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周姨娘,周表兄全文免费试读

花朝节当日,定北侯府的亲戚周秀才被怀远伯家的二公子给强要了,当着众人的面云山雾雨,然后扬长而去。

周表兄有秀才的功名,所以外面的人都称呼周秀才。

定北侯府内,周姨娘坐在圆桌旁,单手拈着茶盖,眉头紧蹙。

她本想趁着侯爷不在京都,找机会毁掉独孤墨的名声,这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老脸都丢干净。

独孤墨安然无恙的回了青禾院,她的侄子却被怀远伯二公子给毁了,以后的仕途算是彻底完了。

彩云急忙跑到屋内,“姨娘,周秀才羞愤自裁了。”

周姨娘惊得站起来,面色发白,她这个侄子是周家最有出息的一个啊!

彩云在一旁劝慰,“您不要急,来日方长。”

周秀才上吊自杀的消息传到青禾院的时候,独孤墨正坐在绣花架子前刺绣,她对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意外。

“告诫青禾院上下不要议论此事。”独孤墨对贴身女使夕浅沉声吩咐。

等夕浅退出书房,独孤墨收敛笑容神色肃穆,她拿出前日绘制好的地图。

这份大楚国的军备图是大战前影密卫送来的,按照记忆把图重新绘制出来。

她堂堂云苍国仁武太后,战死之后居然魂附在敌国女子身上。

得知自己成了定北侯府庶女十七姑娘的时候,她只觉得世事无常,本想着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奈何独孤墨这具身体太差,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也才恢复了轻功和一些拳脚功夫。

独孤墨打算再隐忍些时日,可惜周姨娘找死,到她面前玩阴谋诡计,也不看看她是什么人,周秀才的死只是个开始。

当独孤墨缓步走入绣园内,园中绣娘见到她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神色,任由她入绣室。

轻抬素手掀开绣室的卷帘,独孤墨走入内室,一名年长的绣娘坐在绣架前低首绣着蝶飞海棠的花样。

在光影的变换间老绣娘放下手中的针线,抬起头和蔼的望着独孤墨。

“十七姑娘今日来是需要什么丝线?”

独孤墨从袖子中拿出一个浅绿色的香囊递到老绣娘面前,笑道:“这是淮南绣坊送来的香囊,请您掌掌眼。”

老绣娘笑着接过香囊仔细端详起来,而独孤墨静立在一旁,眼角的余光扫向内室屏风后面。

许久之后,老绣娘赞叹道:“这绣工当真是一绝,老身上一次见到这样的绣品还是十五年前,这样的好东西以前只有云苍国皇室才有啊!”

独孤墨眼底闪过一丝晦涩,觉得这位老绣娘的眼光不俗。

“这只香囊是夕浅从淮南行商手中买来的,我瞧着绣工实在是精巧,封口的丝线有些松动想请您修补。”

老绣娘点点头,笑道:“这枚香囊绣工精巧,丝线颜色绚丽,需要几日的时间。”

独孤墨笑着道谢,转身离开内室。

独孤芊缓缓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她美艳的双眸紧盯着老绣娘手中的香囊,露出贪婪之色。

“这个香囊尽快修补好送到明熙院。”独孤芊开口命令。

老绣娘没有半分犹豫,谄媚道:“十四姑娘放心,这样的好东西只有您配的上。”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独孤芊笑道:“如此便多谢嬷嬷。”

二人相视一笑,独孤芊拿起绣架上的手帕转身离开,而屋顶上的独孤墨把这一幕看在眼中,露出狡黠的笑容。

在独孤墨残破的记忆中欺负她最多的就是这个十四姑娘独孤芊,新仇旧恨一起算。

平静数日的定北侯府再次热闹起来,侯府主母韩氏今日要带着府中小姐去韩尚书府赴诗会。

十一姑娘和十四姑娘用心准备,首饰钗环皆是精品,点点珠翠缀在鬓角间,美艳不可方物。

韩氏满意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眼神淡淡的从十四姑娘身上扫过,落在十七姑娘独孤墨身上,微微蹙眉。

“十七姑娘这一身太素净,我命人准备的新衣裙呢?”

见韩氏面露不悦之色,独孤墨上前一步,福身一礼,“母亲莫要动怒,是绣园的娘子们不知道我的尺寸,把衣服做大了些,等墨儿明年长大些..”

独孤芊出口打断,“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点和绣园的娘子们说此事,在母亲面前搬弄是非。”

韩氏不悦的看向独孤芊,却没有开口斥责。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独孤墨身上,有看笑话的,有讥讽的,也有探究的。

独孤墨面上笑容不减,“十四姐说的是,府内绣娘们金尊玉贵,我下次必定亲自去绣园告知尺寸。”

“放肆,世上哪有主子求到奴才面前的,传我命令,绣园罚俸半月,让她们懂懂规矩。”

韩氏身边的女使立刻转身回府传达命令,没有半刻停留,不给任何人辩驳的机会。

侯府绣园的管事嬷嬷是周姨娘的心腹,这算是打周姨娘的脸,韩氏乐此不疲。

独孤芊恼怒的盯着独孤墨,这贱人现在都敢当众回嘴了,可见是平日的教训还给的不够。

女使见独孤芊动怒,轻声道:“十四姑娘不要动怒,免得耽误了今日的正事。”

独孤芊冷哼一声不再盯着对方,在女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好戏看完独孤卿也转身上了马车,能让独孤芊那个贱人不舒服她乐见其成。

定北侯府准备了两辆马车,韩氏带着独孤卿坐第一辆马车,独孤芊和独孤墨自然同坐一辆马车。

待到独孤墨弯腰进入马车之后,独孤芊伸手就去掐独孤墨的手臂,水葱般的纤指被对方擒住,不得动弹。

独孤芊不可置信的盯着对方,厉声道:“小贱人,你竟然敢用你的脏手碰我。”

说着另外一只手掐住独孤墨的手腕间的皮肉,狠狠用力,隔着衣服指甲已经陷入肉中。

这点痛感对独孤墨来说不算什么,自年幼挨打都已习惯,她握着独孤芊的手瞬间用力,内息透过皮肉顺着经脉刺入穴道。

独孤芊感觉整个手臂都开始出现痛麻,越发的难以忍受,仿佛有许多小虫子在啃咬手臂的经脉。

她无力的松开掐着独孤墨的手指,豆大的汗珠在额头聚集,最后疼痛难忍的从马车的座位上跌坐下来,眼前一阵阵发黑。

原创文章,作者:染月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