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皇冠:法兰》小说章节目录舒适,张满全文免费试读

故事开始的三个月前,法兰历684年夏天,古老的法兰-格兰特王国一片祥和,农民们在盛夏时节品尝着鲜美的水果,城里的达官显贵们在自家的花园里享受着冰窖里送来的酸梅冰沙。这里是法兰王国北部的皇城,从684年前古代的尼尔兰帝国东迁至此以来,已经经历了七个世纪的沧海桑田。如今这里还有很多古代建筑遗留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有的甚至是上一个纪元高等精灵帝国时期留下的宏伟建筑。

虽然古代尼尔兰帝国最后的费德林大帝已经去世了几百年,东迁帝国也变成了现在的法兰王国。但这座城市“皇城”的名号却保持了下来。她仍然是所有尼尔兰-法兰民族的精神家园。也是目前阿拉贡山口以东地区:黑森、皇都、诺丁、萨尔、米萨,查尔顿六大公国的唯一都城。也是整个圣教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

自半个世纪前最后一次针对法兰的“圣教同盟”解散至今,法兰已经在圣教世界内部安享了半个世纪的和平。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战争,来自北方草原的威胁却依旧没有解除。七百年前的末代人皇费德林大帝筑起了“北疆堡链”,这条边境线上绵延万里的防御工事虽然有罪犯组成的“赎罪营”和声名狼藉的“骠骑兵”日夜保卫,但蒙哥利人依旧会隔三差五的大举南侵。

这是帝国东迁之初便相伴而生的原罪,来自北方的威胁就好比一把利剑悬在帝国头上。在法兰与蒙哥利对抗的这七个世纪里,自然大小摩擦从来没有间断。这些摩擦自然都是围绕着堡链展开。历代的草原霸主都在不断的攻击堡链,试图越过这条屏障掠夺南方的财富。而历代法兰的统治者也在不断的修筑堡链,试图在‘堡链’一线抵挡住这些来犯的敌人。

正是因为这些努力,蒙哥利人小规模的南下越来越难以突破‘堡链’,也使得南下的规模越来越大。尤其是最近几个世纪里,蒙哥利人的小规模骚扰几乎完全消失,但每隔数十年当蒙哥利人部落之间的混战结束,推举出了新的大可汗。他们便会在这个大可汗的领导下大举南侵烧杀抢掠攻城掠地。于是每每蒙哥利人再临,便都是一场洪水猛兽般的大举入侵。于是这种情况被就被圣教世界称为“可汗南侵”。

在大可汗在位期间,这种声势浩大的南侵会因为种种原因不定期发动。在这段期间里南方的法兰王国便不得安宁直到这位大可汗归天。那时草原的各部落就会因争位,再次陷入血腥的内战之中,整个北方草原都会一片混乱。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的南侵便会停止,南方的法兰王国才会得以安宁一段时间,但这种安宁一般不会持续太久。只要草原上结束混乱又选出新可汗,蒙哥利人便会马上卷土重来。也就是说每隔几年或者十年年,以上这种轮回便会重新上演。

就在法历684这年醉人的夏天,法兰皇城突然收到了一条令人不安的消息。可这消息并不是长期困扰法兰的北方草原,而是来自东北方诺伊王国。‘帝国灰塔’的王座大厅长廊,一个身影匆忙的疾速走过一个个站岗的卫兵。嗒嗒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长廊中,为这条肃穆的高大回廊增加了些许生气。可这并没有持续太久,那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陛下,来自教廷的圣谕。黑石兽人在迷雾雪山击溃了诺伊军队,伊斯特亲王战死!教皇要求我们全力支援诺伊王国。”那穿过长廊的人影现在来到了一间宽敞典雅的小圆厅内,他正用低沉的嗓音急促的讲话。

“什么!?诺伊怎么会出事了?”他对面那张巨大的橡木书桌后,一个洪亮的男声惊讶的问道。

“是的,陛下。圣谕是用王鸽直接从圣城直接发往外务省的!情况紧急啊。”那送信人一袭浅蓝色短披风,头戴窄檐白羽小帽,正礼貌的欠身回答。这位便是法兰王国新上任的外务省总长,外务大臣德普莱.梅尔伯爵,而他的对面正是国王。

(王鸽是一种稀少的信鸽品种,个头比一般信鸽大上一倍。飞起来能像鹰一样穿过阿拉贡的群山。一般只有来自教廷的紧急敕令才会使用王鸽直接飞跃阿拉贡山脉送抵千里之外的法兰皇城。)

“什么?消息属实么!?”国王的声音质问道。圆厅内的其他几位重臣听到消息纷纷面面相觑。

“陛下,昨天午夜时候。迷雾堡的佛歌学士已经给萨森內长送来了同样的消息。今天凌晨我们驻诺弗堡的公使馆也确认了伊斯特亲王的部队惨败的事实。现在黑石兽人正在向诺弗堡进发,情况十分危急。”又一个稍微有点沙哑的声音,漫条斯理的从圆厅另一侧的阴影中传来。

“为何不早点上报!?”随着这声洪亮的叱责,国王高大的身影从橡木桌子的后面猛然站起。他推开背后沉重的橡木椅绕过桌子走到了小圆厅正中,一把夺过了那汇报人手中的密信,然后对着窗户射进的阳光读了起来。

