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皇冠:法兰》小说章节目录舒适,张满全文免费试读

皇家骑士团在九月初出征,皇城里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夹道欢送。群众们热情高涨,街道两边楼宇上少女抛洒的花瓣铺满了整条帝国大道。皇家骑士团建立以来的七百年间都是他们的骄傲,在法兰七百年的战争中,皇家骑士团带给他们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荣耀和胜利。

自七百年前‘众神之战’时,远在罗西克北部的古代尼尔兰帝国被洪水一般的兽人摧毁,费德林大帝率领旧皇都的难民远迁法兰重建家园。在最后的决战中,皇帝率领着亲卫骑士们在巨龙的帮助下彻底击败了兽人主力,皇家骑士团自此成立。自那时起骑士团就一直是法兰人民的守护之剑。

这支军队贯穿了整个新纪元的历史,是整个人类世界最强大的战争力量。也正是凭借着皇家骑士团的存在,东迁帝国和后来的法兰王国才能在在北方蒙哥利人和圣教诸国的两面夹击下屹立不倒。

不论是在早年帝国分裂的‘鹰狮之战’,还是在后来漫长的“圣教战争”,骑士团都不仅战功卓越,而且人才辈出。不论是东迁帝国时期的著名首相,还是后来的法兰国王几乎都无一例外的在这个骑士团服役过。骑士团也派生出了圣教世界最早的学院之一:皇家骑士学院。

同样由于历史的变故,骑士团也经历过分裂和重组。在费德林大帝去世后的‘鹰狮之战’中,骑士团分裂出了米萨骑士团和诺伊的红狮骑士团,又在‘圣教战争’期间间接衍生出了罗西克地区的查塔姆骑士团和白羊骑士团还有神圣骑士团。也就是说整个圣教世界中的骑士团或多或少,都与皇家骑士团有着某些渊源。虽然在之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少骑士团经历了各自迥异的命运。但驻扎在法兰皇都的皇家骑士团,一直都秉承了皇家骑士的高贵信条,并将皇家骑士团的荣光保存至今。

朝阳的金辉洒在皇城最高的建筑物‘帝国灰塔’上。青灰色的瓦片泛起金光,把整个高耸的灰塔映衬的通体金黄。鸽群从塔前广场飞起,周围的英烈铜像熠熠生辉。灰塔四层帝国阳台上埃德温国王温柔的搂着新王后伊利莎白的肩膀目送皇家骑士团离去。新王后一头火红的卷发披散在薄纱白袍上,她幸福的依偎着自己的丈夫。双手捧着自己因为身孕已经涨得夸张的肚子,目光中充满了信任与希望。

这次出征法兰不仅调动了驻扎在皇城的皇家骑士团,还动用了在米萨驻扎的米萨骑士团。如果加上诺伊本土的红狮骑士团,那么圣教世界最强的三大骑士团很快就会全部汇集到诺弗堡城下。到那时候,黑石兽人可就要大难临头了。

世事无常,造化弄人。没有人想到这么一次碾压式的剿灭行动会遭遇挫折。当三路大军分别从三个方向合围而来的时候,黑石兽人却异常狡猾的回避了大军的锋芒,向北迂回脱离了骑士团合围后,突然往东直逼伊斯特港而去。

这一招实在出乎所有人预料,三大主力在会师后迅速向东围剿,准备在伊斯特港围歼黑石主力。结果抵达伊斯特港后才发现这只是黑石兽人的一支佯攻的偏师,黑石主力早已沿迷雾山脉北缘遁走,向北进入了封印霜巨人的危险山区。为了和兽人大军硬碰硬而组建的骑士团却遭遇到了神出鬼没的黑石兽人,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几个世纪的时光居然让当初你追我赶的两边发生了轮换。

虽然看似是人类军队赶着兽人到处跑,可是事实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风光。这其实非但没有消灭黑石主力,反而等于是让兽人肆虐了更多的诺伊领土。更要命的是庞大的军队只能在兽人背后疲于奔命,而往往堵住的小股兽人部队其实大多是由哥布林和人类奴隶组成的佯攻部队。于是原来速战速决的设想就这样泡汤了。

