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成语卡牌去基建》小说章节目录王承业,周小先生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带着成语卡牌去基建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一只悄悄勤快的小拖沓

简介:殳(shu)予鹿穿越到逃荒的路上,本来中二的心被现实打击的不行。“叮咚,检测到宿主灵魂异常,且国学文化水平不高,符合绑定条件,现绑定成语卡牌抽奖系统。”殳予鹿本来以为终于迎来了金手指,以为可以走上成功的路,然而现实是“宿主功德值不足,无法抽奖”很好,我忍,抽奖要氪金我都懂,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恭喜宿主抽取到初级卡牌‘鹑衣百结’,请解释成语的意思,系统发放奖励。”……很好,毁灭吧。

角色:王承业,周小先生

《带着成语卡牌去基建》小说章节目录王承业,周小先生全文免费试读

《带着成语卡牌去基建》第1章 要了命的开始免费阅读

“村长,我们现在自己都活不下去了,真的是没有办法管她,本来就没有吃的,现在这么一个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还把推车的位子给占了,乡亲们都没有力气,为了这么一个活都不见得活下来的人,不值得啊!

殳予鹿只觉得耳边的声音过分的噪杂,眉头也是本能地开始聚拢,想要睁开眼睛让这些人稍微讲点公德心别吵了,但,眼皮像是被人压住了一般,如何都睁不开,偏偏又能感受到阳光照射下来的刺眼。

心里的烦躁却是如何都压不住,只觉得像是火烧一般。

“是浦深的错处,村长,这位姑娘既是我发现的,也是我做主相救,那自然也是由我来负责,确实不该成为乡亲们的负担,今日就劳烦诸位了,明日起,这位姑娘就由我全权负责罢了。”

讲话的是一位同样穿着粗衣麻布的男子,端看右边的长相,可谓是和这群人格格不入,气质也是一下显露出来。

只不过细看之后,便会发现他的左脸,从眉骨往下至左耳的上侧,有一道狰狞的疤痕,看样子不是新伤,已经成形了,暗红色的伤疤向上翻起,将这张脸的美感全数毁尽,也不禁让人见着之后道一声可惜。

这人便是周浦深,与他待在一处的还有百来号人,在森严的古代,这么多人聚众离村,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怀有异心,若不是无法活下去了,也不可能出现此等举村迁徙的场面。

而被叫做村长的人便是这寿西村的村长—王承业,看着苍老不已,但实际年纪也不过47而已,但与周浦深看起来,更像是隔了两个辈分一般。

听到他的话,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本来他们这一村子的人都不相信,还是这位周小先生让他们相信了,这才走了出来,虽说不知道要往何处去,但起码现在一村子的人基本都在这里。

“周小先生,你别听永安这小子的废话,不过是他吃不得苦,将这些归咎到那姑娘身上罢了。”

和周浦深好声好气地说完,老村长立马冲着刚刚出来发难的人训斥:

“永安小子,这一路上周小先生帮我们的地方可不算少,而且救人一命可是大功德啊,你还是读过书的人,应该明白事理。你这是觉得这是拖累了,不过一日而已,还用不着你来出力,倒是你先出头来说了,和我好生说道说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你们大家的想法?”

王承业脸色实在是严肃,至于被他说的王永安,不过是寿西村一个读过书的后生罢了,他的眼睛看着众人,不少人都忍不住低下头去,实在是难看。

王承业也觉得失望,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这个村长的本事如何都比不得周浦深,这半个月的路程,单靠他们这群人,完全活不下来,但是现在啊,心已经不齐了,他们觉得吃亏了,可做人不能这般没良心啊!

既然老村长都能想到的事情,周浦深这般心思之人如何会料想不到,既然都有了计较的心思,人之常情罢了,那他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将恩情转变为怨恨,起码,在道义上,他周浦深不会强求了。

连忙拦住就要发作的老村长:

“您不必动怒,大家这一路上本就辛苦,朝不保夕,若是再加上一个负担确实是重了,之前说的话还是算数,这位姑娘我会负责到底,也不劳烦诸位乡亲了。您不用劝阻,到时候我若是扛不住了,自是会厚着脸皮向您求助,我也不是那等强咬着牙的人。”

王承业听了这才作罢,非常爽快地应承道:

“周小先生不用客气,老汉我这还有三个年轻力壮的儿子,到时候不信还救不活一个小姑娘了。”

这话自然不是吹大,这年头,长大的儿子就是劳动力,就是威慑力啊,王承业的三个儿子正是壮年,即算是灾荒造成饥瘦,但同样,人家也不是吃的魁梧有力啊。

此事到此为止,大家也就都散了,这会儿正是赶了一天路休息的时候,热闹看完了还是省点力气吧,一个个面黄肌瘦,有的还有些显绿,哪还有力气吵架啊!

