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两年很快,转眼又是两年。

这两年虞红干了些什么呢?

当然是维持人设和变本加厉。

银白家族的那群人对她的小养子很好奇,几次三番派人来试探。

但偏偏忌惮她背后的势力,也知道她也不会妄动,于是就发展成跟苍蝇一样惹人烦的骚扰。

不痛不痒,但很烦。

真想连根给他拔了。

【银白家族那边也是那样想的呢宿主。你们两个组织注定就是这样的博弈状态,这是世界的制衡。】愿力补充道。

“结果总会分晓的,只要我好好培养虞羽。”

【确实啊,宿主你这两年基本上是把恶女人设在虞羽面前摊明白了。你准备好让他接班了吗?】

“不啊,正相反,我打算冒险。”虞红撑着下巴笑道。

她的培养方向一直很明显的。

没有家长会把高深的经济、政治、哲学书籍当作任务一样布置给孩子。更不会每周固定性地来和孩子交流看法。

没有家长会把如何隐藏自己当作一门学问彻彻底底地教给孩子。

但从相遇就注定虞红不会是普通的家长,而虞羽也不会是普通的孩子。

他们相互依存。

十六岁的生日礼物啊——那孩子大概不会喜欢。

“您要送我出国?”虞羽其实在虞红面前一直是温驯的,如此发问便能显示出此次他有多么的震惊。

“对。这也算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让你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虞红把虞羽的反应尽收眼底。

“可是……”虞羽觉得自己一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A大的金融和政治学很好,你之前也跟我提过不是吗?”虞红把文件递给虞羽。

接过文件,虞羽却没有打开的欲望。

他确实曾经很向往这个学校。诚然,对他的发展很有利。但是当这个机会真正摆在他面前时,他发觉自己是叶公好龙。

他清楚有改变在这几年间发生了。

他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最初的那个拥抱,还是十四岁的那杯红酒,还是十五岁的那支舞。

那支舞。

虞红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没有说是为了之后的利益,为了更好的进入社交舞台,就仅仅是一支舞。

缓慢的,让人沉溺的一支舞。

他能感到自己内心那扇封闭已久的门在这几年的相处中被虞红一点点叩开了。

这份情感一开始是依赖。

后面转变成了一种不可说。

是的,察觉到这份感情时,虞羽常常偷偷观察虞红,她是如此坦荡,于是他只好藏着,藏着这份不可说。

他也感觉到虞红身后一直掩藏着秘密,但他也从不问。

他在夫人面前从来怯懦。

“怎么了?是不是第一次出远门有些害怕?”十六岁的虞羽已经比虞红要高了,虞红微微仰视他。

这是虞红给的一个台阶,可虞羽偏偏不想这么下。

“其实……我担心您。当然,我不是自大到认为自己多么重要,也不是说您弱小……”好嘛,好不容易说出来了,却又完全无法接下去。

虞羽颇有些羞恼地捂上脸,几分红霞爬上耳根。

哟,害羞了啊,还以为他不敢说的。不就是舍不得嘛。

虞红大方地笑了出来。

“舍不得我吗?”虞红偏偏选择要调戏。

虞羽默认。

这回是直接头也埋下去了。

“听我说,送你出国于我而言其实是一个冒险。而于你来说,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个考验。”虞红上前,轻轻扶住虞羽肩膀。

虞羽抬头。

“回来之后,你会真正拥有走进我世界的机会。当然,前提是你通过考验。”

虞红明显知道这对于虞羽是个多么诱人的饵,她确信他会咬钩。

“您在赌吗?”少年的方才的窘迫褪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狡黠。

“我不会让您输的。”虞红听见他的回答:“所以也请您多信任我一点。”

这一点虞羽是能跟愿力达成共识的,如果他能感知到愿力的话。

虞红其实没有那么信任他。

她在这方面相当吝啬。尽管虞羽为此努力了很久。

“你可以自己决定揭幕的时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揭幕。”这是虞红给虞羽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

“我会尽早完成学业的。”这是虞羽的回应。

“那么明天见。”

已然是傍晚了,国际机场的人群依然熙攘。

虞羽站在安检口旁,握着手中的行李箱的拉杆,回头看他身后的虞红。

晚霞透过机场落地窗渗进来了,就这么流水般散在虞红身上。

是一种淡淡的红色光晕,让虞羽情不自禁想起虞红的名字。

红,美丽,浪漫,又或是危险,都属于红色。

虞红在他眼中是红色的。

人群的喧嚣在一瞬间消逝了,虞羽觉得很安静,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这一抹红,这朦胧的幻觉让他喜悦。

随后伤感袭来,他未来至少有两年不能见到这抹动人心魄的红色了。

这令人心碎的红色。

这悲伤一瞬间化作勇气,虞羽放下行李,快步走向虞红。

就在这瞬间,他拥抱了她。

熟悉的花香袭来,虞羽放弃了思考。

他能听到自己搏动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

很美妙,却又不那么美妙。

“再见。”他听见自己说。

随后他松开手,拖着行李迈入安检门。

心跳随着步调肆意地加快。

他甚至不敢回头。

这积蓄四年的第一次勇敢,到底是有些狼狈了。但虞羽并不后悔,他甚至感到了一种飞蛾扑火的壮烈感。

疼痛而美好。

虞红目送虞羽的背影,依旧是令人心安的绿色。

是的,她动用了那个外挂。第一次。

【宿主你这下安心了吗,验证机会减一哦。】

“啊,算是验证一下目前这四年的成果吧,还好没有失望。”

【宿主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虞羽送出国啊,放在身边不是更安心吗?】愿力其实不解。

“你知道什么是半糖主义吗?”虞红没有直接回答。

“太多的苦会让人丧失希望。太多的甜又会让人变得不懂珍惜。所以半糖主义是最恰当的。严厉漠然但同时又温和慈悲,看起来很矛盾是吗,但确实是我长久摸索出来的相处方式了。以前的我,太慷慨了,但是结果嘛,你也知道的。”虞红一边说着,一边往回走着,高跟鞋发出踢踏的响声。

【所以你决定不再成为那个小心翼翼的人,而选择让对方成为吗?】愿力好像有点理解了,它回想虞羽谨慎的态度。

“当真正付出真心时,小心翼翼是难以克制的。”

【那宿主您是……没有付出真心吗?】

“不,我只是比一般人更会克制。毕竟我是老妖怪了嘛。”虞羽自嘲道。

是个受了不少伤的老妖怪啊。

“你知道长久的分离会带来什么吗?”

【嗯?】猝不及防被反问了。

“浅薄的感情会在时光中淡化,而深刻的感情,会在时光中变得难熬,从而愈加鲜明。”

【所以您……】

“我赌后者。”虞红迎着晚风道。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