九月中旬天上出现了一颗巨大彗星的雏形,起初它混在漫天繁星之中没有被人们发现。直到几天后那三叉戟一般的彗尾展露出不同的颜色时,人们才意识到这是一颗巨大的彗星!法兰大学的观星家们其实早在半年前就预言了它的到来,但奏报到教廷的文书早早便被枢机院扣下了,并且被教廷敕令严守机密。以至于当地上的百姓们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看到这颗彗星的时候都惊恐不已,于是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果然更糟糕的事情接踵而来,先是当年米萨州的粮食欠收,接着在萨尔州连续发生了数起矿难,然后诺丁州遭遇了罕见的龙卷风,再后来查尔顿海滨出现了大批的鱼群搁浅,最后有人声称在黑森州的密林中看到巨大的未知生物穿行。到了九月下旬,阿拉贡山口以西的罗西克诸国也传来了诸多怪事,诡异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圣教世界。

虽然到处是怪事和谣言,但法兰的内阁成员们可没有听这些闲话的心情。当骑士团的背影消失在皇城外的天际线之后还不到一个月,萨森內长北方的‘朋友’就送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蒙哥利人的确已经选举出了新一代的大可汗,他们征服了贝海岸边西塞述人。现在又在准备组织下一次大规模的远征,整个北方草原上好战的蒙哥利部落都开始蠢蠢欲动,目标很可能是南方。

果然又过了不久,更糟的事情果然就发生了:甸原附近的蒙哥利游牧民阻断了连接北疆堡链的道路,哨兵们声称看到了大可汗的黑云骑兵出现在了森特堡周围!

御前会议再次在帝国灰塔紧急召开, 紧张的气氛弥漫了整个灰塔的御前会议厅。此时从诺伊前线抽调骑士团回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从诺伊前线抽回部队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且现在这消息依旧不确定,如果贸然抽调回骑士团,诺伊军队必然士气受损。

如果这个时候黑石兽人们突然再卷土重来,已经疲惫不堪的诺伊军队很有可能会再度崩溃。而中途撤军的话,教廷那里也不好交代。毕竟现在法兰两大骑士团浩浩荡荡开往诺伊,前后折腾了一个多月还寸功未立。而且倘若真的是“可汗南侵”,那规模必定十分浩大。 匆匆抽调一个骑士团回来,人数上也不足以对抗大可汗的庞大军队。

虽然可汗南侵的消息并不确定,但埃德温国王却十分的焦躁。因为来自萨森內长的那位‘可靠朋友’很快送来了新的消息说:这次蒙哥利人的准备的十分充分,一定会有的大动作,绝不是虚张声势这么简单。

两大骑士团都不在手边,眼前的权益之计只有先前制定的纵深防御战略了。也就是防务省专门在出兵诺伊之前拟定的方案:‘即调动皇城禁军北上前去北疆,加强那里的北疆守卫团。如果遭遇可汗主力,那么就地依托北疆的堡垒进行防守,尽量拖延时间。同时全国发出‘义勇军动员令’,迅速在一个月内聚拢十万义勇军在哈夫镇集结。’

这方案如果能顺利实施,那么法兰就有与大可汗的骑兵一战的实力了。到时候哪怕是与对方鏖战,也能把战局拖到冬季迫使敌人撤退。情况好的话,甚至有可能会震慑到敌人,迫使他们不战便退回草原。这种情况在两国对垒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于是御前会议马上通过了这个方案。

事不宜迟埃德温国王立即命令容克元帅责成防务省马上调集皇城州驻军开赴北疆。例行的防务省会议后,埃德温国王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后宫,伊丽莎白王后正在小会客厅里和女伴们秀女红。国王看着大腹便便的王后在大玻璃窗投下的阳光下和女伴们有说有笑的工作,他的心中恢复了平静。

