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周姨娘,周表兄全文免费试读

独孤墨瞧着独孤芊睁不开眼,空闲的一只手把两枚提前准备好的香丸放入香囊中,而后倏然松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口喘息,面容痛苦的独孤芊。

“十四姐既然身体不适就应该在府内好好养病,何苦出来折腾自己。”声音清淡好听尾音上挑,透着一股讥讽之意。

独孤芊怒目而视,从独孤墨松手之后她感觉到痛感开始渐渐的消失,绝对是这个小贱人在搞鬼。

“小贱人,你给我等着。”

独孤墨不以为意的挑挑眉,眼底带着笑意,“我等着。”

说完弯腰去扶独孤芊,吓得对方直往后仰身体,戒备的盯着她。

独孤墨风淡云轻的笑容中多了一丝不屑,缓缓坐直身体不再多看对方一眼,蝼蚁之胆!

独孤芊被独孤墨的眼神深深的刺激到,从来在她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人今日竟敢瞧不起她,胸口的怒气积压,双拳紧握,等今日诗会回府之后她必定要好好磋磨小贱人。

“独孤墨,你不要以为有嫡母给你撑腰你就能蹦跶了。”

见对方还是没有忍住口舌之快,独孤墨淡淡的一笑并不回答,眼神似有若无的落在独孤芊腰间的香囊上。

独孤芊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香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整理好衣裙端坐着,狠狠的瞪了独孤墨一眼,然后阖眸平复心绪。

马车行至韩尚书府正门前,韩氏在女使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马车,内院管家笑盈盈的上前行礼。

“老奴拜见小姐,老夫人派人问了几次,可是急着想见小姐呢!”

韩氏笑道:“荣妈妈惯会打趣。”

两人寒暄的空档定北侯府的三位千金都下了马车,站到韩氏身后。

独孤卿神情傲然,向荣妈妈问好之后便要急着见外祖母,拉着韩氏的手就往府内走,完全不理会独孤芊和独孤墨。

独孤芊快步跟上,神情愤然的盯着独孤卿的背影。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独孤墨,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妾室的孩子凑到人家主母的娘家人面前,活该挨白眼。

独孤墨向管事的荣妈妈问了好,便按照规矩在女使的带领下入尚书府。

夕浅在独孤墨耳边低声道:“听闻今日梁世子也来了,此刻必定在前厅。”

独孤墨冷冷挑眉,“躲着点,别招惹那个纨绔。”

梁国公世子梁钰每次见到独孤墨都会想着办法欺负,就是因为不喜两人的婚约。

夕浅谨慎的点点头,小姐以前是害怕梁世子,现在是厌恶,可对方毕竟是世子真闹起来也是她们吃亏。

独孤墨抬脚跨过尚书府的门槛,就听到身后传来仆人问礼声,拜见文信王!

文信王三个字传入独孤墨耳中让她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全身上下的血脉都开始凝固,浓烈的杀意开始侵蚀她的意志,让她无法冷静下来。

夕浅在旁边看着小姐眼底迸射出的恨意,着实骇人,双手急忙握住小姐的手臂,轻声唤小姐。

独孤墨站在原地不动垂首陷入深思中,云平山一战的惨烈再次浮现在眼前,她仁武太后就是在这一战中战死的。

独孤墨不理会身边女使的呼喊,倏然转身看向府门外,瞬间周身血脉凝固,脑海出现短暂的空白。

文信王司晚风竟然坐在轮椅上成了瘸子!

脚步不可控的向前移动,被外力钳制无法前行,独孤墨侧首看到满面担忧的夕浅,才回过神来。

“别担心,我只是好奇。”独孤墨的声音低沉温柔,给人一种安定。

夕浅放心的点点头,慢慢松开独孤墨的手臂。

“好奇!你也配好奇,独孤墨,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身后传来尖酸的讽刺。

独孤墨原本才平复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她慢慢转身面带微笑看向身后人,梁国公世子梁钰。

“坚子不足于谋。”说完带着夕浅起步向后花园去。

梁钰瞬间火冒三丈,竟然敢骂他傻子,拦住她的去路,神色狠厉,有动手的意思。

“吾也不喜这婚约,今日吾到梁国公府大门口帮世子退婚,毕竟世子不足与谋。”

勋爵人家最在意的就是脸面,真站在大门口被姑娘退婚,梁珏怕被父亲打死。

恶言恶语道:“滚吧!”

独孤墨也恶狠狠道:“我只会走,不会滚,世子爷做个示范给大家。”

说完牵着夕浅手转身离开,边走边道:“今日真是晦气,遇到个欺软怕硬的。”

在府门前看到全部过程的文信王低笑出声,这定北侯家的小丫头挺有意思。

梁钰大怒起步要去追上独孤墨,准备好好教训她。

“梁世子,女眷的内院你不方便。”文信王低沉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梁钰顿住脚步,愤愤不平的看向文信王,拱手行礼,“侄儿拜见表舅。”

文信王的表姐是梁国公夫人,二人也算是亲戚,文信王司晚风战功赫赫,梁钰在他面前极乖巧。

司晚风坐在轮椅上云淡风轻道:“明日本王去趟梁国公府,亲自教导你如何?”

梁钰原本还愤愤不平的心态瞬间冷透了,立刻流露出畏惧,若是此事闹到他父亲面前定然要脱层皮的。

“侄儿知错,不敢劳烦表舅。”梁钰的声音发颤,在场之人都能听出其中惧意。

文信王见效果已经达到,满意的点点头,“如此甚好。”

梁钰在文信王离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他直起身体,怒目而视周围看热闹的仆役。

吓得很多仆役立刻低下头,躬身离开,谁也不想招惹这位世子爷。

而此时的独孤墨正坐在花园的假山中,她隐藏了所有气息,微微躬着身子,垂首沉思。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生死有命,她本以为自己能够平静面对,奈何高估了自身,刚刚理智尽失想冲上去杀掉对方。

她此时此刻身处大楚国都,就算能杀掉文信王也必定会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再世为人已经是上苍恩赐她,不能这般糟蹋掉。

她缓缓抬起头,眼神坚定,上一世已经为了国家大业心力交瘁,这一世做个普通人也是件幸事。

仁武太后令曦已经战死,作独孤墨也没什么不好。

原创文章,作者:染月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