“请您原谅王兄。昨晚确定好消息后,防长容克元帅已经责令诺丁边境和迷雾堡加强警戒,皇家骑士团和诺丁州禁军也进入战备了。防务省已经照会了皇家骑士团大团长安德鲁公爵和坐镇迷雾堡的德坦将军立即进宫汇报情况。这些进展臣弟我本来是准备在今天早上的御前会议上一并向您禀报的……”一旁那个有点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声音的主人从阴影中走出谦卑的欠身说道。他穿着蓝紫色的大氅,上面绣着金百合与宝剑铁镐交叉的纹章图案。这人便是当今法兰王国的首相,也是国王的胞弟:萨尔公爵埃德蒙。

这回答天衣无缝,国王一时居然找不到理由发作。只得抿了抿嘴,嗯了一下,然后没好气的问道: “嗯……这种事情你可以早上的时候先告诉我一声的,埃德蒙。”

其实埃德蒙公爵本可以回答:陛下如此重大的事件,我想还是按照惯例在御前会议上禀报比较稳妥。但是埃德蒙却没有,他知道他的这位国王兄长是个爱面子的人。于是他便给了国王一个台阶下,顺从的再次鞠躬回答道:“是的,陛下。”

“啊,嗯…御前大臣们到齐了么?”国王得了台阶赶紧就坡下驴的问道。他也知道重大机要是只能在御前会议上闭门讨论的。

“克莱尔大主教,芬恩斯财长,欧仁议长,萨森內长都在这里了。容克元帅和安德鲁公爵也已经到了,现在在御前会议厅等候陛下。迷雾堡的德坦将军收到指令后便日夜兼程的往回赶,但现在还没有到…应该还在路上。”埃德蒙公爵答道。

“嗯。迷雾堡路途遥远,到这里至少要明晚了。我们先不等德坦将军汇报前线的状况了,先去讨论这封圣谕吧。走,我的诸位大人。”国王把手中的密信塞还给了送信的外交总长德普莱.梅尔伯爵。德普莱外长连忙欠身双手接住了那封密信,随着众人一并去往了御前会议厅。

帝国灰塔基座一共有七层可以办公,从下往上依次是:一层,召开盛大大典使用的帝国大厅;二层,招待国王宾客的皇家宴会厅;三层,召开帝国大议会的帝国下院大厅、四层,召开帝国小议会的上院大厅和帝国阳台、五层,召开内阁会议的王座大厅;六层召开御前会议的御前会议厅;七层,国王办公的小厅和皇帝阳台。再往上便是高耸如云的尖塔和巨型的水晶彩窗。

这座青灰色的高塔高耸在皇城山上恢弘无比,是目前整个人类世界最高的尖塔,也圣教世界中最大的单体建筑之一。它是七百年前皇帝时代建成的,是尼尔兰帝国东迁法兰之后辉煌中兴的象征,也是目前法兰王国境内诸多保留了前帝国名号的建筑之一。

御前会议厅就位于这座恢宏建筑的第六层正中央。它是一个完全悬空的房间,被几条造型犀利的飞壁固定,由厚厚的大理石墙壁包裹。有一条雕刻着怪兽和天使的廊桥,将它与其他楼层链接。巨大的橡木大门上附着着厚厚的铜皮,周遭只有几条细长的石缝作为窗户。如此用心的设计是保证在这里召开的御前会议,没有人可以偷听到任何信息。

国王一行人踏过廊桥,进入了御前会议厅。穿红白相间长袍的御林军关上了沉重的大门,然后返回了廊桥另一端守卫。

“呃~我们应该救助我们的清教弟兄,让他们免于灾难,啊~获得平安。啊~这是对上主纯洁子民的奖赏!打击黑兽人~打击那些魔鬼的子嗣,清除掉它们正是替上主彰显无上权威的义举!请陛下派出精我们最精锐的皇家骑士,让我们的铁蹄像当年费德林大帝那样~踏破它们的胸膛!”平时不爱表明立场的克莱尔枢机大主教一进会议厅便用颤微的嗓音宣讲起来。平日里老态龙钟的大主教都是慢吞吞的发言,可今天却像年轻了十岁又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我敢不苟同大主教的建议!”老头颤巍巍的宣讲话音未落,一个雷鸣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众人纷纷朝声音望去,那是防务大臣容克元帅的声音。

“诺伊王国和迷雾山脉都处我们的东北方向,那里不是我们法兰的防御重心。我们真正的敌人是北方的蒙哥利人和来自阿拉贡山口以西的威胁。虽然现在我们山口西边的邻居们比较安静,但最近我们北方的劲敌却十分的躁动!草原上已经混战好几年了,如果他们有选出了大可汗,那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我们必须时刻提防狼群有新的首领~!所以作为您的防务大臣,陛下。我建议最好不要直接出兵诺伊,征调些物资和民夫送过去安抚一下就好。如果非要出兵那最多只能派我们迷雾堡驻军和诺丁州的禁军前往,千万不可以动用我们的主力军团,陛下!”容克元帅立即表明了相反的立场。

