你尝过人间滋味了,不算白来人间一趟。

“你就好好的感谢我吧!”

霍耀青放肆的笑。

他一把撕碎时倾一身红衣,把她摁在时乔的墓碑前,便打算行禽兽之事。

但是,在霍耀青即将亲上时倾的红唇之时……

时倾直接就咬上了他的脸,时倾用尽吃奶力气去咬,一排牙印瞬间浮现,鲜血直流。

“时倾,你敢咬我?那你就别怪我把你丢入军营里当军妓了!”

霍耀青怒目狰狞,一张脸越加可怕。

他一脚踢在时倾的小腹上,打算把她最后的防线撕碎。

然而下一秒,他的身体突然踉跄不稳、差点倒地,并且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

他这才意识到,他脸颊上流出来的血不是红色的,而是如墨一样的黑色。

“时倾,你、你……”

霍耀青狰狞的面孔变为恐慌、害怕、不知所措。

“霍耀青,你中毒了,我用我这条烂命换你前程似锦的命,拖着你下地狱,也不亏了。

“对了,霍耀青,你杀我姐姐的那天,其实我就在我姐姐的床底下,目睹了一切!

“可惜我没有杀你的本事啊,就只能一直等机会。

“当白斯来找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利用我杀白斯,我杀你的机会,终于来了……”

时倾笑了。

笑容似阳光一样的灿烂,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她早上吃了几十种毒,这些毒素混在一起相互制衡,才导致她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并且能支撑那么久。

但是她的身体早已经被毒素侵蚀,毒素入骨,她也马上要死了,她的大脑一片眩晕……

不过,死又有什么好怕的?

她亲手杀了霍耀青,她也终于能去和她的家人团聚了。

时倾看着断了气的霍耀青,她无比满足的快乐,带着笑容终于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爹爹、哥哥、姐姐……

“倾儿来和你们团聚了、倾儿真的、好想好想你们……”

原创文章,作者:夜亦舒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6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