守门侍卫把手中的短戟往地上轻轻一杵轻声喊道:“国王驾到~”本来侍卫们应该是用力一杵大声宣布的,但是自从王后怀孕后这种习惯被内侍官禁止了。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女伴们听到,国王进来后没有立即落。而是礼貌的等王后的女伴们出去才慢慢走到王后身边坐下。王后放下手中的手绷,微笑的看着国王。

国王轻叹了一声伸手抚住王后的肚子没有讲话,王后也伸出手摸住了国王满脸赤须的面颊,温柔的问道:“怎么了亲爱的?是北方的战事让您心烦么?”

埃德温国王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现在两大主力都北上救援诺伊内地空虚,我担心如果是‘可汗南侵’会威胁到整个龙溪西岸…”

“对不起陛下,是因为要搭救我的娘家(伊丽莎白王后是诺伊公主)才让法兰陷入危机的……”王后听到这些委屈的说道,说话间眼眶已经红润了起来。

埃德温国王一看娇妻流泪,马上心疼的说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防务省已经下达了动员令,我们很快就能集结起大军抵抗蒙哥利人。我只是担心……”

王后擦拭了眼角的泪花恳切的问道:“您担心什么?陛下。”

国王叹了口气起身踱了两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国中无人啊……自我父王即位时‘圣教战争’结束,这几十年法兰承平日久。王族之中鲜有能征善战的子嗣养成,能打些的安德鲁、大邓迪现在都在诺伊前线。军队里的几员老将也大都年过花甲,实在没有能堪大用的将领啊!这次阻击敌人的关键,在于先行领导皇城的晋军抵达森特堡,如果可以拖住敌军哪怕一个月。我们就有获胜的把握!”

“这可如何是好……不行把安德鲁公爵调回来如何?”王后着急的问道。

国王摇摇头,说道:“来不及了,皇城禁军不日就要出发。安德鲁赶回来最快也要一周……”

“那怎么办?”王后没了办法焦急的问道。

“我想……御驾亲征!”埃德温国王说道。

“什么!?御驾亲征!?”伊丽莎白王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御驾亲征。龙德王族一脉素来名将辈出,我和埃德蒙早年也都就读过皇家骑士学院,我早年还上过几次战场立过功。所以这次我想亲自出征!”埃德温国王说道。

“可是陛下您已经好多年没有打过仗了啊!还有我现在身怀六甲,您却要披甲上阵抛弃我们母子么?难道就不能让别人去么!?您有危险怎么办?”伊丽莎白王后愤愤不平的问道。

国王听到质疑本来有点生气,可他看到王后那大腹便便的模样,态度马上温和了下来又。他走上前扶住王后的肩膀,一遍轻轻的帮她按摩一遍说道:“此次事关重大,我担心他人不能胜任。况且任务非常简单,带着大军开到森特堡附近。如果敌人来袭便就地安营和森特堡形成犄角之势。如果敌人没有进攻,那我们就合兵一处。那里来的危险嘛……”

“那既然没有危险为什么不能让其他人去?”王后不依不饶又问道。

“嗯~这次任务的重点就是行动要快,国王御驾亲征有助于队伍的士气。皇城的禁军中多是贵族子弟,我担心随便找个人来带队会耽误大事。”埃德温国王解释道。王后听到这些,便不再争辩。只是默默不语的坐在沙发上生气。

国王见王后并不满意于是又安慰道:“我这做是为了咱们的孩子,让他可以安享太平。你也不想孩子出生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家吧?”

王后还是不说话,国王又安慰了两句也都无济于事。过了半天,王后突然眼神中迸出了火花,她急切的说道:“去找黑巷的老巫婆!”