容克元帅是出身行伍,参加过‘圣教战争’中最后一役‘阿拉贡山口会战’。如今他虽然已经年过花甲胡子花白,但身材依旧壮硕。他身穿一袭红禁军的束腰长袍外配着短剑,秃顶上戴了一顶红禁军的头盔衬帽。这是他常见的打扮,也使得他显得非常亮眼。尤其是那顶红色呢子料的衬帽,讲起话来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让他在跟人争论的时候活像一只斗得鸡冠通红的老公鸡。

老防长的话音未落,一个文雅的声音响起。“陛下,我们这些年在南方纳特兰投入的军费已经让国库非常拮据了,去年为了迎娶我们亲爱的伊丽莎白王后,婚礼掏空了国库最后几块铜板。如果现在我们再大举用兵的话…陛下,那么我们只能向自由城的私人银行举债了。而且…恕臣妄议,对诺伊施以援手……呃…这战争也不划算。”讲话的是财务省总长芬恩。

他知道新迎娶的伊丽莎白王后便是来自诺伊的公主,国王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野蛮的兽人蹂躏他妻子娘家的土地的。但他依旧试图用手里那沓赤红的账单来告诫国王,尽量控制战争的规模。

财长芬恩斯推了推夹鼻眼镜,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 “这场仗我们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好处。而且这仗是在我们友邦领土上开战,我们的士兵既不可能掠夺,也得不到任何援助。至于兽人那边,那更是没有什么油水。所以陛下,驰援诺伊还请三思而后行啊~”

他透过厚厚的玳瑁镜框中的水晶镜片窥视着国王的表情,不自主的把手伸进了马甲的口袋掏出了丝帕,擦拭了两下额头的汗珠。他是个精明的会计、数学天才,高贵的出身和优异的成绩让他早早的就坐上法兰财务省总长的宝座。可是他在财务大臣的任上兢兢业业的苦干了十几年,愣是没有挽回国库日渐空虚的现状。不论是战争、瘟疫还是自然灾害,他都像一个倔强的海员一样,穷尽自己毕生所学的运用手中有限的资源去修补这个偌大而又千疮百孔的法兰号‘战舰’。可是面对一个失去了罗西克领土又不时面对蒙古利入侵的现状,他却始终都无力改变眼下的窘境。

他的国王是个好国王,高贵仁慈,生活朴素又富有骑士精神。可能国王是一个完美的骑士,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主人。陆上与罗西克贸易中断使得国家财源枯竭,根本就无力偿还圣教战争期间遗留下来的巨额债务。而为了开源,对西南纳特兰地区的开发又屡遭不顺,最后反而引发了与当地原生种族的战争。结果让本来就表现不佳的财政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去年芬恩斯竭尽全力的在这些财政困境中为他的国王‘挤’出了一个像样的王室婚礼。可如今再要让他想办法再‘挤’出一场战争的开销的话,恐怕是他掉光头发都办不到的。芬恩斯已经被逼到了极限,他真的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埃德温国王听到这些后表情严肃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其实在坐的诸位能明白他的心意:他是愿意出兵的。毕竟诺伊王国是法兰的盟邦,也是他新王后的娘家。即便不看这些,作为阿拉贡山口以东的第一强国,古代尼尔兰帝国的衣钵传人。法兰王国也不可能任凭一支兽人余孽在自己的卧榻之侧作大作强的。

他本可以一开始就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大臣们明白自己的态度。但在法兰的御前会议上不行,御前会议上国王必须要考虑大臣们的意见,听取议会的决议后才能做出裁断。虽然他也可以提前做出最终的裁断,但是按惯例他必须听完在场的所有大臣的发言。

“陛下,我们与教廷和解才不过三十年。自‘圣教战争’开始以来我们就失去了在圣教世界的话语权。如今阿拉贡山口的商路已经封闭多年,我们的枢机主教缺席圣彼得罗大教堂圣议会(教廷)已经四个世纪了。现在我们唯一的盟友诺伊向我们求援,如果我们按兵不动。那么我们不仅是失去了盟友,同时也是失去了整个圣教世界的信任啊。所以只要我们出兵,那我们就可以改变现状,甚至扭转眼下这一切窘境!说不定可以重开阿拉贡山口的商路,还能让我们的枢机主教重回教廷呢。”德普莱外长看着国王那张铁青的脸突然的说道。涉及战争问题外长一般都是比较靠后发言,不过这次德普莱外长却打破了这一惯例,言辞恳切的抢先说道。

在场的诸位大臣大多是反对出兵的,年轻的德普莱外长现在感到孤立无援。他十分担心国王会屈服于军方和财政的压力,而放弃这个能够足以改变法兰国际地位的绝佳机会。于是他伸长了脖子,尽可能的靠近国王,小心翼翼的仔细讲话。生怕自己遗漏了半个字而导致国王没有听懂。

