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周姨娘,周表兄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染月公子

简介:杀权臣,开恩科,重农桑,开边贸,灭敌国扬军威,名满天下的仁武太后在盛年战死,天下哀悼。同一日,定北侯府的十七姑娘死而复生,姨娘陷害她私奔,偏心爹要杖毙她,订亲的国公世子一心想折辱她…仁武太后眉眼带笑,发配老爹,吊打姨娘,毒害世子…舒服日子没过两日,她的宿敌找上门,杀她一次不够还来!

角色:周姨娘,周表兄

《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周姨娘,周表兄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第1章 捉奸免费阅读

三月十二花朝节,未出阁的女子最爱赏春拜花神,神都城中许多贵族女子都会相约结伴赴花神庙,祭花神,求姻缘。

定北侯府的独孤小姐们都到了议亲的年龄,自然也要出城。

最不受待见的十七小姐独孤墨神情慵懒的坐在山脚下,她的两个姐姐步行上山拜花神,命令她在西边花圃候着。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独孤墨微阖的双眸倏然睁开,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从声音上判断是男子的脚步声,身材中等偏瘦,走路声音不大。

“十七姑娘?!”一道惊喜中带着迫切的声音响起。

独孤墨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敛去面上的轻蔑和无趣,露出略带些痴傻的神情。

来人一身白衣素巾,疾步而来,宽大的衣袖随风飘荡,这身儒袍穿在此人身上有些空旷。

独孤墨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衣服是和别人借的吗?

男子眉宇间透着书卷之气,可惜面色发白,给人一种羸弱之感,他走到独孤墨面前,拱手行同辈礼,笑容温润,整个人显得儒雅斯文,风流倜傥。

独孤墨的第二个想法就是,斯文风流装的不像,有其形,无其骨。

男子见独孤墨没有回礼,只是上下打量他,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物件,审视品评。

这个感觉让他非常的不舒服,瞧着面黄肌瘦的独孤墨,心中不满。

面上依旧和善,“我是周姨娘的侄子,我们以前见过的,十七姑娘不记得在下了吗?”

独孤墨想说不记得,于是笑着道:“我记得,你是周家人,表兄好。”

周表兄笑着应下,“十七姑娘怎么在这里?”

“我做错事十四姐姐罚我在这里等她们。”独孤墨面露委屈之色。

周表兄眼底闪过一丝算计,“既然如此,不如去旁边的屋舍坐等,她们午时才会下山。”

独孤墨犹豫的看着不远处的屋舍,两间破瓦房,看着已经荒废些时日。

“还要两个时辰她们才回来,午膳你也吃不到,我带了食盒,不如一起吃些点心,赏花。”

周表兄继续温和规劝,眼底却闪过一丝不耐烦,要不是芊儿表妹说这个小蹄子对他仕途有帮助,想着做了定北侯的女婿,荣华富贵等着他。

想到这里周表兄压制心中烦躁继续哄骗独孤墨,拿出他觉得非常儒雅风流的一面,等办了这小蹄子,他要她每日跪着服侍他。

踏着杂草径直来到房前,独孤墨停下脚步,目光微沉,屋内各处角落里蛛网密布,遍地积尘,一股子腐朽的气味弥漫空中。

周表兄从后面推了独孤墨一把,把人推进屋内,这附近的人今早都被清走,没有人能阻止他。

独孤墨踉跄两步进入屋内,惊慌失措的回头,见周表兄已经把门关上。

等门栓落下的那一刻,独孤墨收起所有表情,平静的站在原地。

周表兄转身看向独孤墨,眼底浮现出紧张和兴奋的凶光,口气依旧温和,“十七姑娘不要害怕,表兄和你玩个游戏。”

独孤墨丝毫不掩饰眼底的轻蔑,冷哼一声,“她们什么时候回来捉奸啊?”

周表兄被问得愣了片刻,随后笑道:“表妹莫要胡说。”

他的大手已经伸到独孤墨腰带间,虽然瘦了点,但是很嫩,蹂躏起来一定非常不错。

独孤墨身形闪躲开对手的咸猪手,抬手就是一拳击中对方鼻梁,接着抬脚狠狠踢在对方肚子上。

周表兄只感觉鼻子又酸又痛,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鼻子,肚子上就传来更剧烈的疼痛,整个人也因外力飞出去。

独孤墨看着撞到门板才摔下来的周表兄,心中无奈,真够轻的,她都没用力踢呢!

周表兄痛的蜷缩在地上,腹部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心中暗暗叫苦,这个死女人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独孤墨缓步走到对方面前,居高临下审视周表兄,“看你也是个读书人,可有功名在身?”有功名在身她不能亲自动手处理掉。

周表兄不明白独孤墨的意思,但碍于对方迫人的目光不敢不回答,“已经考中秀才。”

独孤墨沉声道:“周姨娘许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连功名都不要了?”

周表兄扶着地坐起来,一脸懵懂的看向独孤墨,他从对方眼睛中读出怜悯和不屑。

“你我情投意合在此相会,十七表妹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周秀才继续胡说八道。

他忍着疼痛站起来,这个女人今日他必须要搞到手,等生米煮成熟饭,定北侯把她赶出来,他就把她卖到最下等的窑子里。

周表兄眼中的狠厉和阴损独孤墨看的清清楚楚,一个读书人这么重的歹念,留不得。

她单手击中周表兄的脖子,她下手快狠准,对方瞬间昏厥,整个人跟死狗一样瘫软在地。

单手拎起周表兄的衣领子,从房舍后窗跃出,窗户有些小,周表兄的脑袋不小心磕在窗柩上,红肿一片。

独孤墨心中道歉,她不是故意的,现在不比当初力气大,能拎得动不容易了。

整个京都的名门贵女都会来花朝节,自然也有来艳遇的公子们,山脚下停满了各府的马车。

独孤墨躲在不起眼的大石头后面,时不时的向外窥探,她在十四姐姐车上放得东西应该要起作用了。

其中的一辆马车突然开始自己烧起来,火势迅猛,很快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比较近的马车为了不被牵连到,车夫们开始驾车躲避,整个场面一片混乱,喊叫声不绝于耳。

停的远一些的车夫有赶过来帮忙的,也有赶过来看热闹的。

独孤墨挑眉看了昏迷的周表兄一眼,她笑容诡异绚丽,抓起衣领子把人扔进一辆华丽的雕花马车中。

她跃下马车闪身躲回到大石头后面,得意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半个时辰之后,花朝节祭祀结束,很快就会有人下山。

一位穿着鹅黄色镶金边袍子,手持折扇的男子缓步走到雕花马车前,他长得又矮又胖,一张油光光的大圆脸上泛着红润之色。

车夫站在一旁谄媚的笑道:“公子,刚才有人送来份礼物,请世子爷笑纳。”

在独孤墨把人扔进去不久车夫就发现了周表兄,人没有被扔出马车就说明传闻是真的。

传闻怀远伯的二公子喜欢小青倌,这周表兄模样清秀,必定能得到二公子的喜欢。

矮胖子二公子心领神会的爬上马车,推开车门见到平躺在车厢内的周表兄,瞬间眼底泛起惊艳的光芒,这种儒门子弟是他很喜欢的一种。

“无耻之徒,你放开我!”他拼命大喊。

听到救命声的独孤墨满意的挑眉,既然这么想欢好,她成全他。

原创文章,作者:染月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