“什么?”国王似乎没听明白问道。

“在城西的法拉逊聚集的地方,有一条街叫黑巷。在那条街的尽头有一间赛述秘教的旧教堂。那里有一个天生米有长眼睛的黑女巫,据说她可以洞悉人的命运!”伊丽莎白王后兴奋的说道。

“你哪听道的这些黑魔法邪教会的东西,这在法兰不是在册的正统宗教。她肯定是个巫婆。”埃德温国王本能厌恶的说道。

但是王后却丝毫没有受到国王语气的影响,她继续说道:“不、不、不,不是巫婆!只是人们这么叫她而已,她是赛述秘教的神官。赛述秘教可是东西赛述王国的主流宗教,不是什么黑魔法邪教会。她们的女神官有可以预知未来仪式!只要她能接触到对方的精血就能看到对方的未来……”

“够了!”埃德温国王咆哮道。王后吓得一下子停住了讲述,眼泪不由人的‘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法兰清教会的国王怎么能去找外教的神官去搞亵渎的仪式!?”埃德温国王质问道。

王后哭得更凶了,委屈的说道:“这哪里是外教了,她们信仰的也是光明。只是语言习惯不同成就了不一样的叫法而已。清教会难道就和圣教会完全一样么?但是我们不都是信仰的光明上主么?”王后一遍说一遍哽咽着抽泣。

国王被这么一说一时也找不出反驳的证据,毕竟他也不是神学家。罗法大陆所有信仰光明的教派好像也确实共同来自一个源头。王后见国王没有反驳于是追击道:“人家只是担心您,请您去占卜一下吉凶。又不是让您改变信仰,您干嘛对我这么凶!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国王被这么一说,更没了底气。反省自己也确实不应该斥责自己怀孕的妻子。于是敷衍的说道:“啊,我考虑一下……有时间的话,就派个法拉逊侍从过去问问。”

王后见国王动摇了,于是趁热打铁的说道:“不如今晚就去!您伪装成一个客商或者军官去,趁着夜色没有人知道的!我这就让米莱狄女伯爵安排这件事!”

“怎么又是米莱狄!”国王听到这个名字就有些不悦的说道:“不是说过她是‘黑森教乱’叛变公爵的孤女么?我不是提醒过你少和她来往么?”

王后听说过十几年前的黑森教乱,那时黑森州的密林里出现了异象。很多当地的农民和贵族赤身裸体跑入森林加入了黑暗邪教会,其中米莱狄的家族便是这群人的领袖。邪教徒们在森林中举行了令人发指的祭献和亵渎活动,直到后来被法兰派兵剿灭。这个米莱狄就是叛乱首领米莱狄公爵的孤女,在叛乱被剿灭后米莱狄被当作人质带回了皇城。米莱狄家族被剥夺了公爵地位,所有成年家族成员全部被砍了脑袋。自此黑森州也就没有了公爵管理,成了中央代管的地区。

只有米莱狄由于当时她年龄太小(大概只有两三岁),因此躲过了惩罚。后来叛乱平定,埃德温新王登基时为了照顾其他老牌贵族的情绪,于是网开一面封她了个没有继承权的女伯爵名号。但她还是一直被软禁在首都之内,永远会被内务省安排的眼线暗中监视。

王后知道国王不喜欢这个女孩,但是她也是陪伴王后的女伴之一,并且在王后嫁入法兰后迅速和王后建立了友谊。因此王后也会时不时袒护这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王后看出了国王的不悦,但她现在不关心其他的。她现在只想尽快安排国王和那老巫婆见面。于是她改变了策略说道:“要不然这样,让那巫婆进白城吧!我让米莱狄安排!”

国王厌烦的摇了摇头:“白城内耳目众多,国王接见一个老巫婆,成何体统!”

“那陛下您说怎么办!?难道要臣妾跪下求您不成!”说着王后的眼泪又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国王实在没办法了,只得说道:“好……史学馆下面有一条密道,这个你是知道的,是必要时候王室出宫用的。我今晚就去见那老妖精!”

“真的么!我这就让米莱狄安排,您多带几个侍卫,陛下。”王后破涕为笑高兴的说道。

“我让萨森爵士安排好了,你请米莱狄女伯爵帮忙带个路就好了。有劳她了。”埃德温国王无奈的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丹danc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