“我们法兰与诺伊本属同源,奈何权利的欲望导致我们在五百多年前的‘鹰狮之战’后分道扬镳。但无论我们如何争斗分离合纵连横,我们也都是尼尔兰皇族的后裔。身体里都流淌着费德林大帝的血脉。如果不救援诺伊的手足,任由他们遭受兽人的屠戮,这有愧于我们的良心,也有愧于我们荣誉的血统!”欧仁议长终于讲话了。他的态度让在座的各位重臣颇感意外。因为法兰王国的议会素来都是偏向孤立主义的,对域外用兵一贯都持保留态度。如今议长大人这番激进的话,让德普莱外长看到了希望。

欧仁议长缓缓的把自己的单边眼镜从左眼的眉肱上摘下,把手里那封传阅到自己的教皇圣谕重新卷好。慢慢的交给下一位大臣后,继续说道:“我仅代表议会上院支持德普莱外长的建议:同意出兵诺伊!我们应该确立在阿拉贡山口以东的绝对领导地位。我们与诺伊同根同源,都拥有纯正的尼尔兰血统,这是有别于罗西克的那些混了不知道多少其他民族血统的家伙们。拯救诺伊的人民,就是拯救我们的手足兄弟。以上这些历史课上的内容,大家当然不需要我来再赘述。议会既然可以为出兵做出让步,那么财政上的问题嘛…也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我本人和议会上院保守派是愿意为临时增加新的战争预算提供帮助的。”

听到欧仁议长的表态,德普莱外长几乎高兴的要喝彩起来。他马上补充说道:“陛下。‘鹰狮之战’过去了五百年现在正是我们重新确立尼尔兰皇族宗主关系的时候。‘圣教战争’打了快三百年现在也正是我们重新修复与教廷关系的契机。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啊陛下!”

国王听到这里陷入了沉思,他马上回想起了这些历史:世界在进入第二纪元的时候,整个罗法大陆中东部都曾属于信仰圣教的古代尼尔兰人建立的人类帝国。七个世纪前神明之间爆发了’众神之战‘,各个神明的嫡系种族开始相互攻伐。邪神的爪牙通过连接蛮荒大陆的陆桥进入罗法大陆,先后摧毁了大陆上的很多国家。尼尔兰帝国也无法幸免,末代人皇费德林大帝带着遗民被迫东迁到了如今的法兰地区。接收了准备离去的高等精灵帝国的领土。

最终‘龙原之战’中上主的巨龙和皇帝的骑士击败了兽人的主力,之后帝国便在法兰重新建立,帝国也在费德林大帝的带领下开始中兴。那时诺伊王国和法兰王国还有阿拉贡山口以西的罗西克北部大部分地区,都曾经是东迁后的尼尔兰帝国的一部分。这个时期的尼尔兰帝国也被称为‘东迁帝国’。

一世纪末长寿的费德林大帝在重建了帝国之后去世。此后皇室绝嗣,这引发了两个旁系皇族之间的分裂,史称“鹰狮之战”。最终诺伊的皇族分支‘乌尔提夫派’(狮派)被法兰的皇族分支‘龙德派’(鹰派)击败。从此‘乌尔提夫派’所在的诺伊公国被彻底驱逐出了帝国版图,形成了之后的诺伊王国。圣教会教廷也因此迁往碎塔湾。而东迁帝国的大部分地区依旧由‘龙德派’以摄政王的形式统治,也就是后来史书上所谓的‘帝国摄政王时期’。圣教世界形成了教廷(圣城)与帝国摄政王(皇城)并存的两极世界。

到了四世纪末,整个圣教世界出现了旨在反对教会腐败的‘清教运动’。而同时保有‘帝国摄政王’头衔的‘龙德派’皇族绝嗣。法兰国内支持‘清教运动’的‘格兰特王族’上台,造成了教廷与皇城的冲突。从而引发了‘东迁帝国’与教廷为首的所有圣教国家之间的长期战争,史称‘圣教战争’。

在经历了长达三个世纪的战争和宗教运动中,东迁帝国诸多地区在‘圣教战争’中逐步瓦解重组。其中阿拉贡山口以西的地区形成了四个新的选帝侯国,法兰地区的六大公国则形成了法兰王国。教廷将格兰特王族驱逐出教会,法兰地区自此失去了教廷的枢机席位,只有查尔顿公国在教廷保留了独立枢机主教。

在‘鹰狮之战’分裂后到‘圣教战争’中期的数百年中,诺伊王国长期与法兰王国敌对,不仅爆发过多次战争还参加过前次针对法兰的“圣教同盟”。一直到六世纪末,诺伊国内也彻底进行了宗教改革。诺伊王国在‘圣教战争’末期最终倒戈加入了法兰一边 ,结束了双方长达几百年的敌对。

至于为什么诺伊王国会在’圣教战争’的最后时刻改弦更张,可能一方面是因为其国内也进行了宗教改革,民众倒向清教派的法兰。另一方面更关键的原因还是本纪元开元时代‘众神之战’中遗留在迷雾山脉的兽人余孽突然在六世纪末建立了所谓的“黑石公国”,并在之后的百年中不断壮大对诺伊产生了巨大压力。直到七世纪中叶《阿拉贡和约》缔结‘圣教战争’结束,法兰与诺伊都保持了军事同盟关系。

‘圣教战争’结束后两国关系也更近一步,去年冬天的时候法兰与诺伊甚至进行了联姻。诺伊伊利安国王的妹妹‘诺伊的伊丽莎白’便是如今法兰埃德温国王的新晋王后。这也是当今的德普莱外长上任之后的主要功绩。同样也是国王想要出兵的重要理由之一。

