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皇冠:法兰》小说章节目录舒适,张满全文免费试读

午夜十分,位于法兰皇都白城内皇座山上的帝国灰塔里位于五层的一个窗子还亮着灯。一个男人正坐在一张巨大的雕花橡木桌后面的皮椅上小憩,他显然累坏了,他靠着椅背一手扶着把手一手撑着额头,两条腿伸直抬起架在桌子上,没有雕花的靴子就放在桌面案卷上。书桌上的烛台发出的亮光把那靴子下面的案卷照亮,那是一张紧急状态的施行法案。

这时办公室的一角传来了推门声。座位上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大主教阁下,我不是已经说过了。《紧急法案》需要御前会议一致决定才能通过么!请不要再来问我是否要准备典礼的事情了!”

“叔叔,我父王有消息了么?我听侍女们在小声谈论,教士们在准备加冕典礼的事情。”一个稚嫩的童声突然问道。

男人一听马上从座位上把脚放了下来。男人正襟危坐,烛光把一半张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的脸映了出来。他面相消瘦大额头高鼻梁留着山羊须,是典型的法兰长相。他留着长长的栗色头发,发际线很高显得十分睿智。

男人看到角落里的男孩连忙问道:“弗勒格殿下,你怎么跑到这里了?你的保姆呢?”

“丝特儿小姐睡着了,我就趁机溜了出来。我想知道我父王怎么样了?王后陛下找到他了没有?我好担心他们。”男孩瞪着闪亮的大眼睛抬头问着。

男人看到男孩的样子顿时心中升起一阵怜悯,他伸出手对男孩说:“弗勒格我的侄子,过来。”

男孩听到召唤马上跑了过来,男人一把抱起孩子放在了自己腿上。男人看着孩子,那双如蓝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仿佛是可以看穿他的内心一样。男人沉默片刻安慰孩子道:“弗勒格,不要担心。你母后一定会把你父王找回来的。不要听那些流言蜚语,他们准备的典礼是为了庆祝你父王凯旋的典礼。”

“不,叔叔。他们是准备给我加冕的典礼……”孩子把视线移到了桌面上,又指着那张《紧急法案》说道:“这个也是为典礼准备的么?”

男人很惊讶,下意识的伸手把那张纸抠了过去。他有点不敢相信的盯着男孩,他突然觉得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里透出的并不是童真而是智慧。“弗勒格你今年才七岁吧?”男人有点不敢确定的问道。

“我夏天的时候就已经七岁了,您还送了一匹萨尔小马,您忘了么叔叔?”孩子回答道。

“哦,对不起弗勒格。我想起来了,是匹奶油色的矮种小马。我只是没想到你已经识字了。” 男人欣慰的笑着回答。

“您撒谎,那不是胜利庆典。”孩子不高兴的抱起了胳膊说道。男人的笑脸却没有让孩子高兴起来。

“为什么不是胜利庆典弗勒格?”男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胜利的庆典不会准备紫色的绸子,他们也不会频繁的偷看我。如果是胜利的庆典,他们都会像丝特儿小姐那样时不时的往帝国大道上张望,就好像可以提前看到他们盼望的人那样。”孩子一语道出了天机。是的,孩子早已发现了白城内的侍女已经在准备紫色的丝绸了,这确实是加冕时候使用的颜色。如果是迎接胜利的凯旋仪式,这些侍女们每天满心欢喜的登上高处,尽可能的向南边眺望,希望尽早的看到自己的情郎。

男人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用缜密的逻辑向孩子讲明王国有一套完整应对目前这种紧急情况的机制,并且说明在这套机制中他的重要位置和他的责任。可是男人转念又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怀里的这个男孩才刚刚只有七岁。

于是他想了想转而安慰道:“弗勒格,现在的一切对你来说还太早,但以后你会明白今天的状况。你的加冕不会是最近,请相信我,你的父亲不会有事。你的加冕可能是十年或者二十年后,但是早晚一天你会带上王冠加冕为王。不过我希望你能够记住这一天,不要让我们国家和像你一样大的孩子再为他们的父亲担心。答应我弗勒格,你会做到的。”

