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恶女今天捡男人了吗》小说章节目录虞红,虞红心全文免费试读

虞羽的上学经历不会很美好,这一点虞红能猜到。

她把虞羽送进了贵族学校。

诚然,很好的教育资源,但同时也是严峻的挑战。

身世显赫吃穿不愁的小公子小公主们,每日最大的消遣是什么呢?无须多言。

她尽管对外也宣布了虞羽是她的养子。可她在外头的身份可就没有红桥首领这么响亮亮了。

一个空有钱财,人尽可欺的寡妇。

她的继子会如何?

不难想,但是虞红还是把他送了过去。

比起肢体上的冲突,野犬更需要心理上的磨砺,较量,才会生长出新的爪牙,成为头狼。

如果虞羽连这点都承受不住,那便是她看错人了。

相安无事的日子过了小一个星期,然而正在第五天时,虞红家的大门被气势汹汹地敲响了。

啊,竟然直接找上家门了吗。

虞红开门,第一眼看到了被别家管家押着的虞羽。

脸上还有伤。

“放开。”

心情在一瞬间变得极差,虞红开口,声音中充满了肃杀。

她眼睛扫过来人,两家的夫人,各自的孩子,还有两个管家。

真是好大阵仗啊。

许是被虞红话语中冰冷的温度震慑到,管家下意识地松了手。

“过来。”这句话是对虞羽说的,语气明显温和了许多。

少年依言挣脱束缚,些许踉跄得走到了虞红身旁。

腿也伤了。

啧,真不爽。

察觉到虞羽的目光一直聚焦在自己身上,虞红俯下身来,在虞羽的耳边轻声道:“没事了,接下来交给我。”

正欲抬手抚摸少年的头以做安抚,一道不善的女声插了进来。

“哟,好一个母子情深啊。”开口的是金太太。

“也就是会在家里装乖,虞夫人你不会真不知道你儿子在学校多粗鲁吧。”另一个掩唇而笑的是乐太太。

恶心。

虞红在心里暗骂。

面上却要装出和气的样子:“请问两位来是做什么?”

“做什么?”金太太登时愤怒了,撸开儿子的袖子,露出所谓的伤口。

乐太太也同理:“看看你儿子做的好事!”

一点点细微的擦伤。

哪怕不管不顾,明天疤都掉了。

虞红眯了眯眼睛。

“哟,真是真受伤了吗?我眼神不太好。”说的那叫一个无辜。

“你看这里啊!”金太太不服气地指着:“你是不是瞎呀。”

虞羽皱眉。

“啊,伤的这么严重啊,这不赶紧送去医院,明天伤口就该没了吧。”虞红接着道。

“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脆弱了?”虞红徉装不解。

她把虞羽送到的是初三。

按理来说那里的孩子比虞羽都要大两岁。营养不缺,长得也自然健壮很多。就这么跟着母亲来兴师问罪。

先不论夫人们的反应。

两位少年倒是一时间无言了。

“别仗着你是个寡妇就在这油嘴滑舌的,你儿子带头打架,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讨个公道。”乐太太说道。

“公道?那我这做家长的先道个歉啰。”虞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

真真是一点诚意也没有。

“你……”金太太正欲开口指责。

“小羽也道个歉吧。”虞红转过身来,朝着虞羽道。

虞羽看见了虞红的眼神。

安抚的味道。

“对不起。”他照做。

“好啦好啦,歉已经道过了,两位小朋友应该已经原谅我们家小羽了吧。”

纵然语气是如沐春风,但虞红扫过的眼神却让对面的几人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送客,陈叔。”

甚至不需要回应,虞红在进行完这一连串的“表演”之后,就直接把几人请出了家门。

大门不由分说地合上。

虞红只来得及听到夫人一声极为不善的威胁:

“按照虞夫人这种教育方式,您儿子迟早得退学!”

呵。

跟那些阴测测的毒蛇打交道久了,如今突然这么一两个莽撞而喧闹的雀儿骚扰了,这感觉真是…….