议长大人的一席话让会场上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听到了议长大人愿意加税的承诺,芬恩斯财长也投来了感激的目光。现在胜利的天平居然扳向了主战派,没人能想到议长居然会表态支持参战,克莱尔大主教和德普莱外长的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国王的脸色稍好了许多他环伺左右。看到了容克防长背后旁听的安德鲁公爵。他是国王的堂弟,先王那个早逝的兄弟唯一的儿子。自幼便由国王兄弟的母后抚养,与埃德温国王和埃德蒙公爵两兄弟一起长大,三兄弟的感情十分的亲密。

安德鲁公爵现在是皇家骑士团的大团长,法兰王国的高级将领。他常年在北疆和阿拉贡山口以西作战,击败过塞述人、罗西克诸侯还有蒙哥利人。他纵横沙场十余载,素来以勇猛著称。历经大小数十场战役至今未尝败绩,被世人冠以‘法兰之拳’的外号。他所在的皇家骑士团更不用提,那是整个圣教世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

“安德鲁我的堂弟,也谈谈你的想法吧~”国王发话了。御前会议一般是只有议长、首相、大主教和各省长官才能参加的机要会议。除此之外的其他人等只有国王的特别照会才能与会旁听。在御前会议上旁听者不论地位高低,也只有被问及时才能进言,否则是不允许发言的。

国王的问话刚落,只见这个高大的栗发汉子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说道:“陛下,容克元帅分析的很对。我们不宜派出主力军团赴诺伊,可以调诺丁禁军北上,查尔顿的皇家舰队也可以靠泊伊斯顿港。这样只要这两个地方不失守,德普莱大人就可以向教廷……”

“向教廷糊弄过去?哼,那是外交家的想法,我没问你这个!说说一个将军的想法吧安德鲁,如果想打赢黑石兽人,你有作战计划么?”国王本来有些得意的心情瞬间被搅乱,十分不悦的打断了安德鲁公爵继续问道。

安德鲁看了看一边的容克元帅,容克元帅并没有看他,只是无奈的闭了一下眼睛回应。同是军中的同僚,安德鲁自然明白容克元帅的心意。于是他转向国王回答道:“是的,陛下。”

安德鲁公爵又深吸了一口气,起身站到了会桌前。原来这张大橡木桌子中间放着一块很大的实木雕版的地图。上面雕刻的是整个罗法大陆的大致内容,西起陆桥东至诺伊沿海,囊括了陆桥、代赫沙漠、罗西克、阿拉贡、法兰和诺伊的广大地区。有若干不同材质大大小小的士兵棋子散立在地图上,这些棋子被雕刻成骑士,步兵还有堡垒的样子,很像一副国际象棋。但不同的是棋子雕刻的士兵样子五花八门,有些穿着板甲像圣教世界的士兵和骑士,有些骑着骆驼带着头巾像撒拉逊人,有些拿着弯刀和弓箭像蒙哥利人。这些棋子还被材质分成了不同的颜色,是用来表现当下国际局势使用的。

安德鲁拿起一个放在诺丁州位置的白色大理石步兵棋子和一个放在皇城位置同样的棋子,一起移动到了法兰的东北方。同时说道:“陛下,我们目前可以迅速派往诺伊的军队只有诺丁州的禁军军团。但是除去要坚守迷雾堡和保护边境的部队外,可调遣的大概只有四个营。皇城的禁军大约也能调动六个营,可两支部队加起来也一共不到一万人。而且这些禁军部队大多数是步兵,只能做为城镇防御的驻屯军,野战很难与黑石的军队对抗。”

随后他又拿起了查尔顿州的帆船棋子,放到了地图上诺伊海岸的位置说道:“从查尔顿海上调兵也非常快,可是我们的主力陆战团目前部署在万里之外的陆桥地区。我们的皇家舰队只能停靠在诺伊的伊斯特港,无法保护内陆的诺夫特堡。”

接着他对在座的众人说道:“各位,如果按这个办法根本不能彻底击败黑石。”

他顿了顿,看了看在座诸位。又把目光投向了放在皇城南边的那颗大理石骑士,接着他把那颗大理石骑士拿在了手上,稳稳放在了诺伊两个正在对立的棋子傍边。那俩颗棋子分别是鸡血石雕刻的一个锁子甲步战骑士和黑曜石雕刻的一个鹿角盔兽人。他喃喃说道:“如果想要一举拿下黑石兽人。只能动用我们的骑士团了。皇家骑士团可以在诺弗堡西面的坡地一举击溃敌人,然后向东一路打通通往伊斯特港的道路。这样我们舰队运输的补给就可以从海上抵达诺弗堡了。只是如果这样,我们北方就空虚了……”

说到这里,安德鲁的目光黯淡了下来。国王听到这些又得意了起来,在座的诸位大臣你看看我看看你,最后都把目光投向了桌子末端的首相埃德蒙。国王也把目光看向了他的首相。在御前会议中众臣们讨论完毕,一般都会由首相牵头给予国王一个肯定的意见供国王定夺。虽然这意见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很有代表性的。国王一般出于团结内阁的关系,是不会轻易驳回这意见的。