“我会的,叔叔。”孩子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小脸坚毅的表情非常的可爱。

“哦,对不起!摄政王殿下是我的疏忽让王储跑进来了!”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带着睡帽的妙龄女孩喊着闯了进来喊道。她就是王储的保姆,丝特儿小姐。

男人抬了一下手示意女子不必惊慌,然后和蔼的对男孩说:“好了,我亲爱的侄子。回到你的保姆那里去吧,已经快午夜了。”说完男人把孩子从膝盖上放了下来,又朝女孩点了下头。

女孩连忙跑上前,她的棉拖鞋在地板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她拉住孩子的手,匆忙的向男人行了个屈膝礼,然后转身拉着男孩出去了。女孩出来时可能是太过匆忙只穿了件吊带睡裙没有披外衣,经过月光射入的窗前时隐约现出了女孩曼妙的曲线,可只是一瞬间女孩就已经把孩子领了出去并关上了门。男人自然是饱了眼福,在女孩关上门后,假装流氓似的挑了下眉毛小声吹了个口哨。

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轻佻的流氓混混,他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坐镇皇城的法兰王国摄政王,国王的亲兄弟,法兰首相,萨尔公爵——龙德.埃德蒙.格兰特。虽然跟自己王兄的名字很相似,但两兄弟却性格迥异。国王是个坚毅勇敢的骑士,而首相却像个睿智谦逊的学者。这也符合历代法兰王室的传统:但凡王族内的兄弟,必然是一个从军,一个从政,一个从教。如果兄弟不够就优先选择前两个,至于王子们会优先选择哪一个这就要看个人的意愿和天分了。

埃德蒙比国王埃德温小十二三岁,从小身体比较孱弱,但心思缜密很有头脑,自然就是从政的那一个。埃德蒙天资聪慧自然也不负众望的在成年前就已经成为法兰大学伊卜拉欣学院的著名学者,在商学和数学领域都很有建树。他成年后也历任皇城港事务官、皇城港总管、龙溪漕运总管、法兰皇家银行总长、法兰财政总长,几年前加入革新派在议会竞选中取得多数支持出任法兰首相。今年国王御驾亲征,又任命他为摄政王辅佐王储监国。

埃德蒙从政这十几年可谓是一路从底层做起的,如果说一个大贵族子弟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无需奋斗的话,那么放在埃德蒙这个王子身上可不合适。埃德蒙的晋升确实有王室成员的影响,但他在从政道路上取得的成绩和优秀表现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在他当上首相后也施行了一系列改革政策,使得法兰的经济在短时间内重拾了活力,以至于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时议会以九成的支持率通过了他的连任请求。

可是现在的埃德蒙却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机,大敌入侵国王失踪,蠢蠢欲动的大臣和铺天盖地的消息让他应接不暇,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军队可以守住哈夫,否则整个国家就危在旦夕了。如果说他是个一流的政客,那么他可不是一个顶尖的政治家。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超过了他能够控制的范围,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签署那些不停递上来的调动文书,可唯一他没有签署的就是现在桌子上的这张《紧急法案》。

虽然整个国家的战争机器已经开始运转,军队早已频繁调动,但前线国王战败的消息其实还在封锁之中,现在只有少量上层人士知道消息,但这些人大多还保持着冷静态度。但如果他签署了《紧急法案》那么现在皇城的这一片太平景象就要大乱。

‘侄子还太小了,如果签署就是辅佐王储提前登基。那就会由摄政王、王后和大主教共同执政,议会暂停召开,权力将集中在王权军权和教权手中。王后是诺伊王国的公主,王储又非王后亲生,执政后必然会招来外部干预。而全国也将进入宵禁,教会自然会乘机扩大权力。外族入侵甚至会导致本国民众内对异族的迫害,到时候国家必然会从内部瓦解,所以这个法案简直就是在添乱!不能签!’埃德蒙想到于是他抓起那张纸,把它撕了个粉碎。