“愿力,我最近的恶女人设维持得怎么样啊?”虞红在识海中与愿力交流。

【宿主最近维持得很好啊,半个月前那场大清洗产生的效果够维持很久了。】

“是吗,我觉得我还需要再巩固一下。”

心下有了主意,虞红勾了勾唇角。

这一切在虞羽的眼中只呈现为夫人在沉思。

“陈叔,叫医生过来。”

这是风波过后虞红说的第一句话。

她转过身,轻轻把一直沉默等候着的虞羽拥进怀里。手掌轻柔地拍着少年的脊背。

“辛苦了。我们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之后再慢慢谈这件事。”

这其实是小伤,对在地下街摸爬滚打的虞羽而言。他甚至不屑于喊疼。但虞红那句“辛苦了”确实重重砸在了他心上。

仿佛他确实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就好像是借着伤痛撒娇一般,虞羽小心翼翼地回拥了虞红。

第一次。

受伤的少年鼓起勇气,拥抱温柔。

虞红察觉到了,她在心中轻笑。

她雨夜中捡回的少年,是如此敏感啊。

“少爷的脚踝扭伤了,可能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剩下的就是一些擦伤,已经处理好了。”

“好,谢谢医生。”虞红挥手让人退下了。

“那么接下来是加密通话了哦。”虞红的眼光从空旷的房间回到虞羽身上。

“生气吗?没有问你的说法,直接让你道歉这件事?”

“没有。”少年摇了摇头:“我遵从于您。”

“因为曾经的约定所以不生气?”虞红接着问。

”不,我从没有想过要迁怒于您。”少年努力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我是为自己感到懊恼。”

“我太弱小了夫人。”

“这种事都要麻烦您的地步,我发现自己的确是空有野心,却没有力量啊夫人。”就这般给自己下了定论,少年低下了头。

原来如此。

看这小子一脸委屈巴巴的,原来是在跟自己生气。

“你有。”虞红挑起了少年的下巴,逼迫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凝视她:“我不是已经给过你了吗?”

“你也以为我只是个弱小的寡妇吗?那我选你是为了什么,为了我无聊的下半生多点安慰,少受些指责?”

“我……并不那么认为,您很坚强。”

距离太近了,虞羽甚至能感到虞红鼻尖呼出的湿热的空气。

他勉力控制着自己不颤抖。

“所以这是我要教你的第一课——学会示弱。”

禁锢解除,虞红直起身来同虞羽对话。

“藏起你的獠牙利爪,尝试着做一个弱者吧。毕竟在没有打造绝对的话语权前,当个弱者很有必要啊。”

“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们会施舍般地保护弱者,也容易轻信’没有威胁’的弱者。”

“小羽这么聪明,应该知道弱者该怎么当吧。”

两人的视线一直在交融着。

虞红所展露出的一点点獠牙并没有吓跑她的少年。

她看着少年的神情逐步了然。

“想要做什么,怎么做,都是你的事情,我只求这四年的一个结果。毕竟我是刻薄的家长嘛。”虞红特地将“刻薄”二字咬得很重。

那个结果是什么,虞羽隐约能猜到。

夫人在考验他。

能不能站住脚呢?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做到的。

“那么最后一点。”虞红伸出一根手指:“你是我选中的人没错,但最终站在我身边的是不是你这并不是定数。我有四年的时间慢慢考验你。同样,你有四年的无数次机会后悔。”

“那么,好好表现,好好成长吧小羽。我很期待。”

虞红总是这样,交代完自己想说的,就径直离开了,也不管自己留下的是什么残忍发言。

虞羽目送她的离去。

夫人的意思是,自己随时有可能被放弃吗?

意料之中。

但是心中依然失落。

虞羽隐约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虞红。

温柔脆弱表象下的带刺玫瑰。

这种感觉在几天后他返校时得到了确认。

那两个找他事的少年休学了。

理由是车祸。一个毁容了,一个腿断了。

夫人说不必顾忌,原来是这样吗。

比他想象要强上很多的夫人,是他努力的目标啊。

为了能站在夫人身边,他绝不后悔。

原创文章,作者:十四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