“埃德蒙首相大人,您的意见呢?”国王有意点出了他胞弟的官职问道。国王现在很是得意,安德鲁后半段讲得正是他想听的。他用胜利的目光扫了扫在座的诸位,最后看向了自己的弟弟,坐在长桌尽头的首相埃德蒙。他知道以现在的情况看,埃德蒙肯定会支持他出兵。如果首相也支持出兵诺伊,那么等他决定的时候就没人再反对了。

“陛下,我们是不是先听听萨森内长的消息?”埃德蒙公爵并没有接这个皮球,只是微微一笑把话头引向了内务省总长萨森爵士。

一脸阴郁的法兰内务省总长萨森爵士有着法兰-撒拉逊人的血统。他平时都是一身黑衣十分低调。他负责的内务省虽说是王国重要的六大行政部门之一,但雇员也很少,显得非常神秘。如果放在其他国家,萨森爵士应该就是个情报头子。就是国王们身边那种阴险狡诈令人厌恶的密探。

而内务总长负责的内务省说到底就是法兰专门负责情报和安保的部门。这个部门为什么在法兰的地位会如此之高,是最早源于‘圣教战争’初期法兰内忧外患,巨大的压力需要国家成立专门的强力部门,来执行对法兰内部反对势力的镇压和对敌方‘圣教同盟’的情报搜集。因此法兰的内务省在战争后期已经膨胀成了一个有一千名正式雇员,间谍网遍布整个罗法大陆,甚至有专门刺杀组织的庞大机构。但是随着《阿拉贡和约》签订战争结束,内务省解散了大部分部门,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隐秘的小机构了。

可能是由于职业需要,萨森爵士长了一张让人很难记住的脸,总是有种很容易就消失在人群之中的能力。以至于每次御前会议,国王都忘了让他发言。而他也总是一言不发,除非被人点名发言。而他每每张口,便会放出惊人的消息。

“哦,很抱歉我又忘记您了,萨森爵士。说说吧,您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鬼消息。”国王戏谑的调侃道。其实国王打心眼里并不喜欢萨森爵士,因为只要他一张嘴总是会带来令人不快的消息。

“……陛下,草原上有异样……蒙哥利人在贝海边上击败了西塞述人,焚毁了他们的城镇。有我们的朋友看见:可汗的王旗插在了贝海西岸的沙滩上。”面色阴沉的萨森爵士用低沉的嗓音,简短的送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座的各位一阵骚动,国王和诸位重臣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草原又崛起了新的大可汗!

国王本来得意的表情随即冷峻了下来。草原之主再起,便意味着随时都会有可汗南侵将要到来。在场的所有大臣全都被这消息惊得目瞪口呆,法兰长期都笼罩在北方可汗南侵的阴影之中。这种对北方恐惧已经深深的根植在了法兰人的血液之中,即使有些人有幸一生都没有经历过这种苦难,但听到‘可汗南侵’这个词,甚至想到这个词都会感到莫名的恐惧。

“呃……陛下,我们东边的清教兄弟虽然有一点点小小的麻烦,但那些…呃…只不过是些流亡的兽人土匪罢了。虽然确实有些棘手,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会在上主的光辉下战胜他们的敌人。他们会彰显上主的权威!如今我们北方可能有了新的威胁,那么诺伊的那些兽人小匪帮,完全可以留给他们的红狮骑士团处理。呃…陛下是不是再斟酌一下是否还有出兵的必要么。哎…毕竟军国大事需要避重就轻,就像当年费德林大帝决定东迁回避敌人的锋芒那样睿智~”克莱尔枢机大主教的立场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义正言辞的宣讲出兵诺伊的意义,这会儿马上就变得态度谄媚起来。就好像根本没有表达过支持出兵的意见一样。更厉害的是出兵和不出兵举的例子,全是费德林大帝当年的做法。

“大主教阁下,您对费德林大帝的研究,真是让我们印象深刻啊。让今天我们对历史有了新的认识。”长桌尽头的首相埃德蒙突然挖苦道。周桌的其他人纷纷都偷偷窃喜起来。

“呃~啊~年龄大了就是记东西不清楚。出征诺伊关系到我们的兵力和财政,不如再让我们敬爱的容克元帅和芬恩斯财长说说他们的意见。呃…嗯…”克莱尔大主教把脖子往宽大的法袍领子里一缩,嘴上含糊不清的说道。那一瞬间就好像突然老了十岁一样。这老狐狸嘟囔着想把话头的往‘反战派’那边引,想让刚才反对出兵的容克元帅和芬恩斯财长来替他出头劝服国王。

大主教把目光看向了二人,可是半天没有人讲话。大概是大主教巨大的态度反差和倚老卖老的行为太令人尴尬了。大主教一看没人讲话,把脑袋使劲往袍子里面缩。好像只惹了麻烦的把脑袋缩回壳里的老乌龟一样。很长一段的尴尬之后,众人中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