“啪~啪~啪~”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掌声,一个黑影从侧门滑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摄政王埃德蒙突然警觉的问道,他似乎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天气凉了,我一个人睡有些冷。正好这门口的侍卫长是我贴身女仆的情人,所以我就来了。”那黑影说着走进蜡烛的光线里,名贵的蓝狐裘皮里裹着半透明的黑色睡裙,半掩的胸前带着一条名贵的钻石项链。那黑影继续往前走来到桌前,一张美丽而魅惑的脸出现在埃德蒙眼前。

“我以为您会找其他情人,米莱狄女伯爵阁下。”埃德蒙满怀醋意的讽刺道。

“哪有情人能比上您的温柔啊~摄政王殿下?”米莱狄也不示弱的‘反击’道。

“哼~为什么鼓掌?你难道知道些什么?”埃德蒙冷笑着起身来到米莱狄面前换了个话题问道。

“哈~整个白城都知道大主教大人想要推动《紧急法案》签署,可您却不愿意。您担心事态不明确前贸然推动会导致国内动荡,更不愿意把王储交到‘外人’手上。”米莱狄莞尔一笑拉了拉埃德蒙胸前代表权力的金链大方的说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米莱狄小姐!”这话像是刺到了埃德蒙,他一把抓住了米莱狄扶在他胸前的手说道。

“噢~你抓疼我了死鬼~”米莱狄娇声惊叫道,同时拍了一下埃德蒙的胸口。埃德蒙听到惊叫放松了抓住米莱狄的手,但是并没有松开她。

米莱狄眨了眨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埃德蒙一番,弯弯的睫毛像是把小扇子一样上下呼扇。她盯住了对方布满血丝的眼睛问道:“你多久没回家了?”

“这关你什么事?”埃德蒙突然又紧张起来。

“你紧张什么?埃迪。我只是关心你,我……我忘不了你。”米莱狄突然唤起了摄政王的昵称,眼神变得一往情深的倾诉道。说着另一只手就握住了埃德蒙抓住她的那只手。

埃德蒙像触了电一样的甩开了她的手说道:“米莱狄,我们已经结束了…… 我已经要和科恩大公的女儿玛丽定下了婚约,我们……不能再胡闹了。”

“你说那个肥胖的老科恩那乳臭未干的胖女儿么?她明年才成年!你们一共就见过两面,第一次还是在她在襁褓的时候!想想我们把埃迪,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何况你,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埃迪…埃迪…”米莱狄说着动情的掉下了眼泪,她追上去搂住埃德蒙的后腰哭诉道。

米莱狄本就生得倾国倾城,眼泪一打又好似梨花带雨一样动人,一声声‘埃迪,埃迪’的呼唤让人心醉。这会儿不要说是埃德蒙,就算个铁打的汉子也要被她给融化了。埃德蒙想起过往的情事,自己也因执意与米莱狄相好而遭到父亲的责骂,最终他只能和米莱狄一刀两断。

“米莱狄,我们没可能的……”埃德蒙想到这里,有些痛苦的说道。他还想挣扎可是现在他早已成了只被困住的猎物,被米莱狄擒住只是时间问题了。

“埃迪…我爱你,你知道没有你的夜里我是多么的想念你么。埃迪从来都没有男人能够像你一样,埃迪只有你只有你能让我感到快乐,埃迪求求你怜悯我陪伴我,哪怕只有偶尔的陪伴我也心满意足了埃迪……”米莱狄哭诉着倒进了埃德蒙的怀里,真难以想象这个女人是如何做到前半夜还和一个男人混在一起,现在就又可以对另一个男人倾诉衷肠的。

埃德蒙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抚住了米莱狄那油亮的黑色卷发。米莱狄慢慢抬起头,伸出手抚摸埃德蒙的胡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说不尽的万种风情。二人凝视了许久,米莱狄缓缓的踮起脚尖,埃德蒙的头缓缓低下,两人的唇终于碰在了一起。

原创文章,作者:丹danc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