周浦深麻烦王老村长的妻子将人扶下来,找个稍微阴凉些的地方靠着。

“多谢婶子。”

王承业的妻子就叫做王杏花,全都是寿西村的本地村民,爽朗道:

“周小先生不用客气啊,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看着啊。这姑娘啊,也是不知道什么运道。”

可不是嘛,这灾荒年月的,晕倒在路上被人捡了,但又不知道活不活得下来,好年景也就算了,开个药什么的也行,现在可别说大夫了,连鸟都看不见一只。

周浦深小心地取出来水囊,将所剩不多的水小心地隔着竹管给她润唇,现在能做的,只是听天命了,当时救人,也不过是一时动了恻隐之心罢了。

他能做的,也不多。

或许是察觉到再不醒来可能就要面临被放弃的危险了,殳予鹿挣扎着动了动眼皮,即使是脑袋里似乎有人在蛊惑她‘睡吧,睡吧’,殳予鹿还是努力挣脱了这层束缚。

入目的便是眼前已经黑下去的天地了,第一个传来的感受便是肚子的空虚感,不过,殳予鹿还没有昏了头,只不过身体机能刚刚‘启动’,还有些缓慢,等到稍微行动恢复一些之后才发现一道注视的目光,转过头去就对上周浦深的眼睛。

下一秒强行压住就要本能叫出来的声音,看见周浦深的打扮,深谙小说之道的殳予鹿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脑子也像是立刻清明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周浦深,两人就这么干看着,只不过所想之事完全不同罢了。

周浦深只是一眼,就发现殳予鹿的怪异之处,只不过,再是如何,都想不到这是一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现代人。

至于殳予鹿,看着周浦深的打扮,愈发觉得猜测不错,只是,不知道她的身份是什么情况,不应该给点提示吗?

记忆呢?经历呢?这可是封建的古代啊,这要是被发现鬼附身了,可不得被烧死,这点子焦急以至于让她都忘记了一件事情,封建的古代,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大姑娘如何会在外面。

“呀,这是醒了啊?”

这时候传来的声音已经无异于救星,转过头一看便是一位农村妇人的打扮,声音听着不小,但她就听出来一股子虚气,现在其实想要找出来一个中气十足的人啊,也是不容易了。

来人正是王杏花,见殳予鹿醒了连忙蹲下来看着她,殳予鹿也不敢动,就任由这位婶子开始翻动她的脸和手臂。

“这是真醒了,这姑娘可真是好福气。”

这姑娘?殳予鹿现在可真是恨不得这位婶子多说几句话,让她多知道一些信息,可别露了馅。

“咳咳,多谢婶子,不知道婶子是?”

开口说话的瞬间,嗓子还觉得刺痛和不适应,倒是稍微优雅一些,总归是不会错,不都说古代的姑娘内敛、秀气嘛,这总不会错吧。

“哎呀,你叫我王婶子就好了,今日你可真是福大命大,若不是周小先生救了你,还不知道如何呢?”

这位王婶子果然是个大好人,殳予鹿快要感激不尽了,说话的时候还冲着旁边这位大眼瞪小眼一会儿了的大哥使眼色,幸好,不是熟人,这让她松了一大口气。

“原来是周先生救了我,小女子在此多谢先生了。”

一切都还好,就是这股子说话的腔调太过别扭。

“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既然姑娘醒了,那先和王婶子说说话。”

说完之后起身,殳予鹿这才瞧见他脸上的伤疤,出于礼貌,努力装作是没有半点意外的模样,

周浦深自然是注意到了,只能说,这是个奇怪的姑娘。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悄悄勤快的小拖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2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