“陛下,请放弃拯救诺伊的计划吧……”不是之前反对出兵的容克元帅或芬恩斯财长,而是德普莱外长年轻的声音。大家都颇感意外,纷纷把目光投向他那张胀红了的脸。这个年轻人可是一心想借这次出兵的机会好好在谈判桌上为法兰捞上一笔的。众人之中除了国王,恐怕只有他是最支持出兵的人了。

“陛下如果如容克元帅所言,能抽出一部分诺丁州的禁军和皇家舰队北上的话,我就可以在教皇那里回禀此事。我们不需要大败敌人,只要可以帮诺伊王国守住诺弗堡和伊斯特港即可。这样我们既可以不违背教皇的圣谕,又可以保存实力来面对北方真正的威胁。至于这个方案如果导致了诺伊战事不利,我也自有在教皇陛下面前为国开脱的办法……”德普莱外长继续沮丧的说道。

让一个风华正盛的年轻人放弃大展身手的机会,真的非常困难。但这位新晋的外务省总长还是在政治层面表现出了与他年龄不相衬的成熟和大局观。是的,放弃出动主力部队,改为派些个二线部队敷衍了事,确实是一个看上去顾全大局稳妥靠谱的方案。众人纷纷沉默不语,因为自身可能遭遇的危险而放弃救助同胞,实在是让在座的绅士们感到难堪。

“陛下,请您派出皇家骑士团和米萨骑士团共同出击诺伊!”晴天霹雳般的一句话洞穿了整个会议厅的沉默。整个会议厅一下哗然了!连一直倾向于出动主力的国王都被惊了一跳。

“我们既然出兵,就应该速战速决!出动诺丁州和迷雾堡禁军配合皇家骑士团前出迷雾堡,从陆路直捣诺弗堡。米萨骑士团沿龙溪顺流直下机动到查尔顿港,然后搭皇家舰队北上伊斯特港从东路支援诺弗堡!我们海陆并进,东西两路夹攻诺弗堡的敌兵, 一鼓作气秋季前拿下黑石兽人!”容克元帅大声喝道。拳头‘哐’的一下捶在了桌子上,地图上的棋子散落一桌。这个疯狂的计划一出口,在座的诸位全都惊呆了。

“我支持!”大家刚还没有从容克元帅的‘疯狂计划’中醒悟过来,安德鲁首先表示了支持。“陛下,只有重拳出击,才能一次性给予黑石毁灭性的打击!而且要快,必须赶在秋天‘可汗南侵’之前,迅速解决我们东边的威胁。这样我们才不会在接下来的冬季或者明年春天面临东面和北面两线同时作战。如果想避免这种窘境,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时压上两大主力骑士团。在诺弗堡外合围黑石主力,一举击溃敌人!而后两大骑士团迅速回撤,这样我们就有充足的兵力面对北方的威胁了。”

“这…不等于是在豪赌么?诸位大人,如果我们全力救援诺伊的时候北方出了事情怎么办?你们有这方面的考虑没有?”欧仁议长焦虑的说道。

“隔绝我们和蒙哥利人的是北疆堡链,我们的北疆守卫团坚守着三个重要堡垒。以蒙哥利人的攻城能力,坚守三个月不在话下。只要这三座堡垒不丢,蒙哥利人就不敢轻易大举南下。堡链正南是黑森州,那里的禁军团是我们各州中实力最强的。可以这些队伍先集中到重镇哈夫,这样我们就在堡链背后做好了第二条防线。如果真的北方有变,我们还可以提前抽调皇城的禁军支援北疆。别外可以请国王陛下发布‘动员令’为随时征调义勇军,在哈夫集结做好决战的准备。到时候就算敌人有十万大军,也很难突破哈夫。只要能北疆和哈夫两条防线能拖住一个月,我们的骑士团也就可以赶回来了。”容克元帅坚定的说道。

“那如果对方有二十万呢?”欧仁议长担心的问道。

“不可能,蒙哥利一共只有十来万大军。如果夏天他们刚刚击败了西塞述人,那么也就是说他们的主力还都在贝海沿岸掠夺。不可能快速把主力全部转向我们,如果要调动二十万人,那他们肯定需要调动仆从国的军队。这可不是三两个月能办到的事情,所以这种情况不可能!除非他们已经提前准备很久了。”老元帅容克分析道。

“为什么不可能呢?蒙哥利可是黑森人,河泽人,东塞述人的宗主国。现在他们又征服了西塞述人。他们完全有能力提前就组织这么一支规模的军队啊?”德普莱外长问道。

“组织军队可不是坐着皇家快船的外交谈判,德普莱大人。他们如果对我们早就蓄谋已久,那也不会今年去征讨西塞述人。所以大规模入侵怎么也等到明年了。今年就算有这个可能,规模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万。”安德鲁也说道。

“如果真的担心蒙哥利人趁机袭击我们,防务省可以马上拟出一个预备的方案。就已在冬季之前蒙哥利人入侵为蓝本准备。我们两大主力出动后,国内立即进入战争状态。全军禁军进入战备。一旦草原出现异动,皇城的禁军可以马上动员开赴北疆,其他各州禁军马上抽调前往哈夫,各州义勇军开始进行动员。如果情况比较严重,马上下达‘义勇军征召令’,征调义勇军前往哈夫集结。我们的军队只要据守北疆和哈夫蒙哥利人是绝对不敢轻易南下的!”容克元帅自信的说道。

会议桌前的诸位开始各自暗暗嘀咕起来。萨森內长的一个消息,没想到让不同主张的两派相互调换了立场。国王的眉毛拧成了麻花,他本来很坚决要出兵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他又环伺了桌上的诸位,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了一直没有表态的弟弟首相埃德蒙身上。

大概是感到了兄长进退维谷的处境。首相埃德蒙公爵终于说话了:“这是步险棋,但是如果我们要挡住可汗南侵。那么就必须先解决掉东边诺伊的威胁。如果任由黑石在诺伊肆虐,即使他们攻不下诺弗堡。也一定会在入冬之前绕过我们的迷雾堡,进入我们的诺丁州地界。如果蒙哥利人真的选出了大可汗,那按‘惯例’蒙哥利人是一定会南下入侵我们的。这样我们明年春季就会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之中。”

首相看看周围众人的脸色,又继续说道: “且不说出兵诺伊有什么好处,我们只谈谈坏处。如果坐视诺伊沦陷,我们就失去了阿拉贡以东唯一的盟友和贸易伙伴。试想一下黑人兽人做大后,这样我们不仅要面临北方、西方的威胁,还要面对东北方新崛起的敌对势力。而且如果我们违抗圣谕惹怒了教皇,那么碎塔湾(教廷所在地)随时都可能放松对神圣王国的约束。神圣王国早就对我们苦心经营的纳特兰地区垂涎已久,他们一定会再次染指那里。到时候战端一开,我们真是四面受敌了。所以就趁现在,我们必定要出兵诺伊,尽快解决掉这个新的威胁!”

这番总揽全局的分析一出,在座的所有人纷纷点头赞同。埃德蒙微微一笑,他对自己的这番分析得到的效果非常满意,于是又继续说道:“我们再来谈谈好处,出兵拯救了我们亲爱的盟友,这样必定会加深我们之间的关系。将来也必然会在与诺伊的贸易中获利,这自不必说。而且如果我们如圣谕指示全力救援诺伊。那是不是德普莱外长可以给我们在教廷那里获得些权益呢?……呃,比如让我们法兰恢复教廷的六个枢机主教席位,还有解禁法兰商船进入碎塔湾的禁令这两项。”说着埃德蒙公爵把目光移向了德普莱外长。

德普莱年轻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期望,眼光恳切的说道:“如果如此,下臣定不负使命!”

“恩,很好。哦,欧仁议长。我敬爱的王后陛下现在已经身怀六甲。众所周知,王后陛下就来自于我们即将援助的诺伊王国。诺伊王国一直是采用贵族分封制,虽然我们王后陛下嫁入法兰时明确取消了王位继承权。但是我的法律顾问跟我提到过,当时的婚约中并没有取消其子嗣的分封权。不知道我说对了没有?”埃德蒙随即把目光投向了议长欧仁。

“首相大人的意思是…要向诺伊提出领地要求么?可是,这样的话可能会招致诺伊王国的反弹情绪啊。毕竟王后大婚时已经放弃了继承权,她的子嗣按照惯例,只有诺伊国王特别册封才能拥有领地,否则是不能拥有诺伊的领地的。而且当下诺伊王国也没有充足的领地来册封给一个新侯爵啊。当然如果我们王后陛下可以为我们新添一位小王子的话。”欧仁议长说道。

“啊,呵呵,我可没有说是诺伊境内的领地。我们神圣的龙原,那片横亘在我们正北方的无主之地。六百年前‘鹰狮之战’后这片土地可是没有划归我们任何一方的版图。如果我们新添的小王子可以在成年后担任‘龙原侯爵’的话,我希望这个称号可以获得诺伊王国的承认。”埃德蒙说道。

“妙啊,黑石崛起后诺伊早已和龙原隔绝。他们承认我们对龙原的控制只是顺水推舟的事情。我们获得了龙原,就等于更加加强了费德林大帝正朔的地位。现在诺伊的战况已经是生死关头,他们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反对的。”欧仁议长夸道。

“如果我们获得了龙原的领地。又可以将龙原南部的土地进行拍卖,获得的资金便可以马上充盈国库。此外如果开通了碎塔湾航线,我们的商品可以直接打入教皇国的市场,也会在未来逐步改善我们的经济状况!陛下。”芬恩斯财长也激动了起来。余下的众臣们纷纷点头称是。

于是会场在座的众人们全都发出了赞许之声,听到这些国王的神情也好了许多。见在座的大臣们没有要在发言的,首相埃德蒙点点头,环伺了在座的诸位。既然无人对出兵再有异议,那么会程也就到了尾声。埃德蒙公爵起身,于是转向国王。郑重的鞠躬说道:“陛下,援救诺伊一事。内阁系数支持,请陛下圣裁!”其余重臣也纷纷起身跟随鞠躬。

国王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他一言不发的走到了长桌正中,拾起了那两个被容克元帅震倒的骑士棋子。‘啪’的一声,猛地把棋子按在了地图上诺伊的位置。同时大声宣布:“出兵!全力救援诺伊!”

原创文章,作者:丹danc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